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七八章 厄夜
    蔓延在月光下的,是火焰与刀光、以及鲜血。

    二月十一凌晨,名为四平岗的山岭间,厮杀声连绵开去。到得此时,弥漫着淡淡血腥气的山岭间喊杀声已经逐渐少了,这是因为战斗的重心已经朝着西南方向延伸过去,而眼下又并非大规模的军阵对冲,当厮杀的一方溃散逃离,剩下的就是一地狼藉的残局。

    在战事的最初,优势的一方是合围而来的,被围的一方并不容易杀出,导致双方曾在这附近僵持了一段时间,而后才迅速地转向西南。此时在这片地方,除了搜索的官兵、巡捕、尸体、俘虏,附近的林间偶尔还会有未及逃脱的伤者暴起伤人,随即被几名士兵围上去,或是拿下,或是杀掉。但由于留在这边的官府力量并不多,不能形成铺天盖地的搜捕网,因此对附近林间的搜索还有些保守。

    这次过来的士兵与捕快、衙役,大多数还是朝着西南追过去了。

    名叫宗非晓的总捕头提着两把钢鞭锏,自夜色中走来,他身材魁梧壮硕,比旁边的人大都要高出一个头。虽然穿戴着刑部官员的衣帽,但由于修炼武艺的关系,头上其实是没有头发的。这次刑部的两名总捕头中,铁天鹰精明强干,而宗非晓看来更显凶戾可怕,只是目光深处,又不失一份锐利与阴鸷,此时钢鞭锏上沾了鲜血与碎肉,令得他看起来更有压迫感了。

    “搜索周围,把受伤的兄弟抬下去!死了的人尸体要找到!若有落单了的乱匪。我也要一个不留的全揪出来!”

    这魁梧汉子的声音在夜色下传开,而随着一队队火把的晃动,又有手下领了他去看那边聚集起来的尸体与俘虏。虽然这一次官府一边展开了合围,但被围的一方皆是绿林高手,一场大战下来,倒是官府的一边死伤更多,但考虑到这已经是方百花最后能够集中起来的精锐,这样的牺牲倒也是合理的。

    “……摔碑手,至少二十年的功力……这是鹰爪……哼,南霸刀。参天刀杜杀……还是杜杀……嗯。这是渊明刀……”走到摆放尸体的那片草地间,宗非晓一具一具的尸体看过去,随后问旁边的人道,“需要注意的人当中。有多少人被抓。多少人死了?”

    听他询问。跟在他旁边的随行捕头探过头来:“被抓住的人有余方石、陈田、郑一山、罗六耳……现在发现已经死了的有……”

    跟在身边的这人是刑部的精英,一一报出名字之后,宗非晓便点点头。不远处又陡然传出一阵的喊杀,随后兵器交集,又有落单的被抓住。宗非晓看了一眼,又听身边的随人说道:“霸刀的那一拨人,有的已经被冲散了,那女刀匪被赶往了东面,已经安排了人去追。总捕头,其余的人,要不要往西南边去增援一下?”

    “你们不见得追得上……”宗非晓低声说了一句,话音未落,陡然有一队人从东面过来,手中还拖着什么东西,用布包着。宗非晓眯起了眼睛,那东西拿过来时,竟是一把镔铁巨刃,令得他一时间有些认真起来:“这个是……”

    布包着的,赫然是刘西瓜惯用的那把霸刀巨刃。

    “回禀总捕头,我们追过去不久,失了那女子的踪迹,然后在附近的溪水里发现了这把刀。”

    “难怪。”心中升起的期待放了下来,他摇了摇头,低声道,“说了你们追不上的,现在更追不上了。”话语之中,倒也不见得沮丧。

    当年刑部设计围杀刘大彪,宗非晓与铁天鹰都有份参与,这一次刘大彪的女儿出现,显然也想找他们两人报仇。但也由于当初为了围杀刘大彪的调查,对于这名少女,他们多少也是有概念的。

    能够挥舞这样一把巨刃战斗,战阵之上颇为有利,但如果对手太强,单打独斗中并不占优势。而为了驾驭这把武器,需要锻炼的不仅是力气,还有轻功。在这样的战斗里忽然扔掉这把几乎成为对方标志的武器,的确有些出乎宗非晓意外,但也因此,他能够明白少女是下了决心要摆脱负累,别说身边的几名刑部高手,就算自己与铁天鹰两人,都未必有把握能在今天晚上撵上对方。

    既然追不上,那就无需强求了。他摆了摆手,身边的人又重复问了一次:“总捕头,那匪首那边……”

