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二四章 人心如晦 月光坛城(一)
    景翰十年夏,六月十一,梁山大雨。

    瓢泼的雨势挟着漫天的乌云,偶尔划过的闪电与惊雷将这八百里的大泽都搅得混沌不安,这巨大的水泽里,梁山山麓突出水面,盘踞期间,在这雷雨闪电间,犹如太古洪荒时期的野兽,在昏暗之中,巨大的身躯仍旧岿然不动,经历风吹雨打,坚定而可怕。

    自宋江等人在梁山起事以来,横扫水泊附近的山寨,合纵连横。踞于梁山险地,数度打败官兵来袭,自曾头市后,气势更是如日中天。再籍着武朝北伐,方腊起事失败的余势,盘踞壮大,扶摇而上,在某些人的眼里,可怕得就如同盘踞于这水间巨岛一样,便是天地之威,也不能再打倒它。

    独龙岗一役,它是因何而败的,在许多人的眼里,仍旧是个谜团。

    六月初八的那个傍晚,梁山主力自武瑞营的堵截中突围,此后的一整个晚上,一些头领都是奋力整军、奔逃,到了第二天早晨,才在将军岭一带陆续汇合。想起仅在半个月前,众人在这里的意气风发,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此后在将军岭稍微整合,再去往已经攻下的万家岭,这时候清点人数,当初前去独龙岗的两万人,此时能陆续整理起来的,已经不足一万一。

    消失的人数里,一半以上是死了,有的被抓,也有的在一路奔逃之中陆续掉队,只能期待他们在此后陆续集合过来。又或者自行回去梁山。在这些人中,很可能也有一部分,开始对梁山心灰意冷,他们没有家人牵绊,籍着掉队就此跑掉的,也不是不可能。

    独龙岗一地,真正能整理起来的士兵,也不过一万多,这一仗下来,从开始的顺风局打到最后损兵过万。说出来都像是一场闹剧。但这时候没有足够的空闲让他们停下来做检讨。从独龙岗那个诡异的梦魇里跑出来了,但余韵还在不停的发酵。哪怕用膝盖考虑问题都能想到,那血手人屠宁立恒这一路报复,不会在此时罢手。接下来必然便会集合起手上的力量。趁着梁山空虚。做出强攻。

    此消彼便长。

    冰冷的事态摆在面前,同时在梁山众人眼前的,还有着无比焦头烂额的现状。眼下整合起来的这一万一千多人。军心也未必完全可用,要让他们回到当初的状态,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得到的了。而最麻烦的是可能还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被煽动的人混杂期间。

    但就地整肃,也不可能。这种事情只能趁着打胜仗时做,越是败战,上方的威严越减,而下面的人则愈发抱团。在以义气为向心力的梁山上,此时还想整肃,等待上面那些大头领的,就是这些来自三山五岳间好汉们的哗变和造反。

    严重的事态下,对这些麻烦事也只能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初九初十这两天,宋江等人尽量安排原本攻打万家岭的部队运送着万家岭上的各种物资回梁山,紧接着才是这边的一万多人,到得初十过去,也只运了一两千人回山。十一这天自凌晨开始下起暴雨,事情只能稍作耽搁。吴用等人关注着军心,但事实上,军心还是挺好的……或者说,可能是挺好的吧。

    万家岭胜了,但独龙岗到底是怎么败的,未上战场的兵卒、头领、家属都有好奇,他们中也有消息灵通的,大都知道攻打独龙岗的前几天是相当顺利的。此后的急转直下,就只有军中的头领和参与了战争的兵卒能知道。但是回到了梁山上的兵卒对于周围的人,几乎都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缄默,对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但这样的效果,其实是来自于心中的忐忑与恐惧。

    当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处于局中的个体都开始选择为整个大局做理智考量的博弈原则终于出现在梁山众人的身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委实也能给人稍许的欣慰。暴风雨中,聚义厅一侧的房间里,当说起这件事,朱武也有着少许的平静。

    “……至少真要打起来,军心还是可用的,大家家人都在梁山上,绝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希望梁山垮。”

