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三二章 最后的……喧嚷
    ()    景翰十年七月上旬,山东郓州。

    自六月中下旬官兵大破梁山岛后,宋江等一众梁山jīng锐的逃亡,在郓州一带,已经持续半月的时间。大概从最初十余天里的疯狂肆虐中醒悟过来之后,大概是从七月初七开始,整个梁山军势为之一变,将局面带入了相对诡异的静默状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至少在这段时间里,由吴用、朱武等人cāo控的梁山部队,进行了几次相当出sè的战术运用。

    从独龙岗的一战,梁山被宁毅自巅峰状态狠狠打落,到后来jīng简人员十不存一的开始逃亡,梁山所面临的,其实也不全是墙倒众人推的凄凉景象。这时候的绿林,讲究的是道义,当梁山真正陷入低谷之后,愿意在这时候伸出手来雪中送炭的人,也并不是没有。

    水泊附近的山东一地,至少在山东的东西两路中,算是官府力量最为薄弱的地方之一。这片地方上山头林立民风彪悍,五六个人,七八把刀就敢占山头为王的,梁山当初打出的聚义旗帜,其实很合大家的胃口。当梁山一路烧杀想要将怨气往官府方向积累的途中,令得许多这样的小山头开始仇视梁山,但更多的,还是选择了静默、退让与两不相帮。

    而在宋江等人逃亡的十几rì里,另一些因梁山之战被驱赶、打散的兵卒头领,也已经零零碎碎地分布在了整个郓州、济州的区域里。这些人中,有的还想过去与宋江等头领汇合,也有的甚至结交了一些朋友,想要在梁山为难的时期过去热血一把的,至少在宋江逃亡的十几rì里,就曾有好几拨的绿林豪客赶上或是遇上了他们的队伍,想要入伙或是提供帮助。

    对这些人,宋江不是不想用,更多的是不敢用。因为宁毅的诡计太多,已经让他们屡屡吃瘪,如今好不容易将军队内肃清一遍,谁知道这些新入伙的人会不会是宁毅的安排?

    出于这些考虑,他也只好无比感激地做出婉拒,留下话语是:“如果我等脱得大难,欢迎各位前来聚义,但此等情况下,便不好连累各位兄台,只是如此大恩大德,必将铭记于心。”云云,他说得诚恳,众人便也道若有什么困难只管开口。

    事实上,如果开口就能解决困难,宋江早就不客气了。

    但是在七月初六这天以后,这些散布于周围州县的溃散逃匪,还是被吴用、朱武等人巧妙地运用了起来。这一片地方原本就地广人稀多荒山,宋江等人一路烧杀,军队与独龙岗的两千多人才咬得紧些,当他们放弃烧杀,全力隐藏踪迹甚至于分成两股、三股逃亡时,宁毅等人就要费上更多的时间才能准确把握住对方的踪迹。

    而与此同时,大量的假情报也被梁山这边放了出来。他们派出人手联络各地的溃兵、逃散的头领,下达各种命令,希望他们挑起混乱,又或是放出准备打哪里,让人配合的消息。这些命令不见得会被多少人执行,然而即便有一部分人愿意配合,当各种情报反馈过来,宋江等人的踪迹,就在郓州一带的山间变得模糊起来。

    这样的情况连续几rì,不管是谁都明白宋江等人将有大的动作。方督行那边也不敢怠慢,令武瑞营的剩余兵力往郓州一带增援,但即便如此,附近的水泊、群山之中仍旧有大量区域可供宋江等人腾挪,众人能够确定的,也仅仅是这支逃亡队伍半天到一天以前的情报,就算偶尔将这个时间缩短一些,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战术上的事情,宁毅很难在现有的条件下起到太大的帮助了。宋江的队伍中固然还有几名jiān细可用,但一来宋江加强了对头领、士卒的监控,二来这样的奔行当中,双方连接头的可能都没有,又哪里有cāo纵jiān细的机会。

    万余人在这样一片还算相对有主场优势的地方追捕三千多人,要真正揪住,是迟早的事情。这边强硬起来之后,对方士卒的心理层面也必定会面临崩溃。但一切都需要时间,在这之前,只能交给方督行、何睿、栾廷玉这些人去cāo作。就在这样的屏息等待里,初十这天拿到关于陆红提的消息,对宁毅来说委实是枯燥等待中的一剂强心剂,王山月、齐新翰、祝彪等人也纷纷表示了惊叹。

    “立恒的师父?竟然如此厉害?”

