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九五章 笨拙(上)
    蝉鸣随着风声自远处传来,房间里有些安静,能够听到的,是宁毅坐在那儿翻动稿纸的声音,偶尔听见墨块在砚台里不急不缓地磨了几下,但她没怎么听见动笔的声音。

    脚步声渐渐地过来,她躺在那儿,感到男人在旁边坐下了,拿起她额上的毛巾,探了探额头,然后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她脸上,起身离开。

    水盆的声音就在不远处,锦儿只好继续装睡。房间里,男人洗干净毛巾,大概还在那站了一会儿,随后来回踱步。

    此时房间只有两人,她没有醒来,他也就只好清闲一下,或者做自己的事。偶尔听见男子低哼的歌声,像是摇篮曲一般,随意的词曲,歌词有的她倒是听过,有的则没有。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这么慷慨的句子,被他哼得像是睡前儿歌一般,倒也真是有些古怪。不过,房间里的时间,就在这样清闲的氛围下一点一滴的过去。有时候锦儿心想,干脆就这样睡过去算了,然而此时心里虽然平静,却也睡不过去,周围空荡荡的,房间里的一静一动,他的一静一动,都能够听得仔细,如此一来,他哼出的歌儿,走下的步子,都像是有回音了一般。

    好奇怪的夏天啊……

    她在心里想,过得一阵。便听得他在她身边坐下,大概在侧着脸看她:“怎么……”他咕哝了一些什么,只是听不清楚,走开时,又听得他道:“庸医……”

    水声又响起来,毛巾回来了,擦她额头上脸上微微渗出的汗珠。先前倒并不觉得有什么,这时候确实有点热,要保持身体一直不动,身上还被他盖了床毯子。她感到宁毅在为她擦汗。然后将毛巾盖在额头上,清凉的感觉传来,身上却愈发热了。好在宁毅随后替她掀开了毯子。

    风吹过窗户,穿过房间。带来凉爽。宁毅坐在她旁边没有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先前盖在身上的毯子一旦被掀走,立刻感到的反倒是身体上衣物的单薄,她忽然间甚至有种衣服被扒光的感觉。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一丝不挂地躺在他旁边。

    但当然,衣服还在,只是片刻之后,听得宁毅有些疑惑地“嗯?”了一声,她也有些疑惑,不知道宁毅发现什么,不久,宁毅的手伸过来,落的位置是……她的衣领。

    咚咚咚……他要干什么……

    她心中忐忑,但随即,宁毅已经解开了她上身第一个衣扣,然后将领子拉开了一点。反应过来宁毅是察觉到她呼吸的急促时,那只手的动作又停了停,然后挪开了。

    衣领只敞开了一点点,应该是看不见肚兜的,她心中第一个闪过的是这个念头,随即而来的是:假如他刚才不是为了给自己松开衣领,而真是要脱掉自己的衣服,不论是为着怎样的想法,自己会不会继续装下去呢。这个问题心头只能提出来,实际上是不好去想的。也在此时,宁毅坐在那边叹了口气,似乎……这样照顾一个女孩子,也让他有些闷了。

    “病娇……”锦儿听他轻轻说了一句,听来是自言自语,“还说要跟我抢女人……”

    锦儿也对自己今天一下子撞晕掉觉得有点糗,但此时听他这样说,却不免在心中腹诽一下,想着自己努了努嘴对他不屑的样子。过得片刻,身边的宁毅站起来了。

    “平时里活泼成那样,这种事情,说完以后就跟个鸵鸟一样……”他走去书桌边,絮絮叨叨的,锦儿仿佛能看见他的摇头和脸上的无奈,“你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擅长啊……私下里都被苏文昱那帮家伙笑了,现在都还不知道怎么对云竹交代……”

    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对云竹姐交代啊……她心中委屈。

    “汴梁的事情,我也很麻烦啊,过几天也许就要走了,有些事情还没完全理出头绪来,你还一天到晚给我板着个脸……那个什么就了不起啊,我又没欠你的……唉……”

    锦儿觉得有点不对,宁毅自言自语地,又过来了,拿走她额头上的毛巾,放到不远处的脸盆里。

    “现在还动不动就晕过去,不醒来,害我以为刚才那个庸医吓我,解你衣扣时你手上动了一下,被我看到了啊……你要是还装,待会我过来就真的把你脱光……”

