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八一章 余烬(一)
    大雨之中的弯道上,雨水溅起了泥泞,当安惜福陡然冲向前方的王寅,在安惜福后方的八骑,也陡然策马,狂奔而上,与王寅那边的人,冲杀成一团。

    黑翎卫作为方百花手下的军法队,同时也是永乐军队中最精锐的一部分。当永乐朝完全解体溃散后,这八人依旧能够跟着安惜福办事,本身也是性格坚韧死硬派,身经百战的过去给了他们不错的身手,简单却高效的战阵搏杀手段。至于安惜福本人,能得方百花青眼,也是坚毅果决之辈。武艺之上,虽然比不过刘西瓜、陈凡那样的天纵之才,但比之什么“江南十二神”之类的,却是不差的,放在江湖绿林上,也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所欠缺的,只不过是年龄而已了。

    不过,当这一切遇上的是王寅,却没有了多大的意义。

    如果说安惜福是出色,王寅在这绿林中,就已经是走到了顶点的人之一了。

    也是因此,当安惜福做出拼死的姿态冲上来,他只是单手刷的一剑,便斩开了雨幕。双方的差距太大,人影冲杀中,安惜福原本还在狂奔,陡然间便被迫成了守势,之后空中剑势又是一挥,蓑衣扬起一下。

    大雨之中,王寅的随手出剑,近乎艺术感的华美,被迫停的雨水在空中刷的停留一瞬,形成一条直线,激射的水光足足要飞出几米远才停下来,大雨之中仿佛是挥出了一道道扇形的流光。让人见了那水光都要忍不住的避开,否则溅在身上都让人有将被剑光斩裂的隐然错觉。

    安惜福只是一剑便已止步,第二招下,身形狼狈而退,朝着侧面扑出,方才躲避开那凌厉的招式。一名黑翎卫的成员猛扑过来,王寅手臂一动,那人被连人带刀斩裂在雨中,断刀、手臂、鲜血扬起漫天,旋又在大雨中陡然被压下。王寅朝着安惜福那边逼近过去。又是一剑,刷的将安惜福劈飞。

    “当年圣公麾下聚义之人,如今剩余的已经不多了……”雨中他一面走,一面说话。“你虽然并非是我们这一群人。但我也并不想亲手杀你。只是你手上的东西于我有用。拿出来吧,我不会继续追究下去。”

    “贪生怕死,背主求荣。王寅,他们当年看错你!”

    “事不能成,只能放手,安惜福,我的做法,无需与你交代,你只需知道现在……”

    “王。寅。”

    王寅的话音未落,一个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王”字时那声音似乎还在远处,“寅”字出现,就已经到了身后。背后而来先出声,这是江湖高手以示光明磊落的作风,也就在王寅转身的瞬间,一个人的存在陡然间就像是从雨中爆发了开来,杀意汹涌狂奔。

    那一道身影由一路狂奔到迅速靠近都未有引起天地的丝毫动静,但也就在这一瞬,禅杖挥舞而起,在空中溅起水花如炸开的龙头,两道身影陡然撞在了一块。

    交手一瞬,雨水都被迫开。下一刻,王寅朝后方跃出战圈好几丈外。当他站定,身上的本件蓑衣已经破了,掉落在雨中,他将另外半件也落在了地上,双手之中,已经是两把长剑,一把正提,一把反握。而在那边,方才与他交手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挥舞着一把禅杖,陡然顿在了地面上。他头上的斗笠被长剑斩破了,随后也就顺手摘了下来,露出一双不怒而威的眼睛,汉子长着一脸的络腮胡,但无论是头发还是胡须,都并不长。

    禅杖在空气中隐隐蜂鸣。

    ——“宝光如来”,邓元觉。

    王寅看了看滚在泥泞中的安惜福,微微的,露出了一个赞赏的笑意。

    *****************

    雨下一阵又停一阵,在长江北面的这片天地间,绵绵陌陌的没个了期。

    春雷划破天空时,道旁的少女朝着后方望了望,乍然间,有些失神。

    “怎么了?”

    “嗯?”同伴询问时,少女回过头来,想了想,“哦,没事。”

    “后面有人跟着?”

