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七三章 情谊
    原本在宁毅的计划当中,南下木原县接回妻子的计划,应该还要过几天的时间才会启程。但陈凡的忽然到来,以及他带来的消息打乱了原本的安排,第二天二月初七,变成了忙碌的一天。

    自早晨开始,就在提前处理南下的事情,有关城外大院的安排算是最重要的一点,毕竟宁毅的许多创新式开发都放在这边。出于尽地主之谊以及不让陈凡留在城里乱来的考虑,宁毅还带他参观了一下,试吃了装在精美瓷瓶里的鲜榨果汁和盐水鹌鹑蛋。当询问他的感想时,他自然点头表示好吃,目光中却是慢慢的疑惑:你这家伙到京城之后就是在弄这些!

    宁毅在生活上的要求不低,哪怕陷身杭州大乱,在有条件的时候,还是会尽量去吃些好的。陈凡对这类事情也颇为清楚。事实上果汁跟鹌鹑蛋这年月里自然不是没有,宁毅弄的包装精美,鹌鹑蛋什么的还在特意试验防腐效果,放在竹记中销售或能有一笔赚头,要说创新,就明显显得有些乱来。倒是宁毅自得其乐,走的时候,每人还带了一瓶果汁出去。

    除了城外大院一边,需要过去的,还有苏家布行在京城中的一部分。这其中有几个被宁毅安排了在学习的人,原本准备让他们在几天后一道南下,此时已经提前,昨天晚上已经给了通知,今天则过来询问他们的准备情况。

    陈凡坐在苏家布行仓库后院的台阶上,抽着嘴角看宁毅对五名男子的检阅过程。

    “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

    “有没有信心!?”

    “有信心!”

    “你们怎么样!?”

    “我们是最好的!”

    “好。就这样……都去收拾好东西,这一次跟你们在店里卖东西不同,做好准备,靠你们了。”

    如此大声地说这种耻度很高的话,不符合这年月谦谦君子的标准。陈凡观察力敏锐,除了在宁毅训话,对方回答时,这些人表现出一种很从容自信的感觉,转过身后,目光和气质多半还有点忐忑和犹豫。也不知道他们之前是些什么人。不久之后。两人坐在仓库外河畔的石凳上喝果汁,陈凡便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带这五个人南下,他们是你培养的师爷?”

    “不是啊,他们是卖布的。”

    “啊?”

    道路边人来人往。春日的阳光从树荫中洒下来。宁毅回头看了看那边还未开门的苏家布行店铺。举起装果汁的瓷瓶示意了一下。

    “我们一家北上之后,苏家的布行生意,由我娘子掌管。也上来了。但女子掌家,看起来伤害了左家的什么人,布行那边不怎么给面子,有些抵制的态度。其实现在要开也是可以开的,但为了不引起那边太大的反弹,所以就一直延长到现在了。因为这个事情,我训练了几个人,预备让他们到大户去推销一下。”

    宁毅喝了口果汁,笑起来:“那五个人里,有两个是以前的布行伙计,有一个是年轻的掌柜,另外还有两个是我从竹记调过来的。布行这边需要,就先紧着布行用,这次南下,就打算让他们在木原县附近发展一下业务,去一些有钱人家里拜访一下。”

    陈凡明白过来,皱了皱眉头:“游商的生意,赚得了什么钱。”

    “话不是这样说。”

    宁毅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的武朝世道,推销无非是做生与做熟两种。江湖游商,挑个小担子到处走走,这类人多半猥琐油滑,江湖气重,类似于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的一种,他们做大户的生意不容易。举凡有钱人,通常会是一些固定店铺的熟客,类似于在江宁,有些富户要做衣服时,会到苏氏叫相熟的掌柜和师傅上门,又或者苏氏有什么新款推出,也会有长袖善舞的掌柜上门,询问对方是否需要。

    这两种方式间,商人终究是一种贱业,一个掌柜再长袖善舞,谈吐与气质中,也是会隐约的低人一等。

    其实谈吐与气质在此时是一种非常说明问题的东西,先秦时期,纵横家凭借一两句有道理的话便能将人哄得团团转,三国之中,“观此人谈吐气度不凡”,便能确定一个人是否值得重用,又或者立即让人下决心与之结为异姓兄弟。归根结底,还是个知识跟文化普及度的关系,在一个大部分人一辈子都走不出方圆一百里的地方,能够把握住一地大势,或者对天下大势说出点靠谱推论的人,其逻辑能力,多半是不错的。

