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六三章 流沙逝水 故梦荒途
    云大片大片地在天上飘,在云与云的缝隙间露出繁密的星斗来,就像是被遮挡在云层上方的银河,从云层的破口间洒落了银色的光尘。春天的夜风里还带着砭人的寒冷,押了囚车的队伍在地上走,囚车后跟着一长列被绑缚了双手的俘虏,队列周围,数百捕快士卒跟随前行。

    从囚车上一根一根的栏杆中望出去,银灰相间的夜空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夜色无论如何都是好看的,因为那并非人间,他以前总是很喜欢在夜里看这片天空,现在想来,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过了。

    但如今身心尽折,手已经废了,腿也已经被打折,铁钩穿过了琵琶骨,一身的武艺已经废得七七八八。他也终于能够放下俗物,再次抬头望望那非人间的事物,因为人间的路,他可能已经不能再往前走下去……

    他叫方七佛,景翰十一年的这个春天,他三十九岁。作为武朝这场由方氏众人领导的作乱的二头领,纵然外界将他视为无所不能的智多星,但从小的时候,他没有念过书。

    方氏一姓在青溪附近是很大的一族,家中原本也还算是过得去的家庭,有房有地,父母勤勤恳恳地劳作,衣食无忧。自小由于他与几个兄弟姐妹资质不错,被绿林中人收为弟子,带去外地习武。武艺将成之时,出去行走江湖,一年之后回家看看,才发现家中田地,已经没有了。

    这件事情是因为早几年他的父亲生了一次病。为了治病,方家抵押了田产。病愈之后方父的身体渐差,种地越来越困难,方母去到附近地主老爷办的坊间里做工,地主老爷倒也不错,时常带东西来看望方父,后来还不上钱,抵押便成了卖。

    地主老爷那边对周围都很关心,方七佛也心存感激,纵然母亲并不同意卖地。为了给家里。给孩子多攒点钱甚至在工坊里累得晕倒,但父亲的身体好了,这总算是大幸。事实上,当时还不上钱。人情道理都已经如软刀子般逼得方家不得不将地卖掉。

    然而不久之后。他才得知那位大夫收了地主家的钱。特意将父亲的病情说重,用药的时间拖长。弄得当时窘迫的方家不得不将田地抵押。血气方刚的他打到地主家,但当时他的武艺尚未大成。先是地主家的家丁,然后官府的捕快,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周围人的说话,权势的威逼都令得他不得不低头。

    但年轻人,本就血气方刚,只要认定了事情,哪里会退。堂兄方腊、堂妹方百花乃至于一帮兄弟纠集起来,杀入那位大地主家,但对方也有防备,请了官兵过来,一番厮杀后,最终将他们迫退。

    只在第二天,他们便被定为杀人的强匪,有些人家里父母来不及走……自那之后,他们便无家可归,亡命天涯了。

    身上背负血仇,果然是武艺精进的最好动力。不久之后,方腊、方百花等人先后在江湖上打出偌大的名声,喜欢在夜里躺在屋顶上看星星的他虽然武艺进步没那么快,但也是方氏兄弟中出色的一份子,他们加入摩尼教。几年之后,回到青溪再度杀入那地主的家中。当时那地主的家业又已经翻了好几倍,在打败了对方请来的高手,将其一家灭门之后,走在血泊中的他,并没有多少喜悦之情。

    他只是不明白,凭什么父母的勤勤恳恳战战兢兢,只是令得家产越来越少。而这些地主,平日里什么都不做,只是动动嘴皮子,便能让那些努力练武的高手如狗一般的被他们驱策。自己天经地义的报仇,为何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又过了两年,他再度回到青溪。曾经被地主夺去的田产,并没有一丝一毫回到曾经的村户手中,其他人瓜分了那地主的田产,然后又扩张得更大。那些如他父母一般勤勤恳恳种地的人,也是最相信公道的一部分人,在这个游戏里,从来就没有过说话的权力。

    堂兄方腊是果决的,他早已意识到这点,既然已成匪类,他便想要造反,他也是天生的领导者,一大群人聚集在他的身边,愿意听他的话。而方七佛则更喜欢看这样那样的事情,想其中的道理,他开始识字看书,也更加明白,早几年若没有那样暴躁,父母或许不会死。人世如潮,当顺水而行。

    几年之后,他们逼退司空南。那一战中,摩尼教的护法、长老仍有颇多高手未曾站在他们这边,堂兄的武艺,当时也不敌司空南,然而在那场原本预估处于颓势的战斗里,却是全力出手的方七佛连败数名高手,推斜了胜负的天平。

    在想通了一些事情之后,他的武艺,在不知不觉间,已能与方腊并肩了。

    后来,“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的口号,是他与方腊一道想出来的。十余年的时间里,他筹划着摩尼教的发展,如同引导着一支支的水流,在众人的合力下,终于令得这一切在江南一地汇成怒潮。失去恒产的人们起来杀掉了地主,三山五岳的人们起来响应。

    再然后,一切就停下来了……那条河的水死了,他们引不动了……

    或许如同那个名叫宁毅的家伙说的那样,没有野心,也就到那里为止了。

    打下杭州之后,永乐军如虹的气势就开始转变,在那儿一直看着这一切的他最能明白这件事。原本是农户、山匪的头领们开始抢夺金银、瓜分田产。曾经可以一拥而上的战斗方法在对上大城市、大军队时失去了作用。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样不行,但每一个人都相信,其他人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惜命、短视,打下杭州之后。亡命徒却豁不出去了。被富家翁们弄得家破人亡的人,其实也只是想当个富家翁……从这上面来说,人与人之间,真是无有高下的。

    这条路他走了很长,看了很久,想了很多,但下一步他已经想不清楚该如何去走。

    其实,想太多的人不幸福。他想,曾经他是对这个世道失望,想得太多也看得太多之后。是开始对人失望。在破了杭州到堂兄战死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在想,他们的成事,真的有意义吗?人都是一样的,在地里种地时。他们战战兢兢。如同自己的父母那般。有了钱有了地,他们也如同那些地主一般的凶残狡猾,当了官。他们就如同那些狗官一般的欺压良善。就算真的推翻了武朝,我们是不是一样没能改变任何的东西?

