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八〇章 魔教妖人 得而诛之
    春日的风拂过上午时分的木原县,朵朵的棉云在天上飘,隔得远了,能够看见从天云的破口处投下小县城的一方阳光,那阳光的边界随着云层的游走,自县城中蔓延过去。

    吃过了早餐之后,宁毅与檀儿朝着河岸这边散步而来,跟随的人并不多,这也算是夫妻俩私下里的一阵子相处。

    先前因云竹而来的少许心结,此时看来已经解开,之后夫妻俩也都会返回江宁一趟,祭拜在梁山事件中死去的家人。但事实上,这次相处的时间,在眼下并不会多,一来因为这次宁毅的人情,还得或许会有些麻烦,夫妻俩不会同行南下,二来则是因为南面关于方七佛的情况,这一两日里,就有了一些变化,让人难以决定该做出如何的反应。

    不过,只要夫妻彼此心照,这些许的问题,终究算不得太令人困扰的事。

    “……这次的事情,原本以为那两位总捕大人得再过一段时间才动手,谁知道提前了这么多,怕是几个大族都已经出动了不少人……局势这么乱,相公你真打算插手看看吗?”

    走在河岸边,轻声开口的,乃是稍稍有些忧虑的苏檀儿。她掌家这么几年,虽是女子,但也是有着足够的决断力的。只是终究没有涉足过更高的层次,当这次事件的背后涉及到少师王黼、京城附近包括蔡、韩、左、齐等几个大族,她在信任宁毅的同时以担心的态度为主。是有其道理的。

    宁毅自然也明白这点,事实上,若非这次事情中,自己与陈凡、刘西瓜等人之间确有一份人情在,哪怕是牵扯到其它的家人,以苏檀儿的性格,恐怕都会选择远远的避开,最好一点都不碰不沾。

    “所以这事我也在考虑。”宁毅点了点头,“局势未明之前,我也不太确定该做点什么。虽然说密侦司对这些事情是有一定监督责权。但这次牵扯太深,他们暂时还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贸然插手怕是容易犯众怒……”

    檀儿此时正被宁毅牵着手朝前走,皱了皱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呵。开玩笑的。”

    檀儿抿了抿嘴。随后白了一眼宁毅。笑出来道:“都什么时候了,相公还说笑呢,那位西瓜姑娘。怕是正在被人追着跑吧……”

    “那我也没有办法啊……”

    关于南面方七佛事件的消息,实际上是这天早晨传过来的。

    自秦嗣源复相之后,密侦司一度停滞的功能逐渐恢复,但之于武朝境内的业务,实际上纷繁驳杂。与其说是控于王权之下的侦查体系,不如说是为了配合北伐,置于右相手下的私兵。

    毕竟此时武朝政坛中还有众多的实权人物,再加上经济发达,几个大家族与官场勾结后势力盘根错节。当今圣上周喆善权衡,也是在一切为北伐让道的前提下,方才启用李纲这种死硬派,再以名气手段都厉害的秦嗣源为辅相,又默许了密侦司的存在,若非如此,单是那些往日与辽国做生意,有着利益纠缠的大商户,都足以让相令出不了京城,就算童贯等人能够领兵北伐,后勤方面,也必定是一塌糊涂。

    因为这个原因,密侦司重启之后,所做的更多的事情,并非是维护地区和平稳定,首先做的还是打击二相在朝堂、地方的各种政敌。虽然宁毅参与了杭州、梁山的事情,但事实上那却并非是密侦司的主业。

    什么绿林豪杰、盗贼匪寇,他们引起的乱子,实际上甚至不如一位在京的官员暗中反对北伐、对相令阳奉阴违造成的影响大。后世所谓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虽然看来有趣,但实际上,考虑到统御、训练的难度,使用的成本,那些桀骜不驯的绿林人物实际上根本不如普通农民好用,秦嗣源对于周侗的无所谓,并非因为他眼光的不独到,实际上是确有其道理的。