    房间里坐了好些头领,门被打开时,风雨便鼓舞进来,吹得燃烧的火把一阵乱动。书桌后,吴用撑着额头:“独龙岗那边人毕竟耗得差不多了,他们想来,也来不了几个人。若是……若是那宁立恒真得了那奸相的支持,武瑞营会出兵,但在我看来,他们没那么坚决。咱们第一阵只要能将武瑞营迎头打溃,以梁山的地势,终究还是守得住的。”

    “如今还不知道那人会如何出招,但只要能一战而胜,咱们便可以乘胜开始整肃军心,此后便是一帆风顺了。总之,一切都要朝着这一点来做。”

    “原本在呼延头领麾下的几千人,以及咱们留守梁山的五千人士气仍在,加起来的一万人,籍着地利,要守住还是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以为死去的兄弟做一场**事,振奋一下士气……”

    自万家岭回来之后,众人就已经紧锣密鼓地工作起来,为了可能到来的攻击先做准备,如何防御周围的岛屿,用哪一位头领比较好,如何控制岛上的舆论,估算对方的攻势,等等等等。到这个时候,至少在吴用朱武之间,已经没有谁排斥谁的问题。

    席君煜也已经列入众人之间,但他在这段时间里选择的是低调和静默。也曾对宋江哭诉,是他引来了祸根,导致众多兄弟丧命,但在这个时候,宋江怎会从他身上追究责任,拍着胸脯说大家做兄弟便要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席君煜感激涕零,众人也连说公明哥哥仗义。

    他们也明白。就算送出席君煜,对方也未必会放过梁山,至少那天冲进了苏家的兄弟,恐怕都在那边的复仇名单上,这些兄弟若真是能送出去,就不止是面子问题,以义气为重的梁山便妥妥的垮掉了。

    而事实上,有关如何依靠地利来防御官兵或是敌人的问题,梁山之上早有无数对策。这时候再多想一百遍,也想不出一朵花来。但局势未明的现在。多做一点,大家心头也就踏实一点而已。

    向一干头领分布着他们的任务,对着原本留守梁山的众人说着这只是一场意外的小挫,将所有能做的准备工作。都紧锣密鼓地做起来。这也是振奋士气的最好办法。而到得这天中午。雨势已经稍微转换,不再电闪雷鸣,第一艘船抵达梁山时。却带来了万家岭一带的消息。

    “之前在路上离队、失散的兄弟,到今天早上,又汇集了几百人,只是在这其中,有一些是被那血手人屠放回来的……呼延头领将他们一齐安顿了,让小的回来问该怎么办,他还让小的带来几个人给头领、军师询问……”

    在议事厅中听得这个消息,吴用的手颤了颤,与朱武对望一眼,虽然紧迫,但其实心中是有数的,嘴唇动了动,笑了笑:“又、又放回来了?”

    稍作询问便也知道,万家岭那边重又聚集的几百人中,到底有多少是放回来的,呼延灼也无法清点,但他做的是对的,这个时候,对放回来的人,仍然只能暂时隔离。而如今最让吴用等人担心的,还是对方对这些俘虏做的事情,说的话,他们如今已不再掉以轻心,连忙将带上岛的几名俘虏唤来,对于整个事态做出最详细的询问。

    议事厅外还是茫茫的雨幕,这场询问一进行便是连续的好几个时辰,到得下午,却有兵卒来报告,道是有人在这样的大雨中乘小船回岛,被水寨的兵卒拦下,对方也道有事情要禀报众头领。

    那人被带上来时,议事厅上的询问还在继续,众人的精神都开始有些麻木,让这人回话时,这人竟也是被放回来的,按照他的说法,他认为事态严重,弄了小船第一时间回来禀报整个事情。众人已经将另外几人询问数遍,包括一千多的俘虏被悉数放回,包括所有的审讯流程,也包括宁毅说的那些话。几名兵卒原本对这些话还有些吞吞吐吐,直到吴用等人发了脾气,他们才终于将这些话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吴用等人也能够明白过来,那一番话语的重量。

    “我杀过来了,你们接得住吗?”

