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一七章 日光倾城(下)
    正午的日光之下,双方遥遥地喊话,回荡在阵前。

    替天行道,只诛恶首,降者不杀,当梁山五倍以上的人数围困住祝家庄的时候,这样的阵前说话,并不是没有威慑力。

    而当石墙那边陡然升起祝彪的一句:“你们怕了!”这样的回应,也并非不在宋江与吴用的意料之中,然而对于吴用而言,坚持在阵前说出这些话语,并非没有道理。

    要说攻心,对方短短三日之间,已经在梁山的军阵之中攻了个遍,阵前喊话,对方说出些什么来,自己这边受到影响也在所难免。然而眼下自己这边已经是这样,接下来的仗,基本上是以人数和一干头领的手腕来弹压住下面翻滚的人心,无论如何,大部分人的家人还在梁山的时候,战斗力他们还是会有的,只是看到一个怎样的地步而已。

    而反过来说,祝家庄那边三千多人,自己这边,却从未用过攻心之策,话语喊出来,人数压上去,哪怕动摇的人不多,程度不深,对于祝家庄来说,也是一个可观的比例。眼下的情况,等若是换血互刺,吴用相信,自己这边可以占到便宜。

    吴用的想法,其实是有道理的,即便将宁毅拉过来,首先他恐怕也只会说上一声“跟我学做菜吧”。不过,假如他能够看到方才宋江说话的那一刻还在石墙下后祝彪的欣喜若狂,然后冲上去把自己大哥祝龙拉到一边连说:“该我了该我了。”的兴奋神情,也许他就会后悔得早一点。

    “你们怕了!”

    气沉丹田。沉声暴喝,祝彪的声音一时间响彻全场。

    “宋江你在怕什么!你们之前,不是要屠尽我独龙岗的吗!”

    而宋江的声音,也在从那边传来:“强弩之末,犹不知自量,看看你前面有多少人!今日我等前来,只为替天行道!只诛首恶!这祝家众人,祝朝奉、祝龙……”

    “……现在变成只诛恶首了,为什么!看看你们梁山,看看赤发鬼刘唐的人头!你们已经在内讧了。以为下面不知道吗!尔等杀了我独龙岗如此多的人。亲人兄弟妻儿!你们现在害怕了!”

    “……伤我兄弟性命的混元霹雳手雷锋,只要献上这些人的人头,即可为我梁山头领!”

    “……哈哈,你怕的是我们的军师!看一看。三天的时间!你们变成什么样子了!看看你们周围的人……吴用。我们军师让我跟你说句话。他说,教书先生就该回家带孩子!现在怎么能说话呢!愚蠢——”

    坐在旁边马上的吴用青筋暴起,然而这话本就是喊给祝家庄中心意不定。可能被实力对比吓到的人听的,宋江摊开双手。

    “我等两万兄弟,尔等三千老弱!我‘呼保义’宋江心念仁慈,只给尔等最后一个机会,这是尔等的家人!来看吧!”

    祝家庄、扈家庄的几百俘虏已经被押到阵地一侧。上方祝彪大笑:“你们杀进来,我们哪有活路,但你们有人质,我便没有吗?来看看,这是你们的兄弟!‘霹雳火’秦明先带上来,你们敢杀我亲人,我便也将你们兄弟一个个杀下去!”

    视野前方,那被缚了绳子,堵了嘴巴带上来的,正是秦明。宋江勒马冷笑:“我宋江仁义,天下皆知,你去问问,我岂是滥杀之人!尔等亲族尽皆在此,愿降我梁山,一同聚义的,亲人皆可免死。否则待我两万兄弟今日踏平祝家庄,无人认领的,便只好杀了!言尽于此——”

    他说到这里,抽出腰间宝刀,指向天空,正要说话,石墙上,陡然有变故发生,将众人的冲阵准备阻了一阻。

    那石墙上,原本被捆缚押来的秦明陡然奋身而起,砰的挣断了身上的绳索,猛地一拳将旁边一名庄户砸进了庄里,其余人奋然冲上,然而秦明武艺何等高强,三两庄户被他一发力便打开,抢过一把钢刀,便要冲出石墙。

    祝家的石墙在附近算是颇为牢固的壁垒,但高度也只是两丈左右,武艺高强者跳下去根本不会有问题。然而他挣扎时祝彪便在旁边,一枪便将他拦下,那边栾廷玉也已冲过来。秦明刚刚脱困身手不便,立时便吃了一棒,这时候花荣张弓搭箭便要冲锋,其余人也正要呼喝着冲锋去救秦明,也就在此时,秦明拉下了堵在口中的布团。

    “呼延灼——”

    这个名字响彻战场,然而呼延灼去的乃是万家岭战场,谁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但紧接着,他的话语令得许多人毛骨悚然。

    “……关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

    血线洒上天空,栾廷玉一棒,祝彪一枪,将秦明打死在了石墙上,尸体飞回祝庄里。祝彪转过身来,脸上已经被血喷到,他举着枪野蛮地大喊:“来啊——”

