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六九章 预警系统
    下午,暖风和煦,一群鸭子游过道路一侧的小河。闻人不二从哪里走过去,伸手打了个响指,密侦司的人手降下院落。

    院落之中,有人拔刀!

    “什么人——”

    “不许动!”

    “滚——”

    砰的一声,有人杀在一起!

    同一时刻,房间里的陈凡朝着侧面窗户挥手扔出了水杯。那瓷杯旋转,就在接触到窗户纸的一瞬间,轰然炸开。

    ——整个窗户都在那一瞬间炸开了。人影猛扑进来,犹如猛虎,首先挥过来的,是一杆凌厉的大枪。房间里的陈凡在那一瞬间侧身躲开,顺手带动了墙边的木桌,拦在对方前行的路线上,随后又是一抬,那木桌直接飞了起来,挡住对方的扑击。

    陈凡以往在方腊军中以刚猛著称,哪怕是刘西瓜的那种全力运刀,他都能与对方死磕而不落下风,然而此时的几下,却如同蕴着浑然大力的漩涡一般。那木桌无声地挪移,然后飞离地面,蕴含着力量的同时也干净利落,阻挡到位。但那杀进来的人也是高手,手中大枪只是稍稍受阻,随后便蛮横地强攻过来,这边陈凡将那桌子一推,整张结实的桌子在空中被挤压爆裂,桌子还在空中,两人便是好几次的交手。

    轰轰轰轰轰的响声在刹那间犹如暴风骤雨般,那木桌在空中分为好几块粉碎、朝不同方向飞射开去。两人的交手其实却并没有硬碰硬地打在一起,那大枪凌厉地挥舞。随后便被陈凡欺近、伸手夺枪、对方反夺、出拳、这边一封一架,然后便是双掌猛地砸出去,对方用枪身挡住。

    又是一声巨响,两扇大门带着那持枪的身影、木桌的碎片轰然飞了出去,持着钢枪的身影踏踏踏踏退了五六步方才停住,飞出的门板则砸得更加远了。陈凡的身影如行云流水般冲出已经破掉的窗户,在地上翻滚一下,准备跃起来。

    “你要去哪里?”

    ***************

    砰的一声,有人手中拿着一把关刀冲出院门,奔上街道。随后停了下来。

    “你想去哪里?”

    弩箭的锋矢正对着他的面门。那弩弓便持在闻人不二的手上,而在闻人不二的身边,此时跟随着的除了密侦司的人手,还有数名衙门的捕快。那手持关刀的汉子愣了愣。随后。闻人不二押着他进入院落当中。

    院落里的战斗只持续了开始的片刻。情况就已经被控制起来,此时院落中住的看起来是一队上京卖艺的杂耍班。当十余名看来很有官差气息的人持刀持弩地将他们围起来,有两个人还倒在了血泊里。为首者哭丧着脸辩解着他们的无辜,不过闻人不二进来之后,也就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与院落中的人一个个地开始对照起来。

    “‘关刀’刘镇,‘河朔双雄’的賀金虎、赵大洪,‘奇峰门’杨台清……如果没搞错,是你们吧……”

    “你们是……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只是上京而已,又没有犯什么事……”

    眼见着对方将他们的身份一个个地说出来,为首者慌神地说起来。闻人不二摇了摇头。

    “这些话跟我们回去再说吧,你们为什么过来,自己心里清楚,我这边也清楚。你们想要扬名立万,我只能说说,这次找错了人……你们先别管谁出卖的你们,只怪你们自己管不住嘴,走漏了风声。具体是谁,你们路上想,好了,全部带走。”

    这话说完,大伙儿开始押人出去,那被缚的八个人中固然也有想要反抗的,但形势比人强,闻人不二这边显然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一会儿,人便都被押出了院子,几名隶属密侦司的男子的到闻人不二这边聚集,不多时,又赶来了几个。闻人不二想了想,道:

    “今天事情还没完,不止这一批,我今早接到消息,还有一个人,一定得去看看的。这个人……武艺高强,他也许不会束手就擒,但如果打起来,估计伤亡惨重。若是真到以死相搏的份上,咱们这十几二十个人,估计都不够他吃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说完话,站在那儿又想了想,然后点头:“走吧,上马车,我带路。”

    *****************

    陈凡落在地面,正要跃出去,一个声音响起在了庭院当中。

    “你要去哪里?”

    陈凡望着侧面,冲出几步才渐渐停下身形,眨了眨眼睛。

    另一边,持枪的年轻男子定住身形之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摇着头,扭动着肩膀。

    “哇……哗!厉害!太厉害了……宁大哥你说得没错,真厉害……陈兄弟是吧,我叫祝彪,山东独龙岗祝彪,你真厉害!”

