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八四章 余烬(四)
    大雨之中,湍急的河水朝着前方的急弯汹涌而去,波涛涌起。巨大的身躯扑进水里,犹如奔突的冬熊,片刻之后,那身影哗的一下又冲上岸来。

    名叫林恶禅的身影沿着河岸向前冲了几步,望着那河水,一面跑一面继续抓起石头扔了出去,打得河面上水柱高高飞起。如此数下,方才停止了用石块乱砸,再跑出几步,慢了下来。

    “哈哈。”似乎有些嘲弄地笑了笑,但那河流之中,掉进去的少女已经没有了明显的踪迹。

    高手过招,几招之间的疏漏,恐怕都要付出代价。两人之间的这一战,虽说林恶禅一直打得西瓜没有还手之力,但仅就修为而言,西瓜、陈凡这些年轻人也已经是摸到了某个蜕变门槛的人,林恶禅水性只是一般,却并不清楚西瓜在这方面的能力如何,假如说西瓜水性纯熟,重伤之下水中暴起给他几刀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刚刚重出江湖,此时又占尽上风,在面对周侗之前,凡事还是求个稳妥。另外假如真有可能对方水性极好,由于身受重伤,在这样的水中也不可能真的硬挺多久。雨哗啦啦的下,他的身影便沿着那河流踱步前行,目光如鹰隼般盯着河流两侧的情景。

    时间已是傍晚,雨幕之中,群山都显得灰暗,不宽的河流对面是一片铅青色的林子,迷离低伏,河流咆哮而下时,天地之间由于那胖大身影的前行。仍是一片森然的杀机。

    ……

    大水之中,少女握紧手中短刀,努力地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醒。但河水之中,暗流翻涌,她的身体在无声之中撞向河底的泥沙,转眼间,身体已经回旋着分不清方向。

    光芒昏暗,水也是浑浊的,唯有那流速却是快得惊人,泥沙与水藻旋裹着身子。就在下一个弯道陡然到来的时候。她凭着仅存的意识努力调整身形,睁大眼睛。

    眼前,河底凸起的礁石,猛地朝头上撞了过来!

    黑影放大——

    ……

    雨势在傍晚时分转小。但天色还是提前的暗了下来。风雨浸润的山脉丘陵间。点点的光芒。

    名为四平岗附近的山地间,营地之中已是一片泥泞,宗非晓走进营地时。正是晚饭时间,火焰在湿润的棚屋里燃得勉强,几队衙役正在外围整理沟渠,日班与夜班的护卫正披着蓑衣,进行换岗,见他来了,规条执行得就更为严格了。

    刑部办事,召集的是各地的捕快衙役,从动用的资源上来说,还是得依靠各地府衙。而在这年头,官府办事也没有什么不扰民的忌讳。但这次的事情毕竟与以往不同。

    绿林好汉,说白了是三教九流,方百花麾下的这批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如果依附村庄、县镇的设施建立营地,毕竟无法将周围的闲杂人等驱赶干净,便有可能被钻了空子。为权宜计,宗非晓与铁天鹰还是选择了按照行军方式独立建营,力争对手下的每一个人都掌握清楚,避免被外人渗入。

    偌大的刑部,掌全国刑事,总共也就是七名总捕头,个个都是人杰。铁天鹰精明干练,坐镇于内,宗非晓虽然看来魁梧高大,样貌凶戾火爆,实际上也是心思缜密之辈。他这几日领着捕快们在外面布下天罗地网,偶尔便有落单匪人被揪出来,被集中在俘虏当中。

    虽说对付方百花等顶尖高手还是要动用林恶禅等人的力量,但也正是宗非晓的布局,才一步步行之有效地压缩了对方的逃逸空间。

    这营地已经在四平岗扎了好几天,几天的时间内,溃散的匪人陆陆续续的都在被俘,有的也算是往日绿林上的成名人物。但对于刑部的人来说,光有这些人,还是不够的。

    这一次押送方七佛北上,对铁、宗二人明面上的命令,只是将方七佛平安押至京城受审。但在两人看来,若只是办一件这样的事,任谁都可以去做。打败方腊是童贯的功劳,打败方七佛的是辛兴宗,军方包揽了这些功劳,原也没什么不对,但在两人而言,可以抓住机会出出头的,自然也就是拿下方百花、清空一众永乐余孽了。

    刑部总捕头,说起来权力很大,但实际上,他们属于由地方往中枢的一个过渡。这些人往往由底层起来,对具体事务熟悉,他们机智百出且武艺高强,但在朝廷之中,这类人终究只是酷吏,而算不得正式的大员。换句话说,他们是“手艺人”而非“行政者”,是“兵王”而非“将军”。

