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七一章 宋永平
    ()    下午时分,竹记之中,该到的人都在陆陆续续地过来。

    如同所有社交场合的惯例一般,到得早的往往都是身份地位算不得太高的人。如同一些进京赶考、慕名而来的考生,国子监里的学生,包括曾经亲自上门训斥过宁毅的太学生陈东,来得都相对较早,从规模上来说,则勉强算得上是名士聚集。

    当然,这次京城chūn试,呼声最高的一些才子来得是不多的。一如宋永平之前的打算,一来是傲气使然,二来求仁者得仁,真正的学问,总是属于那些肯埋头苦读之人,考试在即,真想得个好名次的,此时大多已经紧张起来,便不来参加这类诗会了。

    除了这些文士或是过来凑热闹的家境殷富者,随后过来的便是汴梁城中的一些闲人。如同隽文社的一些成员,去年端午与宁毅产生过矛盾的秦墨文、薛公远、严令中等人,一些披着秦嗣源的虎皮能够影响到的闲散小官——这也是因为宁毅将尧祖年拉了过来坐镇。当这些人抵达,竹记的晚照楼中,才真正有了规模。

    而混在期间的,也有矾楼、小烛轩等青楼中的一些女子,今天能过来的,多是些名声在外的才女。宁毅在这其中花了不少钱,让她们在楼中寻找熟人,活跃气氛。至于负责表演的李师师等人,她们到得也较早,未时过后便已经有车队过来,但只是进一步点缀要做表演的舞台,一时间只是李蕴出来跟人打招呼。

    宋永平上上下下地找了宁毅许久,只不过在中午过后,对方便再没有出现在竹记的正厅这边了。

    于他而言,这样的情形,委实是有些奇怪的。一个在京城混的商人,开了两家店,也不是什么世家巨富之流,将一个宴会活动弄到如此声势之后,自己跑掉了,哪怕是自己的父亲,恐怕都不敢做出如此怠慢之举。他想着这姐夫可能是已经知道高衙内要来捣乱的事情,正在为此奔走。不过为了保险,还是找人多问了几次,最后找到宁毅时,对方正在晚照楼后方的院子里。

    其时rì光已经开始西斜,光芒照下来洒在廊檐旧院之间,倒也还显得明媚。前头喧闹的声音隐隐朝这边传过来。竹记在汴梁的两家店开时,收购了附近的好些房产,改造了一部分之后开业,用地还颇为宽裕。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出奇,封建社会的贫富差距,社会地位构成跨度极大,越是接近汴梁中心的地方,土地反而不如边缘那般拥挤,这也算是权力与关系的象征了。

    竹记购地时,宁毅尽量请了觉明和尚帮忙,再加上有意识地扯相府的虎皮,只要肯花钱,一切都很顺利。此时改造后用作开店的部分还不足一半,其余未开发的地方都保持着旧貌,等待着一步步的扩张。宋永平过来时,看见宁毅正坐在院落中的亭台里想事情,他面对着前方的小池塘,目光严肃,手指敲打着旁边的亭台栏杆,那敲打并没有规律,似乎正在以手指计算着什么,但看见宋永平过来,宁毅还是停止了思考,朝他笑了笑。

    “永平……有事?坐。”宁毅看出对方的表情,笑着微微蹙眉,然后伸了伸手。

    “想必姐夫已经知道那件事了吧?”

    宋永平跨进那亭台内,目光与步伐倒也从容,坐下之后开门见山。宁毅反倒是愣了愣:“什么事?”

    “太尉府。”

    “呃?”

    宋永平端坐下来,等待着宁毅出现预期中的反应。在他生活的圈子里,君子与智者之间的来往大抵都是这样的——如同他父亲与身边幕僚的来往——淡然、从容,却又能准确把握住对方所想。不过片刻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宁毅,对方眨了眨眼睛,一脸迷惑,很不捧场。

    你都不知道太尉府来找麻烦的事情还在这里苦恼个什么劲!

    他有些意外,随后补充了一句:“高衙内的事情,姐夫莫非还不知道?”

    宁毅朝后方靠了靠,听到这个名字,心中浮起的情绪首先是好笑:“高沐恩?他又怎么了?”

