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四一章 蓦然回首,变成一只猪队友
    客栈之中,变生顷刻。

    二楼房间外走廊上,敌人的忽然出手,在第一时间,就造成了巨大的动静。宁毅回过头时,还看不清外面的状况,但栏杆被撞飞,人体掉落下去,客栈中挂着的几盏油灯、灯笼也因为忽然的碰撞而变得明灭不定。

    齐新勇齐新义出手的同时,房间祝彪抓起钢枪便朝外面刺了出去,外面那人影挥砸格挡,锐不可当地挡开所有攻击,身影出现在宁毅的视野当中。

    目光交错,宁毅抓起一把弩弓,身边的齐新翰也已经冲了出去。祝彪挡在宁毅身前,却在注意着旁边与后方窗户的动静。

    三把索魂枪枪影交织,将那出现的人影逼退,客栈之中,打斗声爆响起来,这次跟随而来的其他人显然也已经发现情况,刀枪交击的声音中,有人惨叫,祝虎在喊:“杀了他!”那边吼了出来:“宁立恒——”

    “谁!”

    “不要打了……这里不能打——”

    “你们这帮杀才……”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打斗中第一时间响起来,箭矢飚飞,灯光暗下来,桌椅被打翻了。宁毅皱起眉头,眯了眯眼睛:“林冲……”在他而言,此时也真有种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感觉。在过来的路上,他不是没有像过这样的可能性,但在所有的预估当中,眼前的状况,确实是最为麻烦的一种。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推到眼前,那也就避不了了。

    客栈厅堂内一片喧嚷的打斗。过得一阵,声音才渐渐转低,参战诸方也算是厘清了局面。宁毅与祝彪自房间里走出去,目光扫过大厅,齐家三兄弟退了回来。只见下方大厅、旁边楼梯有几人倒在血泊里,厅堂内的桌椅都被打翻,一些绿林人推着桌子躲在后方,自己这边也有类似的,大家都拿了兵器、弩弓对着客栈门口,林冲握着长枪。站在门口那边的柱子后方。宁毅出来时,他也现了身,将目光朝上方望来。

    那客栈掌柜腿上大概是挨了一下,倒在地上哭丧着脸喊:“你们不能打。不要打了。哎哟……”

    宁毅手中缓缓转着那手链。扫视一圈,桌椅后也已经有人喊:“什么人……”

    “划下道来……”

    “独龙岗祝彪,谁不服的就上来!”

    祝彪喝了一句。眼下这情况里,牵涉到独龙岗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不寻常,声音渐低,而目光也放在了宁毅的身上,有些人记起林冲的那声暴喝,看着上方出现的这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微微变了脸色,到得此时,宁毅才拱了拱手。

    “诸位朋友有礼了。在下宁立恒,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此次过来贵地,只为了却与梁山人的恩怨,与他人无尤。七月十三战家坳,也就是昨日夜里,梁山最后三千人已经伏诛,宋江等人,悉数授首……”

    宁毅的语气云淡风轻,说到这里,下方林冲脸色一变:“你放屁……”

    宁毅却不管他:“我已经来了,武瑞营与独龙岗的人马上便会过来,这件事情里不想被波及的,就请速速离开。这次来山东,我杀的人已经够多,与梁山些许余孽的私人恩怨,跟诸位无关。”

    他说着,抬了抬手,而在龙虎客栈外,骚乱的声音往远处传导开去。

    **************

    水珠自檐下低落。当陈金霞、陆文虎、姚武柳等人来到龙虎客栈时,整个客栈内外,已经形成对峙的局面。

    孙立、史进、林冲带领的二三十名梁山精锐,以及一些相熟的绿林人士已经围在周边,摩拳擦掌就要冲进去。这一路上他们被陆红提追逐不休,兄弟一路的死伤,也有新的汇集进来,如今也还有些残废了的正在安平的医馆里躺着,要说仇深似海,并不为过。有的人点起火把,便想要将这客栈直接烧掉,只是林冲等人终究还有理智,安平是姚武柳等人的地方,对面又是二十多把弩弓对着外面,第一时间进去死磕,未必恰当,林冲与孙立等人说着话,眉头紧蹙。

