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六四章 霸刀再现 求援京师
    喊杀之声蔓延,箭矢射进树林里。绿林中人为救方七佛的袭击本就是想打个猝不及防,失败之后,便迅速逃散开去。随后又在附近山林间预定的地点汇合集结。

    或许是为了避免中调虎离山之计,官府一边的人只是稍稍追出,便再度撤了回来。整理队伍,救治伤员。

    绿林中人虽然花样百出,但官府一边这次主事的并非军队,而是刑部。附近州县不少有经验的捕头都参与其中,对上绿林人士而并非军队时,便恰如其分地起到了作用。

    此时道路前后,担架抬了伤患过去,也有死伤的绿林人,一群人在统计着他们的身份。淡淡的血腥气中,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朝囚车这边过来。方才的战斗中,队伍暂停在路边,将囚车与犯人围在了中间。这时那中年人道:“可以启程了,到前方驿站再休息。”队伍便再度开始前行。

    那中年人一身官服,身材看起来虽然高大,但面颊消瘦,不过这消瘦也绝不会给人无力的感觉,只是颧骨突出,目光有神,微微抿着嘴的时候,显得强悍而精明。他的头发不长,虽然经过整理,看起来仍然有些乱,手上拿着一把剑身颇宽的长剑,身上萦绕血腥的气息,跟在囚车边走。偶尔便看看被枷链束手、铁钩穿肩,困在囚车中的那个人。

    “他还好吗?”他问身边盯着囚车的看守。

    “回总捕头,逆贼一直在看天。”

    “哦。”那总捕点了点头。“江湖传言,方七佛佛帅无所不能,会看星相也没什么,铁某倒是很好奇,看了这么几天,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他这话自然是对方七佛在说,囚车吱呀吱呀地前行,过了好半晌,方七佛才眨了眨眼睛:“铁捕头过誉了,方某书都没读过几本。哪里会看星相。只是想看看……人将来会到的地方而已。”

    “听起来佛帅是认命了。”姓铁的总部面色冷然。与囚车并肩前行,“只是既已认命,你为何不自杀?累了这么多人为你死伤?你手足虽不能用,功力也没有了。抽空咬个舌头总是没问题的嘛。”

    他的说话没有多少抑扬顿挫。听不出感情来。方七佛的神色也是淡然安定:“逆贼方七佛自戕未能如愿,成了哑巴,铁捕头是想把这种消息传出去给大家听吧?如果我没有弄错。旁边的两位捕头兄弟,都是大夫吧?你若是真想要方某的舌头,何不自己来呢?”

    “佛帅好毒的眼力。”铁捕头拱了拱手,“没到京城之前,我们确实是不想让你死,当然,我倒是很想让你被他们救去,这样一来,我们想要围上那些三山五岳的朋友,可就简单得多。只是他们也忒不争气,我看他们是没什么得手的机会了。”

    “我也觉得是……”方七佛点了点头,“只是方某虽然不会看星相,耳朵还是有些用处,北面虽然你们打得很好,后来在南边那里,倒是伤了不少人……谁过来了?名字可以说吗?”

    铁捕头皱了皱眉,微微沉默:“是来了高手,不过他们不也一样没有得手么。现在就看能不能留下他们而已,宗兄回来,你便知道了。”

    方七佛叹了口气,抬头望天。队列一路前行,不一会儿,有人过来通报情况,随后又有一队人从后方追上来。为首那人也是穿着总捕头的服装,骑了一匹大马,背后两把钢鞭锏,这人的身材更是高大魁梧,极是壮硕,他从马上翻身下来,过来与姓铁的捕头拱了拱手,然后两人低语一阵:“来的是……伤了人,还是跑了。”

    他们语气虽然压低,但旁边囚车里的方七佛还是能够听到话语中的名字,他的眼睛眯了眯,片刻,还是垂下了眼帘,闭上了眼睛。姓铁的捕头扭头看了看他:“杭州之后,便没听说她们的下落,终于还是来了,一个女娃娃,还真讲义气……”

