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一一章 恶念东升(五)
    喊杀嘶哑,烽烟潇潇,独龙岗的这场战斗,仿佛就在这个谁也没想到的下午,毫无征兆地攀向了激烈的高点。

    战场之上情况混乱,吴用匆忙到了大帐,才知道宋江已经着令几名头领去救援。奔行而去,声势浩大。

    稍一询问,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栾廷玉故意佯败引诱索超,周围祝家庄的几支队伍则依靠熟悉的地形将几支梁山队伍引开,然后他们打了个时间差,以最优势的兵力合围过来,堵住了道路,中间有四十余把弩弓轮番射击,在独龙岗的盘陀路上,这种弩弓猝然出现,最占便宜,祝家庄也算是精锐尽出。林冲等人随后过去救援,已经在路上打成一片了。

    这边事态还未说完,新的消息就再度传了过来,栾廷玉铁了心将林冲等人截在路上,那边上千人合围索超,已经抓住了他以及麾下三百余人,此时往祝家庄转移。这样的战斗,要抓人要转移,祝家庄就算占了便宜,损耗也是极大,几日以来,他们从不敢死磕,但此时这样抓人,吴用皱起眉头,心知不妥。

    这场变故来得迅速,若在平时,就算也是索超失陷被抓,至少在吴用这边看来,也是常事。宁毅那边所谓“有名字的”,只是后世水浒传造成的印象,真要说两边打起来,祝家庄那边除了栾廷玉,祝家兄弟之外,自然也有其它武艺高强些的庄户、教头,有来有往的战斗里。只要这边也伤了对方的力量,有人被抓,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然而自今天下午起的这些古怪事情加在一起,仿佛有什么东西显出了端倪。吴用是不相信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撼动此次战局的形势的,但下午听了的各种说法在他心头浮现上来,祝家庄里的两次审问,任务的交代,俘虏被放回,再加上此时索超被围事件里有人报信,不管那边做了什么。事情不可能这么快奏效。

    但如果对方不是病急乱投医的被冲昏了头。而是有条不紊地在做些什么,情况就未必一样了……有些东西的可能性,开始撩拨他脑海里那条危险的线。

    “混元霹雳手雷锋……”他低声念了一次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名字,陡然下了决定。

    “公明哥哥。叫诸位兄弟准备。从此时开始。强攻祝家庄!”

    因为他的这个命令,陡然间,整个独龙岗的战情。拔上七天以来从未有过的巅峰!

    隐约间,他想起那个人在说:“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如果真是你做的,我看你怎么接……

    *************

    兵锋如潮。

    梁山一边吴用在陡然间所做的果决判断后汹涌而来,也造成了祝家庄一边的惊悚与混乱。

    栾廷玉、祝彪等人退回庄内之后,那边梁山众头领的群聚而来,做出要抢占阵地的姿态,委实将庄内众人吓了一跳。独龙岗这边各种工事、陷阱已经被毁得差不多,唯有庄子附近还有些残留,梁山之所谓还未强攻,便是因为强攻的损失还太大。但在此时看来,多抓了一个头领,竟然令得对方陡然间像是炸了毛一样,所有人都被吓得懵了懵。

    就连此时站在庄子外墙上做运筹帷幄状的宁毅,都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有些疑惑:“他们怎么了?”

    只片刻,庄户们朝着围墙汹涌而上,已经是在祝龙等人的吆喝下准备正式防御。栾廷玉、祝彪才从外面打了回来,身上带伤,这时候冲上庄子的围墙,也有些惊异。假如梁山真的不要命的乱来,祝、扈二庄到最后也肯定是撑不下去,他们方才还为着抓了三百人而高兴,此时祝彪手持钢枪,看着宁毅这边:“你做的好事,他们要强攻了!”

    “三少,不要乱说!”栾廷玉看了宁毅一眼,“咱们才抓了人,对方反应就这么大,说明雷公子的计策有效,他们害怕了!这是好事!”

