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〇一章 星辰此夜 风露中宵(第二更)
    月亮落下去,太阳升起来,上午的时候,文汇楼的院子里,有着些许沉闷的气息。

    “……这些东西,不是现在要做,但多少有个准备也是好的……新的掌柜,怎么看怎么选,你们其实有识人之明,暂时要的,无所谓惊才绝艳,最重要的是能把交办的事情一条条地做到位。有关这个,相府那边会帮忙,倒也不用操心太多……我离开这段时间,只要一切按部就班,等到回来,就该有个雏形了……”

    “……你们……互相照应,相府多去拜访,与秦夫人、与芸娘的来往不要断。秦夫人且不说,那位芸娘,其实许多密侦司的事物都是经由她手,先替秦相做归档处理的,当然,你们与她如常来往,也就是了……”

    阳光洒进房间里,宁毅、云竹与锦儿坐在桌前,为着桩桩件件的事情做交代。锦儿道:“你说了明天再走的,忽然改成今天,是不是昨晚的那件事……会有麻烦?”

    宁毅笑着摇了摇头:“麻烦当然有,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昨晚那件事太尉府不占理,也不敢真对我动手,但上面一旦压下来,开始调查。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我可能就得呆在这里了,时间不等人,所以我先出城再说。另外的,右相府那边会压下来。”

    昨天晚上,成舟海的忽然出手,令得宁毅也没有做什么事前准备。但作为密侦司最中枢的几个人,对方做点这种事。宁毅倒并不担心对方是个纯粹的猪队友。

    夜晚的事情按部就班,当崇王府的人赶到,宁毅护着半身鲜血、衣服被撕开的周佩出来,崇王周骥勃然大怒,拔刀将凄惨狼狈的高沐恩追杀了半条街。这期间陆谦只能护着高沐恩逃跑,两名太尉府的侍卫在王爷的怒火下被砍死,陆谦不敢躲得太过,同样挨了几下,被打得头破血流,当高俅匆匆带人赶到。哭诉罪该万死时。事情就已经被定下调了。

    接下来的事情,成舟海已经准备了这么久,想来不会出太大差错。但宁毅作为卷入者之一,不想被留下。就得尽早安排离开了。昨晚回来。他将要安排的事情对小婵说了半晚,今天一早则开始对云竹、锦儿做叮嘱。事情忽然提前了一天,彼此心中虽然有许多话说。但一时之间,却也有些说不出来。

    而在此时,皇宫御书房之中,年纪三十多岁的当今天子,也正摔着眼前能看到的东西,对跪在前方地下的太尉高俅大发脾气。

    “混账!高俅!朕真是看错了你,你教子无方,这种事情都给朕做出来了!”

    他将一只琉璃灯盏摔飞在地下,破口大骂。

    “朕的侄女!过来给太后贺寿!在京城之地,我这个天子脚下遇上这样的事情!花花太岁啊!今天早上太后震怒,朕怎么当这个儿子,怎么当这个叔叔!高俅!你以为朕赏识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跪在地下的高俅唯唯诺诺,连连称罪,只是在最后稍稍表露出那逆子可能是被陷害,话还没说完,一只盘子啪的又摔破在他面前。

    “陷害!高太尉!你那儿子是什么德性,以为汴梁城里还有谁不知道吗!你以为朕整日坐在这宫中,便真的不知黎民世情?你那儿子,恶迹斑斑,朕不杀他,是念在你这个太尉还有些功劳苦劳。但你现在还敢在朕面前喊冤?”