    几乎可以说,对方那恐怖的形象,随着这些话语,几乎又化为了实体,面对面地出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因为他们几乎已经能够看到这话语中的认真,以及可能导致的后果。

    那一千多人中,有五百多人,是被对方抓过两边的,再加上对方三天时间将梁山从巅峰状态硬生生拍下去的战绩,这一次会有多少人感受到对方的威胁,已经无法估计了。

    吴用声音干涩,到得此时,才又想起一些事情来:“让水寨戒备,查……查一下还有多少人趁着大雨回岛……”

    再做了些许询问,宋江起身,无言地走出了议事厅,屋檐下雨飘过来,他扶着墙壁往前走。后方李逵提了板斧追上来,听见宋江在雨声中低喃:“我呼保义宋江,一生光明磊落,未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何以……”

    李逵以为他在为席君煜的事情生气,道:“我现在便去杀了那姓席的泼才!这等人……”

    “铁牛你不许乱来!”宋江回过头来,“你……你现在杀他何用,岂不是显得我梁山众人都怕了。而且我等岂能听那恶贼的一方之词,席兄弟他、席兄弟他……”

    他心中未必是因为席君煜的事情而生气,只是在为事态难解而发愁罢了,说得几声,终于说不出什么,目光扫过聚义厅外,陷在雨幕中的整个梁山,远远近近的房舍、箭塔、人影、光点,盘踞于山间的楼阁,水中的大船,眼中满是血丝。

    “这是要……这是要逼死人啊——”

    他压着嗓子,愤然而低声地咆哮起来。

    与此同时,雨幕中的梁山一侧,有一个小小的插曲,正在发生着。

    席君煜背着个小包袱,带着斗笠披了蓑衣,在水边上看着仍旧很不乐观的雨势,但终于还是俯身开始将一艘小船推向水中,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在后方:“席兄弟莫非是要走!?”

    席君煜弯着腰的身体顿了顿,好半晌,终于起身回头:“梁山此事,皆因在下而起,虽然公明哥哥与诸位兄弟仗义,但席某还有何脸面留在梁山。那苏家赘婿皆为在下而来,也许在下走了,他就会追踪在下离开……”

    他面带悔恨与愁容,这样的辩解,其实有些无力,但没有人看到,就在方才他俯身推船,后方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出现在席君煜脸上的神情,不是悔恨也不是愁苦,而是一个像是等待许久,终于等到事态出现的……诡异笑容。

    然而到这天傍晚,雨停之时,席君煜想要趁此时逃走的消息,还是在一名名头领间传开了,席君煜也因此被暂时的软禁。这天夜里,天空之上有很好的月光,席君煜在黑暗的房间里坐着,终于有另一道身影自檐下走来,悄然挥退了看住门口的左右,打开房门,无声地进来。

    “席兄弟受委屈了。”

    “事情因我而起,些许谩骂算得什么……在查了吗?”

    “已经在查了。”

    对方做出回答,席君煜点了点头,望着外面的些许亮光,面上露出一丝狠意,笑了出来。

    “事情开始还不久,眼下会如此关注我去留的,要么是心中已经存了投靠朝廷的心思,要么就是宁毅一开始便放在我们中间的内奸。今天下午的那场戏里,后者一定不会缺席,只要顺藤摸瓜,慢慢剥开,一定能把人揪出来……”

    他说完这话,对方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席君煜抬起头:“我听说了那些人带来的话,是不是……已经有些晚了?”

    这一次,对方望向窗外,没有说话,梁山的形势,成千上万的人心,已经预估不到了……

    月光照耀在大地上,梁山的山寨,此时像是被巨大水泽困住的城池,人心流转,在军营中被放出来的千余人也在围绕着这座城池,做出自己的选择,一名名籍着夜色回到水泽的人被截下,又或是被调查清理出来,还有不少人,却已经藏身于山寨的黑暗之间,一丝一缕的,将恶意侵染进来。

    这一次,就不仅仅是在冰上造成的些许裂痕,如果有人能够看到这整个局面,就会感受到,属于梁山的这座堡垒,已经从这一刻开始,在尚未受到攻击之前,就因为这些裂痕在逐渐的分裂、剥离、崩溃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