    宗非晓望向西南边沉默片刻,摇了摇头:“追出去那么多人,已经够了。如今方百花手下领着的,功夫底子都不错,我们现在再追过去,也找不到人了。”

    他如此说着,片刻,却是古怪地笑了起来:“只是墙倒众人推,方腊一脉在江南作恶,树敌无数,能不能真逃出去,可也难说得很呢。”

    夜色茫茫,方百花等人逃离的方向已经看不见什么动静,唯有月光扑在山间,犹如升起的氤氲,在宗非晓的话语中,充满了诡谲的味道……

    ****************

    月色的光芒中,有什么东西匍匐在林间,无声而缓慢的前行。

    两道穿着衙役服装的身影从前方过来,手中的朴刀拍打着草丛,一边前行搜捕,一面小声说话。陡然间,黑暗中的身影跃过明月的清辉!

    噗的一下,那身影与两名衙役迅速而又无声地冲撞在一起,其中一名衙役陡然朝后方飞了出去,身体撞在树上,竟没有丝毫的声响。另一名衙役转身到一半,作势挥刀要砍,手臂被切了一下,然后身体被轻轻一推,紧跟着便是人头往反方向的一转!

    夜色之中,这一切都只有黑白相间的剪影,当那纤细的身影如风一般冲出。其中一名衙役身影被打飞贴在树上,旁边另一名衙役由于那一切、一推,只是像触电般的震动一下,然后是人头与身体不协调的旋转。在他的身边,袭击者的身影也因为这一下用力,在月光中展开了裙摆,旋又合上。

    袭击者身侧,脑袋被掉转了方向的衙役无声地倒下,那边的树干上,最初被击飞的那人也如软泥般的无声落下去。随即。袭击者纤细的身影继续俯了下去。溶入一片黑暗之中。

    时间转过不久,另一片草木的边缘,名叫西瓜的少女身影从草丛中无声走出,她籍着夜色又前行了一阵。前方便有动静传来。

    双手之上。两把短刀无声地擎出。贴在了身侧。但下一刻,她并没有出刀,而是无声而迅速地继续前行过去。那边出现的。是“渊明刀”方书常的身影,随后还有“鸳鸯刀”纪倩儿,“羽刀”钱洛宁以及另外三名随行而来的霸刀营高手。

    “怎么样了?多少人到了?”

    “没多少,回还往前面去了……这次官府杀得太突然,能瞅空杀过来的只有我们,杜大哥他们被追着脱不了身……”

    “中间有内奸,官府才能咬得这么准……不过暂时不管他们,有没有机会?”

    “……恐怕很难。”

    几人说话之间,都是压低着声音,走过前方的一处遮挡,刘西瓜朝着侧下方的一处光点密集处望去。那一边,便是依旧押解着方七佛与一干永乐俘虏的营地。

    对于自己所在的这支队伍会被咬上,众人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曾经想过几个预案。而当铁天鹰、宗非晓他们精锐尽出时过来救方七佛,算是其中一个比较靠谱的想法。不过想要有这样的机会,仍旧得期待对方真正有破绽。

    这一晚的突袭,官府做得太好,估计方百花所带领的众人之中是有内奸的。混战之中,杜杀与郑七命等人应该是没找到机会,与方百花她们一道,被追往西南了。方书常等人终于是临机应变地实行了原计划,但此时看过那营地的阵势后,少女还是皱起了眉头。

    想要一次围杀自己这边,铁天鹰与宗非晓理论上是需要动用很多人的,精锐尽出恐怕都不够,但此时看来,他们竟然没有出动自己预想的人数,又或是已经从周围州县调来了人手。眼下的营地,看起来没有多少的破绽与入侵的可能,相反,在这次出击的同时,他们还加强了守卫。

    如此看了不久,有人从下方上来,是到更前方去观察的“金背刀”郑回还,他朝西瓜点头打了招呼,随后却是皱眉摇头:“可能没机会,铁天鹰还在那边坐镇……”

    刘西瓜沉默半晌,皱着眉头想了一阵,才深吸一口气,将手指在空中晃了两下,又晃两下。

    “那就走。”

    她如此说道,转过身去,目光之中神色复杂。但众人也知道此时冒险也是无济于事,互相交换了目光,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他们终于还是隐没在了这边的黑暗中。

    夜色依旧,一行数人沉默地绕过前方山岭,循着方百花等人逃亡的方向追去。追了小半个时辰,才开始有人说话。

    “他们调了人。”这是简单的结论。

    “这附近本就是官府的地盘。”

    “还好官府人虽然多,高手倒还是不如我们。”

    “跑得掉的,只是这次之后,估计没机会了……”