    “罪臣不敢……”高俅不敢再辩解,“那逆子品行不端,是罪臣教导无方,此次回去,必定严惩于他,绝不姑息……”

    这边唯唯诺诺,上方怒火难息地骂了一阵,方才呵斥他滚蛋。只是当高俅离开之后,宫人进来清扫了地上的垃圾碎片,天子周喆坐在书桌后,表情却是半点也看不出方才的怒气来,甚至伸手整了整皇冠的系带。

    身着皇后宫装的女子端着汤羹从后面走过来,笑道:“陛下发好大的脾气啊。”

    “他那儿子乱七八糟,不至于到敢对郡主下手的地步。朕不知道背后下手的是什么人,但这个亏,他得给朕吃下去。”身着皇袍的男子面色沉稳从容,“文臣武臣,忠臣弄臣,能闹一闹,也有好处,毕竟天子之道,首重制衡,朕不在乎这次是谁耍的阴谋,但牵涉皇室,朕若还帮高俅说话,那他就死定了。朕骂他,便是救他,他会明白的……皇后你说呢?”

    “陛下圣明。不过,这一次到底是谁把那位小郡主也卷进去的,莫非真不用弄清楚?”

    “清楚了又能如何?”皇帝笑了笑,从皇后手上接过调羹,喝了一口糖水,“宗室之中,虽是朕的亲族,但多半愚笨,而朝堂内外,都是聪明人在玩。他们何时被卷入,何时又被逐出,连他们自己都未必清楚,若是他们每个人被利用,朕都要插手,岂不累死?天下大事,朕关心,至于朝堂争斗,真相如何,朕无心理会,只要他们平衡就好。”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对于许多人来说关系身家性命,但对于皇帝而言,则只像是穿过皇宫檐下的小小风铃声,转眼间便被淹没在风里了。

    午时前后,宁毅走进崇王府,进到周佩如今住的院子里,头上缠着绷带的少女正在檐下等他。昨天的打斗里,周佩想要置高沐恩于死定,高沐恩被斩了两根手指后呼救逃跑,也试图做出反击,令得周佩受了些小伤,但这样的包扎,绝对是用来赚人同情心的了。只是缠上的绷带与些许的药味,也令得眼前的少女显得格外娇弱。

    “干嘛要做这种事?”

    “周佩就快回去了,想帮老师做些事情。这件事……周佩前后都想过了的,希望前后没有给老师添太大麻烦。”

    “倒是无妨。只是你才十五岁。不该冒这种险的,也不该牵扯到这些事情里去……也不该随便相信人。”

    阳光明媚,两人在院落里的阴凉处坐下,周佩脸色微红地笑了笑。

    “其实……回去便要成亲了,能在之前为老师做些事。最重要的是,能做这种事情,对小佩自己来说,也是……觉得很有意义的。”

    她之前自称“周佩”,此时才变作“小佩”,宁毅听她说话。看她神情。隐约觉得昨天的事情之后,眼前的少女似乎有了些许的不同,像是做下某些决定,得到了某种领悟。

    “决定好成亲了?”

    “嗯。”周佩的表情稍稍黯淡。随后又笑起来。“毕竟……也拖不下去了吧。还没找到觉得……合适的男子。但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拖下去总不是个办法,老师你说呢?”

    “为做事而做事也不好。不过你能想通,随便你吧。”

    周佩笑道:“对了,老师跟檀儿师娘,之前是什么样子的呢?”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么?”

    “知道一点点,老师可以跟小佩说说么?”

    小郡主的脸上神情有些憧憬,宁毅想了想:“呵,我们啊,刚成亲的时候,其实根本也不认识,我被打了头,她逃婚……”

    他回忆着那些事情,将与妻子之间的纠葛跟周佩大概说了一遍:“其实……只要每个人都愿意诚心一点去了解,彼此之间,终究还是能找到好的地方的,我觉得这就有了相处的基础了,你回去之后,也不用把跟人生活看得太排斥。人跟人关系怎么样,起码有一半的理由,是在你自己身上的。”

    “嗯。”周佩点了点头。待到宁毅要离开时,她送宁毅走到院门口,努力地笑:“老师。”

    “嗯?”宁毅回过头来。

    “我们以后……会不会见不到了?”

