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〇四章 屏息等待(上)
    鸡鸣三遍,天边露出鱼肚白时,庄子里的人已经开始活动起来。

    距离武朝南面的繁华已远,独龙岗一带,过日子的全部,无非也就是生活而已。没有太多的娱乐,庄户们耕地劳作,村中的女子做针织女红,农闲之时,互相串串门子,在某一家门前聚首纳凉,这是武朝绝大多数农户的日常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独龙岗这边,若说多一点,也就是为了保护庄子,会组织庄民们做打仗的训练,许多时候,剽悍的民风,也就是从这些训练中打出来的。

    独龙岗、万家岭这些地方的形成,原本就类似于匪寨。先是统治一地的黑帮聚集,后来人渐渐多起来,这边又能接近商道,新的秩序便渐渐建立起来,不再用劫掠、杀人这类竭泽而渔又会引起官府注意的方式赚钱,而是开始收取保护费,做一些灰色收入的生意。纵然也会与人开战火拼,那也只是因为对地盘的争取和保护,山东一地,特别是靠近梁山这边,这些事情无可避免,而大部分的庄民,还是在情况稍微太平的前提下,回归务农了。

    独龙岗的地势得天独厚,三个庄子里也有不少作坊,雇佣庄民工作。虽然比不了大城市那般繁华和专业,但这些小工坊运作起来,一方面可以满足独龙岗两三万人的生活需要自给自足,另一方面,还能有所产出,与外界来往,获取暴利。例如官府管制较严的一些盐、铁方面的生意。在独龙岗这边,则完全可以自己囤积、经营,只要做得不过分,日子还算是过得滋润的。

    平时的务农生活,练武保卫村庄,再加上各种赚钱经商的事情,算是独龙岗中齐头并进的三件事。当然,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梁山的声势壮大,庄民的操练也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独龙岗上上下下。都已经紧张起来,晨起之时,便能看见各个庄民在教头们的指挥下开始操练了。

    扈成走过前方青石道,到得谷场上时。便看见了正与庄民骂架的妹妹。她单手叉腰。笑着仰头道:“带种的就过来跟我打一架!”与他争吵的是庄中总管的儿子廖四宝,与妹妹和自己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类似的吵架。倒也不算第一次了。

    口中是吵吵嚷嚷,架当然是没打起来。自己这个妹子从小武艺就厉害,如今长得比一般男子个头还高,背后两口日月双刀,刀法凌厉,庄子里没几个人是她对手。廖四宝是不会跟她打的,事实上,四宝对自己这个妹子多半有意思,三娘长得漂亮,打小一块长大的孩子对她多少都有些意思,但打她不过,也是枉然。

    几个庄子里,年轻人中也就是祝家庄的祝彪能稍压三娘一头,三娘被许配给了祝彪以后,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好了,保四你就别跟她吵了,带着大伙儿去操练吧。三娘你也是的,大清早的就知道吵架……”

    作为兄长,扈成过去劝一劝,双方便给了他面子。村里人,斗嘴吵架都是常事,若是成亲之后,男男女女各种荤话更是肆无忌惮,妹子还没成亲,这点上还是好的,大家也不至于吵得太过火。这一场小小的闹剧完毕以后,妹妹跟兄长走到一边,抬了抬下巴问道:“那边那是谁啊?那个……做生意的公子哥?”

    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谷场一边,几个人正在那儿做着简单的运动,并非是自己的庄里人。中间的那个年轻人穿着一身漂亮得近乎炫耀的衣服,也在朝这边看过来,双手叉腰,屁股扭啊扭的,把身体扭得像面条一样,显得有些恶形恶状,然后挥手朝这边打了个招呼,扈成便也拱了拱手。

    “是啊,前天到这边来的那个雷锋、雷公子,过来谈生意的。”

    “他在干什么啊,奇奇怪怪的?听说会武功?”

