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五四章 情感问题(上)
    临近年关,右相府中其实颇为热闹。不仅是王山月这类与秦嗣源有一定师徒之谊的小辈过来拜访,作为秦嗣源长子的秦绍和早几日也已经抵京,秦绍谦大概还要几天才能到。另外诸如秦家的诸多亲族、子侄、女眷,令得这相府之中,一时间恢复了当年秦嗣源还在任尚书时的气氛。

    小辈们在这里聚集,相府中许多客卿、朋友也时常受邀过来。实际上则属于秦嗣源的故意邀约,一群人或是坐而论道,或是聊些政务实事,对于家中有志于政途的小辈来说,随便听到一些,都是一次不错的教育。也算是这位身居右相的老人对于家人的一些提携了。

    由于相府人多,宁毅过去的次数便相对的减少了,但偶尔还是会被对方邀请过去,这个一般便推不掉。而且往往在一群年岁辈分颇高的人物中间,他是以“师长”的身份过去的。作为右相府中最年轻的客卿,他与秦嗣源、尧祖年、觉明等人都是平辈论交,这是三月平梁山的战绩后攒下的实力,以宁毅的底蕴来说,也犯不着太过推却,他在儒家理论上的知识或许不足,但对他而言,总有另一套理论可以补足,自圆其说还每每能发人深省,那是属于现代哲学体系上的结果了。

    当然,秦嗣源交游广阔,偶尔还是会遇上一些质疑者。前些天便有一次聚会上,一位曾在秦嗣源手下学习,四十余岁的知州。恰好见到宁毅只是商户,又年轻,言语之中便议论了一番商人的低贱与危害,举了自己州内的例子,宁毅一开始倒未曾理会,他毕竟年轻,恰逢这样的聚会,列席其中是不好出头的,但后来对方言辞激烈起来,说到了他的身上。他才开始将整个士农工商的体系剖析了一番。

    从整个体系如何组成。讲到如何运作,从商人们如何发展起来,说到现状与诉求,具体是怎样。为什么是这样。等等等等。再将那知州下头的商人的想法做分析,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待到将那知州的所有反驳一一驳斥完。整个房间里的人基本上也就懵了,当天晚上,被秦嗣源说了一顿的知州过来找宁毅,道歉之后寻求如何治理麾下商人的对策、解法……

    而对于宁毅来说,其实也就是一次简单的推销而已。

    既然要出来做事,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质疑出现,即便是处于一个阵营的,也未必能够一团和气。对这些事情,宁毅早有心理准备,秦嗣源也是明白的,不至于让手下的人出现太大的冲突。

    而宁毅既然年轻,大部分时候自觉避开,当然才是正途。而在秦家的亲属当中,也有些人或是嫉妒于他,有些人则打听他的状况,考虑可不可以嫁个女儿给他,类似情况种种,不一而足。宁毅有时候也会觉得颇为麻烦。

    这次过去之后,聚在相府之中的,倒还是一些熟人。尧祖年、觉明、纪坤等人都算是王山月的长辈,秦嗣源还未回来,但也有秦绍和、闻人不二等人在旁,宁毅到是,众人正在跟王山月询问山东那边的各种细节,见宁毅到来,笑着说主角来了。宁毅也就跟王山月打个招呼,询问之后,知道他是昨天夜里到家,今天早上便入城来相府拜见。苏文昱不好跟着来右相府,应该是回家了。

    眼下已近午时,不久之后,秦嗣源从外头回来,同行的还有如今的户部侍郎唐恪唐钦叟,他与王其松本是旧识,听说王山月返京,便过来看看。

    事实上,宁毅此时与唐恪也有过两面之缘了。自端午节的诗词传出之后,这位在外颇有才名的大员便曾向秦嗣源询问,为何不将这等人才举荐入国子监。他如今官位虽然逊于秦嗣源,但两人颇有些私交。近两次过来,见到宁毅,也曾关心此事。

    另一方面,唐恪本是杭州人,与钱希文也有交情。方腊之患将杭州打得一塌糊涂,在听秦嗣源说起宁毅为杭州解围,又在钱希文死前曾去探望的事情后,对宁毅本是颇有好感的。只是两次接触,对宁毅铁了心不进官场的想法,则颇为不悦,苦口婆心地劝过他几句,如今对宁毅的观感,便算不得太好了。

    见面时的问候、闲聊,其实都是类似的情景,宁毅已经熟悉相府,不至于显得生分。正午时分在相府之中摆开宴席,宁毅与王山月等小辈一桌,说说笑笑中,作为这群人中的老大秦绍和过来,与宁毅说些事情。

    “……最近两天,与家父家母商量些事情。说起宁兄弟时,总觉得宁兄弟不出来为官,太过可惜了,因此愚兄也想来唠叨一番,只不知宁兄弟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关于这件事,与宁毅聊起来的右相这边的人,秦绍和不是第一个了。只是在确定宁毅真的打算经营商事,暂时不做仕途考虑后,他才笑着说起其它。

    “……此事宁兄弟再考虑吧,其实家父是很希望宁兄弟到台面上来的,为幕后之事,将来未必有保障……不过既然宁兄弟暂时没兴趣,愚兄与家父家母商议过后,倒是觉得可以拜托宁兄弟一些其它的事情……”

    “嗯?”