    “可能见得不会多了。”看着站在两步开外的笑着的少女,宁毅笑道,“以后也许你在江宁,我在汴梁,但我总会回去的,你也可能上来。师生间的缘分,只要有心,不会全断的。”

    “嗯……老师您保重。”她望着宁毅,说完这句,俯下身子,深深一福。那是近乎完美的仕女礼节,阳光之下,宁毅觉得如水一般优美。

    果然……自己可教不出这样的弟子……

    他这样想着,离开王府。

    宁毅的身影离开之后,周佩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等待着日头西偏,有些事情,她看不到,心中却能知道。日头稍减的时候,宁毅一行车马,在城外的土丘边与人道别,云竹与锦儿没有过来,小婵也被留在了城内,他此时心中还满是小婵哭着给他整理行李时的样子:“相公,就不能也带我去吗……”心里是眼泪的味道。

    这次去山东的,除了相府中几名身手还不错的侍卫,就是齐家的三兄弟,以及苏家苏文昱,至于苏燕平,则被留在汴梁照应了,待到檀儿上来之后,才会去山东与他报信以及汇合。

    觉明和尚、尧祖年、成舟海等人出来送行。不久之后,一辆车驾过来,出来的是秦嗣源,与宁毅到一旁说话。

    “梁山的事情不容易,我知你报仇心切,但如果不能解决,也没有关系。这里没有人敢说自己能解决梁山匪患,山月性子偏激,如果有可能……你看着他些。”

    “知道。”宁毅点头,“云竹、锦儿、小婵,还有要上来的檀儿,他们对我很重要,拜托你了,平常倒不怕,但这次事情以后,希望高沐恩不会弄出什么事来。”

    “老夫明白此事重要,会布置人手防范于未然。此事由纪坤处理,他做事最为缜密,立恒可以放心。汴梁城内,无人动得了她们。”秦嗣源顿了顿,“舟海此次计划,确有可行之处,老夫暗中也就首肯了,可能让立恒有点措手不及,老夫会负责解决之后的事情。舟海这性格,不是不好,但仍欠磨练,事后大概会让他去北方负责督粮……”

    “呃……呵呵……”宁毅笑起来,“看来他是杀不了高沐恩了……”

    “若是太尉下来了。对这花花太岁,老夫也会顺手杀他……”秦嗣源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不久之后,与众人辞别。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诸公身上皆有要事要做,回去吧……保重了。”

    车马扬鞭,离开汴梁,往东方而去。

    日渐西斜,不久之后。天边烧起彤红的云彩。夕阳降下。星辰升起后,成舟海走进崇王府,进了那院子后,看见了在月光下坐着的小郡主。

    “成先生……”

    “下午的时候。宁公子已经离开汴梁了。我想……应该来告诉郡主一声。”

    “我知道。”

    周佩点头回答。成舟海在那边站了片刻。

    “恕成某直言,郡主殿下若是喜欢宁公子。”周佩锐利的目光望过来时,他从容微笑。“何不做点争取呢?”

    周佩看了他好一阵,嘴角才露出微笑来:“成先生,争取又如何?”

    “要拖一拖的话,还是有办法的,譬如出家……又或者这次受到惊吓……”

    “周佩争取以后,老师就会喜欢上我了吗?”

    “呃……”

    “老师是不会喜欢上我的,我已经想明白了。老师……身边有许多女子,他也不是薄情之人,可……那是缘分,我认识老师两年多的时间,慢慢的知道他、了解他、钦慕他,可我未必真的懂他,老师始终是老师,我也始终只是他的弟子,两年的时间……这都是缘分……”

    周佩说着这话,垂着眼帘,目光清澈:“……我忽然长大了,这缘分也就到头了。”

    成舟海愣了愣,他毕竟是个心热之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终究也只能作罢:“那么……郡主回去之后,便要成亲了吧。成某便在此预祝郡主此后与郡马琴瑟相和,幸福美满了。”

    周佩笑了笑:“其实……成亲不是大事了。成先生,能够在嫁人之前,为老师做一件这样的事情,我很高兴。但昨夜的经历也忽然告诉了周佩,周佩始终是皇族,总是为了嫁人烦来烦去,也真是太小家子气了,我也希望以后能幸福美满。但这件事真正告诉我的,是周佩还有许多的事情可以去做。”

