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三六章 噩梦终末 冰凉一叹(下)
    光芒映照着黑夜,简单的木台正在西面的山坳间搭建起来,搜捕队伍的火把正在朝侧面延伸开去,士卒小跑过营地。在营地中央的小小广场边,手脚被缚的宋江就那样侧躺在地上,与一同囚徒看着不远处木桌边的书生双手交叠着,在木台完全搭建起来之前,做着最后的说话。

    “其实整个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他说道,“你们会觉得疑惑,会为了自己的行动为什么会被猜到而感到奇怪,不是因为你们想得太少,而是因为你们想得太多了而已。”

    “梁山被破之后,你们壮士断腕,差不多四千人逃出去,让我之前的布置归零,是一步对的棋。之后你们走了很多步,烧村子,在山里逃,拖着一两万人兜兜转转,当意识到烧村子不行,你们拿丰平县,再威慑饶平,紧接着一个回马枪杀过来,再加上利用郓州的局势,放出谣言,让所有人都跟着你们走……啊,朱武,看起来只有你对我的说话感兴趣……”

    “你们做得非常好,每一步都令人激赏。”站在木桌边,宁毅的目光巡弋过众人的身上,语速平静而且稍稍偏快,这时候才向朱武那边点了点,做出肯定,“能够利用这里的形势,做到这么多的事情,光是三千多人在山里跑来跑去近一个月不被抓住,就已经非常的不简单。而且你们开始整肃军纪,最大限度地抑制住了奸细的作用,一直压到最后才爆发。坦白告诉你们。你在战术上的运用,不管哪一步,我都没有抓住你们……哦……”

    朱武在那囚笼里抬起头来,目光里是最深的疑惑,宁毅旁边有小兵过来报告情况,宁毅听完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水杯。

    “他说山坳那边有点暴躁,不管他们,回到朱武你感兴趣……而宋公明哥哥,也许也想知道的话题上来吧。我没有抓住你们。虽然平心而论。我希望他们可以早一步将你们合围,不让你们做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但不得不承认在形势上还没有到那一步。我……从头到尾只确定了一件事,从你们离开梁山的时候。我就确定了。”

    “你们要杀我!”这声音回荡在小广场上。宁毅点了点头。“你们一定要杀我!这件事情,我从你们下梁山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而你们好像确定得有点晚。整个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话语随风蔓延,宁毅低头喝水,让些许的沉默维持在这里,过得片刻,他才放下了杯子,摇了摇头。

    “人往前走,路有很多条……很多时候,大家都这样认为,你们下梁山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杀我。但摆在你们面前的,很多事情好像都可以做,你们可以去投田虎,虽然路有点远,而且出了郓州,对地势你们就没这么熟了,但不是不可以;你们可以一直游走,拖得武瑞营最终没了心情再抓你们,因为剿灭梁山五万人的功劳他们已经有了;你们可以一直烧杀抢掠村庄,逼得郓州又或者是其它什么地方的当官的愿意招安你们,免去麻烦;你们也可以杀我,但好像也挺麻烦的,看起来只是选择之一……但我就只确定最后这一条,不管前面有千百条路,你们最后只能走到这里来……”

    “你们杀到江宁,小挫之后铩羽而归,运河我让你们吃瘪,几年经营,你们如日中天,独龙岗我打垮你们,梁山地利,我让你们内讧。是我到处奔走,威胁周围的官员,绝不许你们投降!是我督促武瑞营,决不许他们收兵!你们有路走,我就封死你们的,你们烧村子,我就用剩下的人来填独龙岗的窟窿。当你们走一步摔一跤的时候,你们一定会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我,可惜到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你们以为自己幡然醒悟?以为自己……忽然纷繁复杂的线索里找到了重点?以为自己终于下了决定,破釜沉舟?以为在下了决定之后,费心竭力地运用了战术,耍了官兵一道,然后果断的杀了一个回马枪?这些天来你们想得太多,连自己都被蒙蔽,搞错了顺序……”

    “你们在初五初六这几天才终于下了决定,而在六月二十三、二十四这几天,我们就已经跟武瑞营谈过了,如果一直没有抓住你们,我需要防的,就只是这最后一步。我在战术上还没有太多经验,只能看到这一步,我跟他们说了,然后……取得了谅解……”

    声音顿了顿:“在你们搅浑了水以后,对你们的所有动作,我追不上。我不是料事如神,也不是从任何奸细那里得到你们的行动消息,你们已经有了准备,消息必有谬误,情报难免差池。梁山以后,所有奸细的责任就已经完成,我让他们全部静默,哪怕是他们主动传出来的,我都选择怀疑……燕青在丰平放了一张纸条,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打开过。但是你们的动作越激烈,越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你们想要干什么……大势的方向已经越来越窄,除此之外,你们又能干什么?武瑞营因为各种条条框框是比较迟钝一点,但是准备了一个月,打个伏击还是没问题的……”