    “姑姑她们怕是想要追到京城去。”西瓜低声又阴沉地说了一句。

    “那又能如何!不过自投罗网……”

    “怕是劝不了。”

    一批武林高手在战阵之上改变不了太大的局面,但就算官府聚集的人多,想要将一批绿林高手赶尽杀绝,却也是极为艰难的事情。众人心中有这样的共识,虽然这次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少人死了又或是被抓,剩下的人终究还是有逃离或是反省机会的。摆明是一步步走入陷阱,事情不能再这样干了。

    在这一刻,他们还没想过整件事情在眼下就遭到覆灭的可能性。但这一认知,在半个多时辰之后。就遭到了考验。

    那是在将与方百花等人汇合的林子附近,陡然遭到袭击的那一刻开始的。

    西瓜与方书常等人一路追索,速度极快,又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追上了逃亡队伍方才落单的几人,随后便遭到了袭击。

    首先接敌的是纪倩儿与钱洛宁,黑暗中杀出的敌人武艺极高,挥舞两把细长弯刀朝着两人快速斩来,这边才挡下,又有七八人同时袭来。武艺都是不俗。西瓜朝着前方一迎,接敌的同时,也心叫“遭了”。

    之前宁毅的信函过来时,便托陈凡说清了这次方七佛时间背后的推手。以王黼为首。势力庞大的几个世家都有参与。如果说他们要将自己赶尽杀绝。在动用官府力量的同时,这些人恐怕就已经派出了家中奉养的绿林高手。此时一交手,耳听着前方树林还在传来厮杀。西瓜第一反应便是这件事。

    她刷刷几刀将前方一人逼退,低喝道:“杀进去!”其余人也试图摆脱对手,但并不见得顺利,方书常正与一名持剑的中年人交手,看似伯仲之间,正欲将对方迫退,对方却仿佛知道他的出招一般,一剑朝他的破绽间刺了过来!

    方书常一瞬间变招飞退,腿上刷的还是被拉出一道伤口来。他心中惊疑,对面的人显然是非常熟悉霸刀刀法。但眼下也不是细想的时候,那边听得有人在低喊:“是霸刀庄的人!”随后便听破风袭来,稀稀拉拉的暗器与箭矢朝着这边射过来了。

    众人躲开暗器与流矢,籍着树木的掩藏,一路前冲,途中自己人与敌人混杂一起,偶尔能见到零星的战斗,一大拨的敌人已经合围而来。

    这样的林子里,如果说来的是普通人,西瓜只身就有可能将上百人杀破胆,但如果来的都是高手,整个情况就会真正变得杀机四伏。如今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怎么聚集起这样多的高手的,按照以往的了解,哪怕一些大家族富可敌国,能够请江湖上一流高手当客卿,但也绝对到不了这等规模。

    一路向前,火光逐渐亮起来,那边是多年前摩尼教一个废弃的“圣坛”,实际上就是几间破了的庙宇,方百花等人此时显然就在那边。奔跑之中,陡然见得前方身影闪动,两道身影在昏暗的林间冲撞在一起,其中一人散发披肩,发声大喝,两人轰轰轰轰对了几招,威势惊人,躲在旁边的两人受到波及,都被打飞了出去。打斗的其中一人,看来便是陈凡。

    作为方七佛的嫡传弟子,陈凡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力量极大,并且他长期经历战阵厮杀,真要杀人时,手段也是凶狠暴戾。但此时全力出手,对面那散发大汉竟在暴喝中与他打了个平手。

    几下交手之后,陈凡陡然抽身,那大汉冲过去,穿过几棵树木后边失去了陈凡的踪影,他猛地挥拳将一棵树干打得木屑飞溅,这边西瓜等人潜行过去,与陈凡打了个照面。

    “出事了。”黑暗之中,陈凡见到他们,舔了舔拳头上的血迹,低声说道,“忽然来了一批高手,不知道什么人……那家伙力气真大……”

    “姑姑她们在前面吗?”

    “就在那边,有些人藏在这边林子里,被冲散了,我过来捡捡便宜,顺便聚拢一下人,再不想办法来不及了……”

    “知道。”

    西瓜点点头,如今大家还在被追杀的状态,如果被这帮高手牵制住,再有官兵合围,那就真是死定。正要往前去,方书常却靠了过来,神色惊疑:“等等,‘疯虎’王难陀……”

    “什么?”陈凡问道。

    西瓜本也想问,但随即,她记起自己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

    “方才与陈凡你打的那个人,像是‘疯虎’王难陀,那时我随师父学艺,还没怎么在江湖上跑,只见过几次,十多年了……”

    “那又怎么样?”陈凡并不明白。

    也在此时,方百花的声音陡然从那边的破旧庙宇方向传来:“你们什么人!?”