    “他是说自己会,身边的几个侍卫还不错,不过看起来只是个随便跟师傅练了几年花架子的家伙,京城那边的大户人家嘛。说什么……有个外号叫混元霹雳手,估计练过几招掌法……他过来时,说对这里要打仗了挺有兴趣,还说要跟着看看……”

    “这些城里的公子,以为这里是好玩的吗。我让他一只手。”名叫扈三娘的年轻女子斜着眼睛看了看那边,“不过,这个时候来,会不会是梁山派来的?怎么把他放到庄内来了……”

    “这个倒应该不是。”扈成摇了摇头,“昨天便跟官府那边的人确认了,雷家的少爷,有来头。前天就在祝家那边砸了六千多两银子,都是买东西,下单子。他家里让他来跑生意,但他最感兴趣的就是打仗,不过虽然这小子在武艺上不行,说起打仗也有点浑,但家学渊源,他做生意很厉害,昨天上午在李家庄谈的时候,李世叔赞不绝口。”

    独龙岗的三个庄子,以祝家庄为首,因为祝朝奉最有大局观,但说到做生意,李家庄的庄主“扑天雕”李应是相当厉害的。这位新来的雷锋雷公子先后在生意上折服了祝朝奉与李应,昨天下午便又被请来了扈家庄这边,由扈太公向他请教几个作坊的改进方法,据说京城之类的大地方都用新办法了,这年轻人说起生意上的事情来,也确实相当有说服力。

    “只是,说几句生意,他就要扯到武艺、打仗上去,大谈什么梁山打过来时,咱们该怎么办。真是晦气,而且说得也是一塌糊涂,我真想打他一顿,因为李世叔说他是经商上的天才,让咱们取取经,我才忍住了。都不知道在祝家庄那边的时候,祝彪那小子是怎么省住手的。”

    祝家庄三兄弟中祝彪功夫最高,虽然是自己将来的妹夫。但扈成等人都知道他性格倨傲脾气火爆,这公子哥如此欠扁,没被他打真不容易。

    就此说了几句,庄中武装与经商算是两股分开的力量,扈三娘对此毕竟不怎么上心,转开话题。便又说到梁山上,虽然眼下气氛是有些紧张,但要说他们真会打过来,至少对于扈成、扈三娘这些年轻人来说,似乎又显得有几分遥远。他们自小在这边长大。也参与过几百人的火拼。但梁山摆明造反,几万人的力量,倾尽全力打起来,就真的是打仗了。

    “祝家那边的栾廷玉栾教头这几天回来。听说就是觉得有可能打仗了。”

    “咱们庄子的地势好。人也不少。这帮土匪真敢打来,看我日月双刀不斩他们几十颗人头!”

    “当心就是了,去年曾头市那边被打得可真惨。但咱们独龙岗不是吃素的,他真要打,定叫他们知道利害。”

    兄妹俩说着这个,对那边的富家公子等人,便不再理会了。而在那一头,宁毅、王山月、苏文昱、齐家兄弟等人也正在一面舒展筋骨一面说话。

    “雷兄弟你说……对个姑娘感兴趣,便是那扈三娘?长得倒是真高……”

    宁毅正在开始打慢悠悠的太极拳:“我也有点失望,漂亮还算漂亮,不过看起来就像是个村姑而已……”

    面容平淡的王山月坐在一边的木桩上,他看起来其实要比扈三娘还漂亮几分,望着他打拳:“这位扈姑娘武艺高强,独龙岗上是排得上号的,她已许配给祝家庄的那位三公子祝彪,前天你们还差点打起来……我想提醒一句,这位祝公子的了那位栾教头的真传,在栾教头手上都能走过上百招而不败,你若是对这位扈姑娘有兴趣,可得三思了。”

    书生文士常以风流自许,王山月家学渊源,是见得多的,这时候开口警告。宁毅一边打拳一边点头:“知道,估计跟林冲这帮人的武艺也差不了太少了,也就是……差不多霸刀庄方书常这些人的程度吧,三位齐兄,能不能打得过?”