    士卒又过来了,报告了消息,宁毅再度点头。

    “当然你们也可以不打过来,但如果是这样,顶多再有半月一月,我保证外部的压力会让你们整只队伍都维持不住。到时候郓州的山野,就不是你们想跑就跑想逃就逃的了,决战放在什么时候,没有区别……”他笑了笑,声音低了低,“好了,该说的……差不多说完了,诸位,我们过去吧,里面的两千人,大概也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来,宋江。我们一起走……”

    兵卒围了上来,有人解开了宋江脚上的绳索,扶他起来,宋江挣扎道:“你要干什么……”但兵卒将这次抓来的众好汉一个个的拽起来了。朱武、武松、戴宗、席君煜、柴进、张青……等等等等,一个个推着往前走,武松奋力挣扎,将一名兵卒踢开,砰的一声响起来,血花绽放在他的胸口上,几乎也是在宁毅开枪的同时。旁边一名兵卒朝他劈了一刀。随即被吓了一跳。宁毅放下火枪,看着武松尸体倒下去,然后冲那兵卒笑着点了点头:“干得好。”

    他拍拍宋江的肩膀:“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喜欢你。不用再问了。走吧。”

    一行人往外走。宋江跌跌撞撞的,显示有些发抖,然后咬紧牙关。吸了一口气:“还有两千人,他们都是我梁山最厉害的弟兄……”

    “嗯?”走在旁边的宁毅和善地看他。

    “你不能这样逼,人被逼到死路是会拼命的,我……我可以投降,可以受招安,你们不用死那么多人,你……放过我的这些兄弟,不用赶尽杀绝,我宋江……你今后想杀便杀了……”

    “大义凛然,够兄弟。”宁毅微笑点头,仔细聆听,他们穿过兵卒阵列,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木台,宁毅没有回答他的话,想了想,笑着说道,“其实我可以理解你,我懂你做的这些事情。”

    “呃……”宋江愣了愣,但宁毅拍了拍他的肩膀,催他快走,话语声调不高,犹如两个好友并行的耳语。

    “谁也不是生出来就想当土匪的,有的时候,时也命也,我们挡都挡不住。恰如猛虎卧荒川,潜伏爪牙忍受,你看,你的词我很喜欢,时乖命蹇,只能上山当了匪人,有很多这样的,譬如说……林冲,他被高俅陷害,娘子被高衙内那种渣滓侮辱,死了,他被刺配充军还得被上司陷害,被小人谋刺,最后只得上了山,一个男人能受到的侮辱他都受到了。”

    边说便走,宁毅摇了摇头,目光唏嘘:“他无法寻仇,一个教头能怎么样,脸上刺字,进了京城就算行刺也杀不了高俅,退一步说,就算他侥幸能杀高俅,他也一定走不了。有些人说风凉话,指责他为什么没有拼命的心,我不这么觉得,拼命啊,说得容易……拿这个标准来要求别人根本就是不道德的。所以我非常理解他,你说是吧……看,你的兄弟朋友……”

    一行人此时已经走到木台附近,再远处的山谷中,被围困的梁山众人身影已经能够看到,那边也在朝这边望过来,然后引起了小规模的骚动,众梁山头领士卒义愤填膺。

    宋江被带上了木台,火光照耀着,能够让那边山坳里的众人看得更清楚。席君煜就站在他旁边,其余人则在台下排开了,士卒一开始想让他们跪下,有人跪,有人挣扎,宁毅朝下面挥了挥手:“不用太麻烦了,爱跪就跪爱站就站吧,没关系。”

    风声吹着火把,光芒摇曳,声音呼啸,两边的士兵人群隔着上百米的距离相对,在那边的山坳中,一道道的身影。吴用、李逵、宋清、花荣、孙二娘、宋万……李逵大喝了一声,几乎就要冲过来,但毕竟没有冲动。宁毅往两边看了看,确定两边大概能够看清楚面容,才返回来,宋江其实一直都在看着他,他也走到了宋江身边。

    “其实我也理解你,譬如说……替天行道什么的。造反当然要有个口号!凭什么不能有?是我我也有,一定要喊得响亮!还有,你看看旁边,席君煜……事情很简单,小弟在外面惹了事,又或者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大当然得扛。要上山,当然是杀人放火做坏事啦,如果他好得不得了,官府就不会逼他上来了。有些时候,小弟的事情做过了,陪个礼道个歉也可以的,江湖嘛,打打杀杀难免误伤……”

    夜色沉默,只有风声,两边的人看着宁毅在木台上与宋江如好友一般的说话,甚至偶尔指指席君煜,却没有一句话跟这边、或者那边的人说。都不知道要发生些什么。甚至连宋江,此时都觉得有些诡异。他是希望宁毅跟他谈招安或者投降的事情的,但对方絮絮叨叨,只有诡异和冰凉的情绪在心里积累起来。

    “还有秦明啊、徐宁啊他们,这么厉害的人,能用当然是比杀掉了好,如果是我,多半也想逼反他们。走投无路上了山,梁山声势越大,我也多一份保命的筹码,对不对?将来太大了。跟官府谈谈招安。当个官。真的,是我或者也只能这样做。你看,我理解你,我真的理解你。”