    “怎么可能,这等高手竟然是……”

    “呃,宁大哥的师父这么厉害,那他……到底是怎么把武艺练成这样的……”

    当这位为自己出头的“恩师”消息传来,带给旁人的感受除了羡慕惊讶之外,首先反映过来的竟还有明显的鄙夷,委实是令宁毅感到无奈的一件事。

    这几天里他教了王山月一些yīn人的方法,王山月本已对他颇为佩服,觉得聪明人果然是聪明人,而在齐新翰、祝彪这边,也觉得这家伙yīn险毒辣,各种手段不容小觑。但得知他有这样厉害的师父之后,嘴角顿时便抽搐起来。宁毅大概能明白他们的想法:我的师父要是这么厉害,我何至于老出yīn招跟人对打啊!

    他们一时间将宁毅当成不肯努力练武的典范,觉得果然聪明人也是优缺点的。宁毅不好辩解,但想起陆红提,心中温暖之余,其实也有些感叹。

    “呃……以前跟她交手的时候,她不像是有这么厉害的样子啊……”

    这句话在祝彪等人面前喃喃自语出来,众人对他鄙视不已,他也只好笑笑。事实上在陆红提面前,自己武艺高些低些,对她来说估计都是没所谓的事情,也难怪她老说自己二流三流,这位宗师级的高手陪自己搭手,又陪着自己在招式上、yīn人上胡闹,对自己可真是迁就得紧了。

    当然,若是自己真是什么武痴,将所有jīng力都摆在武艺上面,陆姑娘想必也会更加倾力督促自己变成一流高手。不过在她眼中,终究是觉得济世救民是第一,武艺练得再好,百人敌也不如万人敌吧。

    再想想,能够在这样的年纪上将武艺连到这个程度,她在吕梁山那边的艰辛困苦,恐怕还在自己想象之上。每念及此,温暖之余也不免叹一口气。

    祝彪等人对他的鄙视当然算是相熟以后的打趣。真见多识广一点,大都能知道他小时候并未打下基础。此时独龙岗的两千余人还在随着宋江乱转,无法顾及绿林当中的sāo动,宁毅也只得找栾廷玉询问一番那边会不会有危险,随后又说起铁臂膀周侗来。栾廷玉武艺高强,又是周侗师弟,但说起这位天下第一人,他也是摇头,表示所知不多。

    “当初学艺我还年轻,比他差了不少,但要说到师兄师弟,说起来是有一段联系吧,实际上当不得真。我辈武师走天下时,遇上厉害的人授艺,谁不想学上两手。我三十岁前,拜过七个师父,武艺有高有低,到艺成之后,能打出一片天了,才不再拜师。当然也有从一名师学艺,由始至终的,但实际出来之后,还得到处游历切磋。据我说知,周师兄真正成艺是在少林,尽得谭正芳谭大师真传,之后我来山东这边,与他便没有再联系,不过他在御拳馆当了教头,与同样当官的孙立孙师弟就比较熟。”

    栾廷玉武艺高强,但xìng子冲和谦虚,说起武艺高下,倒是笑了笑:“境界到这里,差得一筹,打起来便差很多。若那位陆姑娘真有周师兄的功夫,又不恋战的话,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谁能留得住她。”

    他说完这些,又补充道:“只是人力有穷,再强的功夫,人也会累,又或是运气不好,这些事情不好说。只能说……应该没事吧。”

    陆红提在吕梁山上活下来,自然不是只靠运气,特别是遇上辽人打草谷的混战,能够活下来的,jǐng惕xìng肯定远高于一般人。宁毅稍稍放心,只要解决完宋江这些人,便可以立刻过去与她会和。

