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四四章 林间心路 道左偶逢
    晨光中的林野,鸟鸣之声婉转清脆,山风吹来时,还微微有些凉意,随着日头的转高,便渐渐的温暖起来了。

    宁毅与红提走在山野间,红提偶尔走上高处,看看四周的状况,随后跟宁毅说起她与师父行走江湖时的经历,也有师父教给她的许多事情。

    “……最高的那些地方,一般视野也最好,但是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最好的探子越到这种地方越是谨慎,若是打仗的时候情况复杂,一个探子偷偷地摸上来,周围被四五个人盯上,那就有趣了,我记得在吕梁山中的时候有一次,我便遇上过,一个辽人的探马大摇大摆地上山看周围的情况,我在后面瞧着,还没跑出去,便被另外一个寨子的人抢先了。杀了那个探子,还抢走了他的东西……”

    按照宁毅心中所想,又或者是理论上的推测,此时那吞云和尚或者林冲等人都还跟在周围,就算一路逃亡,也不好就此掉以轻心。始终存在他们忽然杀出来的可能,一路之上,宁毅都相当警惕。不过,或许是因为陆红提也是这方面的行家,一路之上,类似的事情并没有出现,可见自己也不是随时都能遇上主角待遇。

    一路之上,见宁毅对周围的状况颇为警惕,红提也就跟他说起些在山野间行进的常识,对于哪里是狼穴、哪里是狐狸过去的痕迹、哪里能捕到兔子,身材高挑的女子也是如数家珍。或许是确定了师徒的身份。红提的言语也逐渐的往“师父”的方向靠拢,也变得……稍微有些威严。

    有时候宁毅隐约能够从她的身上看见另一名女子的身影,在那些涉及到她师父的只言片语里,能够拼凑出一大一小的两名女子在山野间行走的情景。当然,大概是在完成了从朋友往师父身份蜕变的心理建设之后,红提提起儿时的事情便稍微少了些。

    当然,经过了昨天那一晚,两人之间的气氛要说成为了师徒,又显得有些特殊。

    宁毅身上的气势本就不会居于人下,红提纵然要拿出当“师父”一般的身段来。两人的说话、相处模式却也不会有太大的更改。特别是在红提本身就觉得“万人敌”是很厉害的情况下。她清清淡淡地与宁毅说着丛林或是战场上的生存法则。宁毅也是谦恭地听着。只是这一说一听之间,师徒的身份,却总显得不那么明晰。

    早晨起身时,红提去附近的溪流里抓了一条鱼。宁毅掏干内脏。以小刀切成鱼生薄片。与红提分着吃了。事实上,身边的熏肉还有小半块,但红提不吃。宁毅也就不碰。吃生的也是因为不好生火的无奈,红提对于生食其实早已习惯,但吃着这一片片爽嫩的鱼肉,却也有几分新奇。宁毅只是觉得这鱼肉不如三文鱼那般细嫩而已,他的性格之中有享乐的因子,也有现实的一面,别说此时切片,如果条件不好,就算必须生食山禽,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一路之上,走在前方的红提偶尔也会跃起挥剑,斩下一些野果。只是此时还未至深秋,能吃的野果也多半酸涩,只是吃过之后,倒也能冲淡口腔中的腥气。宁毅吃了几颗,将另外一些带在身上。这一天的路程曲折,两人并未打算去到附近的县城,而是在山间距离小河不算远的林子里,找了一块岩石遮盖的干燥处休息。红提去抓了条鱼,宁毅杀掉之后再洗干净,在石头上垫着叶片将鱼肉切成鱼生,做这些的时候,夕阳正在山谷间下去,红提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看他切鱼,过家家也似。

    此时两人逃离追杀已经一天,是不是还需要这么谨慎也难说得紧。但对于宁毅来说,虽然不怕冒险,但能不冒险,终究还是谨慎些比较好。这个时候,独龙岗后续的两百人应该都已经到了安平,而在明天,估计武瑞营的军队就会往这一片过来,到时候梁山人也好,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盟也好,安平跟竹溪一片的地方绿林势力也只有崩溃一途,自己需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