    少女看看成舟海,盈盈起身:“譬如还有另一个高沐恩在哪里横行霸道,譬如还有贪官污吏,坏我武朝基业……我以前总想做些什么,又总觉得自己是女子,什么也做不了,于是每每对性情惫懒的弟弟发脾气,恨铁不成钢。但这件事告诉我,只要想做,总有办法做事的。这次事情……周佩要谢过成先生的帮忙,往后若有机会,会重谢于先生的。”

    “呃……好说。”成舟海拱了拱手,隐约间,不明白眼前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坏。他看见这十五岁的少女站在那儿,望向那片夜空,她身形不比自己高,可那身影之中,隐约有着一股傲岸在其中,他知道那是皇族权势带来的气势。

    成舟海告辞而去。

    周佩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空气凉下来,四下无人了,她才觉得有水渍自脸上滑落。

    眼泪冰冰凉凉的……老师已经离开了……

    从昨晚到今天,她心里想了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她以后可以去做,也有很多事情,是她以后再也做不了的了。但是想清楚的事情,只能放在以后,而无助于照顾现在的情绪。

    她只是不想在旁人面前软弱起来。

    缘分尽了……见不到了……老师终于还是离开了……

    认识他的时候,她十三岁,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她十五岁,可他要走了,她要嫁人了。

    想得清楚,也抑制不了心中的难过。过了今晚,青春已然逝去,犹如土中埋下的尸体,新的树木会发芽,老的躯壳要死去,人可以装作坚强,但谁也不会知道等待在未来的将是什么。

    她站在那儿,扶着院子里的树木,低下了头,捂住嘴巴无声的哭泣。在她的意识里,有那样一辆马车,它在这天下午离开了汴梁,载夜东去,马车上是她十五岁时喜欢上的老师,然后那马车一刻不停地。离她越来越远了……

    天空中,划过流星。

    ****************

    吕梁山、青木寨。

    陆红提抬起头,看着流星划过了夜空,随后抚了抚耳边的发鬓,走进前方的小屋里,房间里,老人持着毛笔,正在伏案研读着什么。

    “梁爷爷,我进来了。”

    “哦。”梁秉夫偏了偏头,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过得片刻。才点了点头,“哦,红提你来了……”

    “梁爷爷你之前说有事,是什么要紧事吗?”

    “出去走走。”梁秉夫想了想。随后柱起拐杖。起身出门。陆红提跟在他身旁。从小山坡上看下去,青木寨中人影来去,点点灯光。这是陆红提觉得最喜欢的情景之一了。

    “之前孟水寨过来提亲的事情,红提你想法怎么样?”

    走的片刻,梁秉夫忽然开口询问,令得女子稍稍愣了愣:“梁爷爷,怎么忽然问这个……”提亲的事情不止一次,孟水寨的提亲也并不特别,她有点不明白,老人家为何特意提起。

    梁秉夫柱着拐杖笑了笑:“只是随口一问,你想法如何?”

    “我觉得……好像,不是……呃……”自己年纪不了,拒绝太多了,陆红提自己说得也有点犹豫。梁秉夫在山腰的路边站着,看着下方的景象,笑了一阵。

    “其实……陆三和黎力他们,一起往南边去了。”

    “嗯?”

    “红提你也收拾行李,再去一趟南边吧。”

    “梁爷爷,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才终于有了说正事的气氛,陆红提心中疑惑,梁秉夫站在那儿,握着拐杖,目光严肃。

    “陆三、黎力这些人从寨子里被赶出去后,一直就不安分。他们南下,是为了去找那宁立恒的麻烦。这些人,一辈子未出吕梁,南方繁华,他们很多事情是不清楚的,找了田六带路,他们以为我会不知道他们的动向?”

    吕梁山蛮荒之地,很多事情用刀解决,生存下来,规矩也不一样,这些人虽然看似自由,但一辈子生活在自己的这片土地上,要去其他地方其实未必能适应,如果要出远门,也总有一些到过外界的人能帮忙带路,教他们习俗。梁秉夫口中的田六,便是这群人中的一个。陆红提呐呐半晌:“梁爷爷,这个……”

    “他们已经离开好几天,吕梁境内,你是截不住他们了。”

    “可我……现在走不了。梁爷爷,所有事情才刚刚上正轨……青木寨这样,我怎么走?”