    及至武朝,虽然说文风兴盛,但毕竟读书人的比例在总人口上还不算多,这其中去掉一些读书读傻了的呆子,能够有不凡谈吐气度的人,基本上就有了往社会上层走的进身基础了。而且,这一类谈吐、气质、自信,必然是建立在学问与社会认同感之上的。森严的儒家社会,这方面能够取巧的机会不多,不过,这方面恰巧是宁毅的强项。

    煽动式的教育,后世的推销理念,宁毅首先做的,便是速成式的改变这些人待人接物的方式。这些人可以没有太多的学问,但只要智商和逻辑能力足够,宁毅就足以给他们设定一套表现自信表现亲切表现专业的方式。此后每到一地,摆出一副“我是京城来的”的做派,拜访当地的有钱财主,先找那种地方闭塞一点的、土鳖一点的、虚荣心强一点的,告知对方外界发展,京城流行,然后开始推销东西,最重要的是,尽量做到建立长期的贸易关系,往后京城有什么好东西,都可以尽量往对方那边输送过去。

    这期间,等到推销员们专业一点了。忽悠能力强一点了,再去啃那些开明的士绅,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慢慢来。此时的贫富差距大,家有余财只是没拿出来用又或者根本找不到往哪用的地主很多,如果说后世“你知道安利吗”都能忽悠一大批人,这时候没理由不行。

    当然,如今对这五人的训练,其实时间还不够长,何况一地有一地的实际情况,如何按照此时的现状做一套推销框架出来。只能慢慢地去成熟。但反正投入也不多。就算失败,这五个人回来至少也是可以当掌柜的才能,宁毅并不为此忧心,人毕竟是可以回收利用的资源。

    当然。这些东西一时间没办法与陈凡说清楚。倒也没这个必要。将话题岔开一阵子。宁毅道:“你师父的事情结束以后,你打算干点什么?”

    陈凡想了想,喝了一口果汁:“还能干点什么?我的命已经卖给刘西瓜了。杭州城破之后,没有过去,已经是食言,到时候应该是去苗疆看看有什么可做的吧。或许时机到了,再跟她起兵造造你们的反。”

    “你倒是还想造反……”宁毅摇着头笑起来。

    陈凡叹了口气:“我是无所谓的,以前跟着师父,除了造反没有其它事情可做,但实际上,也不知道造反以后又能干点什么。我幼时跟着师父,见过不少可杀之人,不杀难平心头怨愤,但杀过以后,才发现杀了人,解决不了问题,特别是当初的杀人者,也慢慢都变成可杀之人时,我也就没什么兴致了。”

    自从在杭州认识陈凡起,宁毅对他其实是颇为欣赏的。年纪轻轻,武艺高强,许多时候虽然看来鲁莽,实际上对于许多事情都能清明洞彻。当时他在义军当中地位不高,虽然作为方七佛的弟子,年轻一辈中又独他能挡刘西瓜发飙,但除此之外,老实说,让他担当的实权任务却不多。

    当时在方七佛那边,隐约是传言佛帅爱惜弟子,希望他经过磨练之后再出来真正干大事,实际上,宁毅却能看出来,这一切其实源于陈凡本身的态度消极。打仗时他可以身先士卒为猛将,没人的时候他也可以出来任事,但只要有人接手,他就立刻撂挑子,一副得过且过的模样。这一切的理由,从他为一帮书院学生出手刺杀包道乙时,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他幼时无依无靠,跟了师父以后为了师父那边的事业奔走,到此时永乐朝完蛋了,方七佛又被抓,他在奔忙之中,其实心下也颇为茫然,此时宁毅问起,他那样回答一句,顿了顿之后又笑起来:“倒是西瓜那边,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她是有想法的,希望我去过以后,能找到造反的理由。”这也是他随口的说辞罢了,要说信心却并没有多少,想一想,“那你呢,立恒你以后的打算如何?”