    这天夜里是七月十五,又是大大的月亮。两人回到那岩石下,红提让他趴在地上,又给他做了一次推宫过穴,运行全身气血消除破六道的隐患。宁毅被折腾得全身大汗,问了一下能不能去小河边洗洗,红提便随了他过去,守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等他洗完,让宁毅守着,自己也去洗了洗。宁毅站在石头后面,看着天上的月亮,听那水声在后面响。

    这天夜里,两人又零零碎碎地说些事情。到得深夜,红提去那大石头下坐下,蜷着双膝,抱着怀里的包袱和剑,宁毅在大石头边整理了身上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他也过去了,在红提身边贴着她坐下来,红提的肩膀缩了缩,但宁毅伸手抱住她的时候,她还是自然而然地依偎了他——那或许不该用依偎,或许用依存会更加好些。

    如同之前的一晚,红提微微斜着身体,蜷缩着偏靠在了他的怀里。外面月光浑圆,山风呼啸着吹过这大石头外的山隙,偶尔睁开眼睛时,红提的眼神有些复杂,他们……应该是师徒了啊。但不久之后,也就变得安静起来。这样静静地……依存了他。

    第二天凌晨,宁毅是先醒来的。树林之中仍旧显得漆黑,有动物的声音,甚至于听起来像是正从近处走过去,怀中的女子贴着他的胸口,正在他的拥抱中蜷缩着沉睡,折叠起来的大腿与小腿也都贴在他的腿上。身体之中能够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

    回顾过往,对于怀中的这名女子,他并没有足够深刻的了解她。而除了初识时红提所说的那句“活得不像人”,此后的来往中。她并没有过多的陈述吕梁山的生活状况,就算说起来,也只是尽量说起那些客观的东西,供宁毅去参考局势。宁毅是经历过黑暗的人,他也曾尽量黑暗地去想过有关吕梁山的状况,但心中也知道,作为一个现代人,他脑中的黑暗,与吕梁山的状况,必然是不同的。无论他如何去想。差异必然存在。

    易子而食这样的成语,放在后世,顶多也就是一个成语而已。饥饿这样的概念,在那些没有真正饿过许多天的现代人面前。也不过是个简单的概念。死亡与卑微、凶残与暴虐。大都也是这样。无法让人真正感受到那种锥心的绝望与渗人的压抑。

    这个时候,倒是想起在习武之初,两人作为交换的最初的问题了。

    “你想要什么……”

    黑暗之中。他轻声低喃了一句,但并没有回答,或许是因为睡梦中的红提并未将他的声音作为醒来的信号。

    这一天早晨,两人再次上路。这一路,红提的神情,便不如昨日作为他“师父”那般自然了,宁毅毕竟是抱着她又睡了一晚。红提虽然是在吕梁长大,但由于梁秉夫的教导,心中也知道天地君亲师的意义。之前为了替宁毅挡下祸事,她已在所有人面前坦诚自己是宁毅的师父,如果两人之间有不清不楚,心魔恶名之外,恐怕又多了一个旁人针对他的借口,玩弄人性,而且颠倒人伦,这样的骂名在南边具体有多大她不清楚,但必然是不小的。

    他那样抱过来,她不想去躲,可是思及这些,心中便是一片混乱,而且……他那样抱自己,心里又是怎样的想法?

    她想着这些事情,宁毅心中也有许许多多的想法,一路之上相对沉默。两人此时已经越过一个县城,到得下午时分,前方逐渐出现房舍轮廓时,才决定向接下来的仪元县过去。只是预期中的追兵,到得此时,才终于出现。

    在距离仪元县城只有一两座荒山的地方,陆红提在山脊上首先发现了林冲、史进等人的身影,随后梁山众精锐中有眼尖的似乎也看到了她与宁毅,陆红提未有再度确认,领着宁毅朝山间的另一侧跑去,奔行一阵,侧面却是有人追来,陆红提皱了眉头:“有两个……是高手……”

