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一三章 恶念东升(七)
    六月初六,独龙岗。

    火焰呼啸,烟柱如龙,冲向天空。

    庄外七歪八拐的道路间,一拨一拨的厮杀。为了最大限度的阻止梁山军队的冲击,独龙岗一方点燃了林木,虽然附近一带水源充足,树木丰茂,火焰没有大规模的传开,但升起的黑烟还是给众人冲锋来去造成了影响,这几天以来,都是独龙岗的阻敌利器。

    或许是被宁毅的手段给激怒,这一天从上午开始,梁山进攻的势头就份外激烈,势若泰山,雷霆万钧地压过来。独龙岗这边抵挡得格外艰难,但好在昨天傍晚梁山的那次退兵,也给独龙岗这边及时加上了一点士气,同时依靠着地利,庄内的人还可以一拨一拨的出去对敌人做牵制,同时三三两两地放出俘虏。

    时间到得下午,庄外的厮杀声还在传来,梁山将领甚至几度往庄园外墙逼近。他们没有打算强攻,但已经频繁的做出佯攻姿态,这是要给庄子里的人不断施加压力。如果说早些天梁山出动的是三到五成的人,今天同时出动的就几乎到了六七成,独龙岗附近的盘陀路有大有小,但真要打起来,总有个饱和度,多了也没有意义,但空余下来的,就过来给这边增添压力,试图使庄内人的神经始终绷在一根弦上。

    庄内庄户休息的院落边,宁毅将手中的伤药扔给祝彪身边的大夫,看着大夫将血淋淋的伤口清洗上药后包扎起来,祝彪握着手中的钢枪。喋喋不休地跟宁毅说着方才在外面对梁山人打了个“反埋伏”的情景。他平日厮杀,凭着一身悍勇与对地形的熟悉屡败强手,但要说计谋,顶多是做些简单的攻其不备,哪有今天与师父联手耍了梁山好几队人这么有技术含量,兴奋不已。

    “哥!我祝彪今天服你,你好样的。梁山那边……今天就跟疯了一样……还有你这伤药也不错。”

    “吕梁山传过来的方子,很难配,我也不多,都拿出来了。”宁毅笑着。“他们打得越来越厉害。你不怕庄子更早被破啊。”

    “哥,你说笑了,我祝彪脾气是差点,但不是笨蛋。昨天师父一说。我就反应过来了。梁山越反常。说明雷大哥你的计策越有用。他们越这样,我打得越开心。”

    祝彪此时不过十**岁的年纪,脾气是傲了些。桀骜难驯,但性子还算爽利。年轻人一开始是因为一身武艺,为了荣誉而打,但梁山过来,其实也多了一份保家的责任,这几日他厮杀得厉害,梁山好些人也在他手下吃了亏。但这样的豪勇背后,看见局势的倾斜,他常常杀得满眼血红,手中却未必没有发抖的时候。此时见了宁毅的绸缪手段,便也坦率地表现了自己的佩服。

    “不过这事情接下来,雷大哥应该还有后手吧?”

    “当然要有。”宁毅笑道,“放俘虏的情况怎么样?”

    “像雷大哥这边说的一样,他们安排了人专门接应、应付这些事,我们便漫山遍野地跑,不过看起来给他们添的麻烦不大了,剩下的那些要不然就不放了?咱们留着当人质?”

    “麻烦还是会有的,只是没那么明显,我们暂时看不到了而已,人还是得继续放,这个很重要,而且在他们完全围困住庄子之前,要把人放完。不过把他们扰乱得越多、越焦躁,打得就越厉害,这方面,祝兄弟还是要有心理准备。”

    “为庄子打仗,自家事。”祝彪点头,大夫已经替他包扎完毕,他坐在那儿动着伤了的手臂,想了想,“其实啊,这种把谋划完全说出来对面都没办法的事情,还真是第一见,雷大哥,真没解法啊?要是你你怎么办?”

    “有啊,很简单啊。”

    “什么?”

    “跟对面一样,严肃军纪,然后硬打。如果可能的话,把放回来的人送到别的地方去。但是他们昨天反应迟了一点,有些人已经藏起来了。再加上我们接下来还在一直往外放人,他们要送人走,也不可能一个一个一批一批的送,所以第一时间应该不会这样做,不切实际。但等到出问题的时候,也就晚了……其实这些人也未必想走,毕竟是出山的第一战,很重要的,谁愿意自己被分割开?”