    这两者之间的跨度极大,许多能吏可能只会在总捕的位置上坐一辈子。但如果能跨过这个坎,进入刑部的中枢,就算是完成了蜕变,往后功成致仕,也可以有个更好的名头了。

    习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不过文、武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么大的。当然,世道如此,对他们来说,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总捕这个身份算不得大也只是相对中枢的官员而言,于普通人来说,总是天大的官了。

    一路走进营地里层的新搭的棚屋,铁天鹰正在桌边吃着酒饭。住的条件不怎么好,但饭食酒菜倒是丰盛,宗非晓饭量颇大,但不喝酒,拿了海碗剩饭,呼噜噜的便吃了一大碗,方才说话。

    “今日只抓住了三人,我们折了七个弟兄,伤了十三人。他们有九人不愿束手就擒的,也都死了。”

    铁天鹰喝了一口酒,冷笑起来:“能逃到此时的,去了京城也难有幸理。他们心里明白,自然不愿束手就缚。”

    “余镇那边似是发现了方百花等人的踪迹,有人与霸刀的人交上了手。他们该又换了地方。不过今夜我打算去看看。”

    “通知姓林的那边了?”

    “那林宗吾古古怪怪的,我们跟他们说,他们却是什么都不愿意透露,实在让人不舒服……”宗非晓摇头哼了一声,“不过该说的还是与他们说了。”

    铁天鹰笑了笑:“他们利用我们,我们也利用他们。这些人神神秘秘的乃是常事,先由得他们,其余的,待找到方百花之后再说……”两人都不是笨人,他这话也是随口说出。并非跟宗非晓解释什么。略顿了顿,倒是低声道:“魔佛陀林恶禅……当年也是很厉害的……”

    “那胖子……”宗非晓想了想,点头道,“修为确实不容小觑。他说要挑战周侗。怕不是虚言。”

    “哈。”铁天鹰一笑。嗤之以鼻,“就看着吧,御拳馆那天下第一高手之名。岂是简简单单就能打出来的。”

    两人就此聊了几句,宗非晓已快速的吃了两大碗饭,接下来便是细嚼慢咽了。一面吃着菜肴,又想起一事,随口道:“这几日里,密侦司的人在向周围官府打听这次的事情。”

    铁天鹰眯了眯眼睛,片刻之后,方才神色如常道:“事情闹得这么大,那边有些动静,也是难免。”

    “名不正言不顺的,这帮人在折腾个什么劲。”

    “非常之时,用之权宜。”铁天鹰笑了笑,“只看上方的态度,便知圣上对他们也不放心,他们如今只有旁观的资格,待到北面战事一休,你瞧瞧这帮人是个什么下场。当初蔡相都未能有如此权力,朝堂之上,又岂能让一派一系独大。”

    宗非晓点了点头,随后压低了声音:“前不久,刘庆和与我私下聊起,有这密侦司,说不定便是为了对抗蔡相而设。朝堂之上,李相只是在清名刚直上能与蔡相相抗,毕竟真正厉害的,还是那位秦相爷。当年他若是未曾退下去,如今怕就是真正能与蔡相分庭抗礼之人了。”

    “这等事情,又岂是你我所能知晓的。”铁天鹰也低声道,“不过说起来,你我以前办过的那些案子里,想想与蔡相有关系的有多少。蔡相一党,家大势大,当年与辽人的生意,他们参与进去的,又有多少人。若非有人能与蔡相相抗,这北伐也打不起来。”

    “蔡相也是想要推动北伐的。”

    “蔡相、童枢密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想要推动北伐……他们想要留名后世。”铁天鹰道,“可跟在他们身后的那帮人却未必,若非有秦相突然出来,致仕多年毫无牵挂,撵着那帮人劈头盖脸地打一顿,又有谁肯在这里让步,退出与辽国的生意。蔡相也是乐见秦相他们做大的,秦相厉害了,他才能顺水推舟,对家里人说,圣上铁了心要北伐,秦相又谁的面子都不给,惹不起啊……”

    他说完,又叹了口气:“不过啊,非常时期,用这等凌厉手段的人,你又见过几个能得善终了?秦相一系,如今怕是比李相一系更遭人恨。”

    宗非晓便也摇了摇头。他们此时说起是国家大事,实际上,终归还是对密侦司介入的不悦。往日里在这一块,他们便是权威,受刑部上层管理也就罢了,一个建立才几年,不成规模的小衙门也敢盯在一边,显然任谁都会不爽。

    “不过这次密侦司查得有点细。”沉默半晌之后,宗非晓说道。

    铁天鹰皱了皱眉头:“细?”