    好在这段时间,他便不想了。终于能有余暇,抬起头来看看那片天,他将来有可能到的地方。而在闲暇之余,回首过往的人和事,他心中偶尔闪过的,有两个人,是与旁人不太一样的。

    他的弟子陈凡。作为自己的亲传弟子,这孩子天资极好,而且非常聪明。但或许也是因为太聪明了,他早早地看清楚了世事的矛盾。他的心中有解不开的结。

    自己曾对他寄予厚望,但到得后来,却并不期待他能做成大事了。聪明的人,或者势利或者天真,他虽然懂得世情,但心中终究太过天真,天真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

    就如同杭州败后,堂兄退守青溪,其实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永乐朝大势已去了。他为杀包道乙,本已将一条命卖给霸刀营,可是在有离开的机会时,他却又跑了回来,暗中游说自己以及少部分人离开,以至于方百花几乎动手杀他。而后青溪被破,他未有撤离,这一次自己被抓,前些日子劫囚却中了埋伏的绿林人中,也有他的影子。

    理所当然,这样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但在最后的时刻,自己希望,他能找个朝廷找不到的地方,简单地过完这一世。最重要的是不要像自己一向,最终对人的本身感到失望。

    而另一个人,是霸刀庄的那位小侄女。

    自己一向觉得,她是个真正天真的人,甚至于比起陈凡都更加天真、无畏。刘大彪去世之后,她带领着霸刀庄,总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来。众人对她的容忍,一来是因为刘大彪的一份人情实在太深,二来也因为霸刀庄确实有着强大的战力。

    她懵懵懂懂,又莽莽撞撞的,打仗时会冲在最前方,撤退时则落在最后,霸刀庄在这场起义中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一向视庄户为亲人的她心中必然是很不好受的。破了杭州之后,因为那个名叫宁毅的男子,她在城中做了些很奇怪的事情,当时的自己觉得,只要她开心就好。但是杭州城破,自己与众人转战青溪时,心中的想法却有些不一样了。

    离开杭州之后,她领着剩下不多的霸刀庄庄户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自己当时知道,她去了苗疆。后来陈凡回来,也曾告诉了自己所有事情的全过程。那个名叫宁毅的人,自己看不透他,但后来青溪兵败的过程里,自己却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一早能够想通,或许应该给霸刀营留下更多的生力军的。

    青溪兵败,一切都混乱无序。他曾经想过或许可以匀出一些人逃往苗疆,增加霸刀庄可以使用的力量。但事实上,自己这边的这些人,那位小侄女或许是用不上的,最后在引导大家四散的过程里,他也只是筛选了一些孩子,曾经在霸刀营的书院里念过书的,或者是年龄更小一些的,一共几十人,让他们秘密地去到苗疆避祸,这或许是自己最后能够做到的一件事情。

    在青溪混战的过程里,陈凡回来了,霸刀营却并没有任何动作。石宝等人曾经提起,说他们没有义气,但自己和方腊、邵仙英等人却知道,对于那位天真且重感情的小侄女来说,在最后压住寨子里的人,让他们得以保全,她的心中会有多艰难。

    但这样很好。

    官道的一侧传来劫囚的杀戮声时,方七佛抬头看着夜空,这样想着。

    或许有一天,自己走不通的路,这些天真的孩子,可以将它们走过去……

    ************

    人在地上厮杀,云在天上走。

    刑部总捕头铁天鹰挥舞着手中的巨阙剑,率领一群捕头与官兵击退了一拨绿林人的偷袭之后,囚车后方的犯人们也躁动起来,两侧的官兵持着兵器开始压制住他们。这一次为了让方氏的首领能够进京受审,体体面面地将方七佛示众后处死,以正朝廷威名,附近安排的人手是相当足够的。

    方七佛坐在囚车里,静静地抬头望着那片天云。如果有可能,他希望不会有任何人来救他,但如今事情已经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刑部一边显然也想要以自己为饵,一网打尽这些叛逆。他只能静静地沉默,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而就在目力不能及,附近树林掩映的山峦间,有几道身影正行走在其中,就在下方厮杀进行时,他们出现在附近的山坡上,远远的朝这边望来。

    那身影一共有十余道,为首的是一名身着蓝色碎花苗人服装的女子,她有一张看起来稍带婴儿肥的脸,目光清澈也带着些许的无畏,站在山腰的空隙间,朝下方望来,她的背后背着长长的木匣。在她的身边,“参天刀”杜杀,“烬恶刀”罗炳仁,“渊明刀”方书常,“九死刀”郑七命……等等等等。

    他们看了一眼,便朝下方来了……(未完待续。。)

    ps:  让大家等了很久,我回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