    这些日子以来的战斗中,方百花本已受了伤,并且非常疲累。但她毕竟是女中豪杰,曾经率领大军作战。在这样的情况下,话语之中通常还有着飒爽的英气,但这一刻的问话,英武中明显也带了一丝猜测与惊疑,与方书常刚才的惊疑,有着一丝雷同。

    众人奔向那边的途中,听得轰然一声巨响,巨响之中又夹杂了骨骼碎裂的声音,透过隐约的光芒,那边的几座破庙宇中。有一堵土墙倒塌了。其中还明显有砸上去的几具人体。

    “百花妹子,好久不见了。”

    漫天的灰尘里,有人从那边走出来,身材宽大。轮廓渐渐显形间。袍袖飘飘如弥勒。挥舞着烟尘。若是身处近处的就能看清,方才这身材高大的胖子朝这边过来,两名方百花手下的高手试图拦他。他只是一步跨出,两名高手就像是黏在了他的肩膀上,直接撞在了那看来还很结实的墙壁上,两人身上骨骼尽碎,这胖子却直接撞穿了整堵墙,跨了过来,语气醇厚而又平和。只这一手,已是接近宗师级别的实力,当年的方腊或许可以做到,方七佛或许也可以,方百花是不行的,陈凡与刘西瓜也不可能。

    那几座破旧庙宇边的空地上,方百花已经认出了他,手持红枪,站直了身子。她三十多岁,对方四十多,是认识的。

    而在这边,方书常仔细地看了那人,片刻后才有一声叹息:“林恶禅……‘魔佛陀’林恶禅……”

    陈凡摊了摊手:“什么人啊?”

    西瓜转着眼睛,然后看了他一眼。旁边的方书常也看了看他:“佛帅没跟你说……”这是陈述句却并非问句,显然方书常多少能明白其中的缘由。

    “魔佛陀”林恶禅,“疯虎”王难陀,这两个名字,在十余年前或许有着偌大的名声,但在此刻,真正重要的,却也不仅仅是他们了,而是因这两个名字而来的,另一个人的名字。

    西瓜轻启了双唇,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异常的平静。

    风吹过林间。

    ……

    ……

    “司空南……”

    ……

    ……

    “啊……”陈凡叹了口气。

    风在林间吹过去,火光晃动,哔哔啵啵的响。白色的光芒。

    方百花半身染血,按下了红枪的枪尖,斜对往前方。

    有些事情,在某个象征出现的时候,就能够想得通了,倒也不必问为什么会这样,至少这一刻,没人想问。

    有声音在夜色里响起来了。

    ……

    ……

    “……江山代有才人出,总是一代新人葬旧人……走的那天,曾经说过这句话……”

    那言语苍老,仿佛响起在树林的每一处,光芒苍白,照在许多人的脸上。

    富可敌国的世家,也难以搜罗许许多多的一流高手,唯有有底蕴的武林世家、江湖势力,能够做到这一点。

    摩尼教……

    ……

    ……

    “……你们要做大事,也确实做到了大事,若是真能做成,你们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到我……可是百花啊,你们的前头,已经没有路了……”

    曾经有那样的一个人,被赶下了她的位置,在最初的时候,他们一直提防着她的卷土重来。因为即便失败,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的,她的影响力仍在。

    然而时间过去,那人心灰意冷,销声匿迹,一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分裂的摩尼教终于又重归一体,他们开始做他们想做的大事,逐渐地忘却了她。

    直到……真正败亡的出现……

    “……老身回来了。”

    随着那声音,林恶禅走向方百花,伸手按了过去!

    ……

    ……

    红枪点出去!光芒与风中,有身影陡然间跃出树林,朝着那弥勒般的男子轰出一拳,破风声响,这是陈凡全力轰出的一记冲拳。拳风之中,那胖大男人宽大的僧袍朝着后方轰然鼓舞起来。另一边,是冲出树林的少女,她的巨刃已经扔掉,双手之中挥着一把单刀,却仿佛挥着比先前的巨刃还要沉重万斤的利器,目光之中,凶狠决然!那是霸刀!

    杜杀,罗炳仁,郑七命,方书常,外号疯虎的王难陀以及众多的高手,仿佛就在弦断的那一瞬间,疯狂冲来。

    这一刻,没有犹豫的余地,没有人能够停下——(未完待续。。)

    ps:  这种渲染的手法用得不多,修改了一下,貌似效果还可以,所以无耻地求点月票吧。这章六千字^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