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五〇章 南北均安 天下大好
    武景翰十年六月底,山东梁山一战,夹杂在此时武朝南剿北伐的巨大戏剧当中,并没有在此时引起太大范围内的震动。虽然触觉灵敏者能从其中多少感觉到一些东西,但对比整个大局势的沸腾状况,就算有人能够对这边的情况认真以待,所获得的信息也总显得微不足道,心魔宁立恒三日破梁山这个在后世无比流行的说法,此时还正压在童贯复燕云的千古功业里,如同历史大潮间的一个小小支流,被人忽略掉,转眼便窜入林间消失了。

    在童贯、刘延庆、郭药师、辛兴宗、方腊……这些人活跃的这段时间里,乃至于北面完颜阿骨打率金人崛起,辽国萧干撑起一个大帝国最后余晖的大幕里,出现一个宁立恒的名字,也不过是在此时“英雄辈出”的说法里添加了一个小小的佐证——至少在不久后的武朝,随着收复燕云大功的持续宣传,一个大时代已经到来的感觉充斥了每一个人的心中,类似“英雄辈出”的说法,也已经充斥在街头巷尾的闲谈之中,予人以无比激烈、澎湃的心情。

    没有多少人知道,在几年之后,这一切就成为了一个帝国的余晖与残照,成为一个更加辽阔的大时代的剪影。而在这个时代里,最强的也是最具决定性的一股洪流,却是源起于此。当后世的史学家从后往前追溯时,曾无数次的想要拨开一切的迷雾,拨开那一切嘈杂扰攘的时代幕布。推开北面的燕云、南方的方腊,试图将目光投在山东一地,看清那窜入树林间的小小之流,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变为一片辽阔江河的……

    六月底,武瑞营的军营当中,对梁山的俘虏,一共留下了一千多人。这一千多人在梁山的那一战中,都拿下了三个以上的同伴的人头,无论途径如何,他们在身份归档之后。全都被留了下来。

    被当成囚犯关在军营当中。最初的日子并不好过。想要以人头换取富贵的这些人大都明白,他们被摆了一道,而武瑞营的军人也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在长达一个月的关押里。他们的每一天基本都是在死亡与饥饿的威胁中度过的。而外界的消息。只是一点一点地传来,包括宋江的伏诛,对整个水泊附近的清洗。落在外头的同伴们互相残杀……

    大局的崩塌磨去了他们许多的反抗意志,武瑞营在正面对上梁山时固然有些不堪,但到了这个时候,对上俘虏,却绝对的心狠手辣,想要抗议基本是没用的。而对于他们,无论是地方官员还是武瑞营的将领都抱持着不能释放的态度。而在一个月时间的饥饿打熬后,这一千多人中的大部分被分散编入了此事武朝的军队当中,如同滴水入大河,他们之中在十几年后还能幸存下来者并不多。

    而在这其中,一共有五百零七人在当时签了十年的身契,加入一个名为竹记的商户当中,而在大概几个月后,有一百多人先后被发往军中,在最初的一批筛选过后,被竹记接纳的,一共是三百八十二人。

    这些人在此时还没有会加入什么大事件又或者会在后世被浓墨重彩地记上一笔的觉悟。当然,对后世来说,这三百八十二人,也仅仅属于一个象征性的数字,未必就是他们支撑起了什么东西,仅仅是因为,他们意味着开端。

    而这个开端,其实并不见得光明伟岸。

    在七月下旬,宁毅第一次来到武瑞营时,决定了这一千多人的去留与归属。他对这些人坦白了周围官员对于他们去留的看法,要么充军,取得功绩之后获得自由,要么加入竹记,卖身十年,此后这些人的所有事情、生计等等,都由自己承担。

    当时宁毅的脸色还算不得健康,陈词平淡而漠然。而在这边,已经被饿了一个多月的一千多人并不敢提出太多的抗议,整个选择的过程在两天内完成,而后宁毅将每一颗人头的奖金都予以了足数发放,特别是针对那些去参军的,在发银子的同时叮嘱他们钱财身外物,去了军营,可以上下打点,如此能过得好一些,后来有一部分人因此受惠,也有小部分人因为这些银两受害。

    有关于梁山的这些事,最直接的关注者除了秦嗣源的右相府外,其实尚有太尉府的力量参与其中。最初可能只是关注了一下,当了解到宁毅在破梁山时表现出来的手段后,籍着旁人斥其为“心魔”的乱局,高俅往恰好路过这边的周侗发了一个命令。对于他来说,这是了解到宁毅与自家摩擦后的顺手之举,失败之后,不愿意与右相府正面对上的太尉府沉寂了下来,彼此都将这件事放在了记忆里。