    因此在密侦司中,有关监督绿林一项,占的比例不多,朝廷在原则上并不关心这些人的死活。一开始是纪坤在处理其他事物时随意看一下,宁毅加入之后,虽然没用明说,实际上大部分的事物都是移交给宁毅了——这个向来被认为是宁毅的怪癖——秦嗣源等人对他这种不务正业颇为惋惜,特别是在宁毅参与到其他的一些有关统筹运筹的细务中后,惋惜日甚。

    当然,毕竟是君子之交,彼此之间又没有师徒之类的名分。说过几次之后,秦嗣源也就不再多谈,对于绿林,大有“你想玩就拿去玩”的意思。此后绝大部分的有关绿林的消息都会到宁毅这边来归档。

    不过这时毕竟不是后世,消息传递有其局限性,宁毅来到木原之后,许多的消息会先到京城再被发来木原。宁毅特意叫人在途中截停,这天早上,便得知了铁天鹰、宗非晓等人提前发动,率领手下大破方百花残部的信息。方百花那边死伤惨重,并未表现出武林高手扎堆的优势,就证明这边至少是出动了同等的力量。

    密侦司安排在这方面的人手不够,传来的消息也只有个大概,宁毅很难从中了解事态的全貌。只能推测,以王黼、或者某个、某几个家族为首的势力,终于出手发动了雷霆一击。这些人一同出手的时候,密侦司说是有监察的责权,但实际上,还是不怎么惹得起的。

    他早上看过之后,稍稍沉默了一阵,随后吃饭锻炼,逗弄孩子神色如常,但苏檀儿自然明白夫君心中所想,这时候说出来的,也正是他心中可能有的忧虑。两人在河岸边走了一阵,宁毅对此。倒也并未避讳。

    “……有些人,我确实是希望他们能活着,但是……风来风去、云聚云散,事情若不能尽遂人愿,也都是命数使然吧,不过没事的,陈凡他们很厉害……”

    这话可以说得简单,实际上的意思,却是相当沉重的。两人站在河岸上,檀儿双手捏了捏他的手掌。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倒还是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叹了口气,宁毅便也捏了捏她的手背。

    两人在河岸边坐下,随后又聊了聊南下江宁的时间。回去到县城之后。租下的院子附近。院里院外的众人仍在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不远处修建仓库的工地上热火朝天。负责往这边报告的管事偶尔进出院门,采购膳食的厨娘自侧门抱了货物进来,小婵推着宁曦的小木推车在院子里玩。宁毅从带来的几名“推销员”已经被放了出去,调查附近的情况。

    宁毅偶尔会出去看看工地的情况,偶尔回来替妻子算算账,又或是在檐下、院落中走走,阳光落下来,空气温暖宜人。但或许是心中有事难决,春日的午后,竟让人觉得有些像沉闷的夏天。

    倒是在未时过后不久,有一条新的信息被传了过来,宁毅看过之后,皱眉想了许久。苏檀儿抱着一盘圆圆糯糯的糕点走过来时,宁毅正站在檐下看着花盆发呆,花盆里是杏儿栽下的,如今方才长出两片嫩芽的花儿。

    “相公,怎么了?”檀儿抱着盘子疑惑道。

    宁毅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随后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颇为复杂,他想了片刻方才拿出背后的一张纸来,开口说话:“没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好像有了。”

    “嗯?”

    檀儿表情微有错愕,将一只该是沾了糖渍的手指下意识的放在嘴边舔了舔,随后将盘子递给宁毅,接过了他手上的情报,一看之下,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倒是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消息。”宁毅捧着那盘子,“密侦司在这方面的人手不足,不过安排在那附近的显然是个老手,一得到消息,觉得可以做文章,立刻便传过来了。‘疯虎’王难陀,这个名字我以前听说过一次,传言之中,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相公打算拿这个来做文章?”

    “我还在考虑该怎么介入……消息毕竟是太少了。”

    宁毅将一只糕点塞进嘴里,低声说道。下午传来的消息正是关于南面事态的补充,这次围攻方百花的事情里,出现了疑似当年“疯虎”王难陀的人物,而在参与的人里,似乎是出现了不少当年摩尼教的老人。

    “若这上面说的是真的……”檀儿想了想,“这事情甚至有可能牵涉到相公以前说的那个……司空南?”