    “好事便是让庄子早两日破吗!”

    “比之前那样等死好!”栾廷玉笑起来,朝宁毅拱了拱手,“雷公子,你可还有其它计策?若没有,栾某便按照一般状况来防守了。”

    宁毅还在那边探头探脑地看梁山人的集结,这时候望了望栾廷玉:“若没有计策,栾教头还能守多久?”

    “扈家庄若愿意出力,守到后天当无问题,他们想要破庄,也要付出几倍的代价。我们只能硬抗,让梁山人受不了这损失,或许会退走。”

    栾廷玉一开始打的便是这主意,独龙岗若奋力抵挡,当梁山不愿意承受损失,就有可能保全。可惜连日的奋战并未令对方望而却步。他之前对宁毅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但这时候看见梁山的变化,却明显亲切了许多。宁毅笑道:“那我还是有些想法的。”

    他将方法告诉栾廷玉与祝彪二人,二人离开之后,祝朝奉与祝龙等人过来,他才请祝龙准备将索超、秦明等梁山头领带来:“若事不可为,对方非得强攻,便请祝兄将这些头领推到阵前,他们若要强攻,就挨个砍了。”

    将事态的转变寄托在对方的义气上,这样的事情未必能成,祝龙下去时,祝朝奉道:“雷公子莫非早也预料到了他们会强攻?”

    宁毅却是摇头一笑:“这哪里猜得到,我还未与那吴用对垒过,这几天看他风格稳健,显然也是用正之人。这一下倒确实没料到。”他躲在大盾牌后朝外看,“接下来的,慢慢看吧……”

    ******************

    夕阳如火,鼓声擂起。

    吴用方才那决定做下,不可谓不果决。此时的如火夕阳当中,军营这边便已经准备倾巢而出。吴用与宋江在营帐外看着那边的前线之地,事实上,在吴用心中,也在等待着更新的情报到来。

    方才的命令之后,他便在心中一直权衡事态的得失,不过是今天出现的这些杂事,值不值得这样去做。但命令还没有必要修改,这边军队还未准备好,祝家庄那边。杀声响起来。对方先动了!吴用的目光盯着那边,过得片刻,有人便来报告情况。

    “栾廷玉、祝彪等人,带队袭扰。然后他们……他们好像在放人……”

    “什么?”宋江问了一问。那探子只好再说一遍。对方一面打一面跑,偶尔放出三两名自己这边被俘的兄弟,弄得前方的头领有些犹豫。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回来询问一下。

    宋江望向吴用,吴用张了张嘴,片刻,脸上露出复杂的笑容,咬牙道:“阳谋……雷锋?”

    *****************

    轰!轰!轰!

    如火的夕阳中,擂响了鼓声,梁山的兵丁蔓延、汇集,祝家庄上人头涌涌,远处栾廷玉等人的袭扰还在持续,厮杀声传来。在这个傍晚,对峙的气氛终于拔升上去。所有人都心弦紧绷,战阵两边,都是肃杀的等待。

    距离祝家庄一箭距离之外的道路、山坡上,一拨拨的士兵汇集在那儿,将领骑着战马,气氛萧杀森然。战事的主导权显然在他们。庄院的围墙上架起弓弩,人们咬紧牙关,心头忐忑。这一刻,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事情发展的方向,甚至于作为事件主导一方的主事人心中,都在天人交战。

    沉闷的对峙前后大概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

    鼓声毫无预兆地停了下来。

    在梁山后方远处的营地内,名叫吴用的男子放下了手:“今日……暂且收兵。”