    “嗯……我在外面听人说起,这高衙内今天要来找姐夫的麻烦,说是纠集了一些人,想要来砸掉这家店,搅了竹记今rì的表演。”宋永平顿了顿,等着宁毅消化他说的内容,“这人怕是不好惹吧。”

    宁毅皱眉想了片刻,随后倒是若有所思地望了宋永平一眼:“昨rì听永平说起今天要在家中温书……过来是为了这事?”问过之后又笑着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高沐恩嘛,呵,确实不好惹。”

    “只是听朋友提起。另外,我也确实想来听听姐夫的新词,也不知道这晚照楼为何名为晚照。”宋永平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又认真起来,道,“话说回来,小弟也知道在京城做生意,多半要有些背景。但以太尉府的势力,这事情怕是不可不防,不知道姐夫是否有对策。”

    宁毅看着他,表情温和:“永平你觉得呢?”

    “我初来乍到,不知道姐夫手中有多少能用的关系。但毕竟是太尉府,若是想要与之对上,一般人出面怕是都不好办……若真事不可为,小弟这次上京,已见过右相一次,以家父与右相的关系,再加上姐夫与相府素有往来,说不定可以请动相爷在这件事上帮一帮忙……毕竟说起来,此事实在是市侩了一些……”

    宋永平想着时间已经不多,此时将心中所想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在他看来宁毅与相府是常有来往,但就算为相府管些账目,一来高沐恩是晚辈,二来开店的事情太市侩,秦嗣源那种地位的人,顶多也是在店被对方砸了以后出来说一句话。而若加上自己家的关系,或许可以请动秦嗣源在事情发生前将危险扼杀。阳光洒下来,落在亭子里,宋永平也就低声说着其中的分寸拿捏,宁毅在那边看着他,目光之中倒是颇有赞赏之意。

    “永平对这些事情倒是熟悉得很。”

    “倒也算不得熟。”宋永平谦虚一句,“只是不知道,姐夫这边如何会与那高衙内结下梁子。”

    “来这边时发生了两次冲突,坏了他的好事吧……后来有人摆了他一道,他大概把账算在我头上了。这人有些乱来,顾前不顾后的,闹起来确实有些麻烦。”

    “得早作准备才行。”宋永平提醒一句,意思是若是要去相府,这时候就该动身啦!眼下虽然相府的客卿尧祖年也在,但若是没有秦嗣源的亲自开口,客卿的身份就跟人家的儿子比不了,而且对方也未必会尽全力。官场之上,便是如此,一个客卿是不敢为东家招大麻烦的。

    “嗯。”宁毅点了点头,过得片刻,笑道,“对了,师师姑娘已经到了。你可想去见一见?”

    宋永平心中疑惑,道:“……待会总是见得到的,眼下便不用了……姐夫有事先忙,我便先去前头了。”

    “倒也是,玩得开心些。高沐恩的事情我待会找人应对,不用担心。但永平这样跑一趟,心意我记住了。”

    “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宋永平笑着拱了拱手。以他的智商,此时也从宁毅的表情里看出来,对方不必动用所有的关系去相府求援。心中又不免疑惑,一个小商家怎么会有这等关系的。但他也是骄傲之人,先前心中着急已经说了不少多余的话,此时便告辞回前方,离开时回头看去,送他离开的宁毅转身回去亭台间,手指在身侧敲打着,又已经回到思考的模式里了。

    **************

    宁毅坐回那凉亭之中,将石制小桌上的果盘推开了一些,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让情绪回到先前的沉思里。

    早先与陈凡聊过之后,他见了过来这边准备表演的师师与李蕴一面,交谈一阵之后也没有去到前方待客或是指挥布置。店面是掌柜的事情,表演则属于师师这边的专长,让专业的人士去做专业的事情才是正理,他不愿意在这些事上**心太多。

    至于高沐恩,眼下来说也不必想得太过严重,自梁山回来以后,他早已通过密侦司打通了汴梁城内的一些黑道势力,而在他的周围,也随时有可以调动的一些密侦司成员。而最重要的是,高沐恩在高俅的心目中,未必有多么厉害的地位,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忽然被放出来了,但在今天竹记的情况中,对方掀不起太大的乱子,也未必敢掀起太大的乱子。

    唯一可虑的,是高沐恩忽然找上门来,会不会是高俅要对自己这边动手的试探xìng信号。但想一想,可能xìng终究是很小的。

    刘西瓜那女人跑去救方七佛了,才是个需要考虑的大麻烦。

    由少师王黼主导,这次针对押解方七佛上京,武朝之中有数的几个大家族都已经盯住了那边。倒不是说对方如今就将这事当成了多么严重的事态,但老实说,这些家族每一个出一点点力气,影响都绝不是一个两个人或是一百两百人可以比拟的,永乐起义完全失败的今天,霸刀营就算全都出动,也砸不起多大的水花。

