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三九章 升官发财 喜大普奔
    秋日初临,夏天的气息在汴梁城中还没有完全敛去,黑云密布时,哗啦啦的下起雨来。

    对于此时汴梁的百姓来说,忽如其来的暴雨掩盖不了城内热烈而沸腾的情绪。这段时间里,最令武朝震动和欢喜的消息,来自于北方。

    北伐胜利,童贯二十万大军破燕京,燕云十六州收复大半,辽国将亡。

    消息传来之时,两百年来的屈辱和梦想,终于露出第一线曙光。对于汴梁民众尤其是儒家学子们来说,不啻是普天同庆的大喜。在这样的气氛里,相对来说东面水泊梁山匪人的落败,几乎便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国运昌隆,时来天地协同力,这等情况下,国朝兵锋所向,区区匪众自然望风而溃,不值一提。

    由于破梁山的重要性远低于破燕京一事,消息传来之后,并没有大肆的宣扬开。事实上,梁山一事的消息传来,还在燕京事态之前,但由于其中的某些关节,处理它的程序暂时押后,再后来……就没有多少宣传的必要了,只要有燕京之胜,其余的事情都将是锦上添花,黯然失色。

    也是在这样的气氛下,苏檀儿领着一种苏家人,带着快三个月的孩子,来到汴梁。

    一行人住进宁毅之前买下的院子里,稍作打点之后,首先拜访的还是右相秦嗣源一家。对于秦家人,她其实还没有云竹与秦家那般熟悉,但秦嗣源、秦夫人等人对宁毅本就重视。带来的孩子也成功地打开了“外交”的突破口,此时快三个月大的小宁曦身体健康,颇为可爱,秦夫人见了喜不自胜,又说这孩子聪慧,想收他做干孙儿,让苏檀儿多带孩子过来玩。

    秦家人对宁曦的喜爱,自然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宁毅,这一点不言自明。但孩子的荣耀原本就与母亲是连在一起的,作为宁家长子。将来继承宁毅衣钵。挑起宁家、苏家的担子不在话下。对他的每一分赞誉,也都是夸在苏檀儿的心坎上。而在这些家常之后,由芸娘单独给苏檀儿说起宁毅的消息时,也进一步说明了秦家人为何会对宁毅如此重视的理由。

    从这边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大破梁山。杀得梁山几万匪人授首、投降。对于谁来说。这都是梦幻一般的战绩,宁毅的这番复仇,既快又狠。仿佛一过去就伸出擎天巨手,将整个梁山拍翻在地。对于女子来说,这也是真正可以依靠的一家之主的气势,但同样作为务实之人,苏檀儿自然也能明白其中的凶险。屋外下起大雨,房间里馨黄的灯火中,她听着芸娘的说话,那些传来的那些情报,伸手捂住嘴唇的同时,也红了眼眶。

    “他、他没有受伤吧?”

    “放心,听说不曾受伤,此次全凭他在背后运筹帷幄,只是如今梁山一众匪首还在逃窜,不知道全数截下还需多久,但想来以立恒的手段,不久便会有捷报传来……”

    “他手段凌厉,会被当成匪人的眼中钉的,宋江他们……迟早要盯上他。我只盼他无事了……”檀儿坐在那儿,笑着流眼泪。

    芸娘在一旁笑着说了几句,又道:“最近啊,府内最振奋人心的事情,便是梁山之事了。我家老爷每每拍案称好,若非燕京局势紧张,许多事情迫在眉睫,这事情原本是要传开的……”

    “终究是燕京之事比较重要吧……”

    “燕京……”芸娘笑望着檀儿,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轻声道:“消息在外人听来或许可喜,不过我家老爷说,那就是一群混蛋做出的一堆混账事,哪里比得过立恒功绩半点。不过此事尚属机密,檀儿不是外人,但也不要与旁人多提便是……”

    汴梁城普天同庆的气氛里,芸娘与檀儿随口提起此事,有些无奈。而在此时的秦府又或是整个都城当中,极少数知道内情之人说起此事,未必有着如旁人一般狂喜的情绪。如同秦府后书房一带,密侦司的内部。