    齐新义道:“伯仲之间……若是方书常,我们或许还要差些……总之取胜很难,或许能守住不败。”

    “哦,那王兄应该很厉害吧?”狼盗首领武艺高强来去如风闻者丧胆,宁毅是听过的,这样的评价不管怎样,看起来都能跟林冲战成平手了,不过询问之后,王山月却道:“我的武功不高,你误会了。”他顿了顿,“自幼体弱,习武总有些事倍功半,真打起来,别说祝彪、扈三娘,就连祝龙、扈成他们,我也未必是对手……”

    “啊?”宁毅愣了愣,随后倒也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过也没事,我只是好奇而已,看过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为何好奇?”

    “秘密。”宁毅笑起来。他虽然对水浒梁山的事情算不得太了解,但扈三娘这个名字当然听过,据说武艺高强又漂亮又悲情,看见祝家庄时,便想来瞧瞧。只是此时见过了,倒是觉得也不过是个普通村长的女儿,样貌还不错,比一般女子是要自信的,也不至于太过粗鲁。但真说起来,也就像是个身材高挑些的郭芙。

    看起来,没有被那个猥琐矮子强暴过、而且全家健在的扈三娘,魅力就有点不够……

    这只是做正事途中的小小消遣,宁毅不会太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一次过来的时机倒是还好,从官府、黑道等方面传过来的情报都显示,梁山已经做好一战底定水泊周围的准备,战争可能就在这个月底便要爆发。

    在独龙岗呆了两天之后,宁毅也去了一趟万家岭,同样以“谈生意”为由见了万家岭纪家的家主,但说起来,万家岭这边的规模跟独龙岗比起来,大概只有独龙岗六成左右的实力。这趟简单的会面之后,宁毅便返回了独龙岗,又让齐新翰跟着苏文昱过去济州城,联系官府放一些简单的谣言。

    王山月一路跟随,对于宁毅要做的事情,却是有些不太明白。他让官府放的谣言,仅仅是简单的“宋江想要与官府谈判招安”,也没有太多的操作与安排。这样放出去的谣言,可信度是极低的,相对于密侦司,梁山这一带的官府效率差得惊人,就算满天下造谣也不可能动摇到梁山内部去。

    而另一方面,反倒是宁毅与独龙岗、万家岭这两方谈生意的手段和计划极为靠谱。宁毅根本是拿出了一个贯穿山东一带的走私计划来,独龙岗和万家岭算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他们若是能够保证道路畅通,再与京城商家结合,就能获得很大的利润。甚至于一部分商品都能在独龙岗、万家岭做加工。这个计划甚至能够隐约往北拓展。若是打通吕梁山,还能越境进出辽国,以盐铁茶叶等物的经营牟取暴利。

    王山月家学渊源,对于有些事情是否可行。稍作思考就能看出来。几天之后。他都有几分怀疑。这宁毅是不是真的跑过来想做生意。住在独龙岗的客栈里时,他也就直接问了出来。

    “若是有心对付梁山,就该集合周围所有的力量。独龙岗、万家岭,乃至周围的大小寨子,眼下都可以联合起来。你已经准备好官府的身份证明,这几天,为何只谈经商,不谈对付梁山?等到真打起来,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几天的时间里,除了走动独龙岗与万家岭两处,王山月便基本都在说梁山上各路英雄的信息供宁毅归纳,这天夜里将这疑惑说出来,灯光之中,一边吃花生一边整理信息的宁毅也就拍了拍手。

    “没到时候啊。王兄也知道,独龙岗这边,虽然洗得白一点,但他们对官府也没有好感,或者说,谁他妈都知道官府是个什么德性。武瑞营之前跟梁山开过战,败得很没面子。过来的时候康驸马和秦相都跟我说过,逼着他们出兵不是不行,但顶多也就是集合两万人,打一次。大家都惜命的情况下,哪怕是最好的状态,武瑞营两万人,加上独龙岗、万家岭凑个一万五六……哪怕一共凑到四万人吧,都不想出力,还是没有意义。”

    “那照宁兄这样算,武瑞营一定会惜命,独龙岗、万家岭被逼到极处或许会打,但那样一来,意义也不大啊,如果说他们被打到剩下几千人,就算拼命,也拿不下梁山。与其让他们被各个击破,若是能壮壮声势,保持眼下的局面,岂不还好一点?”