    “你也知道,相府这么大,各种开支不菲。父亲致仕之后,府中原本有的一些生意,都已放下了,这次起复再要经营一些生意,其实都是以相府的面子在换钱。生意方面,多由坤叔进行处理,但坤叔其实并不擅长经商之事。我与母亲商议过后,倒是觉得不妨由立恒接手过去,代为照管……”

    听秦绍和说起这事,宁毅笑了起来:“秦兄知不知道,最近三个月我回京以来。手下花钱如流水,不仅一分银子没有赚到,花出去银子已经将近十万两了,而且还都是从我家娘子那边拿的。”

    秦绍和拍着宁毅的肩膀,摇头大笑:“哎,宁兄弟勿要谦虚,只凭宁兄弟在梁山上的表现,要说做生意,我就可以全跟。其实我与父亲说起的时候,家父不是觉得宁兄弟赚不赚得到钱。他是觉得不该让宁兄弟来做这等小事。让你分心。你虽然拒绝出仕,但相府之中还有一些政务是要推到你头上的,接不接生意,那都是小事。政事你可不能推。”

    秦嗣源这个右相。目前相当于总理一职。最近一段时间。挂着相府客卿的名头,那边确实常常将一些要处理的政务推过来。多是跟官场、商场都有关系的,有一些宁毅可以随手处理。有一些还是得询问尧祖年等人关于官场上的细节,再做出建议。这点小活倒是算不得忙碌,那边说是让他给建议,但大部分的估计就是按照他的建议去办了。

    说到这个,宁毅也就点头,随后面容倒是严肃起来:“其实生意靠的是背景,把右相府的事情给我,我当成入股的话,比我一个人做方便得多。只是事情关系到钱,通常都由内部的人来管理,相府这么多人,方方面面都有涉及,你要是交给我的话,不怕闹出问题来,一帮亲戚不愉快吗?”

    “那都是小事。”秦绍和如今也是任一地知州的大官,若非宁毅与家中关系亲近,根本不会与他这样说话,此时大手一挥,知道宁毅其实是答应了,笑着举杯,“如此便拜托宁兄弟了。至于家中是怎样的规矩,过完年便会让家母与大家说个清楚,这些事情相信难不倒宁兄弟……”

    说完这些,又轻声笑道:“其实宁兄弟在我那些表妹堂妹中间,名声颇好……”

    宁毅挥手:“打住,兄弟是入赘的。”那边便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桌人又闲叙一阵,饭局快结束时,宁毅找来王山月,向他询问与祝家庄的过节,王山月漂亮的脸上颇有些犹豫。

    “其实……都是些误会,我与扈姑娘,其实没什么。”

    “真的?”

    “我一开始也莫名其妙啊。”王山月皱着眉头,纠结不已,“你也知道,梁山事情结束以后,密侦司在那边事情也就不多了。既然与独龙岗众人相熟,我空闲之时便在那边盘桓。三娘……扈三娘她与祝兄弟都说要成亲了,但因为扈太公与她兄长伤势,耽搁了一段时间。到得前不久,有一天祝兄弟过来找我聊天,说起他与扈姑娘便要成亲,我便衷心恭喜于他,他当时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对……”

    宁毅看他的眼神顿时也古怪起来,王山月微微一愣,随后朝他比了个中指,这是宁毅在山东教会他的手势,只是由外表漂亮的王山月比出来,总显得有些“冷艳”。

    王山月撇了撇嘴:“我后来才知道,他可能在试探我。与我说过之后,第二天,听说他跑去与扈姑娘商议婚事。结果回来以后,就说要与我放对,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当然义正词严的拒绝了,结果还在跟他理论,扈姑娘拿着刀跑过来了……”

    王山月说起这些,实在是一把委屈的辛酸泪。当时他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但扈三娘跑过来与祝彪说:“不关他的事,祝彪你要打就找我!”再加上几句暧昧点的话语,他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扈三娘拿着双刀与祝彪打了一阵,由于两人身手相差并不多,又不能生死相搏,最终是祝彪灰溜溜地跑掉了,放话说好男不跟女斗。

    结果在这个下午,等到扈三娘离开了,祝彪又跑过来找王山月兴师问罪。其实大家往日里关系很不错,男女之间的争风吃醋,狼盗的一帮手下都不好参与,王山月抵挡几招,被对方打成熊猫眼,祝彪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宁毅听得捧腹不已,随后问道:“那你与扈姑娘,到底怎么回事?看来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

    “我……我也不清楚啊……”

    **************

    王山月说起这些,实在是一把委屈的辛酸泪。当时他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但扈三娘跑过来与祝彪说:“不关他的事,祝彪你要打就找我!”再加上几句暧昧点的话语,他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扈三娘拿着双刀与祝彪打了一阵,由于两人身手相差并不多,又不能生死相搏,最终是祝彪灰溜溜地跑掉了,放话说好男不跟女斗。

    结果在这个下午,等到扈三娘离开了,祝彪又跑过来找王山月兴师问罪。其实大家往日里关系很不错,男女之间的争风吃醋,狼盗的一帮手下都不好参与,王山月抵挡几招,被对方打成熊猫眼,祝彪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宁毅听得捧腹不已,随后问道:“那你与扈姑娘,到底怎么回事?看来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