    “我也想过这件事。”梁秉夫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叹一口气,“不过……一段时间还是没关系的,我还能帮你看一段时间……”

    “不行,梁爷爷……”女子摇着头,过得片刻,“那个……那个宁立恒,他学了我的功夫,他很厉害的,陆三他们打不过他,若论阴谋诡计,他们去送死而已,我根本不用为他担心……”

    梁秉夫目光望着她:“有心算无心,你真这么肯定?”

    “我……”陆红提说不出话来,好半晌,看着眼前的老人,“……为什么啊?”

    “你该……为自己活一活。”老人看她一眼,笑了笑,“你拒绝这些那些的人,他们确实不是很好,但就算有好的,我也不说什么了。那个宁立恒,你中意他……呵,别跟我这个老人面前说不是了。你也该喜欢一个人,喜欢他,没什么丢人的。我已经老了,这个寨子,很难再帮你撑起几年,但在我还能撑起来的时候,希望你可以去做点其他的事情,以后也许就没这个机会了……”

    陆红提沉默片刻,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们是朋友,我也确实觉得……他很厉害,但我没法将他带回山里来的……”

    “能将他带回来,当然是最好的事情了。”老人笑道,“可现在就算不行,多去见见他,也许就能有点什么了呢,总得先去了,才有以后的事。红提……趁现在吧,哪怕没有结果,这些事情以后想起来也会很高兴。你替寨子扛了这么多,总得有点好东西留下……”

    “我觉得现在就很好……”

    “呵,梁爷爷不是催你成亲,吕梁山中这样,你真不想,那就等等吧。你去见见他,跟他说说话,说说……你在吕梁山的事情,然后看看他做的事。至于能不能成,你回来后怎样,梁爷爷都不说,好不?”

    红提站在那儿,目光看着下方的灯光,手指绞在一起:“寨子怎么办?才刚刚这样……”

    “吕梁山原本就没什么规条,宁立恒写的那些东西,有些太严格,你一定要推行,暂时是没事,可想要长久,还得慢慢来。”老人说道,“你出去的时候,严格的事情我在做,有事情我压住。回来以后,你稍微改改,他们都承你的情,这些事情,我都想过了。虽然老了,半年一年,我还能压得住。”

    沉默半晌,红提忽然道:“梁爷爷,你跟师父她,是不是……”

    她这话没能问完,梁秉夫的拐杖顿了两下,目光望着下方,神色变幻,但最后也只是道:“当初是你师父救了我,我来的这里……有些话没说,有些事没做,等你老了,也许会后悔。”

    陆红提看着他,好半晌,才点了点头:“……我会想想。”

    “嗯,想想吧。”

    说完这些,陆红提走下山坡,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回过头时,半山腰上的那道身影还站在那儿,柱着拐杖,目光望向远处的夜色深邃之处。

    印象中,师父的年纪比自己大很多,而梁爷爷在自己小的时候,是个温文儒雅的中年书生,而直到师父死去,梁爷爷就迅速地老下去了。

    以前以为,梁爷爷忽然老了,是因为帮不了这个寨子。师父将他救回来,原本似乎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的,梁爷爷做了许多事情,有些有用,有些没用,他最终也只是让这个寨子一直能够保存下来,直到今天活着的人将其壮大。

    当年的那个儒生,和当年的那个女侠,到底有些什么事情呢?如今有些参与的已经死去,在世的,大抵是不愿再说了。红提站在那儿,看着那道身影,想着他在看什么。

    漫天星光落下来。

    淹没在那片黑暗中的,大概是属于他们的故事吧。

    如此想想,有些伤感。

    ************

    嗯,两更加起来一万一千多字了吧,本来是想开个单章欢呼我有一章存稿了的,结果发现是中秋节,干脆今天就发掉,过节嘛,总是要庆祝下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