    “我不要僵持,我要打散梁山。”宁毅摇了摇头,望向王山月,随后在旁边一张小地图上点了点,“万家岭、独龙岗只要不是第一时间被击破就行,这两处地方,都是他们自己经营的家,打防守,他们一定会出力的,我只要他们有来有往,守上十天或者半个月的时间就成。”

    “十天……半个月?”王山月皱着眉头,“能扭转局势?”

    “也许能灭梁山。”宁毅笑了笑,“周围已经没有其它很大的势力了,借势肯定是要的,我没空等到他们打济州,所以目前来说,这应该是唯一的机会。当然……我的把握也不是很大,见步行步吧。”

    王山月在那边想了半晌,万家岭、独龙岗这些地方,是庄民身家性命所在,要守肯定是能守一段时间的。但……梁山眼下已经膨胀到五万余人往六万去了,凭着他们这十几个、顶多四十几个人,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扭转局势覆灭梁山?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接下来我们还要准备些什么?”

    “其实没什么了。”宁毅闭上眼睛想了想,摇了摇头,“文昱那边的谣言已经放了,你的人应该也快要过来,现在……也就是等着开打,而唯一要保证的是……”

    他笑了笑:“打起来的时候,我们得在庄子里面……”

    王山月想了想:“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起身出门之后,他才摇了摇头,狼盗纵横此地,好人恶人都闻风丧胆,但对于梁山,他也是一筹莫展。而眼前这件事、这个人,委实让他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与难解。

    仅仅是六七天的时间,对于这个人的观感,很难说得清楚。面对外人时,他看起来有点乱来,但又确实在某方面镇住了场子,而当大家独处,他又一直在整理自己这边说出来的梁山情报,与他之前有的信息做对照和修改,安排旁人该做的事情,争分夺秒、一丝不苟。他的年纪看来比自己还年轻,但那个时候给人的观感,却又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他曾在爷爷、老师那些人的身上,见过这样的气势。自己这边……能够看出来他在认真做事,但看不出他到底想的是什么。

    当京城的信息传过来,说有人将来负责梁山事宜时,他曾经想过对方会怎样处理此事。例如调集官府、军队的力量,将水泊附近的势力合纵连横之类的,事情必然琐碎而艰难,局面庞大,但仍然要解决,持续的时间肯定也是很长的。但眼下的事情,不曾在他任何推测里出现过。

    他确实有安排了需要官府、军队配合的事情,动用的是自己身边的人,因为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才有可能真正让军队和官府动起来,甚至也安排了如果事不可为的后续。但这些在他的计划中却并非中心,他似乎并不想过度的强迫军队与官府出来对付梁山。而不过七天的时间,手头上能动用的只是四十几号人,他就准备直接面对梁山了。

    打仗以后,如果呆在庄子里,梁山攻破独龙岗,是不见得有机会逃走的。

    估计也就三五天,可能就要有战事开启,接下来,仿佛只剩下等待。一时间,王山月都有些怀疑起来,自己要不要在这个时候就做下有可能把命陪在这里的决定,虽然老师写来的信函上确实让自己全力配合这人的行动……

    他想着这些,微微有些疑惑,倒是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房间后不久,一道黑影在外面的黑暗里走,然后敲响了宁毅房间的窗户。

    五月二十三,夜黑如墨。从后往前看,距离那场并不难猜、似乎也没什么悬念的大战,仅有五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