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九七章 郭药师
    锦儿快步走出了房间,转到走廊上,周围没人了,脸上的滚烫渐褪,她忍不住捂着嘴抬头笑,阳光明媚,自视野上方落下来。

    虽然知道在立恒去山东之前,对这件事多少还是得谈一次,此时提前取得了谅解,还是让她感到高兴。

    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快步走回那边院落,自己与云竹姐的房间里。进门之后,才忍不住握起拳头在身前,跳了起来,像小僵尸一样兴奋的跳了几下,脚底陡然踩在裙摆上。

    “啊……”呼--哗--砰--

    “什么事?”

    宁毅疑惑的声音传来。

    “没、没事!”

    房间的床上,锦儿翻过身来,躺在那儿,阳光从门外、窗外照射进来,房间里凳子倒了,蚊帐被拉塌,在床上倒了半边。阳光照在这个平素活泼爽朗的少女晶莹的脸上,照在她白色的衣裙与身体上。她微微张开嘴,看着天花板,就那样躺了好一阵,然后有些迟疑地将双手合十,举在唇边,闭上眼睛。

    “爹爹、娘娘……你们看到了吗……锦儿有人要了……你们在天之灵……要保佑他……”

    她喃喃说着话,一滴眼泪自眼角沁出来,划过侧脸,轻柔地滴落……

    窗外,正是一片阳光明媚。

    而我们的目光,转向北地。

    *******************

    武朝,景翰帝十年五月初八这个汴梁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的视线穿过荒原大河、崇山峻岭,一路向北,燕云十六州,易州境内,乌云聚集在我们视野下方那片灰蒙蒙的天空上,穿过乌云,天空之下,是一片大雨。

    山林、城市、蜿蜒的道路、分布在雨幕中的破旧村庄,以及流过前方山野的河流。位于一座小城南面,铅青色的军营里正是一片肃杀森严之色。士兵巡逻、车马来去。带起水花与泥泞,这样的天气里,大部分的士兵还是在营帐里呆着,等待雨停。再行操练。临近正午。军营当中的大帐账帘陡然被掀开。一名身材高大的辽东汉子带着浑身的雨水大步进来。

    大帐中央,那明显是军队首领,身挎长刀的将领正在桌边看一张地图。他身上此时宝刀甲胄,华丽森然,但看起来,却似乎因为穿的时间还不长,有几分不太融洽的气质。但若只说这中年将领,样貌端方、身形魁梧、目光稳重,便知其领军有年,颇有气势,只是虽然如此,却还没有养成暴发户的气质而已。

    他此时正在跟周围几名将领朝地图上指指点点,布置军务。从门口进来那汉子想是这军队的核心之人,身上带着雨水哈哈大笑:“大哥!萧干那厮又遣人送东西来了,还让信使送来一封信。照你说的,东西留下,信使让老子给打发走了。信在这里……”他将一封信函扔在桌上,随后看那地图,“怎么样,这事情商量好了?照我说,辽人如此境况,哪用商量,直接打过去就行了!武人二十万大军呢!”

    “哈哈,你就知道说蠢话!”

    那将领一笑,拿起桌上信函,回身几步,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的椅子上,方才将信函撕开。那方才进来的汉子笑道:“大哥,我说得不对吗,要不是辽人兵败如山,他们何必这样给咱们送东西,大哥,信里说什么呢?”

    “文绉绉的……”将领看了几眼,顺手将信函扔掉,“你们自己看啊。”

    “我又不怎么识字……”旁边的汉子捡起那信,却没什么人看,大抵知道上方的大哥会说出来。

    上方将领摇了摇头,冷笑道:“辽人,向武朝、金朝上表称臣了。”

    “啊?”几名将领愣了愣,“武朝会答应吗?”“难说。”“他们可要面子。”

    几人议论中,上方那大将站了起来:“答应了也会打!”他挥了挥手,“辽人已经被金人打得没有办法了,这次童枢密率军北上,此地军队已有二十余万,岂会一箭不射就走?肖婆典聪明,一边挡住童枢密的大军,一边诸方称降想要拖延时间,给我们东西,信里便是说,我等归附武朝之事,绝不追究。武、辽二朝乃兄弟之邦,我等便是去了武朝,也只是去了兄长那边,信里还说,只要我等这次肯坐望其变,不参与其中,来日必有重谢……”

    脱离辽国,降于武朝,这将领便是常胜军的郭药师,他此时笑了笑,吐出一口口水,走到桌边:“当我是傻子么,东西我要,武朝的功名,我们也要!此时既已投靠武朝,首先我便要拿下燕京!这件事,当今圣上那边,也想很久了……对了,今晚宴席准备好了吗?前几天来的那位文官,咱们得伺候好了。”

    “准备了。”其中一名将领点头道,“歌姬、吃的、表演,都准备好了。不过那家伙文绉绉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对咱们还唯唯诺诺,不明白大哥你干嘛这么看重他,每次见他都自贬身价……”

    “你们知道什么。”郭药师笑了笑,“人家官大着呢,你看他现在敬咱们,那是因为咱们炙手可热,要是这热乎劲过去了,我告诉你们,南边,文官比武官大!人家过来,是来节制我们的,不要没有自知之明……”

    他说着,低头将一面小旗子放到地图上去,自言自语道,“反正……那也是有大学问的人,敬着点总没坏处。今晚把萧干送来的东西送一半给他……另外一半给童枢密、刘统制他们送过去,顺便我们自己贴点土产……哎,你们说这些读书人送礼,会不会有点什么讲究啊……咱们北方人,别让人说成是土包子……”

    他说着这话。其余几人面面相觑,自然不知道读书人该怎么送礼才好。有人迟疑道:“既然这样,大哥,咱们干吗选武朝啊……”

    其余人附和:“对啊。”

    郭药师抬起头来看他们一眼:“一点点的麻烦而已,哪里没有。我问你们,锦上添花好呢?还是雪中送炭能被人记着?”