    “我比较简单。”宁毅坐在那儿摊了摊手,“就像之前说得,金人势大,武朝积弱,灭辽之后,是会挥军南下的,我大概是做点事情吧……”

    “就是……这个?”陈凡举起那瓷瓶示意了一下。

    宁毅笑起来:“就是这个……要做事,得有影响力,要有影响力,得有人,要有人,一定要有养人的钱。哪里都是这样的。”

    “有权就行了,光有钱能怎么样?”

    “也是一样的,任何当官的,身边都会有一批人跟着吃饭,上至宰相尚书,下至七品小吏,真正没人巴结的,或者绝对清廉的,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归根结底,国家也好,帮派也好,朋党也好,都是为了利益而结合,这利益有形而上的,也有实际的。没有形而上追求的组织,没办法真正的壮大,没有实际利益的组织,则连基础都没有。”

    过得一阵,陈凡点了点头:“但我可不觉得这个能赚多少。”

    “那是我的专业了。”

    “那……不说金人会不会南下。如果你阻止了这件事,然后呢?”

    “然后……当个财主,跟老婆孩子偏安一隅,建个庄子找一批农民管着……我教教书什么的,大概是这样吧。”

    陈凡愣了愣,然后皱起眉头,一口喝光了瓷瓶里的果汁:“哈。”

    宁毅耸了耸肩。两人坐在那林荫落下的河边道旁,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只是过得一阵,陈凡又想起来,道:“西瓜可不会陪你去隐居吧。”

    宁毅点点头:“这就是问题啊……”

    时间已至中午,两人随后又聊了几句。对于南下的这件事,宁毅是不会直接参与到营救方七佛当中的,两人对此已经达成共识,毕竟以宁毅目前的身份,如果他真的出现在方百花等人面前,不光朝廷这边很多人可以要他命,就连方百花的态度,恐怕都未必会好。也是因此,他只是写了一封信让陈凡带去给刘西瓜。至于他,表面上是先去木原寻找妻子,然后南下江宁一趟,谈谈生意,其余的便是随机应变了。

    既然宁毅并不亲自去与刘西瓜碰面,如今时间宝贵的陈凡也不必等到第二天再与他一道上路,他是打算中午过后便立刻走人的。两人在附近的酒楼中吃了一顿午饭,吃到一半时,苏燕平急匆匆地找了过来:“姐夫,我听说一件事。”

    他眼见坐在饭桌对面的陈凡,便附在宁毅耳边,轻声说了起来:“听说今天上午,高衙内那边有动作了,他们找了汴梁一地好些有名望的武师,说是要找姐夫你的麻烦,其中有御拳馆的地字教头陈元望,‘千里镖局’的马金富,神拳门的彭显玉这些人……”

    苏燕平声音压得低,但陈凡是谁,在与宁毅相熟的人中,除了陆红提,恐怕便是他的武艺最高,连刘西瓜恐怕都要逊色半筹。待到苏燕平说完,宁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吃过饭没,没吃的话坐下一块吧。”

    “吃过了,我那边还有事,姐夫你知道这个事情就行……陈大哥,小弟告辞了。”

    陈凡起身拱手,待到苏燕平走了,眼睛亮晶晶的:“京师高衙内?高俅的儿子?立恒,要不然我帮你……”

    宁毅连忙拱手苦笑:“大哥,我怕了你行了吧,千万别乱来。”

    “哈哈哈哈。”陈凡开心地笑起来。

    按理说两人此时已经是不同立场上的人,陈凡如果真的要干点什么,跑过去把高沐恩杀掉,宁毅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但陈凡这人毕竟光明磊落,想到这事,直接当笑话说出了口。吃过饭后,他便起身告辞。

    “我不清楚你要做的事情,多的话也不说了,将来事了,希望还能一起喝一杯。”

    “不急。”宁毅摆了摆手,“出城之前,到我家去一趟。”

    “嗯?”

    “见见我儿子,将来若是有机会,希望他能拜你这个师父,跟你学点东西。”

    陈凡偏着头看着他,过得片刻,缓缓地拍了拍宁毅的肩膀,笑道:“那还等什么,走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