    “他们……收兵了?”城墙之上,听着梁山军阵之中吹起的收兵号声,随后众梁山将领逐渐蔓延归去,都有些傻眼,但随后才有些惊疑地欢呼起来。

    就连已经战得疲惫不堪的栾廷玉等人,陡然见到这一幕,先是错愕,随后也眨着眼睛,呆呆的、感到松了一口气。

    谁也没有料到,独龙岗鏖战的第八日,当梁山军队摆开强攻的架势之后,成为了他们第一个在深夜到来之前就撤兵的日子。

    这样诡异的一幕,没有多少人能够明白其中的所有缘由。

    “便让他们多苟延残喘一日……”梁山的军营当中,吴用对着众人,如此说道,就战局来说,梁山强势依旧,几乎没有改变。

    而在这边,宁毅呼出一口气,望望天空,也笑了起来:“恭喜大家,又多活了一天……”随后又跟身边的人感叹,“有没有看到,真是厉害,梁山军队来来去去,令行禁止。虽然我不太懂打仗,但是下了强攻命令以后还能这样把人全撤回去,说明宋老大他们对手下人掌控很强,这种朝气,真是如日中天……”

    旁边的王山月看了他好一阵:“其实……你在那边有奸细……”

    “嘘。”王山月声音既低,依旧望向庄外的宁毅却也轻轻竖起了手指,低声肃容道,“当然是有的,那才是真正可控的布置。”

    “放出了这么多烟幕,若是控制得好,倒是真可以考虑干掉宋江……”王山月轻声低喃。宁毅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要干掉宋江?”

    他笑了起来,这句话倒是令得王山月皱起了眉头:“那你要干什么?”

    宁毅指向庄外,夕阳之中是梁山兵马退去的身影:“你看,他们兵强马壮,令行禁止,说来就来说退就退,是因为宋江够仁义还是黑得够帅气?”

    “……”王山月还不够适应宁毅这种现代化的调侃,一时不好回答。

    “他们想要造反,他们够强大,他们可以抢更多的东西,他们心里明明白白,我们已经打不过他,所以他们不计较一时得失。整个军队,都霸气外露,武瑞营跟他们在外面遇上,恐怕都是一波平推。弄死宋江,小范围的争斗之后。新头领上去。至少在他们大概满足,扩大到方腊去年那个程度之前,他们都不会停下。”

    宁毅目光严肃:“就算是最好的结果,宋江一死,大家分赃不均一拍两散,已经尝到过甜头的人不会再甘心做以前的小山贼。山东之患一时可解,但过一段时间,恐怕就是流寇四起,到时候变得更麻烦。而且,总会有人尝试整合这股力量……事情要解决。他们大部分都要死。而且我也有私人上的理由做这件事。”

    “……做得到才行啊。”

    “想起来是有点难,但事在人为。”宁毅笑了笑,眼见着祝朝奉与祝龙祝彪栾廷玉等人都走过来,依旧低着声音。却没有避开众人。

    “现在的梁山。对外正是最强大的时候。但在内部,他们山头无数,义气跟自觉。比军纪更严格,而人心隔肚皮,三个人之间就会出现猜疑,要不要将事情上报,要不要先上报,要不要观望,什么想法都会有。有想法就有差别。两百人放回去,三分之一会被隔离,三分之一会跟着自己原来的头领,就算有事,头领也会罩着,另外三分之一,会被真正的包庇起来。”

    “哪里都不缺聪明人,特别是能当老大的。我兄弟被放回来了,我知道他的清白,要不要去坦白,坦白了以后,哪怕上面豁达,这一次也肯定被防备。只要看到这一点,犹豫了,或者觉得不去坦白也无所谓,以后就都要把人藏起来。为了眼前一点点的好处,认为我是在大势之中,怎么做也无所谓的,这就是所谓的乡愿,德之贼也。”

    “出去坦白了的,没有招供的固然可以豁达,但你坦白说出来,上面信不信?招供了的,小房子里,没人看到,他是会说自己是硬汉呢,还是把自己招了的内容说出来,坚持自己是硬汉的,心里有秘密,完全坦白的,心里有惭愧和芥蒂。再接下来,出来坦白了的,看见那些没坦白,却不愿意出来的人,认出来了,怎么办。再再接下来,没有被抓的人,如何看待这些回来的人,特别是我给他们的任务里还有在睡觉的时候砍下同伴脑袋这种事情,传开以后,就算上面不追究,大家会怎么想……心里有鬼,就能做文章……”