    这时候才想起鲁智深死掉了,又想到林冲,忙跟栾廷玉询问这天下间还有哪些人像周侗一样厉害,又或者周侗会不会出手给弟子报仇的事。栾廷玉一脸怪异。

    “武艺总是打过才知道,宗师也不过是叫出来的,我哪会知道谁比较厉害……不过要说给弟子报仇。周侗在御拳馆教拳,每年向他拜师的弟子没有八十也有一百,就算是正式一点收的关门弟子,听说京城也有好几个小王爷侯爷拜在他门下。弟子教出来了,若是不能参军,多半进了绿林。北方、齐鲁、河朔、江南,哪里没有他的弟子。史文恭、卢俊义、林冲这些,大都是他教出来,顶多是留个念想罢了……”

    栾廷玉叹了口气:“何况他一生学武,想的是上阵杀敌,只是习武之人受轻视,他在京城打出偌大名头,天下第一,朝廷却从不曾重用于他。听说离开之时也已心灰意冷,又怎会为着一些落草的弟子跑来找官府的麻烦,真遇上了,不亲自出手清理门户,也就算是网开一面了……”

    两人为这些事情议论一阵,之后又讨论了有关宋江等人的意图方才分开。祝彪又过来好奇地询问他师父的年纪、漂不漂亮等等,宁毅骂他几句,道:“你的妞就在后面,她心情不好,过去泡你自己的妞去。”

    祝彪倒也已经习惯了他口中古怪的话,只是不清楚意思:“什么是泡啊。”

    “就是追求啊,让她开开心心,离不开你啊……”宁毅解释一番。

    “那我不用泡啊,我们都定亲了,我知道她心情不好,早已跟她说了,必定取宋江项上人头,为……呃,为大家出气。”

    “女人不是这个样子的,要哄的。”这家伙有点虎,宁毅对他很无奈,解释了一番哄女人的重要xìng。祝彪听完后想了一会儿,从马车里出去了。孺子可教,宁毅对他的态度还是比较欣赏。

    然后到得这天傍晚扎营的时候,宁毅出去闲逛,看见祝彪在那边与苏文昱、齐新翰等人聊天:“宁大哥聪明是很聪明,就是太婆婆妈妈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哄女人呢……”

    “嗯,我二姐夫就是这点……”苏文昱点头应和,摆了摆手,“他整天挂在嘴边泡妞什么的,其实啊我跟你们说,我觉得他根本就不会泡妞……”

    几个人站在那边,之后嚣张地哈哈大笑……

    ……

    这一天过去之后,七月十一的凌晨,天刚蒙蒙亮,一队一队的人影在黑暗的山间行进。

    燕青奔行在军阵当中,目光在黑暗中扫过周围,显出草丛、石块、树木的轮廓,他心中微有些焦虑,山麓的高处将至。

    越过那道山麓,风在吹,景物自眼前舒展开去,视野下方的山坳间,一条小河蜿蜒流过,斑点稀疏的灯光,构成了一座小县城的轮廓。

    “燕兄弟。”

    旁边有人上来,是花荣。

    “终于到了,折转这么久,他们一定想不到……”

    风吹过山野,天边露出微微鱼肚白时,微凉的白雾萦绕在空气里,小小的县城外有人出去担水,道路上,一队十多人的商旅朝这边过来,经过城门时,遭到了盘问。

    片刻之后,小县城的城楼上,陡然有人示jǐng,城门处,商旅陡然拔刀,鲜血溅起在清晨的雾气里,两侧山麓间,人海如狂龙而下。

    七月十一,在领着官兵兜了几天之后,梁山众人虚晃一枪,折往东面,取住户只有六千人左右的丰平县,打着为朱富朱贵兄弟报仇的口号,杀了县内以何姓大户为主的数百人后,放了一把火,然后出城北遁。在郓州整个战略局势不断收紧的情况下,以战术层面上的运作,成功地给了武瑞营与宁毅等人一个凌厉的下马威。

    梁山人未必敢屠掉一个县城,但对于官府来说,这却也是不可忽视的威慑姿态。七月十二下午,梁山众人出现在饶平县外,大概觉得攻下县城的代价太大,虚晃一枪又走了,这两下的姿态,将武瑞营咱附近几个点的军队成功地钉住。而趁着武瑞营在这片刻的迟疑,三千多人果断回身,翻山越岭,在七月十三这天的夜晚,朝着他们最终的目标直扑而下!

    决战到来。

    ***************

    这一章差不多十点就写完了,我斟酌修改花了两个多小时,因为将会决定整个梁山的归处,到最后还是过了十二点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