    绿林情报往往以捕风捉影居多,方腊之患到现在如果说还能牵扯到摩尼教十多年前的内讧,让人有些难以相信,因此宁毅也就摇了摇头。

    “这个消息上也有点模棱两可,不可尽信,但如果真的牵扯到摩尼教,也不是不可能。十多年前摩尼教本身就是民间大教,方腊赶走司空南以后,还进行了内部的清洗,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抓住机会,给予这些人庇护,不是什么难想到的事情。以这个借口,密侦司真要参与进去,理由是有了,不过具体要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现在我也拿捏不住。”

    檀儿拿着那张纸,迟疑了片刻:“到了那边……也就能看得清楚些了吧……”

    “……”

    “……那就早些动身吧。”她说完这句,目光清澈起来,随后倒也叹了口气,吸了吸鼻子,望着他笑道,“好吃吗?”

    “这个?”宁毅拿着手上软软的糕点,“不错啊。”

    “我刚刚做的,给你包在路上吃吧。”她走过来拿宁毅手上的盘子,然后将脑袋往宁毅肩膀上碰了一下,“这些小事,有眉目了就回家,我在江宁等你。”宁毅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背。

    理由是一回事,遇上这种事情,真要涉足时,也不是简简单单可以决定的,檀儿离开之后,宁毅仍在屋檐下站了好一阵子,方才叹一口气。叫来祝彪。

    “通知大家备好武器,准备启程,咱们有项目了……你一直想着的武林高手也有了。”

    “啊?谁啊?”祝彪两眼一亮,宁毅笑着将那份消息给他看。

    “‘疯虎’王难陀,十多年前就是大高手,这次可能还牵扯到更多的厉害角色,总之……先去准备吧。”

    “是。”祝彪接了命令,喜滋滋地过去召集人了,宁毅随后又将队伍中密侦司的另一名管事人叫来。

    “通知冲平县一带,包括传过来这条消息的联络人在内。所有可以用的人手。事关重大。我们要过去走一趟了。”

    那人领了命令出去了,宁毅在房间里整理了出门的包裹,火枪、弩弓、石灰粉等物,待出去时。却见小婵抱着宁曦正站在门外的走廊上看着他。小宁曦倒是没心没肺地张开手让他抱。小婵却是眨着眼睛,想说话又有些不好开口的样子,宁毅过去抱了孩子。又抱了抱小婵:“没事的,这次会很快,我们江宁见吧。”

    “相公别受伤了……”小婵轻声说了一句。

    宁毅想了想,笑着点头。

    *******************

    下午时分,南方数百里外的山野丘陵间,雨正在下,如油的春雨浸湿了整片天地,潇潇沙沙的似乎让人无处可去。不久之前,大大小小的、属于武林人之间的战斗还在这片山野中打响,此时已渐渐沉默下来。大雨冲散了鲜血,浸透了尸身,也开始模糊地面上可供追索的痕迹,令得原本经过这山野间的,处于劣势的一方,得到稍稍的喘息。

    位于这绵绵丘陵山野间的一处尼庵中,滴雨的檐下偶尔会传出因伤痛而呻吟的声音。一道背负蓑衣的身影穿过庭院,打开蓑衣时,露出了西瓜那张稍有些苍白憔悴的脸,她将目光望向房间由于负伤脸色更加憔悴的方百花,摇了摇头。

    “附近暂时还好,没人追来……”

    方百花点了点头,西瓜才转身走向别处。眼下在这里聚集的人已经不多了,半数以上都已经负伤,西瓜走到一旁方书常等人聚集的地方,他们的伤势或轻或重,其中最为严重的莫过于杜杀。战斗之中他的手臂中了剧毒,为了保命,整条左臂被方书常当场砍了下来,此时这仅剩右手的汉子躺在地上,鲜血还在从左臂断口的绷带中渗出来,没有人知道他能不能撑过这一关。

    距离这处尼庵数十里外的山岭间,另有一道身影穿行在草木之中。陈凡背着“鸳鸯刀”纪倩儿一路前行,两人顶着一件蒿草匆匆织成的大衣挡雨。由于纪倩儿伤势不轻,陈凡几乎是将她绑在了背上,因此也惹来了不少抗议。

    “……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能走。”

    “……你现在下来,是想要拖累我吧。还没甩掉那帮杂碎,你省点力气。”

    “放下老娘你就知道是谁拖累谁!”