    相对于梁山那浮于表面的霸道,宁毅心中知道,这些大家族才是藏于水下的巨鲸。大的方面上,他们忙于与王黼、蔡京、童贯等人合作北上买城,急于恢复南北之间的贸易,以及为灭辽之后新时代的生意做准备。对于方七佛,这些人在眼下顶多只是说一说话,看着刑部的几百人押送着囚犯北上,但劫囚者一旦力量膨胀,对方的力量一定会相应膨胀更多,这个膨胀的程度,就眼下来说,没有上限。

    即便真能以什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方七佛救走,等在周围的,也会是遍及江南之地的围追堵截,一个不好,霸刀营的一点点残余力量就会整个陷进去,永乐朝覆灭后好不容易逃掉的一些人,也会在这样的局势里再度被揪出来。

    宁毅根本是不赞成救方七佛的,即便后来与陈凡询问了详细的状况,也只是在考虑如何说服刘西瓜而已。少女的xìng子实在太倔了,怎么说服她,自己也没有把握,而刑部这次准备的力量已经很强大,如果说自己真的赶过去,而西瓜等人已经被反扑,自己总得提前有些想法,如何应对情况,尽量让她们跑掉。

    杭州、梁山的事情刚刚结束,京城的布局才起了个头,连站稳脚跟都不算,又要卷进这样的事情里去,宁毅也有些头疼。他是崇尚实力的人,根本就不想走夜路,给他几年的时间,将手底的实力铺开,然后平推对手才是王道。这时候他叹着气,尽量动着置身事外的心思。

    但无论如何,有两点总是要保证的:劝退陈凡、劝退西瓜。

    如此想着,过不多时,rì渐西斜,宁毅让楼中掌柜为高沐恩可能来**做了准备。夕阳彤红时,闻人不二过来找到了他,而在此时,前方楼中的表演,其实也已经开始了。

    作为宁毅特意配诗的第一栋楼,这个晚上的表演,不会只有一项。但为了避免出现别人认为他太自大的情况出现,宁毅的这首“新诗”,其实放在了整个晚上的第一首。随着一批火药骤燃打出的光影效果,李师师出场,由第一句“东城渐觉风光好”开始,此时正堪堪唱到“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chūn意闹”。

    乐器的伴奏间,楼内上下大都已安静下来,夕阳从窗外和煦地照shè进来,不久之后,夜幕降临。李师师的表演完毕之后,这栋“晚照楼”便由那首诗的最后一句“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定下了基调,此后又有各种表演,以及一些新颖的魔术、杂耍乃至于两个好笑的相声穿杂其中。

    这个夜晚的晚照楼恐怕算不得会惊动整个汴梁,但总还中规中矩,不过不失。宁毅也与闻人不二说了高沐恩的事情,随后便等待着对方的过来,然而入夜之后又过了一个时辰,夜风吹来,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游人如织时,仍然没见到有人要来找麻烦的迹象。晚照楼眼下的定位是个酒楼,不是戏楼或者青楼,表演再好看,一场晚宴也不会进行到深夜,一旦有人吃完聊腻之后开始离去,对方又能来捣个什么乱。

    “这个高沐恩,在家里被关了半年之后,变得有点高深莫测了……”在二楼露台上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宁毅有些好笑地如此说着。火光映照在他的身上,不远处闻人不二摇了摇头。

    “我倒是感觉不到什么高深莫测,不过,高沐恩这种人,干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不奇怪,说不定又是在街上忽然看上什么良家妇女了也说不定。”

    “唔,成舟海还没把他整够……”宁毅摸了摸鼻子,“话说回来,关了半年的时间,怎么又忽然被放出来了。”

    “我之前打听了一下,听说昨天在太尉府,他忽然发疯,看上了师师姑娘。然后跟他爹哭诉了一个下午,大概把他爹折腾烦了吧……”

    “什么?”

    “你不知道?昨天在太尉府,他想要**师师姑娘,估计是没得逞……我也不很清楚,但总之是把师师姑娘给打了一顿,先前我还没怎么注意,师师姑娘今天的打扮……脸上的粉是不是有点厚……你之前没见她?”

    宁毅愣了愣,昨rì师师与李蕴去太尉府道歉,他还曾一路同行,先前他也确实跟师师、李蕴见了两面,还聊了会儿天,不过李师师那边一切如常的感觉,他也就没有特别注意这些。现在想来,若是她昨天真的在太尉府被高沐恩找了麻烦,起因肯定是因为自己了。

    “……哦。”他点了点头,“没注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