    他顿了顿:“金人现在都快把辽国打下一半了,女真那帮人,谁他妈不是疯子?我们过去,你能干过他们,能干过几个也不会被他们重视?武朝就不同了。燕云十六州。他们想收回去想了两百年了,咱们一去,他们立刻收回两个,谁敢不重视咱们。接下来。趁萧干正与童枢密对峙。咱们首先就攻燕京。萧干腹背受敌,根本来不及回援,燕云十六州。帮着扫一片。武朝人,会记得咱们的。”

    “叫我们过去的人,早就来了。知道为什么是这个时候?武朝之前大败,十万人输给一万人,这种事情,不会太多了,可是他们那边人的信心还是已经被打掉,童枢密率军北上,没取得胜仗之前,咱们就是雪中送炭。这之后,借这二十万人的势,扫荡整个北方,收燕云十六州。就算功劳大部分给童枢密,告诉你们,名气大部分可是我们的!”

    他笑着,将旗子一堆堆地拨在地图上:“以后的事情,我也替大家想好了。二十万人压过来,辽人目前是挡不住的,可他们肯定没有咱们能打。伐辽之后,女真人有多凶你们不是不知道,他们人少,打不到南边去,可是想要守住燕云十六州,一定要有能打的人。各位兄弟,你们负责打仗,有什么压力我替你们顶住,但咱们常胜军,要打成武朝军队里最能打的一支,以后在这里开牙建府,挡住女真人!大家都能光宗耀祖,只要咱们一直有用,那些文臣就节制不了咱们,也没人能给你们气受……辽东男儿,富贵刀上取。”

    他这样一番说辞,众人都兴奋起来。常胜军前身怨军,本来是辽东饥民中选拔组建出来,建成之后,虽然能打,但一直受辽人忌惮,过得也并不是很舒心的。倒是在投降武朝之后的这段时间里,真正享受到了香馍馍的待遇,这时候想不到老大已经为他们想得如此之远,开牙建府?光宗耀祖?

    一群人议论纷纷之中,郭药师又笑着摆了摆手:“还有、还有,之所以投武朝呢,因为咱们在这边,对于南方繁华,早就听说过了,一直羡慕,也没怎么看到过。咱们之前辽国五京,说是什么花花世界,告诉你们,差远了!南朝那才是真正的繁华,什么汴梁、江宁、姑苏、杭州……那边的地方啊,东西漂亮得……还有姑娘,身子都跟水一样滑……”

    对男人终究说起这个最有共鸣,众人哈哈大笑,一阵猥琐。郭药师正了正容色。

    “到时候有机会,大家伙兄弟,都到南边娶个姑娘成个家,生出来孩子,便不在这边饿肚子了。从小啊,读点圣贤书什么的……老了呢,打不动了,到南边宅子里养养,算是像读书人嘴巴里说的颐养天年,那这辈子,真的就值了……”

    他说着这些,低头笑了笑,然后砰的一拳轰在桌子上,抬起头时,目光凶戾:“那在这之前!打仗!打胜仗!最能打!这就是咱们要做的事情!我也已经跟燕京城里几个帮主老大联系了。接下来只要能说服童枢密和刘统制,立刻可以出兵,先以轻骑破城!肖婆典反应过来时,城已经是我们的!拿下燕京,就是我们的进身之阶!今晚我宴请那位大人,说服童枢密他们,也得他帮忙。他不敢辱你们,你们也不要给他脸色看,知不知道?”

    “知道。”

    “知道了老大。”

    “我们把他当亲爹一样。”

    “哈哈哈哈……”

    众人笑着打闹,口中还在说以后的远景。郭药师随手拿了个东西往他们扔,笑骂道:“滚!心里多想想燕京的事情,多练兵!打仗大家上,杂七杂八的事情,我这个当老大的自然会摆平!走吧!”

    将一帮小弟从营帐里赶了出去,大帐之中便安静下来了。郭药师站在那里,想着这整件事,右手握起拳头,砸在了左手手心上,微微抬起了头,目光傲岸。片刻,拳头又砸了一下。他们降武还未久,常胜军进入顺境之中也还不久,无论如何,做出这样大的决定之后,作为最高将领,带着这么一大群人吃饭,也并不安稳。但想来是不会有问题的。

    他如此想着,点了点头,踌躇满志。

    砰!

    拳头握在掌心上。

    *************

    月底双倍,月票都不太好喊,眼看着有人咻咻咻地超过去了,因为现在喊了肯投给我的肯定会愿意在月底投吧……嗯,大家记得在把月票留到月底啊,嗯……没什么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