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三七章 尘世苦厄 何处菩提
    喊杀的声音撕裂了夜空,火光沸腾着,烟尘弥漫,山坳旁的高处,有人将点燃的藤球开始扔下去,山坳内部虽然不小,但烟熏火燎地将两千余人逼出来。

    兵戈相交之时,有人歇斯底里的反抗,有人因伤势而哭泣,有人则试图投降。但这个夜晚的战家坳,杀戮终究成为了主题,当宋江倒下,一众头领倒下,失去主心骨,失去根据地,连番奔逃又不断中计的梁山众人,已经拿不出哀兵的气势来,当独龙岗的众人领着官兵,带着血仇往山坳里压过去,混战之中留下的,便是一片一片的尸首与残肢。

    也有少部分的人试图复仇又或是试图突围的,在眼下的境况里奋力撕扯着整个包围圈,但也已经组织不起太大力量的攻击了。

    人心已散,众胆已寒,哪怕是想要求生,顶多也只是挣扎得顽强一点,在大片大片的围攻之下,不久便被淹没下去。

    当燕青与关胜从营帐里出来,所见到的,便是前方山坳间那沸腾的一片人海厮杀。他们身上伤势不轻,包扎处理之后,仍旧全身疼痛无力,但只是稍做休息,心中的悸动促使着他们还是忍不住的要出来看看。一名祝家庄的士兵沉默地跟着他们。

    他们走上小小的土坡。前方那山坳一带,无数的火把、战旗混在一起,箭矢飞过天空,山坳两侧的山崖上火球滚下,从里面想要奋力厮杀冲出的人中。有他们原本还算熟悉的面孔。在梁山人前方,独龙岗的人冲得最前,也杀得最狠,但山坳毕竟不宽,有人能过去,有人则被安排在后方。一路前行所见,士兵之中,有人兴奋得歇斯底里,有人红着眼睛大笑,有人面目凶戾。叫嚷着要过去杀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复仇的盛宴。

    一些人受了伤,被抬回来,燕青关胜过去时,能够听见一名断了手臂的人在担架上喊:“我报仇了!我杀了两个!我报仇了……”不知是为谁人报的仇。说着说着。竟哭了出来。哭声虽弱,却是悲恸凄然,旁边跟着的大夫让他平静下来。却怎么也止不住。终于抬到远处,没了声息,也不知是晕厥过去了,又或是就此死去。

    宋江等人的尸首还在那木台附近放着。对于燕青、关胜来说,难以说清是怎样的心情。而且以他们的眼光,也能够发现,眼下的战家坳,要打的已经是一场全不容情的歼灭战。将人逼至死地,纵然梁山一方已经组织不起统一的军势,要杀光他们,也必将付出代价。只有在这前方、这附近独龙岗众人说出的话语、兴奋的神情、与微红的眼眶中,能够找到这场歼灭战的必要性。

    而在更加侧前方一点的地方,他们看见那一手主导了一切的年轻书生,就那样搬了张椅子,坐在喧嚣的战场上。那也是个小小的土坡、大树下没有光芒,他坐在那儿,靠着椅背、微微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身体都像是要嵌进那片黑暗里一般。持盾的侍卫前后左右地尽量护住他,更前方一点,是独龙岗的众人。而在梁山一方,也有能够发现这一处地方的人,以李逵、花荣、孙二娘等人为首,挣扎着、嘶吼着,要朝这边杀过来。在身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的趋势中,要厮杀出一条血路……

    而宁毅只是坐在那片黑暗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在最为喧闹的时候,会有一些东西从心底喷涌出来,犹如春天里桂花糕上铺着的糖渍,又像是屋檐下雨丝滴落的瞬间带着的光芒。沁人心脾,有几分温暖,却又不可捉摸。

    在江宁的那个……不大、又没有多少名气的豫山书院,曾经有那样的一群孩子,在或阴或晴的春夏秋冬里,他们会来听课。他们或许并不全都长得可爱,或者有点傻里傻气又或者顽劣不堪。他们原本都会有一个明天……

    豫山书院更多的还是教授家里的孩子,有那样的一个孩子,六岁了,被宁毅叫过去上学,小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多半乖巧,宁毅教他讲礼貌什么的。那场暴雨之后,那孩子整个人变成了两截。在整理出来的尸首里,还有好几个孩子,他是认识的……

    人在这个世界上,会遇上老虎。这句看起来光棍的话,可以安慰一些人,包括他在内,或许可以将自己塑造得不那么无辜,可以为自己遭遇的坏事多少做点解释,让一个人……不至于会沉湎于痛苦和质问。但这样的话,原本是不该放在那些孩子身上的。

    慧极易伤,情深不寿。走过那样的一条路,他或许可以压下心中的同情、怜悯,但总会有一些东西,会在心里积累,在某些时候,喷涌出来,撩拨他的情绪……

    虽然做事的时候,是不该有情绪的,但事情毕竟是告一段落了……

    *****************

    黑暗中,血腥的气息萦绕鼻腔,杀戮声传过来时,手链像是念珠一般的,一颗颗在手里转动着。

    远远在那边喊的,是李逵,但他喊的东西,宁毅并不想理。

    有些情绪,从钢刀刺进宋江身体的那一刻,就在从心里涌上来,松动了心中的理智基石,但毕竟是无所谓了。他静静地感受着这些,伤感与愤怒交叠在一起,这是他原本压在心中的东西。

