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六八章 麻烦事
    景翰十一年二月初六,汴梁。

    褪去了冬日的寒冷后,京城之中已经开始回暖,街角道旁,树木已经抽出翠绿的新叶,几只鸟儿鸣叫着,偶尔飞过天空。时间是上午,太阳躲在舒展开来的云层后方,暖洋洋的洒下它的光芒。宁府之中,吃过了早点的苏文定等人正在陆续出门。

    如今苏家的这几人各有负责的事情,也大都上了轨道。苏文定接手的乃是苏家的布行在京城新开的铺子,由于初来乍到,布行根本还没打开局面,暂时只是开起来就好,也就权当给他练手。

    苏文兴管的是城外那个大院的运作,每日里院中匠人、仆佣的生活、膳食、赏罚,由于大局还是宁毅在拿,他所做的,也就是些按部就班的工作。

    苏燕平这边的事情就相对多一点,新的藕煤制作、运送、煤炉的制造销售。这两个工坊都还不大,如今与竹记也有瓜葛,依附于竹记生存,大的生意还是宁毅在做,他也是在学习的阶段,守住东西,按照宁毅的叮嘱能够慢慢发展也就行了。

    从南面一路过来,苏家相对亲近的人也就这几个。还有个苏文昱,如今已经再度回到独龙岗,管理他的劳改营地去了。而除此之外,随着苏檀儿上来的一些苏家掌柜、账房,乃至于他们家中可用的子弟,此时也都已经被安排到了一个个的岗位上,开始工作和学习。

    往日里相对游手好闲的这些苏家子弟。要说起天分、资质,其实都是一般般。但人与人之间,其实相差并不多,只要有足够的机会与教导,按部就班地管理事务总是没问题,而经验多了,自然而然的也就会聪明和精明起来。相对于iq,宁毅更相信的,还是磨练后产生的经验。

    这几个月下来,苏家的几人虽然还都算不上能独当一面。但多少也已经找到了前行的方法。稍稍有了些稳重的气质。封建的时代里,虽然说聪明人也不是没有,但大部分的人一辈子难有太多的见识,他们被宁毅操练过之后。其实就算得上是颇为出色的年轻人了。许多在贫苦之中读书的学子。甚或是进京赶考的书生。一辈子也难有他们如今的风采。

    “之前便听说,苏家之中的老太公待二表姐最厚。如今分家了,倒是能看出来。这次苏家之中怕是将能用的年轻人都打发来汴梁了,老太公对二表姐真是寄望太深……”

    出身于官宦人家的宋永平倒不至于对此时的苏文定等人感到太过惊讶。当初他听父亲的评价,知道苏家年轻的一辈基本上没有稳靠之人,虽然也有过几次来往,但与当初他年少,苏文定等人也年少,基本看不出什么来。这几日的接触之后,也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看着他们在早膳时间的打打闹闹,聊起各自手下事情时的意气风发、甚至于游刃有余,他心底多少也有些羡慕——但这不过也只是商人中不错的样子罢了,终究不够稳健——他们甚至还被督促着每天早上出去练习武艺,虽说君子六艺也讲究健体,但会打到鼻青脸肿的功夫,还是太过粗俗了。

    吃着早上的粥饭,心中想着这些事情,望向主人席时,那边倒是空空如也。

    “二姐夫大清早就出门了,竹记那边的事情嘛,今天毕竟是师师姑娘的表演。”苏文兴对宋永平说起这事,随后又问,“对了,小四,你晚上的时候要不要去看看?我们下午也都会赶过去。”

    “呃……还是不了。”宋永平笑着说道,“毕竟会试在即,尚有些书要看完,今日便不打算出门了。若是发生了什么趣事,几位哥哥回来可是得与我说一说。”

    虽说来到京城之后,对于那位京师的第一花魁他也早想见见,但这一次他却并不想去。确实是因为会试在即,真正有紧张感的考生,都已经开始闭门收敛心情,这是大部分的理由,至于其它的小部分,则属于他自己都不愿意去想的,稍微显得高傲或是黑暗的心理。

    这个姐夫到底是怎样的人,他眼下还看不清楚。当然,会试之前,他也无心去探究这些。父亲曾经说过对方很不错,也提过让自己结交一下,对方在江宁也有才子的名气,他的诗词自己看过,确实非常厉害,但文章千古事,唐朝以后,就没有多少人能靠诗文做官了,写些诗词,终究是小道。另一方面,他经商厉害,又能请来李师师,应该也算是厉害的一部分,不过,一个颇有才名的男人,孜孜钻营在钱眼里,原本与李师师见面该是件风雅的事情,到今天的情况里,就未免显得俗气了。

    这些东西只是在心头转过,毕竟是一家人,其实宋永平还是有亲切感的。哪怕是宁毅来看,也只会觉得是少年心性,见了出色的同龄人,下意识的比较而已。他这个上午留在家中读书,不多时,便有人登门来拜访,乃是他早先几日在京城里结交的学子,今日过来,为了几日后的考试,彼此交流。

    留守在家中带孩子的娟儿着下人送来茶点,众人便在院落里讨论着诗文。说得半晌,待到气氛热络起来,话题便转到了其它的事情上,待听说宋永平的姐夫便是那宁立恒,众人倒是颇为惊奇,随后又说起竹记、李师师,说起今天表演中要公布的新诗文。

    “说起来那竹记小弟倒也去过,布置得挺不错的,大气但并不奢华,不过也便是如此了。倒是师师姑娘这次要表演的新作,大家都很期待的,宋兄弟,你既然住在这儿,可曾有幸提前见过?”

