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四五章 铁臂无敌 三拳之约
    轰的一声空响。

    荒村村口,这是吞云和尚绝对想象不到的一击,超出意料、忽如其来,简直像是陷入了早有预谋的陷阱一般。

    随着那老者的单手出拳,拳风在顷刻间呼啸压来。在第一时间里,他的眼中甚至只有那简单的一拳,挥出、放大,形成涡旋……

    而放在宁毅等人眼中,那老人只是微微偏头,朝着吞云和尚推出了一拳推出,然后响起的涡旋却并非是那老者打出来,而是吞云和尚在第一时间陡然缩起了身子,在那老者的拳风上,身体与袈裟像是形成漩涡一般的凹陷,巨大的袍袖卷起了声响。然后直接向后飞出两三丈外。

    他武艺高强,尤其以轻功著称,这一下脚底看来还没有多少动作,整个身体只是被那拳风一激,却如同触电一般飞出两三丈远,甚至还舞出轰的破风之声。纯以观赏而言,比那老者的侧身出拳不知厉害了多少倍。只是他退到三张外一间土屋墙边停下,已经变了脸色。宁毅此时或许还看不懂老者拳法的厉害,于众人脸色反应可是看得清楚,轻声鼓掌道:“好轻功。”身边的红提极细微的笑了笑。

    相对于宁毅此时微有些狭促的话语,那边的众人却是脸色凝重,有人疑惑有人惊骇。宁毅口中虽然这样小声说话,心中其实也与那边人的脸色一般,疑惑于这忽然出现的老者的身份。他此时其实也已渐感不妙。只是那老者还并未针对于他,随着那一记出拳。老人也已经转过身去。

    “陆文虎。”只听他说道,“你们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竟也开始与这等匪类为伍!”

    陆文虎皱着眉头,神色肃然,那土屋边,吞云和尚口中还在说:“你是什么……”但随即闪过的一个名字让他反应过来,“铁……你是……”

    “哼,吞云和尚,我在这边官府的通缉令上见过你的名字,既然有缘遇上。老夫便为此地百姓。除你一害吧。”

    老人说话,收回身侧的手掌转动,握拳,跨步。一切看起来都如云淡风轻般寻常。只是随着这一步跨出。一切陡然变得不再一样。

    两三丈的距离一步而过,看起来竟也是寻常无比的一幕,而又是架子沉稳如山的一拳。朝着吞云和尚挥了出去。面对这一拳,才站稳身形的和尚没有多说的余暇,身体狂舞摆动,像是在刹那间换了五六种身形,但就像是在大炮炮口拼命飞舞的蚊子,又是轰的一声,这一拳打上铁袈裟,顿时间,后方泥土飞溅,吞云和尚在那拳风与土屋墙壁间挤了出去,身形如同泥鳅,只是将那泥砖的颓墙挤得陷下去一块。

    他这身形挤出、一晃,又是丈余距离,抓起一名同伴便推向那蓝袍老者,但砰的一下,那老者竟直逼眼前,大手抓来。侧面轰然巨响,被吞云推出的那名武者让老人一拳打飞,直接撞进旁边的土屋里。这房屋本就年久失修,被吞云僧后背一挤,又挨了这一撞,这便轰隆隆的倒塌下去。旁边那老者与吞云和尚砰砰砰砰的已经交手数下,穿着宽大僧袍的和尚不断后退,袍袖双拳疯狂挥格反击,但每每被老者单臂挥砸又或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便被击破防御。但他也是高手,每次被砸开,立即便变招还击,配合着步伐的后退,以快打慢,看来竟没有再吃方才那样狼狈的大亏。

    这样的状况,大概只维持了五到六次呼吸。

    宁毅还没看得懂整个局势的具体状况、双方的高下情况,只听得吞云和尚喝了一声:“周侗!你欺人太甚——”

    宁毅心中一个想法落地,也只有铁臂膀周侗,才能符合眼前这老者的身份了。而在这句话后,吞云和尚身形再退,抓起一轮石磨朝着周侗砸了过去,周侗挥掌一推,将石磨打飞进旁边的土墙里,与此同时,吞云和尚脚下一点,周侗冷哼:“想走!”伸手一抓。

    吞云和尚身形才刚刚跃起,周侗的手掌抓上他的僧袍,旁边土墙倒下的烟尘里,两人挥手互拆了两三次。宁毅听到砰的一声响,一道身影高高地被打飞了出去,滚落地面后吐了一口鲜血,起身就跑。

    那一件袈裟还抓在周侗手上,金蝉脱壳的吞云和尚跃过荒村外的一处水道,冲上已经荒芜的田地,疯狂奔行。或许是感到危险未除,他连话都没有撂。宁毅也是第一次看见能跑得那么快的人。

    周侗皱着眉头随手扔开那铁袈裟,走出几步,在地上捡起石磨碎裂后的一块石头,照着远处奔行的吞云僧扔了出去。石块破风呼啸,炮弹一般的越过上百米的距离,直中那身影后背,吞云和尚一口鲜血吐出,在田地的蒿草中滚出五六丈的距离,然后再爬起来,奔向远方。

    宁毅与红提的后方,那已经过来,与周侗同道的中年人看来有些想追,但最终还是没有追过去。眼见着对方奔入山林之中,周侗背负双手,摇了摇头。

    片刻的沉默之后,周侗才又将目光望向宁毅与红提。陆文虎等人试探着拱手:“周、周前辈,这次过来莫非是……”

    “我过来为何与尔等无关,莫要再让我看见尔等与那等奸邪之人为伍,走吧!”