    只有被留下的五百人,在当时成为摆在宁毅面前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无论是王山月、祝彪还是陆红提等人,最初都提出了反对,将这些人收入竹记,能不能放心,会不会安全,是个极大的问题。这年月里,有钱可以在江湖上请高手,招募家奴,与人牙子买那些吃不起饭的穷人。这些人心中至少没有仇恨,在忠诚度上,要比梁山的五百余人可靠得多。

    后世的史学家追究至此时,偶尔也会提出类似的问题,但关于这些人后来如何被宁毅训练乃至于洗脑的过程,仿佛是被宁毅刻意地湮没一般,并没有留下过多的资料,当时的参与者后来也并不过多地谈及此事。如果真有人要深究此事,或许会发现一些支离破碎的东西。

    处理好这些人的卖身问题之后,宁毅等人在独龙岗附近建立了一个封闭的营地,宁毅在这里大概呆了一个月的时间,一切上正轨后令苏文昱负责整件事情。在独龙岗的居民的记忆中。营地中的锻炼基本上就是简单的站、坐、走,而到了晚上,则往往是一群人坐在一起说话,有时候里面的说话声会非常大。

    另外,发生了几次骚乱,都被镇压。

    这样的事情大概进行三个月以后,营地转为半封闭,在这里剩下的近四百人会出来为独龙岗做些事情,大冬天的,砍了干柴放在独龙岗外。或是某些人的家门口。有一部分人会放下自己攒下的银两。

    此时独龙岗居民对梁山余孽的仇视仍在,每一次这样的动作,都得祝彪等人拉起人来让庄户不要做出过激的举动。但没有多少人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在几个月内变成这副样子。

    这件事情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了未解之谜。三个月后。半封闭的营地中便进入了第二批的人。那是在冬季到来时从各处买来的三百多名少年人,此后这批少年人大概在里面以单对单的方式培训了半年,成为竹记的一部分。第三批少年人出来后,属于梁山的三百八十二人也终于分散往竹记的各处……这些皆是后话了。

    八月初,夕阳西下的山坡上,红提坐在那儿,看着山下逐渐建起的营地。宁毅从后方过来,看了看夕阳,在她的身边坐下。

    远远的,山下的五百多人正在练着整齐的队形——在宁毅的苛刻要求与死亡的威胁下,那阵型真是过分的整齐了。

    “我还是有些担心,你将这些人留在身边。”红提说了一句,“这样的练下去,一般人当然可以令行禁止,但他们心里,毕竟是与你有仇的。你让那几个和尚过来,每天晚上也给他们讲什么大道理,他们未必听得懂。”

    “他们会懂的。”宁毅笑了笑。

    红提摇头:“我始终还是担心你的安危。我不聪明,你……认真点告诉我,这几天晚上就让他们尽量说说自己做错的事情,真的能有用?”

    宁毅沉默了片刻:“我怕的……不止是有用而已。你别多想,这不是什么好事,办法我也只用这一次……”

    “神神秘秘的。”

    红提看他一眼,抱着双膝。几日以来,在人前时,红提总还是保持着作为宁毅师父的气质,她戴了有薄纱的斗笠,穿着宁毅给她挑的很有“女侠”和“宗师”气质的裙装,跟在宁毅身侧时,没有多少人敢忽视她。特别是在她追杀梁山人的战绩已经公开的此刻,“河山铁剑”陆红提这个名字已经在齐鲁一地传开,与“心魔”一道要变成无人敢惹的杀星魔头了。

    独龙岗的祝朝奉等人都得向她毕恭毕敬地行礼,坐客厅时坐上首,吃饭踞上席。红提原本性子淡泊,无所谓这类事情,宁毅却是热衷于此,每每将她的辈分抬高一截,弄得红提也只得做出高人的模样来。祝彪曾跟她请过几次手,几招之内便被空手夺枪,也只有栾廷玉倒是能与她过上些招,但也打不过。独龙岗的人如今对这位女宗师有着极大的敬畏。

    也只到得无人之时,两人才能随便一些。此时说起,语气倒也没有不悦,对于宁毅的神秘,她也只是觉得很厉害而已,反倒有几分自豪在其中。

    宁毅笑了笑,揽住她的肩膀:“我会有分寸。倒是你,若是回到吕梁山才一定要当心,别总是拼命,等着我来找你。”