    陈凡的嘴角抽动一下,那边,庭院当中,宁毅正站在那儿,笑着朝这边望过来。随后他大踏步地走过去,抱住陈凡,在他后背上拍了两下才分开,哈哈大笑:“好久不见了,惊喜。”

    陈凡的神情愣了愣,随后也吐出了一口气。那边祝彪走了过来,他拱了拱手:“陈凡。”

    “我昨晚才进京,你们怎么找到的我的?”随后,他问道。

    ****************

    “……梁山的事情之后,我得罪了一些人,在北方这边绿林,名气算不上好,你虽然在南方,应该也听说过了。”

    摆设精致整洁的房间里,宁毅接过送来的饭菜,在尚未用膳的陈凡面前放下,一面给他倒酒,一面说着话。

    “什么心魔宁立恒,听起来是很厉害。但麻烦事也多。从山东回来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陆陆续续想要上京找茬的人,加上今天,已经有八拨了。我不想坐以待毙,所以也就做了些预警。”

    “今天?”陈凡吃着东西,抬起头来。

    “城里,靠北面那边,已经进城好几天了,装成杂耍卖艺的,中间有什么河朔双雄。听说还是挺厉害的……他们想的不是打败我。而是想杀了我出名,就算好一点,大概也是把我抓走,然后出城以后在一群英雄面前杀掉。武林里的套路。你比我懂。”

    宁毅笑着:“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回来以后我就有操作这件事。呃。一部分还是在杭州的时候积累下来的经验,你知道,江湖切口什么的。怎么打交道。我在霸刀营里的时候,对这个感兴趣,记了很多。京城这边吧,比较太平一点,武林人士什么的,有很多也是黑白两道都沾,但总的来说,就是混口饭吃。钱我是有的,也比较会管理人,所以往消息灵通的包打听那边反向渗透了一下……”

    “这中间真正执行的就是另一部分了,右相府那边的密侦司,也就是在杭州的时候曾经协助过我的那些人。他们如今要发展,但力量还不够,眼下这个状况,也算是一个实战的经验,我算是帮他们训练了一下人,稍微系统地去了解了一下京城的黑道,不是大事的话也不会动他们,最主要还是掌握情报……没必要吃得这么快,这个菜不错……”

    宁毅将一盘菜推到对方面前,得意地说道:“竹记的厨子,我精挑细选的,他烧的高汤,有秘方的,味道真鲜,不过我中午已经吃过了,你可不要客气。”

    “那你也没说,怎么找到我的。”

    “你不是能猜到么。”

    陈凡咀嚼着口中的食物,抬头望着他:“我找的那个人……习桂山,他已经……”

    “他们也过得不好。”宁毅说道,“当初你们在南方起事,北方这边的摩尼教众全都是乱党,摩尼教两边的各种联系又不算紧密,你们想造反,他们未必。有些人被抓了,全家抄斩,有些人跑掉,也有不打算跑的核心成员,把自己隐藏起来。不过当初我在杭州,有看过你们核心的一些名单和联络方法。梁山的事情以后,所有能掌握京城情报的事情我都要试一试,各种东西他们都已经改了,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宁毅顿了顿:“被我找到是好事,如果是被刑部那边找到,他们没有任何洗白的机会。我要求的也不多,平时好好过日子就行了。不过你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哪怕是找我,总也得有个打听的办法。你昨天进城,当晚尽量联络了他,因为是打听我的事,没多久我就接到这消息了。”

    陈凡想了想:“这样说起来,京城这边只要是摩尼教的残部,你全都……掌握了?”

    “真剩下的也没几个人了,包括习桂山在内,真的能算是当初核心的,也就三四个。因为各种原因留在京城没有走,提心吊胆的,帮我的忙,他们算是免了诛九族的大祸事。”宁毅笑起来,“你想这么多干嘛,人家本来就是传个教,吃菜事魔、人人平等而已,你们造反连累人家。我这是做好事。”

    陈凡此时已经吃完了饭,停在那儿,过得片刻,叹了口气,随后又“呵”的一声,笑了出来,抬头看着宁毅:“那么……我过来京城的目的,你知道吗?”

    “当然。”宁毅笑起来,“过来看我的新铺子和李师师的表演,没错吧?”

    “呵呵。”他点着头也笑起来,两人一同笑了好一阵,陈凡笑着说道,“那除了这个以外,有没有可能,你能想个什么办法,顺便帮我救一下一个朝廷钦犯,顺手就行了……”

    “哈哈哈哈,如果那个朝廷钦犯叫做方七佛,就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

    笑声在房间里持续着。

    与此同时,竹记二楼,宋永平寻找着宁毅的踪迹,心中焦急。原想着这次过来或许可能帮这姐夫出点头,谁知道他得罪的竟然是高太尉的儿子?这种事情压过来的时候,他跑到哪里去处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早点过来,也能早有点准备。

    如此焦虑着的时候,心中也不免想到,若是事情真的压下来的时候,或许也只有自己能够帮忙顶一顶了,希望将右相那边的帖子拿出来狐假虎威一下,能吓到那个什么花花太岁吧。虽然想起来不太可能,但这种涉及太尉、宰相一级后台的时候,想一想,苏家恐怕也就是自己能有点出面的可能了……

    ******************

    “哈哈哈哈,如果那个朝廷钦犯叫做方七佛,就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

    笑声持续。

    “……我说真的。”

    “呵,我也是说真的……呵呵……”

    “宁毅,这次上京的时候,我有想过,为了救我师父,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呵呵,然后呢……”

    “我可以求你……我也可以逼你。”

    “这么说你是在威胁我喽?”

    “如果有必要,我会的。”

    “……你第一天认识我啊?陈凡。”

    房间里,饭桌两旁的气氛在片刻间,变得肃杀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