    “……我又不是十二岁的小孩子了,还能被你骗?别吵了。”

    虽然背着一个人,但陈凡气息悠长,步履矫捷,穿山过岭速度极快。事实上,学武者通常都会学医,至少在内外伤势上,谁也不见得能瞒过谁。

    “……哼!我不想跟你争,不过……现在险地未出,你能救得了我倒好,若救不了我还把你搭上,我做鬼可也死得不情愿……”

    “……放你的心,我陈凡就快天下无敌了,你……当心……”

    “当心!”

    两人的话语几乎同一时间出口,陈凡陡然侧身,纪倩儿刷的一刀挥出,砸开一颗飞蝗石。下一刻,陈凡的身体冲破雨幕,如猛虎般的疯狂奔出,冲向前方的树丛。

    树丛之中,一人长枪还未擎起,陈凡就已经冲了过来,砰的一下单臂挥砸,雨幕之中便是轰的一下巨响,水花飞溅,那人长枪折断,连人带枪被直接砸进了后方的草丛与泥泞中,鲜血爆绽开一瞬,旁边一人持刀砍来,被陈凡单手一格,奔突、飞跃、翻滚,纪倩儿的双刀刷刷刷的在空中拉出了道道血线,待到陈凡背着纪倩儿从地上滚起,纪倩儿手中的一把单刀掠着地上的草丛旋转着飞斩而出,紧跟而去的还有陈凡掷出的一颗石头。一刀一石几乎是同时击中躲在几丈外的一名敌人。

    待到陈凡站稳,短短片刻间,埋伏在这里的四人,便已悉数死了。

    “……咳……”纪倩儿在陈凡背后深吸了几口气,“你的反应有点慢。”

    “虽然倩儿姐你教过我用刀,但现在大家境界不一样了,我觉得要迁就你还是有点困难。”

    纪倩儿艰难地举起左手,随后啪的一下,打在了陈凡的头上。陈凡偏着头笑了笑,待感觉背后那人呼吸转匀。才举步朝前走去。从尸体上拔出了纪倩儿扔出的刀。

    “不想拖累我,就拿着刀。”

    “还用你说!刀不离身。”

    她这句话说完,身体陡然震了一下,陈凡感觉到有热热的、黏黏的液体吐在了自己的后颈上。那是一口鲜血。但他托起纪倩儿的双腿。恍如未觉。

    “走了。”

    “你最好快点。别慢吞吞的像个娘们。”

    微微眯了眯眼睛,陈凡依旧步履平稳地朝前方走去,对于一直陷在敌人追索中心的恶劣事实。也似乎浑然不知。

    “再过去一程,与西瓜他们会合了,就行了。到时候我就可以放掉你这个累赘,回来干掉那个叫王难陀的家伙,他的力气很大,打起来还是挺称手的,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打得这么顺手过了……你给我精神一点,倩儿姐,我让你骑在我背上,是希望你高一点可以看到人,你要是睡着了,脑门因为太显眼被人一箭射中,我可是会笑死的……”

    “……咳,小凡,你知不知道……你这人越来越聒噪了……”

    ********************

    雨在下,同样浸在雨里的营地当中,方七佛微微抬起头来,去看那片天上掉下来的雨丝。

    与此同时,南面,距离此地仍有百余里的官道上,有一丝原本由他布下的回天希望,此时正从官道上奔驰而来。那是由商贾、富家公子组成的九骑,正在雨幕中飞快地奔驰,以这个身份而论,他们原本不该赶得这么急,但考虑到一些事情,他们也只能如此了。

    如果能有记忆力特别好的,又曾经在方腊军中某些地方呆过人在这附近。也许有一定的机会他们能够认出来,眼前的九骑,基本上属于当初方腊军中身份相当特殊的一支部队,这支队伍名义上是处于方百花麾下,名字叫做黑翎卫。