    此时成舟海已经离开,在这边处理事务的就是尧祖年、纪坤、觉明和尚、闻人不二等人。偶尔若有人给房间里中的尧祖年、觉明和尚送诗会的帖子,庆祝燕京归复,这两位汴梁文坛、社交圈都颇有名气地位的人却大多有点兴趣缺缺。事实上,在他们说起来时,都道若是成舟海还在,说不定要破口大骂,甚至于把房间里的茶具砸掉一半。

    而其实在有关燕京最初的消息传来后,一向有涵养的觉明和尚就曾一拳砸在身前的茶具上,几乎将一套紫砂茶具全部砸碎,那碎片嵌进他的手里,鲜血一直往外流,身上与愤怒同时起来的,便是他以前身为皇族的气质。出世也好、入世也好,对于这等人来说,总有些事情、有些情绪,无法摆脱。而在之后的各种消息陆续传来时,众人才能从中稳定住情绪,只是在偶尔叹息一声:“总是一件好事。”

    大雨降下时,相隔千里之外的北方,也正有一人,在噩梦之中,重复着燕京事件的一切……

    *************

    黑暗中,亮起在眼前的,是如同炼狱一般的光。夜色中古老而黑暗的城池,杀伐之声沸腾着传出来……

    从床上忽然惊坐起来时,郭药师的额头上,已是一身冷汗,光芒昏暗,外面哗啦啦的下着雨。他从床上下来,披起衣服,咬着牙关,心中又经历了那天的一切。

    五月中旬,郭药师终于获得童贯、刘延庆的首肯,率怨军之中的六千精锐,与刘延庆的直属配合,奇袭燕京。根据他对辽国的了解,整个计划认真而严谨,先头部队成功潜入城内。破开城门,在古都燕京之中,展开混乱的厮杀。

    辽人与金国打到此时,军队已无心鏖战,特别是当武朝军队忽然杀入辽都,如天兵而降,给众人的信号便是辽国命数已至。最初的顺利当中,郭药师心中大喜,派人令萧太后速降。而刘延庆这边也是大喜,宣布待大军入城。不封刀。对于童贯、刘延庆等人来说。对辽战争的连番失败,需要一场大胜,而军中将士也需要更多的激励,这样的命令。出自刘延庆的口中。也出自童贯的豪迈。

    “童某领兵。没有其它的,将士用命,舍身为我。我便绝不亏待众将士!”

    这样的命令之下,武朝军队的秩序逐渐乱掉,开始在城内烧杀。郭药师心中大骇,与这边交涉,但随即被驳斥:“辽人百年来杀我武朝多少人,药师,你才归我武朝,不清楚这中间怨仇之深,此事你不好多言的,当心言多必失。总之,事态已定,让将士们发泄一番又能如何嘛。哈哈哈哈……”

    辽人虽然已属强弩之末,但北方一地,男子多少还有尚武血性,第二天,燕京之内反抗逐渐变强。萧太后虽是女流,但性情却也强悍,借此机会向城内豪族发血书哭陈,随后反夺城门,不是驱赶武朝军队出城,反倒关闭城门要与武朝军队同归于尽,一战到死。这样的战局中,郭药师等人事实上仍旧占据上风,但原本预定率大军过来的刘兴世部队,却一直未至。

    战事的第三天,北院大王萧干率大军杀回燕京,挟着举城怨气,以哀兵之势将郭药师等人杀退出城。此时怨军尚有力量一战,郭药师本是名将,也一直等着刘兴世一部主力到来,他知道一旦溃败之势形成,必然万劫不复,劝刘延庆直属的几千人与他同抗萧干,哪怕且战且退,主力到来之后仍能一战。

    那边点头答应,然后与萧干兵锋一触,整个军势便轰然垮塌。郭药师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些武朝精锐争先恐后地逃亡,而这样的逃亡同时拖垮了怨军的士气。萧干一部当时也确实士气如虹,相当可怕,挡在前头的怨军便如同巨浪之下的沙堡,只抵抗了片刻,随即一败涂地。郭药师此时还试图组织起有序的溃退,以为自己保存下力量,然而零星的抵抗最终只是为武朝军队取得了溃散的些许时间。而在战阵之上,当他再度面对那位可怕的北院大王,几乎被对方斩于剑下,是众多老兄弟护着他一路逃亡,侥幸未曾被抓。