    宁毅微笑地看着他。重复了这句话。当宋江在片刻后下意识地点头。宁毅倒是想起了一些什么:“嗯……回到道歉上,这件事虽然是你小弟起的头,但是苏家死了一百多人。像有些孩子,只有这么高,这么一点点高,我看见……他们被砍成两截了。这事情又不是他们的错,我确定不是他们的错,既然是你们做错了事情,道个歉可以吧?那么小的孩子……你说呢?我很希望你能跟他们道个歉,说声对不住就行了……”

    宋江看着宁毅,宁毅也看着宋江,目光柔和但执着,笑了笑,又有些伤感。宋江牙关站了站:“对不住。”他这声音像是从牙缝间出来,说出之后,大概觉得自己声音太小,想要再大声地说一次,但宁毅已经点了点头,伸手摸着他的头顶和后脑:“可以了,可以了,他们现在已经在天上了,说的声音大声音小,应该都能听到的。已经可以了……”

    宋江此时年过四旬,在梁山之上虽然算不得最为魁梧的,但也算是铁塔般的汉子,只是宁毅这样摸他的头,却像是摸个孩子一样,他脑后此时还有鲜血,宁毅也丝毫不在意。说完这些,右手手指举起来挥了挥,有着稍许兴奋地去往一旁。

    “我说过了,我理解你们,就像是……林冲,就像是我刚刚打死的那个,是武松吧?他是武松吧?赤手空拳打死了老虎,要是我平时听说有这么厉害的人,我也得说,他是好汉。你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何等快意,对不对,听起来就令人向往,如果说到书里去,一定会很受欢迎。那边,智多星吴用,听起来就很厉害嘛。你兄弟李逵,想杀谁就杀谁,多棒。不说李逵,就说鲁智深吧,人家都说他有大智慧,你看,有大智慧,又能一直潇洒快意,大家都会很向往,老百姓都喜欢这样的好汉,因为他们也希望自己可以活得这么自在……”

    “你要干什么……”宁毅喋喋不休的说话中,宋江终于又打断了他一次。因为宁毅一面说,一面在旁边的箱子里挑挑拣拣,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明晃晃的剔骨钢刀,看起来竟像是用来杀猪的。宋江问出这句话,宁毅晃着手上的刀才停了停,看了钢刀一眼。

    “哦,这个……刀啊,当然是刀。我刚才说到哪里?呃……自由自在,活得自由自在,说出来大家都很向往,但是、但是你杀到我们家里来了怎么办呢……”宁毅拿着刀吹在身侧,摇着头走过去,目光望着宋江,然后他顿了顿,低头看手上的刀,用手碰了碰刀尖,“你们……会杀到我们家里来啊,不是说书听听就好,你们会杀过来,把人全家都杀光。这个时候我怎么办?”

    宁毅站在那儿:“难道一直都说你们有苦衷我可以理解你们吗?武松啊,我也想可以打死老虎这么厉害,林冲啊,我也为他义愤填膺,真的义愤填膺,鲁智深啊,大家都想跟他一样,逍遥自在,有大智慧,他虽然不积善果、杀人放火,说不定他有一天大彻大悟还可以顿悟成佛呢,但是在他成佛之前,他会护着你们,被他杀、被你们杀了的人怎么办呢?他成佛之前杀掉了我怎么办?这样的佛?我要来干嘛!?我也想跟你们一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谁都想,但要是你们喝的那酒是我的呢?你看,你们到我家里来,杀人了啊……”

    宁毅瞧着他,目光恳切,手中刀锋转动:“所以,我说这些,你可以理解吗?”

    宋江牙关颤动,想要说点什么,面上表情急速变幻着。风吹过来,宁毅手中,刀锋转向上方,定住。眼神在那一刻停住。

    “谢谢理解。”

    平淡的话音落下,宁毅跨出一步,一刀刷的捅进宋江的肚子里,然后握住刀柄,猛然拉了上去。所有人的注视下,火光中,鲜血喷上天空。

    空气中,似乎有呐喊的声浪响起来,就在宋江的身边,一直听完了整个过程的席君煜“啊”的大叫,猛然后退,尿液已经从裤子里漏出来,宁毅摇了摇头,不管那些溅在自己身上的血液,看了席君煜一眼,将手中的钢刀交给旁边的同伴,朝着席君煜身手划了一下,这是他对席君煜最后的处置。然后在巨大的躁动当中,宁毅转过了身,火光的明明灭灭中,举起了一只手。

    “杀——”

    由破六道的气劲迫发出的巨大的怒吼,朝着四面八方扩张出去,这边的木台一侧,排开的士卒们举起钢刀,朝着那一列被押在阵前的梁山好汉,斩了出去,朱武、戴宗、柴进、张青……一排排的鲜血绽放开来,喷涌而出。杀气激荡、火焰撕裂夜空。宋江整个人被剖开,跪下、倒下。血腥流淌、在木台上、宁毅的脚下,弥漫开去……

    箭雨之后,兵锋开始冲杀在一起,这个夜晚真正的杀戮,开始了……

    **************

    知道大家在等,早点码出来早点发吧,求月票。^_^(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