    由于相信少女的实力,同行者朝着后方看了看,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东西,不过少女随后又摇了摇头。

    “不是。”她沉默片刻,“只是想起倩儿姐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小凡应该会护着她。”

    “打散的时候,她伤得不轻。”

    少女这样说着,天上又是一白,然后就又是轰的一声。

    路边的三人,正是刘西瓜、方书常与钱洛宁。他们是出来探查情况的。

    自从司空南麾下的摩尼教残部介入这次事情,高手之间的追索惊险万分,不过这边也是相当警觉,通常而言,对方都无法在第一时间聚起大队人马,给这边带来灭顶之祸。但眼下这一带已经是人群聚集较多的区域,官府的眼线众多,自己这边却没有任何情报渠道,带来的麻烦也是相当大。

    如今自己这边已经是一堆伤员,虽然按照以前的江湖经验能够秘密的藏上一阵,但往往是半日之内便要换一处地点。刘西瓜手下的几人之中,武艺最高的原本是杜杀与罗炳仁,杜杀手臂断去之后,罗炳仁便有坐镇之责。这以下的人里,方书常的风格相对温和细腻一点,钱洛宁则相当聪明,刘西瓜带着他们出来,便是打算进行反向侦查,了解一下周围的事态到底如何了,如果顺利,还可以顾布一些一阵,为自己这边,争取部分的时间。

    对方步步紧逼,是绝不会放松的,能够躲开几日,或者说能不能南下渡过长江,去到安全的地方。已经是个极其严肃的问题了。

    雷响之后,西瓜举步而行,钱洛宁抬头看看,又回头看了几眼,还想说点什么,但方书常已经反应过来,拍了拍钱洛宁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再说了。

    他走上前去,与西瓜说起方才得到的一些信息:“你觉得……是他吗?”

    先前出来,他们偷偷找到了附近的一个包打听。又遇上了可能是司空南手下的几名武者。悄悄跟踪了一下,发现情况在这半天的时间里,似乎有些变化。如今仍旧有不少人在追查他们,但在这之外。却又有一部分人被分了出去。去围追显然让他们更为在意的一拨人了。

    方百花如今还在自己这边。先前的几百人就算被冲散,其余的人也不该引起这样的动静才对。他们在包打听那儿隐约听说对方在找什么账册,但更多的。一时半会追查不出来了。

    方书常跟在西瓜身边,往日里也是接触宁毅接触得最多的人,从方才的雷响里,隐约猜到了西瓜的想法。不过,西瓜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像吧?”

    “不清楚,账册之类的计谋,听起来像是他在耍。”

    “但我觉得不像,而且时间上赶不及。”

    “如果他随着陈凡星夜兼程地南下,终究有些可能,若是他来……”

    “他来又能怎样?”少女拧了拧眉头,“我也知道他有些计谋,但现在的情况又不同。当年的情况三哥你也记得,他被我们抓住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们若想杀他,他还不是得引颈就戮。他武艺不高,终究是软肋,如今这周围聚起来的是……是……反正……没有他插手的余地了,谋划的时间不够,沾上就会死的。”

    说起阴谋诡计之类的事情,宁毅当年的所作所为,很令人印象深刻,他将整个霸刀营乃至于方腊军系的许多高层都骗了个团团转。但要说聪慧,西瓜也并不会比谁差多少,倒退着推算一番,如果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一路埋下信任的伏笔,再见机行事,宁毅当初也是很可能会被人杀掉的。再接下来什么三日破梁山的心魔传奇,别人或许会吓到,在西瓜眼里,那终究是经过了几个月策划,再以朝廷的力量借势后的结果。

    如今聚在这里的,都是绿林间的一流高手,以宁毅的那点功夫,跑来玩阴谋不是没可能实现,但若是运气不好遇上某个高手,司空南、林恶禅、王难陀之类的,那结果西瓜根本不愿意去想。而且,直觉也告诉她,这个账册的事情应该与宁毅无关,她也不知道是为了这无关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语气是有些冲的。