    “放回去两百个人,真正被隐藏下来的也许到最后就是三四十个,因为身份被认出来,愿意帮我们做点小事的,或许还要更少,绝大部分人也会选择观望。这些人是谁,谁做事谁不做,连我都不知道,我也不在乎,只要或多或少的有,就可以了。”

    “十几个人或许几个人潜伏进去,还不算大,今天晚上……或许现在,那边就已经完全弄明白我做了些什么,事情我不介意他们知道,原原本本地摊开给他们看。第一道题已经出了,接下来,就看看那位加亮先生怎么解吧,说不定真有人中龙凤,不过……在最好的时机上,他们或许已经慢了一步了……”

    此时祝家的几人都在旁边听着,宁毅笑起来,随后拍了拍手:“不过他们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了,王兄,新翰兄弟,事情还没完,两百人走了,这边又多了三百,工作量太大,我一个人是做不来了,今夜还得请两位帮一帮忙。另外,希望祝家几位兄长与扈家庄交涉一下,将他们那边抓来的兵将也一并押来这里,两百多人的题目如果不够,咱们再加几百,也请庄子里派出一些见多识广的,可靠的,来认一认人,只要名字记上去,这些人全家就都拴在绳子上了。”

    这话说完,祝龙等人便是兴奋地应了,这等复杂的计策,他们就算听不懂,也觉得实在是太狡猾了,太一肚子坏水了。祝朝奉、栾廷玉、王山月等人则还在咀嚼其中的道理,宁毅回过头去,望向梁山军营的方向。

    他现在能够想到,事实上,或许有那么一刻,那个叫吴用的是隐约察觉到了这个局里的危机的。那是属于聪明人的预感,或许也是因此,那一刻,他会忽然选择让梁山全军准备强攻祝家庄。那一瞬间,是连宁毅都有些意外的。

    假如这样的想法真能剽悍地贯彻下来,宁毅能够腾挪的空间,就真的不多,或许接下来,只能选择说服祝、扈二庄全力突围,以保存实力。若到了这一步,自己就真是狼狈了。

    可惜,聪明人总是聪明人,当时间过去,他能够冷静下来,就能理智地判断全局的状况。比之之前几倍的损失,加上被放回来的人可能在最混乱的战局上造成变故,将损失进一步加大,再加上自己顶的朝廷的名头应该也提醒了他武瑞营渔翁得利的可能。他还是理智地选择了退兵。

    只要整肃军纪,将这些许隐患除掉,梁山的优势依旧,反正祝家庄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他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可惜啊,外伤易除,癌细胞却是会迅速扩散的……

    聪明人总是比笨蛋好猜的地方,就在这了。

    他摇了摇头,挥去心头些许余悸,祝家已是疲兵了,事情才刚刚开始,梁山兵强马壮,时间也未必充裕,事情还算不得乐观。他从不在战术上小觑旁人,假如那边还有怎样的天才,或者说出了怎样的意外,能够破局,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心理压力总是一分一分地加上去的,在崩断最后的那一根信任之弦以前,自己还是要按部就班地做下去。

    接下来,便看那边怎样解题吧……

    夜风吹过。

    如同宁毅所说,题目已经出了,到得夜间,梁山营地中几乎所有的将领便都知道了出现的事态,情况明明白白地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真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的阳谋。而“混元霹雳手”雷锋这个名字,也已经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传遍了营地,让所有人疑惑着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篝火燃烧,明明暗暗的光芒中,一向形象端正的关胜都将酒碗拍在了桌子上。

    “冲出来个鬼!”

    ************

    今日两更已有九千字。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