    这句话后,陆文虎等人如蒙大赦,连忙离开。宁毅的心中却有些不爽,自己身边的红提据说也是宗师身手,名气不大,这帮家伙就不要命地杀过来。周侗也是宗师,有个天下第一的名头,他单打独斗吞云和尚时,什么陆文虎就不敢出手,这点胆识还想当什么盟主,真是玩笑!

    围攻的话,也许有机会的啊……

    心中是这样想着。对于周侗的身手,宁毅虽然无法去客观地评价强弱,但他成名多年,盛名无虚。方才打吞云和尚时,几乎出拳如山,从每一拳都压得吞云和尚这种强人无法避开的气势看来,估计比红提还要高上一筹。而且随着众人的离开,某种感觉,已经从心底变得明晰,让他不由自主地去感受大腿一侧的火枪位置。

    不久之后。那感觉便应验了。

    老人背负双手。望着这边,再开口时,已经没有方才对着陆文虎一帮人时的倨傲:“宁人屠、陆姑娘二位,老夫周侗。今日路过此地。受命取两位性命。”

    “早知道该跟大家一道围攻你的……”宁毅叹了口气。“太尉府的命令?”

    周侗原本将目光一直锁定在红提那边,倒是宁毅的这句话后,望了望宁毅:“不愧是心魔……”他将目光转回红提身上。笑道,“所以……这位陆姑娘,你来接我三拳吧。”

    这位一代宗师在说起这话时,没有多少盛气凌人的压迫感与画外音。原本就在看着周侗出手的红提目光也很平静,这时候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长剑交给宁毅:“好。”

    宁毅接过长剑,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却看不出太多的东西来。陆红提走向前去时,宁毅朝那走过来的蓝衫中年拱了拱手:“前辈好。”

    那中年人也笑着朝宁毅拱了拱手:“宁公子好。”宁毅心想这人可能是个下人,随后又反应过来,可能是周侗跟在身边的家仆,若是自小就跟着,跟周侗这等高手到四十岁上,也就成了高手了。

    宁毅想着下一句话怎么说才好,那中年人倒是靠近过来,笑道:“不知宁公子如何知道命令乃是太尉府所发?”态度和气,宁毅摇了摇头:“最近就结了这个梁子,可能是梁山的动静太大了……你说,三拳应该没事吧?”

    他旁敲侧击的便是想问接下来会怎样,那中年人笑了笑,却摇头:“这个……难说,宁公子也要做好准备才是。”

    此时红提走到距离周侗五六丈的地方,抱拳鞠躬,看来虽然颇为郑重,但并没有一般小说中说得那样气势滔天。这场宗师之战,显得极为简单,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高手打起来就气劲乱飞的世界。只是听得那中年人的说话,宁毅陡然变了脸色:“你开什么玩笑……吞云和尚也不止接了三拳,那我们得拿剑……”

    话音未落,那边红提摆了个架势,虚步踏出,周侗也已经不再是背负双手,笑了一笑,举步前行,他举步,红提也陡然发力,逼近过去,五丈的距离,两道身影陡然间冲在一起。在那高速的冲刺中,宁毅隐约觉得红提的身形踏的像是太极拳的步子和架势,只是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夺身抢攻,在那边,周侗弓步跨出,出了一拳,拳锋斜向下,取的是对手小腹,算是最正规的冲拳打法。

    轰的一声,红提手掌压下,巨大的力量沉入地面,宁毅看见红提的身影矮了一矮,像是压着周侗的拳头将力量引导向下。在两人的脚下,黄土的地面上甚至激起了灰尘的波纹。宁毅能看清周侗的动作,却看不清红提的,只是在这一下卸力之后,红提身形暴起,轰的一下,像是用肩背的力量直接将前方的天下第一人撞了出去,灰尘扬起,周侗的身体被撞飞出去,红提一个转身,虚步,摆开拳架,那一瞬间,竟有种后世“春丽”的飒爽既视感。

    宁毅俨如看到了神迹,根本料不到红提的武艺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正面对上周侗一拳,竟还将对方给直接震退了。只是这样的喜悦与错愕还没能从心涌到喉咙,耳中传来周侗的笑声。

    “哈哈……好——”

    那声哈哈还是周侗在飞退之中发出,而后陡然喝出的那声“好”,却如同雷霆怒涛,随着周侗身影的一退、一进,陡然间席卷而来,宁毅耳中轰鸣扩大,视野那头,周侗在被震退之后,身形直进,双拳轰向红提。

    拳重,却无声。

    红提双手封、架了只是一瞬,身体朝着后方空中飞了出去,喷出鲜血,滚落地面。

    宁毅脑袋中空白了一下,根本想不到,两人的战斗会在刹那间开始、又结束。而身边中年人的声音,此时才完全传入宁毅的耳中。

    “我家主人年纪越高,修为日深,只是身体终究跟不上修为……他迫至巅峰,顶多也是出个三五拳而已,只是这三五拳在普天之下,怕是没有几人能够接得住的……”

    宁毅偏了偏头,朝前方走过去……(未完待续。。)

    ps: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jiao110,或者搜索“愤怒的香蕉”。

    企鹅微博:愤怒的香蕉。

    请书友能加一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