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〇八章 恶念东升(二)
    声音与血腥气淡淡的回荡在空气里,从那自称雷锋的富家公子开口,到拿来弩弓、扣动扳机,没有多少人能有心理准备,因为那个动作真的是太顺手了一点。几乎是在那人嗤笑表情刚刚浮起的下一刻,箭矢就指到了他的眼前,然后口中只来得及发出半声的嗤笑成为了他这一辈子发出的最后声响。

    尸体倒下去,富家公子面色平淡地说了“下一个”,有人过来将尸体扔开,另外两人到人群揪起一名梁山兵卒,将他推在椅子这,人群中才终于有了反应,众人激愤难言,被推在椅子上的这人双手其实已经被缚起,此时站起来,吼道:“你们要杀要剐……”

    话还没说完,肩上猛然一沉,却是那富家公子陡然跨过来,双手砰的将他按会椅子上坐下,那凶戾而又漠然的眼神近在咫尺,令得这人忍不住愣了愣。人群的目光也被这下忽然的大动作吸引,稍稍安静,富家公子盯着他,在他终于反应过来,想要用头撞回去的上一课,放开了手,直起身子,目光扫过人群。

    “出于为你们生命负责的态度,那句话我还是希望你听完。”他冷冷地开口,“我要灭梁山,你可以不可以……把你知道的梁山情报都告诉我?”

    同样冷漠与直率的问题,场地上几乎比前次还安静,众人要看这公子哥的反应,其实也是在看椅子上这人的反应,那兵卒咬着牙关。傲然而缓慢地抬起头,眼神与那冷漠的目光对上。

    噗。

    箭矢穿过脑门,尸体倒下去。

    “我操——”

    小广场上陡然有人喊了起来,随后众声哗然。

    “他妈的……”

    “你敢杀人……”

    “待老子出去……”

    声音汹涌沸腾起来,如同炸开了锅,这样的举动在眼下会引起剧烈反抗是肯定的,就连侧面一间房间里正在看着的祝龙,都忍不住想冲出来:“岂能如此杀人,会出事的。”只是被祝朝奉按住了肩膀。

    场面激烈,从一开始将他们押到这边来集中。那富家公子进来。变故几乎应接不暇,此时接连如同踩死蚂蚁般的杀死两人,沸腾而起的人声中,却也夹杂着一句冰冷的:“准备。”场地中央和边缘已经有几人第一时间站起来:“有种杀了老子啊!”

    中间一个人站起来喊:“各位兄弟们。他是想让我们……”噗的一下。弩箭穿过喉咙。广场周围旗杆上灯笼随夜风飘荡。洒下光芒,前方的富家公子单手持弩射出了那一箭,右手还没有放下。左手的手指已经伸起在空中,划过前方的视野。场地边缘有人在喊:“众兄弟们,咱们……”

    “他。”手指点一下,弩箭射过去,然后是:“他、他、那边、成全他……”

    弩弦的响起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鲜血、碎肉、箭矢在人群里开花,众人最前方的一名汉子陡然站起来,冲向宁毅,双手竟已解开了绳索:“啊啊啊啊,雷锋,我去你……”

    “雷锋你都敢骂——”

    怒喝如雷霆,将对方话语淹没下去。明明暗暗的灯火里,那富家公子已经朝后方扔飞了弩弓,顺手往右手套上铁制的指套,吼声中跨步,直拳呼啸而出,那人脸上中了一拳,皮肉尽飞,身体飞旋在空中,摔回众俘虏之中,半张脸都被打烂了,身体抽搐着吐出鲜血。

    此时众人的哗怒,只是恐惧和慌张陡然间爆发的结果,然而在有人真正喊出煽动的话语之前,六七具的尸体就已经倒在了众人当中,血腥气弥漫开来,说话声顿时便降了下去,倒是在人群后方,秦明几人暴喝了几句,此时仍在大骂:“若我家兄弟打进庄来,定不饶你!”云云,这中间骂得最凶的是那身材壮硕的“操刀鬼”曹正,他本事屠户出身,脾气火爆,这时候犹在吼骂不停:“有种过来杀了爷爷!爷爷跟你们拼命!”

    而在这吼骂声中,那富家公子在一拳打倒冲来的兵卒之后,也已经拔下指虎,朝着后方绕行过去,走到房屋边,顺手捡起了砌房剩下的一块青砖,径直朝曹正走过去,走到他面前,一砖砸在他脑门上,然后又是一下。

    秦明等人呀呲欲裂,暴喝道:“你敢伤我兄弟……”“你算得什么英雄行径……”“有种放了爷爷,与你单挑……”

    曹正身材壮硕,脑袋上挨了几砖,鲜血迸射出来,身体还只是摇晃,他双手被缚在身后,奋力挣扎。宁毅就那样一砖一砖的砸下去,其余四人暴喝,曹正身体萎靡在地,不多时,那曹正猛然一声大喝,双手竟解脱束缚,朝这边扑来。夜风中又是砰的一声响,两人像是狠狠对撞了一下,石屑与灰尘扬起老高,青砖被拍成了两半,飞舞起来,曹正被一脚踢回原地。