    *************

    囚车与捕头们朝前方行进之时,山林之中,绿林人正在聚集,包扎伤口,估计这次的伤亡。山岭上的一处地方,方百花正在与身边的几个人谈论这次的劫囚,耳听得那边群豪所在之处吵吵嚷嚷,大概是有人要走。

    “防备森严,果然还是没有猜错,最近的那些消息,都是那边故意放出来的。京城那边有压力,囚车夜间前行赶路,防备不足,极易得手,为的是故意引我们去攻。”

    “刑部七名总捕头,有些当然是仗着家世,但铁天鹰、宗非晓这两人太不简单了,原本就该料到。”

    “能怎么样?这话说给外面那些人听?现在他们碰了钉子,才该知道利害。”

    “不过,最后难免有一拨人趁势杀进去,闹得很大……”

    青溪败亡之后,当初的永乐余众做鸟兽散,虽然方百花、方七佛这一支吸引了大量火力,但事实上,跟在旁边的人手已经不多了。再加上彭泽湖的大败,此时跟在方百花身边的人手走的走散的散,也有被刻意遣散的,已经没有足够救人的实力。

    这一次众人要营救方七佛,主要还是因为天南一带,方七佛的人缘还是挺好。也有想要打一打官府的主意,趁势出头的。总之,人虽然聚集起来,但并没有统一的指挥。

    这段时间里,外面传出京城需要押方七佛快速北上,一群官兵、巡捕星夜赶路,防守不足的消息。方百花等人一听便知道有问题,但在江湖上,确实是什么消息都有人听的。此时属于永乐朝的威慑力已经没有,如果说大家都这样相信,你却不动。刚刚组织起来的一批乌合之众可能马上就要崩盘。因为这样的理由,大家组织起了一次这样的攻击,让人理解形势之后迅速撤离,虽然仍旧因为伤亡令得一些人要打退堂鼓,但总比等着大家崩溃要好。

    事实上,无论如何,对于此时的方百花等人来说,想要救下方七佛都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永乐朝亡了、军队散了、好友、兄弟、丈夫死了,除了营救这仅剩的兄长,方百花也已经没有可以做的事情。

    正说话间。一名跟随在身边的女兵过来。在她耳边轻声道:“陈将军好像说要走,让我来说一声……”

    “陈凡?”方百花皱了皱眉,她知道陈凡绝不可能放弃方七佛,但心中自然还是好奇。举步要去找陈凡。又听那女兵说道:“最后从南面杀进去的那些人。好像是……现在已经过来了。”

    话才说完。林子那头便传来了一阵骚动。说话声传来。

    “霸刀……”

    “刘大彪?他们……”

    “确实是啊……”

    “你们还敢来,青溪的时候不见你们……”

    “你们霸刀的人呢?就你们这么几个?”

    会说出后来两句的,自然是原本就在永乐军中的头领。他们有的原本对霸刀营便有不满,说话声中,一个微带沙哑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来的就是我们……你有什么意见吗?”

    “意见?我告诉你,我就是有……”

    “如今已不是永乐朝了,你以为你还是那个谁都护着你的公主呢……”

    “别说这些……”

    “都让一步,别这样……”

    “想打架,如今天下群豪皆在,你……”

    混乱的话语高亢起来,方百花加快了步伐,但随后便是锵的拔刀之声,金铁交击,乒乒乓乓的声音激烈地响起来,显然是那位直性子的少女已经舞起霸刀,一路推斩碾压,接着是人砰砰砰砰摔飞出去的声音。方百花冲出去,那边一团混乱,杜杀、方书常等人也已经冲出去,安抚其余的武林人。

    “对不住。”

    “没事没事,自己家事……”

    星光洒落下来,树林空隙间,少女挥着那把巨刃朝前方点在地上。前头是被斩飞出去的永乐军头目。

    “我霸刀庄做事,问心无愧,用不着跟你交代。”

    少女站在那儿,目光傲然。方百花急掠过去,将那头目拉起来。

    “我家哥哥嫂嫂于她,如父如母,你们都知道的,还说这种话!各位稍安!都是家事!茜茜你……哎,你跟我来……”

