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七〇章 庞大的敌人
    ……

    “……如果要威胁人,你就应该专业一点。”

    “杀你全家。”

    “太没人性了,你应该先从我家娘子说起,然后我还有个儿子……”

    “恭喜了。”

    “……叫做宁曦。你可以当着我的面把他摔在地上。”

    “这样就有用吗?”

    “用处不大……”

    “我是来求你帮忙的,不是求你做什么已经想好了的事情。威胁你又有什么用……我比较熟悉绿林,也很能打,我可以帮你干掉那些想要找你麻烦的人。”

    “谁知道有多少,又杀不光,你这个提议意义不大。”

    “我是希望你能想办法救他,如果有办法,你不参与也可以。”

    “这个!是真的!没有办法。”

    房间里两人对峙了一阵,随后又恢复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彼此的了解已经够多,以宁毅那种枭雄性情,不会受任何人的威胁,哪怕是在杭州那样的环境下妥协,到最后也会抓住一切机会反击。而在陈凡来说,他自小就从底层出来,走遍江湖见惯世面,宁毅的可怕,他不是看不明白,但以他的性情,也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畏惧。

    彼此之间也算知根知底,初时的严肃,是因为事情太大,又是才见面,总是会认真一些。片刻的对峙后,也就能看清楚各自的态度。只是当陈凡再度正式地说起这番话,宁毅双手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还是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无能为力,比之方才,又要严肃许多。

    陈凡皱着眉头:“我知道很难,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你有这种运筹的能力,因此意识到事不可为时,我立刻北上来找你,希望你能想到一个多少有可能的办法。当初在杭州的时候,你岂不是也将不可能变作了可能?你不必参与,命总是我来拼。”

    “杭州那是还有时间。加上多少有些运气。至于这件事。哼……”宁毅转身走向窗口,“得知你师父被抓的时候,我就曾经考虑过你们在其中的境地,也早已想过其中的麻烦。据我所知。方七佛如今手足尽折。几成废人。你们的起义也已经完了,最聪明的办法原本就是抛开他,否则不管你们搭进去多少人。最后都没有结果。”

    他说到这里,挥了挥手:“当然,我知道这个想法你是不会听的。你既然上京,我自然护你周全,也可以将这其中的问题告诉你。这个麻烦有多大,你们可能根本就不清楚。”

    “洗耳恭听。”陈凡道,“不过,我倒是想不到还有比造反更大的麻烦。”

    “性质不一样。”宁毅摇了摇头,“造反是几万十几万人一起造,朝廷要压过来,分到每个人身上的压力就不多了。这一次,你知道你们的对手是谁?”

    陈凡想了想:“刑部?我知道铁天鹰跟宗非晓这两位总捕很厉害,刘大彪的死,当初跟他们也有关系。再不然,你想说皇上?”

    “不止是刑部,也不是皇上。真正从上面推动和压下来这件事的,首先是少师王黼,这个名字你们应该很熟悉。”宁毅说着,“当初的花石纲,主要经办的人就是他,你们起事,打进杭州,把他老家都给砸了,檄文上还说是因他而起事。这家伙刮过地皮当过宰相,抱过蔡京大腿然后又骂过蔡京,这样都能走到现在,如今是京城最有名气的实权派之一,蔡京都得让他三分,而且富可敌国。事情是皇上压下来还没什么,人家日理万机,你师父对皇上来说只是平定叛乱后的一个小尾巴。但是事情由王黼那边盯着,出了问题,刑部会被他扒一层皮。”

    “牵头的是王黼,至于其它参与的,就远不止一个两个。你们起事,把南边搅得天翻地覆,杭州的大户有多少?跟杭州这边做生意的人有多少?京城附近的几个大家族,蔡、韩、左、齐、文……在这件事情里面,他们都要一个交代。方腊死了,其余的人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打散,还有谁能被拿来交代?除了你师父,谁也不行。”