    她并不惧怕一个人的挑战,但若是两个高手自不同方向而来,终究会对宁毅造成威胁。如此一路奔行,冲出树林之后,前方是荒山之中一个看起来荒废了的村子,宁毅跑得虽快,却也知道自己的脚步毕竟拖累了眼前的女子,说道:“你若能回头杀人,先不要管我,我们往县城那边冲,我也不是不能自保。”

    红提跑在前方,摇了摇头:“不是这个……他们不太对……等等。”

    她奔跑之中,陡然放慢了脚步。此时已到荒村边的一条道路,宁毅在后方跟着她走了几步,红提停下了脚步,将左手朝后方挡来,宁毅手伸过去,却是握住了她的手掌,这才停下。两人手牵手站在了那儿,红提一时间也不以为意,她皱着眉头,望着前方村落岔道间的一道身影。

    那是一名……看起来已有五十岁左右的蓝袍老者,虽然身材魁梧,但鬓角已经发白,背负双手站在那儿,目光有些安静。宁毅善于观人,从这老者气质中,能看出他可能当过官,例如陈金霞等人虽然也有沉稳的气势,但混过官场的人与江湖草莽的气质绝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下午的阳光照射过来时,红提持剑当胸,如临大敌。

    与此同时,有声音从远处传来:“哈哈哈哈,不枉老子在此等了两天,你们这对狗男女真的过来了……”那狂妄的语气正是出自吞云僧,荒村那边,像是还有不少人在跑过来。原来要说山林追逃,陆红提或许非常厉害,但要说对周围的了解,吞云和尚、陆文虎等人才是真正的地头蛇,他们寻找宁毅等人不见,干脆估算了个地方等在这儿,还果真等到了两人。

    宁毅回头看看,树林那边,一名稍稍年轻些的蓝袍中年人出现在那边。他低声道:“看来是后面那两个人故意追我们来这里……”红提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他就是其中一个,看他头顶……”宁毅仔细望去,这才发现,那背负双手的老者头顶上,竟还在微微冒着热气。

    宁毅并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拖累了红提到底有多少,但是能够从后面将两人逼到这里,而且先一步过来等着的人,到底会有怎样的修为,宁毅心中顿时没底。他思考之中,那老者也在打量两人,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微微皱着眉头。然后十多道身影也就从那荒村后赶来了,为首的便是吞云和尚,旁边还有陆文虎、韩厉等人,面上都有笑意。

    十几人围过来,对着的是那蓝袍老者的后背。韩厉冷笑一声:“哈哈,我道是为何停下来,原来是等来了帮手……”他笑得几声,放声道:“林冲!史进!梁山的——这里——”声音在山间传出去。

    他这话语喊完,老者皱起了眉头,宁毅朝着周围山间看了看,倒是没有梁山人的动静,吞云和尚还在前行,这时候,却听得那老者开了口:“哦?我若是帮手,你们真接得住吗?”那声音沉稳洪亮,振聋发聩,话语一出,人群中的陆文虎陡然变了脸色,吞云和尚走过来,在那老者身侧大手退出:“若不是,那便躲开吧!”

    吞云和尚武艺高强,在陆文虎这些人中,要数第一,他这单手推出,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力量极大。到了对方身边动手,也存着与这忽然出现的老者搭手试探的心思,以他的武艺辈分,江湖中不管与谁并肩都不算为过,只是这一次他却推错了人,当他大袖呼啸推出,旁边的老者偏过了头,他首先看到的,便是那老者凌厉至极的一双眼神,犹如猛虎之须,触而生怒。

    他推过去,老者的身体也随着偏头的小动作微微偏了偏,那肩膀几乎以毫厘之差轻描淡写地避开了他的手掌,然后是老者简单的握手、出拳。

    一拳推出。

    在和尚的眼前,那老者的拳风与气势,吞天噬地而来——

    就在这一刻,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无论哪一边都未曾预料到的人……(未完待续。。)

    ps: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jiao110,或者搜索“愤怒的香蕉”<>    企鹅微博:愤怒的香蕉。<    一些心情随笔,书籍推荐,或者是语音之类的东西,书的周边乃至于已经写完的《隐杀》之类小说的零碎感想,都会在里面发,这两个平台,有号的书友都请加一加^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