    没人搭理他。

    众人原本已经拔出刀兵就要冲锋,但这一刻,却不由得望向了东面的那个山丘,日光之下,那里也聚集了军队、旗帜招摇着,阵前是几名领头的将领,而最上方的那一名,是“大刀”关胜。

    在他身侧的战马上,骑的便是燕青,这位在梁山上与谁都相熟的浪子是过来找他闲聊的,正好与他策马并立在那儿。

    没有多少人可以形容此时军阵中将领的感觉,事实上大多数的人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又中了对方的计策,有的人想着关胜惨了,也有少部分想着莫非这真是事实?军阵之中的聪明人也已经搞不懂此时什么会是真什么会是假,士兵被这变故弄得茫然。在宋江身旁的吴用此时也是嘴唇颤抖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有些阴惨惨的东西,从天空中降下来了,令得尾椎都生出寒气来,在对面无形间传过来的,是恶魔的狞笑。

    众人之中,神色最为复杂的,恐怕还是山丘之上的关胜,就在方才,他已经举起手中的青龙长刀,然后也被这一幕弄得愣住了。他一向以关羽之后自称。背着仁义之名。但这个时候,能够说的,已经跟想法无关,秦明死了。所有人都会看过来。他的嘴巴张了张。然后下意识的偏过头。望向身侧的燕青。

    旁边的战马上,燕青似乎也愣住了,然后缓缓地偏过头来。两人的目光,复杂地对望在一起,燕青用余光望向他已经举起的长刀。

    两军阵前,众人的注视当中,时间停止了一秒。然后乒的一声,燕青抽刀,关胜挥斩,两人交换了一招。关胜马站最强,燕青武艺虽高,却终究不在这个上头,身下战马嘤的一声朝侧面踉跄走出几步,燕青甚至已经翻下马来,站在草坡上,横刀。就那样由下而上地望向了关胜。

    当猜疑形成,两个人之间触手可及的距离,真的是太近了。

    “不是我啊——”

    山坡上终于传出关胜憋屈而切齿的吼声。

    “不是他、不是他、挑拨离间、挑拨离间……”吴用喃喃地说着,额上血管贲张,几乎控制不住身上的马儿,他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又中套了。这时候他终于能够感觉到,对方几乎推算了所有的步骤,从三天前开始,自己每走一步,就踏进了一个陷阱,每多走一步,就越多踏一个,这是真正的连消带打,身旁泥泞,犹如沼泽,自己的表现……真是拙劣得跟个孩子一样了。

    ……怎么能说话呢,愚蠢……

    他努力靠近宋江,抓了抓他的衣袖。

    “是陷阱,不是关兄弟,强攻、强攻……他们三千,我们两万,他们三千,我们两万……”

    “他们三千,我们两万。”这是他之前一直要宋江在众人面前强调的东西。

    不过这一次,宋江还没有开口,西侧的土坡上,林冲举起了长枪,声音响彻:“秦兄弟被蒙蔽,我等岂能受此挑拨离间之计!诸位兄弟,我等两万人,对面三千老弱,他们已经怕了,与我踏平此地!”他说完这话,一声暴喝,带领麾下士兵冲将出去。

    “我杀了你们这些奸人——”而在东面山丘上,关胜羞愤难堪,举刀策马便冲,然而在他后方的士兵却犹豫了片刻才终于跟上。这时候,那石墙之上传出喊声:“关巡检!速来庄门!关巡检!速来庄门!”众人一看他一人策马狂奔在前,后方士兵都被他甩开,一时间也有些沉默。但这样的情景只是片刻,随后梁山众兵将还是朝着祝家庄汹涌着推过去了……

    第一波箭矢呼啸着掠过天空,在两端的人群中溅起了血花,石墙外汹涌的梁山兵卒举着一架架就地伐木制成的简陋梯子,推着架上墙面。开水、沾了油后被点燃的藤球开始从墙里扔出来,火焰滚动的同时,也弥漫起滚滚黑烟,厮杀终于开始,已不是任何人力可以挽回。

    战阵这边的阳光下,吴用看着这汹涌的一幕,觉得光芒稍稍有些刺眼,他在马上微微晃了晃,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坠下马去。

    宋江等人连忙将他扶到不远处的树下躺好,掐了一阵人中,他又悠悠醒了过来,眼神充血,目光望向那看来庞大的战场,有声音远远的传过来,是祝家庄中一面在打,一面在拼命喊话了,喊的是朝廷军队将至,喊的是梁山已然离心,喊的是已有大头领投诚,然后喊的是杀死梁山士卒便能洗白,喊的是每一层级人头的价码……

    “公明哥哥,咳……吴用无能,没有猜中……什么也没有猜中……”他倚靠在树干上,目光中是无数冲过去的人影,“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仗……”

    不尽的厮杀声,将他的说话掩盖起来……

    *************

    求双倍月票!另外这个月起点在推那个赞榜,请各位朋友看了章节后能点一下的就点一下,另外书页右上方那个“我要赞”点进去,可以批量点赞,所有章节赞完我这边看好像是三块多钱,请能支持的朋友支持一下,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