    宁毅将手指一根根地曲起来:“王黼、这些大家族的掌舵人、跟他们做生意的人,接下来才是刑部的捕头……坦白说,你师父如今对你们已经不算什么了,大势已去,要么他死了,要么他以残废之身东躲西藏,再顺便带给你们无数的麻烦。但对于他们,这场戏很重要,所有的人都在局中,不敢阳奉阴违的,你们只以为是两个刑部的捕头负责这件事就很麻烦了。实际上附近州县的支援是无限的,你们有一百人,他们就有五百人,你们有一千人,他们就有五千,你们一万,他们就能推出五万人来打你们。”

    “我不是危言耸听,据我所知,上面的命令已经下去了。这些大家族里,每一个的手头,都养着有不少的绿林高手。不光是官府那边的支援,这些人其实也早就被调动起来守在旁边,在保证你师父可以达到京城的同时,也要尽量杀光你们这些附带的乱匪、余孽,算是给大家出气。”

    宁毅站在窗户边,停止了说话,这边陈凡的目光已经转为暗色。青溪被破之后,他们东躲西藏,对于外界的情报,其实已经掌握不到多少,他隐约察觉到了这次的困难,过来找宁毅,此时才真正明白他们要面对的对手。展现在众人眼前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边角而已。

    “这件事情,我暂时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先不说这么救,就算真的能救出来,你们面对的也是无限的反扑,至于官场,则会被牵连一大群人。我说搞不定,不是随意的推脱。当初在杭州。我是被乱军抓住,后来的报复我问心无愧,但对你,我是欠了一条命的,你虽然不说,我心中也记得。如果你真要我说什么解决的办法……不是对你,而是对其他人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射箭厉害的,接近囚车,装作用流矢杀掉你师父。这样可以救下很多人的命。包括你师父的面子,和给朝廷的下马威。不过我估计这一点都很难做到……你先想一想。”

    宁毅说着,也叹了口气,走向门口。陈凡站了起来。倒了一杯酒下意识地喝了。然后直接拿着酒壶又灌了一口。虽然没有说话,目光之中却显得冷撤。虽然宁毅的话语对他冲击很大,但显然的。他也是在以极为冷静的态度在思考这件事了。经历的事情多了,每逢大事,首先总是能有静气,至于矛盾与苦恼,那是以后的事情。

    走到门口时,宁毅又想来:“对了,有一件事,还是让你知道比较好,如果有什么意外,也好应对……你的进京,不光我知道,密侦司那边也知道,我们两边的想法应该是不同的。如果我不插手,不排除他们想要杀你的可能,而就算我插手了,对方可能也会有自己的考虑。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但如果有什么意外的事情,他们真的绕开我准备抓你,你也要注意自保。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你心中有数就好。”

    陈凡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而也就在两人对话的时间里,相距这边几条街的地方,闻人不二领着密侦司的众人,也已经进入了先前陈凡所在的那个院落。阳光洒下来,看见院子里的一片狼藉时,闻人不二摇头笑了笑。片刻,也有人过来跟他证实:“有打斗的痕迹,没人了。”

    “呵,他知道了,早到一步。”闻人不二摇着头,“哪个兔崽子透出去的消息……”

    “什么?”旁边的手下听着他的嘀咕,小声询问。

    “不告诉你……好了,诸位!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大家先回去,办一办那什么刘镇、河朔双雄这些人的事情。我还有事,去看李姑娘的表演,大家如果要找我的话,晚上竹记……散吧!”

    他挥手遣散了众人,望着院子里的打斗痕迹,却是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好是不好。

    陈凡与宁毅之间的关系,他是知道的,双方说是过命的交情并不为过。以当初宁毅在杭州的遭遇,如果交了反贼的朋友,秦嗣源等人知道了或许能有所体谅,但总归还是有麻烦。这次陈凡过来的消息首先经过密侦司,闻人不二立即封锁了消息,他也在犹豫着应该如何处理这事,但总而言之,让双方不能解除到是对宁毅最好的结果,这是他的想法。

    只不过宁毅从梁山回来之后,秦嗣源调拨了人手保护他,同时也有着锻炼密侦司成员的想法。人员的管理,说起来是由闻人不二直接负责,但方针、运筹方面,却是由宁毅插手其中,他的影响力巨大,另一方面,又有着高明的管理方法,令得人与人之间互相监督、比试,又不至于伤了和气。这类消息同时往两个方向递的可能也就不足为奇了。