    随着陈金霞等人的到来,半个安平县城都已经被惊动,人群汇集过来。龙虎客栈这边门口由独龙岗的人守住,以弩弓紧盯着林冲等人,众人窃窃私语间,说着那“心魔”宁立恒已然到达的事情,配合眼前一幕,委实气氛肃杀,有一番龙争虎斗将至的感觉。

    陈金霞在客栈门外拱手:“齐鲁绿林群豪,久仰宁人屠大名,只是才至安平,就弄出这等误会,未免不太好看。今日群豪聚首在此,人屠何不出来将话与大家说个清楚,让大家知晓来意,也免得发生更多的误会。在下陈金霞,与陆文虎陆兄弟,姚……”

    众人的围观当中,陈金霞身形高大,话语不卑不亢地与客栈当中进行交涉。官府的势力说起来,整体上是可怕的,但之于个人的名声,由于情报传递的失真,消息流传的普及程度,威慑力便显得高低不同。譬如高俅、蔡京,这些名字在京城中每发一道命令,便能令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但若是对方真的出现在人前,未必没人敢拔刀剁他。

    宁毅此时的名声与蔡京等人则稍有不同,但真要说起来,绿林的规矩在这些人心中深入骨髓,你做错了事情,官府过来都没道理可讲,你若真要派军队,绿林中光棍的人也不少,躲进山里或者换个地方,相对梁山众匪聚集的状况来说,这种散碎的绿林势力,自然也有不同。因此就算宁毅刚刚才借用军队灭了梁山,陈金霞这种想当一地盟主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真低了太多,而大伙儿目光看着。就算有低,他也得撑着。

    说这番话,让宁毅出来,他心中原本是想要进去客栈与对方交涉的。杀不杀人姑且另说,做大事的人,总要将形势看清楚。不管怎样,领导着群雄与宁毅对峙这样一次,他的名气自然大涨。只是话还没说完,里面的人,却已经走出来了。持弓弩的精锐在前。祝虎祝彪、齐家兄弟则与宁毅同行。长街里里外外的人,便看着这二十多岁的书生,出现在眼前。

    “铁牌楼姚武柳姚当家、火拳帮韩帮主,齐云寨郑头领。还有诸位。我都知道。久仰……”站在客栈前的台阶上,宁毅拱了拱手,语气沉稳中也有着霸道的气息。睥睨长街上的众人。在这次出来之前,祝虎齐新翰等人曾有过诸多考虑,事情忽然闹大,不好收拾。然而当陈金霞到来,宁毅却还是第一时间准备走出门去。

    在他而言,避不了的情况下,就只能行险一搏,不能坐视整个事态持续。他手中想要放出的压力,不止是要给姚武柳等人,而且是要第一时间传给整个安平县城。

    他这样一说,众人大都拱了拱手,姚武柳道:“宁公子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是我这做地主的不对。这龙虎客栈是我铁牌楼的地方,若有什么怠慢了公子的地方,还请公子一一说出,在下必定与掌柜一同向公子与诸位英雄道歉。”

    “呵。”宁毅挥了挥手,笑容温和,朗声道,“在下为何过来,诸位应该都心里有数。我知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但弯弯道道的话,宁某今日就不说了。那位陆姑娘是在下恩师,她为我的事情千里而来,有什么梁子,我与她一道扛。宋江等人昨晚在战家坳已经全军覆没,这消息,你们明日便能听到……”

    他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梁山事情至此,我想尽快告一段落,家师无事,这最好不过。宁某尝闻,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武朝如今内忧外患边关不靖,山东一地民生疾苦,但如今梁山匪患已去,诸位英雄在此聚首结盟,为的显是更好的秩序,此乃江湖盛事,可喜可贺。陈盟主,你说是吗?”