    黑暗之中,方百花的目光复杂。她的说话声中,刘西瓜还刀于匣。这个时候,背着包袱的陈凡也出现在了一旁,方百花前行时想起他要走,便也朝他招了招手:“等等,陈凡,你也过来。”陈凡点了点头。

    一行三人朝前方走去,待到出了树林边缘,方百花停了下来,吸了一口气,回过身来。背着长匣的少女此时却是沉默地跪在了地上,令得方百花愣了愣,连忙上去扶她,但少女心意坚决,磕下头去。

    “姑姑,我对不住你们。”

    “呃……你……”

    方百花此时却知道,少女的这个头,不止是对自己磕,更多的,还是对着死去的方腊、邵仙英,以及此时被俘上京的方七佛。

    “唉……你、你还是起来……”

    过得片刻,她扶了少女站起身来,少女的眼中有泪,挥手擦去,但目光之中,仍旧颇为平静坚决。

    “我……姑姑也不瞒你,杭州城破之后,你走了,姑姑对你本是有怨的,但那也只是姑姑这里。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堂兄堂嫂那里,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们对你,不会有怨……最后的时候,他们还说了,将你一个女子牵涉进来,他们觉得对不住你……”

    方百花混迹江湖多年,此时虽然已经不是女将打败,一身江湖衣衫,风尘仆仆,还有些破旧,但依然是英姿飒爽的模样,只是在说起方腊时,自己也未免有些伤感,随后笑着挥了挥手,扭头望向陈凡:“对了,陈凡,他们说你要走。你要去哪里?”

    陈凡张了张嘴,望向刘西瓜:“……铁天鹰跟宗非晓他们早有防备,而且他们是老江湖,我们这样救不出师父。我想去京城。”

    “京城?”方百花拧起眉头,“你去京城干嘛,告御状吗!那边戒备森严,别说救不出你师父,当你把你自己都搭进去!”

    “我去找人帮忙。”

    “谁?”

    “我不能说。”

    陈凡如此回答,目光却放在刘西瓜的身上。方百花愣了愣,片刻,也点了点头:“也罢,我知道你自己有主意,你自己看着办吧。其实……你师父如果在这里,他可能不喜欢你卷进这件事里来。”

    陈凡点了点头,背着包袱,转身要走,随后又回过头来:“刘西瓜,你要去吗?”

    少女的目光晃了晃,罕见的有些失神:“我、我不去……”

    “知道了。”这个答案并不出乎陈凡意料,他点了点头,再度转身,少女在那边说道:“事情已经两清了,过去也只是给他添麻烦。”

    陈凡背对着这边:“我知道你不想给他添麻烦,可当初不管事情的原委是怎样,他欠我一条命。这件事情我做不到了,他也许可以,我要让他还这个人情……其实你去的话会好说得多。”

    “我不去。”刘西瓜摇头。

    陈凡笑了笑,摇头转身离开:“好吧,我先去看看倩儿姐她们怎么样了……”

    方百花听到此时,才能察觉到他们说的人到底是谁,她望着少女:“你们说的是他……他在京城干什么?他能帮忙救人?”

    少女低着头,有些难堪地皱眉摇头:“我、我不能说……”

    “呃……好吧……”星光之下,风吹过来,方百花轻轻地叹了口气,对于西瓜的那个丈夫,其实没什么印象。杭州城破之后,宁毅为霸刀营制定了撤往南疆的计划,然后上京做事,这些事情,陈凡回去青溪后,只是告诉了方七佛,方百花其实是不知道的,也是因此,她也不认为找到某一个人,就这能解决营救方七佛的问题。在她看来陈凡或许也是病急乱投医,但到得此时,既然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结果或许就不怎么重要了……

    与此同时,京城之中,被妻子与小妾残忍抛弃的宁毅,也正心无旁骛地投入到他的经商大计中,为了竹记接下来的宣传问题,做着准备。

    ************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jiao110,或者搜索“愤怒的香蕉”

    企鹅微博:愤怒的香蕉(110xj)

    有这两个平台的朋友,都请加一加,心情随笔、写作碎片、一些书籍、歌曲、电影、游戏的推荐分享都会发在上面,最近都在经营这些东西,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