    刘兴世的主力数万人此时才迟迟赶来,眼见着友军已经溃散,这几万人同样被一路追杀的萧干打散。再后方的童贯知道败势已呈,干净利落地没有选择顽抗,而是掉转军阵,一路回撤,保全了整个北伐军。

    整个战事中,怨军的六千余人到回来时,仅余千人,加上守住本阵的两千余人,原本投诚武朝的八千兄弟,如今只剩三千了。武朝军中一片推诿、寻找责任,按照那帮文官的说法,战后寻找败阵之因,下次才能打胜。这样的喧嚣中,对怨军童贯则只是安抚了几句,搁置一旁。

    郭药师原本以为这帮家伙将要拿怨军来背这黑锅,但童贯这边手段却是漂亮。大战一败,立即联系了女真人,也不知答应了什么条件,之后金人发兵,长驱直进,破燕京,烧杀劫掠之后,将一座残城转手交给武朝。当郭药师真正反应过来,童贯已将燕京大胜的消息发回南边,开始宣扬这不世之功了。

    对于怨军的处置,这天大雨之中,方才有圣旨到来:“……有郭药师常胜军一部,于攻燕京一役,戮力向前,立下大功,今特封郭药师为武泰营节度使,另加封……恩赏……赐……钦此——”

    大量的恩赐与头衔,此时摆在了郭药师的面前,在郭药师怔怔的眼神中,同样升官发财,揽了这封赏一职的刘兴世笑眯眯地过来,与郭药师亲近一番。这天晚上,常胜军中摆开宴席,刘兴世与郭药师喝得烂醉才走,对于大军北进之中自己的拖延,刘兴世表示一直很内疚,但也详细地解释,武朝军队就是没那么快。而此时大家都有封赏,升官发财,他才有脸过来见郭药师,并且道声抱歉,同时诚心诚意地说,武朝那边都将郭药师当成好汉子看的,打仗有一手,厉害!

    对于刘兴世而言,这或许是对郭药师示好的最佳态度了。

    送走了刘兴世以后,天空晦暗,雨还在下,郭药师拿着圣旨,站在帐篷之外,看着大雨降下来,淋在自己的身上。身边还幸存的两个老兄弟知道他最近一直为燕京之败耿耿于怀,过来安慰一番,又道:“这是好事嘛,总算放下一颗心了,接下来咱们可以再招兵了吧。”

    “童枢密那边,还是有良心的,总算没有忘记咱们……”

    两个人这样说着,喝醉了的郭药师红着眼睛看他们,拿着那圣旨逐渐抖起来,咬紧牙关,想要往雨里扔,但终于没敢。他重重地挥了挥手,看着雨幕中的黑暗,伸手指了好片刻。

    “咱们五千多弟兄啊,我原本、我原本带着你们……”他口中喃喃地说着,终于在雨中落下泪来,压抑着吼了出来,“王!八!蛋——”

    那声音回荡在雨幕里。

    这一天,是武朝景翰年的七月十三。同样的时候,南方千里外的郓州战家坳,梁山的三千余人正冲下山坡,朝独龙岗人扎下的营地汹涌而去……

    远在山东,宁毅并不能第一时间知道北方的情况,他暂时也并不感兴趣。从睡梦中醒来,心头有几分疲累,有一些小小的身影在那个梦中永远地向他道别了,纵然知道梦里的东西多是自己一厢情愿想来,但这时候,仍旧不免被淡淡缱绻的情绪充斥了脑海。外面还是大雨,但天已将明,由于这等大雨之间不好赶路,众人只好在路途上的驿站中做了歇息,而两百余人脚程有快有慢,第一批有车有马的三十余人算是走在前头,其余人也得在后面找地方落脚。

    宁毅离开马车,是驿站的后院,他睡得沉,众人甚至没有叫他。大雨的檐下挂着孤孤单单的灯笼,大雨落下的黑暗里,驿站其实也已睡去了,有的随行人便在这简陋的驿站厅堂或是檐下找地方睡下。宁毅走上二楼找地方坐了,看着这夜雨吹着清凉的风,等待着祝彪等人醒来与他说说这次过去将要遇上的绿林高手和各种状况……

    *************

    呃,今天中封,编辑说要抓住机会,那么就……求月票!求赞!

    嗯,好了^_^(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