    当初由数百人组成的方百花麾下最精锐的军法队,如今还能聚集起来的也就这么些人了。由于收到了消息,原本还在南面秘密活动的几人迅速北上,希望能够及时赶上方百花等人,给她们带去些许的希望,此时几人在雨中狂奔,谁也不知道到底能赶上,还是已经错失良机。而就在转过前方一个泥泞的弯道时,几名穿着蓑衣的旅人,在视野中陡然迎了上来。

    九人之中,为首的富家公子陡然拉起了马缰,而也就在那一瞬间,最前方的旅人蓑衣舒张开来。

    刀光斩出,如同雪片般的渗入大雨之中。

    刷刷几下,奔马身躯上飚射而出的鲜血喷在空中,就犹如大片大片的猩红血云,富家公子在空中出刀,与那人乒乒交手两下,然后被陡然撞飞出去。也是因为奔马速度太快,那人出刀之后并未一直挥斩,而是一记看来轻描淡写实际上刚猛无著的贴山靠,将半截马尸与那富家公子一同撞了出去。蓑衣在这一下撞击中,根根木叶直立如剑,然后哗的收回。

    奔马的尸体飞散各处,鲜血在雨里浸开,富家公子被撞飞在三丈外的泥泞之中,艰难地爬起来,道路两边剑拔弩张,随后,大雨之中,只听那身披蓑衣之人不见喜怒地开口了:“安惜福。”

    富家公子身上沾了泥水,站直之后,身体晃了几下,好半晌,方才点了点头:“王寅……王尚书……为什么啊?”

    那边沉默片刻,有些叹息:“我也不想的……但你该知道,事已至此,没有侥幸之理了……”

    方腊麾下,尚书王寅文武双全,他虽然出手不多,但在许多内行眼中,他甚至比石宝、司行方、厉天闰、邓元觉等人更加可怕。方腊死后,他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多时,但此时再度出现,挡在这路上,无论其中内情如何,或许也真的意味着,再无侥幸之理了。安惜福点了点头,片刻,又点了点头,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雨之中,他的脸色苍白,那笑声格外悲怆,然后陡然拔剑,冲向王寅!

    **********************

    木原。

    过去找祝彪时,那边二十多人都在检查手上的兵器、弩弓,这年月里以机轮上弦的弩弓属于后世枪支一般的禁物,普通的军队也是拿不到的,算是众人手上最富杀伤力的武器。宁毅大概说了一下这次南下的目的地。

    “……有关具体的情况,我们还得到达冲平一带才可能知道,但这一次可能会关系到摩尼教余孽,是一场硬仗,你们锻炼这么长时间,虽然武艺都有提升,但谁也不要掉以轻心。包括祝彪,我知道你早想找高手过招,会有机会的……”

    听他说祝彪,众人都笑了起来,宁毅伸手在空中按了按。

    “我不是开玩笑。另外,魔教妖人,心狠手辣,阴险狡猾,人人得而诛之,一旦确定这次真是他们参与,那我也要提醒你们,对付这些奸邪小人,不用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我们是官,他们是贼,给我记清楚了!”

    “是——”众人大义凛然,齐声说道。

    “好的,记住了就行。”宁毅语气转向温和,也晃了晃手上的弩弓,随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这次过去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就不叫宁毅了。”

    他想了想:“不管谁问起来……我就叫成舟海吧。”

    相对于南面几百里外的大雨,此时的木原,阳光仍在从云隙间落向大地。不久之后,天空下有几辆马车离开了小县城,载着这区区的二十几人,这才施施然的朝南方驶过来……(未完待续。。)

    ps:  最近是在朋友家里玩。这两天终于搞定一整集的方向,昨天信誓旦旦地跟人说了今天会更新,今天码了六千字,码到下午的时候,朋友家里的网络忽然就断掉了,最诡异的是,朋友家里有两条网络,一条电信一条联通,居然全都断掉了,电信的问题好像是网线没有信号过来,联通的是因为水晶头那有根线断了。这让我想起我上次断更,终于能码出来的时候忽然停电的事情……晚上的时候朋友买了两个水晶头回来,我们自己拿着剥线钳什么的研究,到刚才,终于把联通的网络搞定,再打开电脑,发现电信的也好了……

    老天确实是在玩我么……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