    从三月底那场暴雨里他意识到整个事态的那一刻起,这些情绪,他一直不曾表现出来半点。看那些尸首时没有,见到梁山上的人时没有,将梁山人一个一个地杀,一个一个地威逼时没有,哪怕有些时候他表现得仿佛令人恐惧般的冷澈和疯狂。在实际的情绪层面上,他从来就不曾有过动摇,甚至于不愿意让任何愤怒主导他的行动。

    如果他真的表现出任何愤怒,宋江等人感受到的,或许就不是恐惧了。在所有事情完成之前,他只是要将恐惧和绝望,完全而高效地撒播出去。但在这个时候,那些东西终于能够从心里涌上来,缠绕住他的整个思绪。

    齐新勇、王山月等人护在他旁边,注意着变故或是流矢。也只有他们隔得近了。能够清楚这附近的事情。也能够听到此时在这奇怪年轻人口中哼着的古怪腔调,就像是他那晚在独龙岗外的山坡上哼的那样,缓慢而空灵,数着念珠。有一种与战场杀伐格格不入的气氛。

    李逵的吼声还在传来。

    “杀了你——”

    “宁立恒!你出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杀你全家——”

    “哈哈哈哈。我们那天杀到你家里,都不知道有没有碰过你的女人——”

    “有种看着老子——”

    与他一道杀来的人数已经越来越少,孙二娘与花荣在中途战死。李逵挥舞双斧,一路前行:“谁敢挡我——”他此时挥舞双斧犹如浴血的魔神,已经杀到近处,旁边长矛刺来,钩锁缚在他身上,他发力挥、拽,旁边的士卒便被拉倒在地,但他的身上毕竟也已插上好些箭矢,几根勾索飞来,嵌进他的胸腹间,几乎将他的肚子撕拉开,他双手拽着,奋力向前,终于双腿被刺,整个人跪在了地上,他却还在吼着向前走。

    不远处的盾阵后方,宁毅睁开眼睛,揉了揉额头,片刻,提着一根狼牙铁棒走出来。李逵这边整个肚子都几乎被拉开了,凶相狰狞,看着宁毅:“你这……贼厮鸟,有种……看着老子的眼睛,老子下辈子……还要……”

    宁毅看着他的眼睛,举起了铁棒:“看一辈子都可以……”

    铁棒全力打在李逵的面门上,他脑袋朝后仰了仰,然后,半个战场上陡然听见一声怒吼:“一群王八蛋!”第二棒打下去,将李逵的整个脖子都打断,脑袋朝后方仰过去。

    ****************

    生命逐渐流逝,战场上的杀戮渐至尾声,宁毅回到后方军营当中,擦拭着身上的血渍,然后预备开始做善后的事情。

    正安排时,祝虎从帐外进来,他赶得似乎也是风尘仆仆,为着梁山众人终于落到这一步,颇为兴奋,但首先还是将一张纸条交给了宁毅。

    宁毅展开那纸条看了看,片刻,目光望向祝虎,祝虎道:“十二那天负责打听情报的拿到这消息就在赶了,其实……江湖情报,难免会不准的……”

    宁毅点了点头,随后又点了点头,看看帐篷里的人,终于道:“刚才说……宋江他们的尸首,脑袋拿去给武瑞营,其余的,随便吧,喂狗喂狼又或者是烧掉,怎么方便……我……我有点事。祝彪,你陪我去一趟……济州,可以吗?”

    那边祝彪正在包扎身上的轻伤,抬头道:“当然可以啊。”

    “得马上走,你去……召集两百人,现在可以走的,也愿意跟我走的一起,其余的还是留在这里杀人善后吧。其实之前已经就安排好了,王兄弟你负责跟武瑞营、周边官府打交道,文昱也留下,三位齐兄随我过去。事情有点急,这边就拜托大家了,更多的……待我回来再说。”

    见他这么着急的样子,王山月皱了皱眉:“莫非是令师……”

    “呵。”宁毅点了点头,“应该不是太大的事情,大家还是先处理正事,我搞定就过来,或者你们搞定了,过去跟我汇合,都是一样。”

    这边安排完毕,不久之后,宁毅出了营帐,走上马车,那边山坳间,杀戮正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光芒倒是往周围山上延绵开去,是在清扫战斗中侥幸逃脱的一部分人了。马车驶离军营,后方祝彪领着两百人或骑马或奔跑地跟着,车厢之中,宁毅拿着那纸条再看了几遍,但事实上,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来。

    ——七月十二下午,陆红提于黑牛岗附近为林冲、史进、孙立、陈金霞、陆文虎以及新赶到的“万里独行”吞云和尚等人伏击围攻,传闻负伤后逃离,如今行踪不明,安平县附近绿林人士仍在展开大规模追捕。

    七月十二,那已是一天半以前的事情了……

    “我要睡一会儿,尽管赶路不用管我。”

    他如此说道,整了整衣服,在马车一侧躺下。不久之后,陷入梦乡。

    梦境之中,许有几个孩子过来,与他道了再见。

    马车披星戴月,在崎岖颠簸的道路上一路奔行。

    不久之后,天空下起雨来……

    *************

    待会应该有一个关于梁山的小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