    众人问起这个,宋永平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几日专心准备应试,倒是未有关心。事实上见面前两次的时候他倒是有想过跟宁毅聊聊诗文,但宁毅对诗文毫无兴趣,苏文定等人也有些苦笑地证实过这事,宋永平便没有多谈了。当然这事他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说起。

    又说得几句,来人当中有一位名叫张希廉的年轻人,乃是京城的官宦子弟,道:“说起师师姑娘今日在竹记的表演,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张兄请说。”

    “怕是有人要过去找麻烦。”张希廉摸着下巴。说道。“今早出门时,隐约听人说起,要去找竹记的麻烦。那人乃是京城纨绔,平日里正事不做。尽是与一帮纨绔来往。师师姑娘在京城的名声极大。为她争风吃醋的事情不少。可能你家表姐夫这次声势闹得太大,引人妒忌也说不定。当时好像听说,还要找人去揍他一顿……”

    张希廉的父亲乃是京官。虽然算不得很大,但各种关系还是有的。在得知宋永平的家世之后,对方也有结交之义。众人就此议论一番之后,宋永平在院子里踱步想了一阵,随后做下了决定。

    “既然有张兄说的这种事情,毕竟是一家人,在下却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待到下午,在下也得赶过去竹记。诸位若是有事,就请自便,小弟知道京城水深,这些麻烦事,能不卷进去还是不要卷进去的为好……”

    他如此说起,众人连忙起身抗议起来:“宋兄不把在下当朋友么!”

    “这种话也能说出来……”

    “京城乃天子脚下,王法之地,就不信有人真敢乱来,我等今日过去,倒想看看会不会有此等事情出现。”

    那张希廉笑道:“宋兄弟说这种话,实在是太过见外了。你我相交一场,有什么事情,愚兄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老实说,家父在京中官职虽然不高,也还是认识一些人,有几分薄面的,对方若闹将起来,就算闹到开封府尹跟前,也不用怕些什么……”

    宋永平连忙道谢,心中倒是已经在设想对策了。京城之地,各种权贵人物无数,自己的父亲在外地是个知州,到这边未必有用。但无论如何,真起了什么冲突,官家子弟出面,比商人出面总能多几分把握。他以往在地方上,对于这种官场来往交手也是明白得很,知道分寸,真出了什么事,姐夫这边交给自己出头最好不过,毕竟是一家人,该帮的总是要帮。

    至于张希廉那边,关系用不用都还是两说,他有心结交,自己不妨卖个人情。但若真是不行,自己就算抬出与右相府的关系来,狐假虎威一番,也是可以的。这样一来,也叫对方不要小瞧了自己。

    如此想着,到得下午时分,一行人便欣然前往竹记的晚照楼,宋永平也觉得自己出门有意义起来。至于其他人,则想着或许可以在师师姑娘面前仗义执言,多多露脸。

    他们一行人去得有些早,但竹记这边午饭结束不久,已经有不少书生在楼上品茶等待了。几人才进入楼中,便正好遇上了宁毅。眼见宋永平过来,宁毅笑着与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又与众人一一见过,宁毅这边看来还有事情,便让楼中小二领着他们去二楼雅座暂时坐下。宋永平为的是解决麻烦而来,但这时候情况还没弄清楚,自然也不好跟宁毅提起来。

    一路上得楼去,张希廉也发现了几个京城书生圈里的熟面孔,他起身过去打招呼,也为了打听宁毅到底得罪了谁。宋永平在楼上寻找着宁毅的身影,心道都火烧眉毛了,不知道这表姐夫还在哪里瞎忙活。随后撇了撇嘴,也罢,不管怎样,自己总是要尽力帮忙的。

    他坐回座位上,与旁人聊天,不多时,张希廉皱着眉头回来了,坐下之后,神色古怪。

    “你表姐夫……怎么得罪的是这号人物……”

    “谁?”

    “花花太岁高沐恩……”张希廉眉头深锁,说过这个名字之后,见宋永平不太明白,补充道,“高衙内,当今太尉高俅之子。”

    宋永平在那儿愣了半晌。

    同一时刻,竹记外,宁毅、闻人不二连同祝彪、密侦司的许多人,都在忙碌着竹记表演之外的一些小事。

    汴梁一侧的某处,闻人不二的带领下,十余人正朝着一个安静的小院落合围过去。

    宁毅驾驶着马车奔驰在城中的道路上,只转过了两条街,他与旁边的祝彪说了些什么,祝彪目光锐利起来,点了点头。

    光芒从窗棂中透进来,房间里,陈凡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才举起杯子,陡然间停在了那儿。

    密侦司的十余人拔刀擎剑,翻过院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