    “从附近县衙那边调了很多东西,看起来都是鸡毛蒜皮,不想惹我们注意,但是附近衙役、捕快的调动,受伤的情况,这些都有。有人提起,他们还到附近医馆查过出诊……办这事的人安排得周全,像是老手。”

    “咱们这次事情办得也算光明正大……”沉吟半晌,铁天鹰道,“他们查了想要干什么?”

    “司空南、林宗吾、王难陀……”宗非晓轻声道。

    铁天鹰目光迷离,沉思片刻,与宗非晓望在了一起:“他们惹得起?”

    “从去年梁山的事情之后,密侦对绿林的重视就有加强。他们往日是没人,而且书生意气。原也不太管这个,但现在怕是有人了……那位心魔宁毅。”

    “嘿……”铁天鹰笑了一声,却终究没有做出评价。

    “别太小瞧他,梁山的事情之后,心魔之名传遍北方绿林,光是去年,刘庆和那边知道的就有五六拨人去了京城,想要刺杀他以成名。全都石沉大海了。”

    刑部七名总捕之中,刘庆和乃是负责京畿一地的捕头,说的话。自然是有分量的。铁天鹰却摇了摇头:“有右相的势力。一般人去到京城,自然是这样的下场,与那宁毅的能力倒是关系不大。我观梁山之事,此人虽然凶狠。诡计百出。但本身行事。还是操纵他人的书生风格,怕也只是相府中出来的一名谋士而已。如今这边各方插手,局势已经够乱。他若是书生意气,不知天高地厚地插手进来……嘿,不知会是个什么收场。”

    铁天鹰口中说着这话,言语之中虽然对心魔颇不以为然,实际上却仍旧明白不能轻视对方的道理。他在公门行事多年,却最是明白儒生的狠辣。

    绿林道上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许多时候却终究还讲究道义,真是要做事的儒生,满口的道德,实际上的手段却是会无所不用其极的。特别是他们念的书多,知道的事情多,肆无忌惮的行事起来,手段更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梁山之事便是佐证,几万人被一系列的计谋直接压垮,虽然由于那事是密侦司负责,刑部插手不多,但铁天鹰等人偶尔了解一下,也能知道其中利害。许多幸存者在事情过后还心有余悸,后来绿林震动,心魔之名传开,不同于一般的绿林人是打出来的名头,对方则完全是用人命堆出来的名声。

    刑部虽然也属于官方,但也是绝没有人敢拿几万条人命来摆局的。能操纵这么多人命的,要么是军方在战阵之上的出手,要么便是儒生一系在做事。

    此时四平岗附近的这块地方,两名刑部总捕的参与,那是任何绿林势力都要震一震的力量。但司空南乃是魔教前圣女,麾下人物重出,武艺之高难以估量,其后还有谁也不敢动的大家族的影子。而方百花一系,如今虽然陷入困局,却也是震动天南的这次叛乱的余烬,当初可以撼动朝廷的力量,就算穷途末路,也是不容小觑的。

    这样的局势里,若是那心魔再怀着难以揣度的古怪心思插入一脚,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极难预料的结果。虽说密侦司一系如今只有监察权而没有涉足指挥的权力,但谁知道对方心里藏着什么想法。儒学的弯弯道道,对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想要做点什么,也是难以知晓。

    最主要的,他也很讨厌这种被人盯上、引而不发时的感觉。尤其在对方是心魔这种存在的时候。

    如此议论了一阵,宗非晓吃完东西休息片刻,便要出去调查方百花的事情,忽然间,便有人过来报告:“有自称密侦司的人持右相府文碟在外求见。”

    铁天鹰与宗非晓对望一眼,大是皱眉,均想:“还真的来了?”

    他们倒是想过密侦司会在暗中盯着一切,但却没想到对方会忽然登门求见。

    密侦司在地方并没有多少强制性的权力,铁天鹰与宗非晓固然可以不让对方进来,但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以密侦司的行事,那位心魔的主导,真一口拒绝,也是不好。宗非晓拿来那文碟,问道:“来的是何人?”

    仔细一看,才交给铁天鹰:“你先处理吧,我出去了。”

    看了看名字,对方乃是一名相府西席,名叫成舟海的。他们方才正谈论宁毅,下人乍然来报,都不由得心想来的莫不是那心魔?此时看看不是,也都没当什么大事对待了,其实也就是觉得奇怪,哪怕宁毅真的来了,他们也不至于真会觉得有多严重的。

    当下宗非晓出门,铁天鹰吩咐便手下收拾了棚屋,传人进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