    也罢也罢,他既然已经将人带走,自己也就不必当这个恶人了。闻人不二如此想着,出门去往竹记。

    ***************

    “晚上的表演不错,你休息一下,待会我带你去看。”

    宁毅拉开门,准备出去,陈凡在那边偏了偏头:“对了,等等。我师父的事情,我会考虑一下,另外有一件事。刘西瓜他出来了,我准备上京的时候,她跟杜杀、方书常这些人出来参与了营救。我问她来不来京城,她说不来。这事情你知道就好,最好是修书一封,让她离开……她不该参与到这件事里的。”

    “……”

    宁毅的双手按在了门板上,好半晌,他偏着头,低声道:“怎么搞的?她跑来凑什么热闹?”

    “出来的只有十几个人,霸刀营的高手,过来帮忙。天南叔应该留在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管事了。她的性格,你明白的,为了庄里的人,她可以坐视与她更亲近的圣公他们去死,但是营救师父这件事,她却可以单枪匹马出来干,因为这只是她的命……她就是这个样子……”

    陈凡说起刘西瓜的事情,此时也不过随口提了提。要将刘西瓜劝走,可能只有宁毅能做。他背对门口这边,站在桌旁喝了一口酒,大部分的思绪仍旧停留在宁毅说的事态上。后方宁毅沉默了许久,不知不觉间,竟又拉上门闩,走了回来。

    陈凡反应过来时,宁毅正将椅子拉起来,顺手拍了两下上面的灰尘,在他身后放下。陈凡古怪地看着他,宁毅的表情有些无奈,语速倒也不快。

    “凡哥,你说得有道理。”

    “呃……”

    “……我们再聊聊吧。”

    陈凡含着那口酒呆立了两秒钟,随后“噗……咳咳……咳咳咳咳……”的弯下了腰,他一口酒进了气管,此时咳嗽半天,脸上苦笑不得。

    “我去……咳咳……去你娘的——他妈的混蛋——”

    陈凡的谩骂之中,竹记晚照楼的大门附近,苏文兴拿着一本做记录的小册子一边看一边进来,左顾右盼之时,被人拉住了,定睛一看,是宋永平。

    “文兴,你见到二姐夫了吗?”

    “哦,永平,你来了?我这边有事,才刚到,你见到苏燕平没?我在找他。”

    “没有……你等等,文兴,你可知道,今天要出大事情了,我在找二姐夫,你帮忙找一找,这事情他一定得知道……”

    “什么事?”苏文兴还在拿着那册子,左顾右盼地寻找苏燕平的踪影。

    “你可知道,有人要来找麻烦,说要把店都给砸了,今日过来的皆是斯文之人……”

    “谁?谁要来找麻烦?我们交过钱了,附近都打过招呼的……”

    “是高衙内,当今太尉高俅的儿子!花花太岁!”宋永平压低了声音,害怕周围的人听到然后跑掉。

    苏文兴也愣了愣:“他?确实……这事情就比较麻烦……哎等等,齐掌柜,你见到燕平没,我有事找他,是炉子的事情……没见到啊……高沐恩居然要来找麻烦?姐夫还不知道吗?他有没有在?”他叫住一个掌柜问了问苏燕平的下落,随后才又将心思回到宋永平关心的事情上。宋永平已经是满脸焦急。

    “之前见到过,后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那些掌柜只说事情都已经安排好……我又不好跟他们提这个。二姐夫到底干嘛去了,这件事他总得心里有数才行啊……”

    他叽里呱啦叽里呱啦一阵,苏文兴下意识地点了好久的头:“不行,我得先找到燕平才行,我这个炉子……哦,永平你见到二姐夫就跟他说一下吧,高沐恩来找麻烦,确实是件大事,我要、我要先走了,这边还有事。这个炉子,我们找到个好办法,用了以后,上面的铁丝就不扎手了,你记得找到姐夫一定要说那个高衙内的事情啊……”

    “啊……呃……啊?”

    宋永平嘴角抽搐一阵,眨着眼睛,看着苏文兴跑掉了……

    他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说的,火烧眉毛了啊……(未完待续。。)

    ps:  其实,我想要点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