    红提点了点头:“辽国败了,吕梁应该也能太平一段时日,武朝若真的收复了燕云十六州,往后便不会有打草谷了。”

    “若真能如此,倒也是好事了,只是……不要掉以轻心……”

    “……嗯。”

    作为当世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她靠在恋人的肩膀上,望着那片夕阳,眉宇之中也有些憧憬。

    童贯复燕京的事情,此时已然传遍武朝各地。橘红的夕阳下,晚风吹起了山坡上的衰草,洋洋洒洒地飞向空中,吹动了两人的衣袂与发丝,带着女子的憧憬与男子的审慎,飘向远方。虽然此后的事态发展未必能尽如人愿,但此刻两人依偎而坐的景象与心里的温暖,却时时能够想起来……

    哪怕她将再度回到那严苛的山野里,与一切的恶意搏斗,心中也不会再有迷惘了。因为在那山野之外,正有一个人,在披荆斩棘地进来。想到这点,心与剑,都将安静下来,也将支撑着她成为真正扼守住整个吕梁的铁血之剑。

    不久之后,苗疆蓝寰侗的一个小小房间里,名叫刘西瓜的少女坐在那儿,望着从窗棂射进来的些许日光,眼泪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因为就在这一天,她收到了消息,就在几天前,官兵破青溪,梓桐洞外,圣公方腊率领残部突围未果,连战三日后力竭身亡,皇后邵仙英也已自刎相殉。方七佛、方百花等人率极少数余部逃离。

    刘天南端了茶水从门外进来:“姑娘,别再伤心了……这件事情……”

    刘西瓜仰着脸,阳光照在滚下的泪水上:“我偏要。”

    “唉……”刘天南放下茶水,终究还是退了出去。

    霸刀营毕竟是随着方腊起兵的,杭州一战之后,能打的青壮只剩下八百人,还得保护一两千的家属老弱。当初是宁毅一手做了转移和立足的计划,西瓜也独断地选择了与大势已去的方腊脱离、割裂,事已至此,她只能保证霸刀营的存续。

    此后陈凡率了一些人离开,回青溪救人,当那边战局危急时,也有些心怀热血的汉子想要去帮忙这些曾经一起战斗的同伴,西瓜对这些事情进行了毫不退让的否决,但事实上,她与方腊等人之间的感情,远比其他人与方腊那边的牵绊来得要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刘大彪去世,圣公方腊、邵仙英、方百花这些人,几乎是她最亲的家人。

    她曾经劝说过方腊远逃他方,只是方腊拒绝了。而此时,为了霸刀营的存续坐视这些亲人死去的她心中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刘天南以及霸刀营中一些与她较为亲近的人都能够感同身受。

    刘天南离开后,西瓜又在那儿怔怔地坐了好半晌,终于,从衣袖里拿出几张纸来,此时纸张质量本就不好,或许是被看了许多次,几张大大小小的纸片都有破旧,那是不久之前从外面传来的“心魔镇梁山”的消息,她后来打听一下,零零总总的,拿到这几张纸片,但也拼凑不起事件的全貌来。

    “宁立恒……”她吸了吸鼻子,然后用力地擦干了眼泪,不能让他看扁!

    她没有再说话,但望着窗外射进来的光芒,又有想哭的感觉涌上来了。

    你在……哪里啊……

    ——方腊授首之后,闹得沸沸扬扬的永乐之患,也终于到达尾声。

    武朝景翰十年,南北皆定,八月底,宁毅回到汴梁,正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清秋。不久之后,一个名叫竹记的连锁商业体系,在武朝的土地上伸展了触手,如同怪物一般的膨胀开来……

    一个大时代的序幕,已然拉开。

    ***************

    ps:第四集到这里结束了,整个第四集从立意上来说,是为后期走线的一集,很多伏线都在这里放下了,汴梁的线头、郭药师的线头、林冲的线头,周佩的线头等等等等,以及宁毅关于为什么要做事的理由,在这里终于也能初步的成型,在承前启后的概念上,该做的都已做好。

    小结便不必要了,第五集的名字还是用“盛宴”吧。有些感冒,这一章从下午就开始码,到现在才修修改改地弄完。求月票^_^(未完待续。。)

    ps: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jiao110,或者搜索“愤怒的香蕉”

    企鹅微博:愤怒的香蕉(110xj)

    有这两个平台的朋友,都请加一加,心情随笔、写作碎片、一些书籍、歌曲、电影、游戏的推荐分享都会发在上面,最近都在经营这些东西,谢谢大家了^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