    宁毅将半截断砖扔掉,转身又找来另外一块,朝着地上的曹正继续打,他俯下身子,曹正举起手来抓住了他的衣襟,却已经无力在做其他事情,宁毅抓起那手的手指,哗的掰断一根,然后按在地上照砸了二三十下。场地上渐至无声,那边秦明等人也不再说话的时候,宁毅看了他们一眼,扔掉砖头。

    秦明等人原本便是在说绝不放过他之类的话,宁毅走过去,目光温和起来,拍了拍秦明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活着再说。”

    然后,他掉头回到前方场地上,此时半身是血,揉动着手指,他在人群前站了片刻,略想了想,拉来面对人群的那张椅子,坐下了。

    “大家看到了。”他看着众人,语调不高,平铺直述的。“出了一点小意外,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不用紧张。当然,如果我温和的语气给大家留下了什么错误的印象,给大家道个歉。现在大家都明白了,事情很简单,我们继续吧……来,下一个。”

    第三个人浑身发抖地被拖到椅子上,他不时看看后方的同伴,看看这边。宁毅过去。俯下身子拍拍他的肩:“没事的,我们总是要面对问题,才能走向美好的将来。我问你,你愿不愿意把你知道的梁山机密都告诉我?”

    “我、我……”那人发抖。迟疑着。将目光朝后方人群看。脑袋还没转过来,刷的一刀,血光洒出去。

    “下一个。”

    有人将尸体抛开。第四个人被拉过来,这人想要吐口水,被旁边的王山月一刀杀了,如此到第五个人上来,坐下之后,却已经是在拼命点头,广场之上富家公子跳起来,亲手给他解开了绳索,然后握着他的双手:“好兄弟!义气相挺的好兄弟!快带他到旁边去吃饭喝酒!好东西都有!”

    他说的旁边,便是旁边不远处扎的几个棚子,两边的人都能看到,点头的这人一坐下,便有好酒好肉奉上,这边两百多人都拿眼睛盯着他。

    第六个人便又没有点头,口中想要喊话:“十八年后……”没喊完就被杀了,尸体扔到一边。

    第七个人也在犹豫,宁毅正要下手,旁边一人陡然开口:“等等。”那人却是狼盗中的二头领,一名脸上满是疤痕的中年汉子,据说还是王山月的武术师父,见多识广,宁毅看了他一眼:“什么?”

    “这人认识,山西双刀门出来的,名字叫刘富,有点名气。”

    “那就是可以找到他家人喽?”

    宁毅笑起来,朝旁边挥挥手:“哎那个谁,记下来记下来,双刀门刘富,这个名字以后叫官府查。”他笑着看向那刘富:“今天你死了,我保证海捕文书会发放天下,一定会替你全家办了这场葬礼。来,杀他。”

    旁边的人举起弩弓,那刘富大喊道:“不!等等,我帮你!我帮你!我帮你!”

    宁毅双手拍在一起,弩弓放下,那人去往一旁的时候,宁毅搂着他的肩膀,拍了拍他胸口,陈恳说道:“就是该珍惜家人嘛……下一个。”

    如钩的月色之中,风吹过了院子的上空,灯笼在旗杆上晃,落下橙黄色的、有些陈旧的光芒,那机械、冰冷而又简单的询问仍在继续,一具具的尸体就那样堆积在广场的前方,开始堆高,血腥气弥漫开去。之后又陆续有人投降。

    如此问到二十几个人时,旁边的棚子里已经坐了**个人,本是一个一个问下去的宁毅才拍了拍手:“好了,示范做得差不多,大家都是聪明人,也该明白了。我还有事,没空跟你们在这里玩,接下来进后面房间,然后把该说的都说出来,这边会替你们做好记录,然后做对照对质。瞎扯也没关系,只要你们够高明,接下来……”

    他挥了挥手:“麻烦一下,祝家庄的兄弟,把他们分割打散,不许说话,有交头接耳串供传信息的,当场杀了……事情慢慢来,你们打个盹也没关系,今天晚上……”

    众人眼前,宁毅笑了笑:“……还长得很呢。”

    夜注定还长。

    走出这边院落,宁毅深吸了一口气,扭头望向庄外的方向,视野看不到的那头,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

    对于梁山众人来说,一切或许都如同按部就班,乘大势而来,逐渐的碾压过去,独龙岗的抵挡原本也造成了对方的许多麻烦,但现在看来,就像是滚石前方的些许木刺,稍稍阻挡后,便被巨石撞断,如今那些许优势已经被消耗殆尽,纵然栾廷玉等人奋战厮杀,也终于掩不住那伤疲之态。

    只是在那无形的棋盘上,看来已经无力回天的此刻,那个微不足道的新参与者的第一子,才终于悄无声息地落下。

    光芒照在他脸上,混乱而晦暗,如吞噬一切的深渊。扭过头时,祝朝奉等人正在朝这边过来,他才转了转手中的扳指,迎了上去……

    “你若想要梁山情报,早将他们分开审了,说的更多,何必如此杀人。”一照面,祝龙便质问起来。

    ***************

    呼,二十八号应该会开始双倍月票,各位,做好准备了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