    他这话一说,陈金霞目光微微犹豫,旁边史进倒是在喊:“休听他妖言惑众。”便要冲上来,孙立却拉住了他。长街之上窃窃私语,一来是听到宋江全军覆没的消息,二来绿林中人每多贫苦,真要说起来,每日在外赶路讨生活,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足之地,就算偶尔喊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口号,实际上也并不算浪漫,有谁听过什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又有谁能真正感受到什么英雄聚首、为了更好的秩序之类的东西。

    特别是陈金霞,他籍着梁山覆灭,召集绿林人结盟,这个事情虽然大家心中多少有数,但口头上还没有正式提出,这些人里,未必都能服他,只是话没说开,大家也都积蓄力量等着而已。宁毅代表官府势力,若真是承认了他,往后他就真的距离齐鲁绿林的盟主地位不远了。只是为了面子,他却也不好立刻就点头。

    “宁人屠干脆,陈某也不好拖泥带水拐弯抹角了。对于官府与梁山恩怨,我等只是山野之人,无权置喙,只是那梁山之上也有众多绿林中人,我等聚集结盟,实际上也是为了向官府请愿,人屠对那梁山所用计谋,是否太过狠毒,陈某听闻,梁山之上后来兄弟相残,亲人之间刀剑相向。宁人屠只为报仇,为何不能使用些光明正大的法子,何至于令人伦崩毁至此……”

    他能够有这样的野心,也能够做到这一步,习武之余,显然也有几分文才。这时候的质问,终究还是有台阶下的,宁毅正要说话,人群之中,姚武柳却在怀疑地看着四周,疑惑着那吞云和尚为何没有出现,又想到孙立为何会拉住史进,朝那边看去,只见孙立目光的余光中偷偷地望向黑暗之中。

    姚武柳朝那边一看,只见二楼的黑暗里,一道身影正无声而迅速地潜行过来。也在此时,梁山众人间,陡然发出一声狂喝。

    “与这等魔头多说作甚,杀了他啊——”

    梁山那侧,孙立抓起旁边一只破烂车轮。呼啸扔来。这里祝彪一声冷哼,众人陡然收缩,三名祝家庄的汉子将那车轮打破在空中,在此同时,梁山的人冲过来。姚武柳正要扬手,另一只手从旁边抓了过来,竟是火拳帮的韩厉。两人在安平一带,多有争斗摩擦,火拳帮屡处下风,但至少面对外人。两人还是共同进退。但这时候,韩厉按住姚武柳,一举手,陡然吼了一句:“说得对。杀了他——”

    陈金霞吼道:“等等——”但在他身边。陆文虎拔出双刀。直扑而上,后方,“快剑”林奇的遗孀与弟子中。也有人冲了出来。

    二十多人持弩后退,第一轮弩箭朝着梁山那边便覆盖过去。祝彪重枪一挥,冲出人群,长枪与陆文虎的双刀在空中砰砰砰砰的爆出火光来。

    “来啊!梁山的!但陈盟主、姚当家、安平的各位,此事若真到不可收拾,尔等便等着明日军队从竹溪到安平平推过来吧!”

    对于这样的事情,宁毅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说说话就能退敌,这种事情在已经被逼到绝路的梁山人面前,不可能做到,他们一定会选择强攻。但自己必须要将压力分给整个安平的人,只要能守下第一波,就会有人清醒过来,制止事态的发展。只是时间紧迫,眼下宁毅也无法弄清楚这些人所有的恩怨关系,没有官府这种中间人的缓冲,没有足够的思考时间,宁毅也只能搏一搏。

    冲过来的人群当中,血花绽放,那边的冷箭、暗器也射中了独龙岗的几人。姚武柳震开韩厉,一拳打向他的面门,那拳头挥出巨大的破风声,韩厉连忙退避,同时姚武柳喊道:“住手,铁牌楼的住手!”

    “纳命来——”客栈上方,有人击破屋檐,轰然落下来,巨大的袍袖笼罩整片地方,索魂枪刺上去,叮叮当当的乱响,阵型陡然被打乱,那身影落下去,滚向客栈内部,然后陡然冲出,“哈哈哈哈”的大笑中震退了齐新义与齐新翰,宁毅射了一箭,在那人身影上撞飞了。附近几个独龙岗的汉子回身射箭,宁毅也连忙冲向屋檐一旁,与此同时,道路这边并未动手的人群中,三四道人影几乎被同时震飞,一道身影狂奔而来,迅速逼近。

    在这片刻间,众人战做一团,梁山林冲、孙立、史进等人已经杀了过来,他们首先迎上的还是独龙岗的人,但孙立纵身跃起,被史进在后方一推,飞向那边的宁毅,那袍袖宽大的和尚砸飞了齐新勇与两名独龙岗的护卫,也要冲向宁毅,屋檐上又有两道人影落下来,头戴白布,是快剑林奇的两名弟子。而在另一边人群中冲出的那道身影,也在迅速逼近。