    方书常撇了撇嘴,但随后钱洛宁跟了上来,伸手拍拍方书常的肩膀。两人止了步,回过头时,只见钱洛宁正有些疑惑地望着后方。

    雨沙沙的下。山道上青草低伏,不远处树林显得黑暗深幽。片刻,西瓜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就在这一瞬间,钱洛宁陡然俯身、拔刀,如猎豹般的冲出。

    他刷的冲入那片幽暗,随即是方书常,树木一颤,像是有雨水从树冠上激射出去。那里面没有兵器的响声,刷刷之间犹如鼓舞起了一片大风,西瓜也拔出单刀冲了进去,身影跃动间,她手中的刀与拳融在一起,随即传来砰砰砰砰的交手声。

    有什么东西被她打中了几下,随即,那树林里便是呼的一声。宽大的袍袖一扫,西瓜、方书常、钱洛宁三道声音同时飞退了出来。

    宽大的僧袍、圆圆的脸,带着犹如深渊一般的气势,逐渐出现在三人眼前。那是林恶禅,他面带微笑,步伐缓慢而沉稳。

    以身手而言,如今的刘西瓜、方书常、钱洛宁三人已经接近顶尖,再加上出自霸刀一脉,联手之中合作无间,江湖上已经罕有敌手,但方才林恶禅以一打三,虽然谁也没占什么便宜,但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却委实惊人。西瓜手上的拳法乃是刘大彪当年精心所创,与霸刀结合,大气之中充满无数杀招,西瓜虽然看来娇小,手底下的功夫却也足以开碑裂石,方才在林恶禅身上打了好几下,对方皮粗肉厚,竟似没有丝毫受伤。三人看着他,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上次你们走得仓促,与故人之女相见,竟也没有说话,有些遗憾。”林恶禅口中说道,“你是刘大彪的女儿,那个叫做西瓜的吧?另外两位,也该是刘大彪当年的亲传弟子,果然英雄出少年。嗯……其中可有你的夫家么?”

    西瓜握了刀看着他,钱洛宁道:“什么‘魔佛陀’林恶禅,你实在太胖,不适合做跟踪这种事,还是先把你身上的肉减掉一点吧!”

    西瓜扭了扭手腕,语音微带沙哑粗犷:“而且身法也不高明,躲我的拳都躲不过。”

    方书常道:“另外,开口就问女人的夫家,修养也差。”

    三人冷嘲热讽,林恶禅面上带着微笑的,看起来却并不着恼:“林恶禅三字,乃是年轻时所用之名,如今不用再提了。一日之前,我已托人向周侗发出战帖,如今本人所用之名乃是林宗吾。今日过来,虽然不是什么好意,但也确实是想看看刘大彪的后人,打个招呼。”

    他说到这里,方书常抽了抽嘴唇,钱洛宁那边看了方书常一眼,两人“切”的一下,就要嘲讽地笑出来。但林恶禅的话,还在继续。

    “天南霸刀,不愧一代宗师,当年的我,是及不上他的。大师姐当年也说,若无刘大彪,方腊当年想要篡权,至少还得十年经营。如此一代人杰,我心向往之,因此,当大师姐当年叫我设计伏杀刘大彪时,我心中也是有些遗憾的。”

    “你说……什么!?”说完这句话,空气中的气息,陡然变了!

    少女咬住牙关,握紧刀柄,一字一顿,目光之中,血丝已经游走出来,开始变得通红!

    林恶禅背负双手,望着这边,微微笑了笑。他当年的外号是“魔佛陀”,既有魔的一面,实际上也有佛陀之相,如今这圆脸的笑容之中,平静,带着些许斯文,配合着冰冷的气氛,却又衬出了些说不出的诡异来……

    “胖子!你……再说一遍!”

    西瓜微微躬了躬身子,沉下尖刀,血红的目光与牙齿都在颤抖着,气血搬运,已至极点,整个身形都已经充满了可怖的凶戾气息,看起来如同一只身形矫捷又可怕的野兽,就要朝着对方冲过去,用牙齿将人生生撕碎!(未完待续。。)

    ps:  回到家了,开始更吧。

    演唱会什么的还不错,气氛热烈而友好,我在孙燕姿唱歌的间隙喊:“周杰伦!周杰伦!”嗯,没有挨揍。^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