    宁毅想了想,随后,倒也有几分感叹:“梁山现在是刚刚开始准备大展拳脚,用不完的劲,这种情况下,很多东西都可以被压住,什么问题在血气上来的时候都不是问题,我也是针对这个动手……但这一战若是他们真熬过去了,再进行一次整肃,汲取了教训的话,恐怕整个山东就没人能挡得住他们了。”

    宁毅的这番感叹倒是没有在祝彪这里形成太大的共鸣,他正在仰头想事:“这样一来,倒像是那些说书的先生说得一样了,他们那边什么吴用,咱们这边是雷锋雷大哥你,两边交手……”

    这时候的说书,自然也有军师交锋,你一计我一谋的来来去去,祝彪算不得聪明人,但当然听过这类故事。宁毅却笑起来:“说得夸张了,那边确实是被摆了一道,不过暂时说起来,他们还不会把我放在眼里,只有等到问题扩大的时候……哦,到时候还得请三公子帮个忙,让他们吃个暗亏。”

    听说能让梁山众人吃个暗亏,祝彪眼中一亮:“哥,你说,什么都行。”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的,两人说得一阵,祝彪先是肃容,随后下午的阳光里,露出奸诈的笑容……

    祝家庄这边还在持续的放人,纵然一时间在这边已经看不到梁山一方的麻烦,关于人陆陆续续被放回来造成的影响。梁山内部还是冷暖自知的。

    被祝家庄放回来的俘虏,大部分确实被梁山各个队伍的军法官集合起来,预备集中管制,但仍然有小部分,是通过各种渠道,悄悄回归队伍的。对于许多自觉“精明”的人来说,梁山扩大之后的第一战,对于他们以后的晋身,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可能。他们也不希望自己身上染上这类的污点。真正有关系的,便尽量选择了隐藏。

    这类人只是小部分,也未必真会动手做出损害梁山的事情来。而与此同时,众多麻烦而又琐碎的情况。也正在出现。

    第一、此时过来梁山聚义的。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江湖绿林上的好汉,并非林冲鲁达这样的才能称得上好汉,此时梁山军中。真正混江湖的,接近一半。

    这些混江湖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两下子,其中的一些甚至在某地可能是人见人怕的泼皮恶汉,又或是某地的拳师恶霸。他们未必是硬汉,在祝庄的刀枪下,他们会背缚双手蹲着,但是回到梁山这边,他们却并不愿意受辱。我听闻梁山聚义,所以千里迢迢前来助拳,你怀疑我?

    当军法官警惕措施做多一点,这些人当场就会闹起来。这中间其实也有心虚、权衡的心思在,他们心知自己已经被怀疑,在这个全是“好汉”的军阵中,若还想往上走,是不能就这样忍气吞声的,好汉要的就是一口气,哪怕跟人对打一顿,然后惺惺相惜,都比旁人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好。跑过江湖混过绿林的,都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智慧。

    第二、索超麾下队伍是整支被俘,当俘虏被陆陆续续地放回来,人数未齐之前,有些人没法找到能为自己证明身份的头领,军法官只能将他们聚集,严密看管起来,而据说针对这个情况,对面那个名叫“混元霹雳手”雷锋的官府恶贼,安排了一些祝家庄的人手混入其中,刺杀了临时的军法官后逃跑掉。

    这样的情况,对于真正知悉全盘情况的梁山上层众人来说,也确实接到发生了一起的情报,几万人的军阵当中,有一个人在战场上被对方派来的奸细刺杀了逃走,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但落到底层,却是迅速传开,特别是在那些军法官之间,令得他们更加警惕被放回来的这些人,有的因为防范过度,起了几次小的摩擦。

    第三、下午的时候,有人点燃了军营附近的一垛干草,烟尘升起来的时候,看起来简直像是军营遇袭,远远看到的人心中都忍不住疑惑了一阵。而在战场之上的时候,确实有人趁乱杀掉了一名同伴,拿着人头逃去祝家庄。战场上太过混乱,这件事情未曾得到证实,只是据说那人的家庭情报被朝廷知晓,不得已只能这样去做,消息小范围地传了一阵。