    五道身影连同宁毅,陡然撞在一起,如闪电霹雳般的疯狂交手。水花飞溅,火把之中拉长的人影不断晃动众人的眼神。

    剑光、刀光,铁袈裟下轰舞飞砸,但几乎大部分的攻击,都被那道忽然冲出的身影接下,她出手如电,转眼间已经与吞云和尚、孙立等四人交手数十下。

    在这个过程里,宁毅的身影几乎也混在一起,破六道的气劲挥手出刀,弩矢、渔网、石灰粉包飞出去,然后只听砰的一声,金铁交击,胸口一甜,整个人都在后退,是那吞云和尚的大袖挥在了他的身上,虽然打中的也是他垫在胸口的铁板,但那股力道也是巨大的得难以忍受。踉跄飞退中,火铳的光芒吐了出去。血肉飞溅,剑锋带起的血线在划飞在天空中,石灰粉包轰然绽放的一刻,那道并不魁梧的身影一拳打退了孙立,而在她的前方,两只铁袖挥舞砸下,正中她的双肩。

    那身影踩着水光,也在不断退过来,宁毅的身体失去了平衡,翻在空中就要倒下去,冲到他侧面的那道身影将他一扶一带,然后仗剑挡在他的身前,宁毅单手将她搂住了,又退了几步,到后方有墙壁的地方才停下来,女子高挑的身影贴在他的胸口上。

    那一刻纷乱的交手几乎缭乱了所有人的眼神。当六人终于分开,两名林奇的弟子都已经伏尸在地,其中一人劈头盖脸地让渔网罩住,孙立肩膀上中了宁毅一枪,血肉模糊地退开,吞云和尚半个袈裟上沾了白色的石灰粉,有的沾在他右手上,此时正在冒出热气,他走到一旁,将手直接伸进地下的泥水里,毕竟石灰粉不多,就此洗去。而在这边,宁毅从后方抱着那忽然出现的女子,面对着所有人。

    此时冲出来的,自然便是陆红提。

    眼下宁毅以左手往前方搂住她,手掌实际上已经覆在她的胸口上,但陆红提右手提剑,左手在先前为了抓住他不让他倒下去,这时候却也是按在他手掌掌背上。但这一刻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陆红提说了一句:“你没事吧?”宁毅口中甜甜的,吐了一口血,关心的也是陆红提的状况:“你……”方才那和尚双掌打中陆红提的一幕,他也是看到了的。

    眼前的众人当中,也持续了片刻的沉默,然后忽然有人说道:“她受伤了……”

    又有人道:“那女魔头受伤了……”

    周围火把上光芒晃动,这光芒的照耀中,陆红提的嘴角正有鲜血溢出,当时的情况紧急中,她真正硬接了吞云和尚两掌,这一次,是真的受伤了。

    看着前方诸人眼里逐渐变得炽烈的眼神,宁毅心中一沉。他这次来得急促,也曾想过,只要灭梁山的威慑到了,这些人冷静一想,自己不会有危险,连陆红提的围也顺势解了。但在眼下看来,红提方才是不得不出手救自己,她武艺高强,孤身一人原本还可以游走,但是自己在旁边,终于变成了累赘……

    *************

    (微)威信平台已经通过审核,昨天有些朋友说加不上的,现在在公众号里可以正常搜索到了,重复一下,号码是:xiangjiao110,也就是“香蕉110”,公众号搜索“愤怒的香蕉”也可以。而这个想要认证,就得先认证微博……嗯,变成连锁的环节了,所以,我的企鹅微博也是“愤怒的香蕉”,有这个的朋友,请也加个关注。

    最近已经开始做了,就会着力宣传一下这些,如果觉得烦的,且请见谅。两个东西,发发心情随笔什么的,分享一些书籍、电影各种东西都还不错。我找到了尽量保持更新的方法,所以心情很不错,也想要尝试一下更多的东西,大家便一起来吧^_^

    (微)威信公众号:愤怒的香蕉,xiangjiao110,企鹅微博也是:愤怒的香蕉。

    ps不算钱^_^

    哦,威信里已经群发了一个语音了,哈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