    桩桩件件,大小摩擦,以往的军营之中,也并非没有。吴用昨夜做了决定之后,众头领也都对下面下达了命令,一时间,所有的东西处于被压住的状态,只是相熟友人间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这样的事情并不影响战力,也未曾惊动高层。对于吴用来说,这一天里,真正让他感到难堪的,是林冲等人设伏之后,被人反过来利用的事情。

    这天午时过后,林冲等头领按照吴用的计划,朝祝庄那边的人发信号,他们聚集周围准备合围。然而人没有等过来,栾廷玉、祝彪等人趁着他们在一边集中,反倒在附近咬住了兵力薄弱的“赤发鬼”刘唐。刘唐武艺高强,麾下儿郎也是勇猛,抵挡了好一阵子,然而栾廷玉出手老辣,在林冲等人赶过来之前,还是给了刘唐一棒,打得他肩膀血肉模糊,伤势颇重。以后怎样还难说,至少这场战斗中,是再难拿刀参战了。

    这场变故,谁都知道是因为军师吴用的计策,虽然众人不说,吴用也过去诚恳地向刘唐等人道了歉。但转过头来,委实像是被人在脸上甩了一个耳光。事情传开之后,众将领对那边名叫雷锋的官府恶贼的认知也深了一层,如同祝彪所说,竟真有些像是戏文里的军师之间互相拆招了。

    当然,这也只是私底下的说法,六月初六这天,梁山攻势直到深夜才歇,战阵上的事情毕竟才是真正的重点,就算对方私下里用的小阴谋确实给这边带来了麻烦,无法真正扩大到战场上,终究还是没有意义的。

    这天夜里,祝家庄扈家庄那边,说着新“军师”的事情,说着他的布置,吴用的吃瘪,给庄户们打气。而在梁山军营当中,摩擦也在扩大,被隔离的两百多名兵卒已经与其他人起了多次冲突,人们在窃窃私语间说着事态,说着那边有个叫雷锋的家伙策划了这一切。这天夜里,又发生了几起引起骚动的小事情,甚至于又有人被杀,一名兵卒拿着人头试图逃出军营,被人发现,歇斯底里地伤了两人,最终被团团包围。

    “我家娘子、孩子和家中老母还没来得及上山!我的身份已经被他们认出来了!我只能这么做啊!”被围住之后,那兵卒大喊,然后掉转刀锋对准了自己:“我叫耿安!我叫耿安!你们告诉他事情我已经做了!你们记得告诉他啊!我叫耿安!”

    然后这个名叫耿安的兵卒就在众人面前自杀了。

    被抓了几百人,总有些人会被认出来,也总有些人家人还未上山,会有人铤而走险做事,是之前就预料到的。

    这件事情,其实也并不影响第二天的战力,吴用稳守大帐,有条不紊地监督作战,不再让自己被任何东西分心,只要平推过去,对方一切手段都将化作烟尘。

    而有关雷锋,有关对方使出来手段的消息,在六月初七这天,其实就已经浮动得几乎整个梁山底层都在议论了,毕竟事态所有人都是能看到的。底层的议论其实还算不上太大的军心浮动,有各种各样小的摩擦,也不至于改变整个战局状况。这消息膨胀得很快,就连吴用等人,都无法想通它们为何膨胀如此之快。

    当然,战局仍是战局,眼下底层的议论虽然多,但真要扩张到影响和扭转整个独龙岗战事的程度,几乎不可能。战局之外的这件事情,一时间变成所有将领都忍不住关注的趣事,他们确实未曾见过或是听说过这样的作战方法,对方仿佛将一切出招手段都透明地传了过来,所有人都知道、看到,但就是没有人有办法阻止事态的逐渐恶化。

    若是真给他大量的时间,说不定梁山真的因此受个大挫。众人心中这样想着,手下自然想要以更快的方式结束战斗。

    只是,掩藏在那片透明表象下的,真正散发着巨大恶意的催化剂,直到六月初八这日,才终于浮出水面。而只在初七这天,其实已经有人隐隐察觉到了端倪,这人并非吴用,而是此时在军中负责后勤的席君煜,可惜该传开与不该传开的东西此时都已经播遍整个军营,到得初八这日,真正透明的阳谋,才终于……现出它狰狞的形态。

    有时候,感到了恶意,却终于无路可退……

    **************

    接下来,给大家一个宏大的局!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