    宁毅在那儿洗着毛巾,锦儿一个激灵,在床上睁开了眼睛,她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随后坐了起来,低着头手指捏在一起,宁毅端着水盆要出去的时候,她猛地咬了咬下唇,跳下床来,鞋都没穿好,低头朝门外冲去。这个反应宁毅也吓了一跳,连忙将水盆放下,冲过去抓她:“喂。”

    他一把抓住锦儿的右手:“喂,我想的不是这个反应啊……你干嘛……”锦儿挣扎几下,回过头来,左手手背遮着口鼻,眼里已经有眼泪流出来,委屈极了,手上也晃得激烈,哽咽地说:“反正就是我的错了!反正就是我的错了!你放开我,我不要在这里,放开啊……”

    她不是大喊,但哽咽的声音哭得却极是凄然,右手猛晃,不顾一切地想要抽出去,宁毅抓住了哪里会放,两人的力气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喂,我……说错话了好不好……”

    “放开我,你没说错……你放开我……”

    “呃,我只是想说点有道理的话让你不再装睡,肯跟我谈而已啊,怎么变成这样……喂……”

    “反正是我说喜欢你的,才变成这样。都是我任性,我不喜欢了好不好,你放开……”

    宁毅一阵头痛,看来自己在泡妞上确实天赋不够,又或者跟锦儿这边范冲?原本想说点显得自己很有风度内涵的话,调侃一下她又让她肯跟自己聊,却不想此时锦儿挣扎激烈,根本不肯停下。

    她原本也是挺有气质,此时却甚至背过身去,跨着步子要拔河一样的往前逃。脚下匆匆套上的绣鞋都被踢飞了。砰的趴倒在地上,流着眼泪继续挣扎,宁毅有些无奈,放开她的手让她爬起来:“你听我说。”

    “我不听。”

    她满脸眼泪。回答得干脆。起身便跑。出了门在廊道上跑出几步,陡然间,身子被后方过来的宁毅拦腰抱起。这一次,宁毅没有说话,就那样将她抱了回去。

    “我要跟你说!”

    “我不说我不说我不说我不说……”

    抗议声中,锦儿被扔到床上,宁毅阴沉了脸,对于这个都把自己憋出病来却还要这样的少女颇为头疼,虽然也是自己没找到更好的办法:“我说了……不要闹了!”“就要闹!”少女扭来扭去中,啪的一声响起在她的屁股上。

    她趴在那儿愣了愣,大概没想过宁毅会对她这样,第二下、第三下之后,客栈的房间里,少女“哇——”的哭了出来。

    “我不说我不说……”

    她哭闹着,想要伸手到背后挡住宁毅,哪里挡得住,屁股上还是被啪啪啪的打。

    “哇,你打我……”

    “我不喜欢你了你放开我……”

    抵抗一阵,毫无效果之后,锦儿就只是趴在那儿哭喊了:“我不喜欢你了,我不喜欢你了,你放开我,我不说了,哇……你别打我了……”

    宁毅下手当然不会重,但这种事情给人的冲击或许不在痛感上,他此时脸色也有些不好,打了几下之后,锦儿完全放弃反抗,就那样哭着挨揍,他便也吸了一口气,坐到旁边,听着锦儿喊已经不喜欢他的话:“哦,不喜欢了啊……”

    锦儿趴在那儿哭了片刻,宁毅的手还停在她的屁股上,她哽咽抽泣一阵,开口继续哭,说的却是:“喜欢……我喜欢你……”

    宁毅偏了偏头,此时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首先还是将手掌挪开了:“我不想再闹来闹去了,你总得跟我谈谈……”

    “我不想谈……”锦儿哭着低声说,眼见宁毅偏着头将目光望过来,她猛地一缩头,哭道:“谈啊、谈啊……呜……”吸着鼻子,看见宁毅一副头痛的样子,咽声道:“痛……”

    “呃……那……”宁毅坐在旁边皱着眉头,无奈得一塌糊涂,片刻,用手撑了撑额头,“那……现在到底谈些什么……”锦儿趴在那儿还在哭,偏头看着他,哭一阵子,将手附在嘴边,似乎又有点笑的样子,维持一阵又哭又笑的情绪,随后又是捂着嘴真心的哇哇哭出来,宁毅都不太清楚她到底是在伤心还是已经肯跟自己和好。如此哭了一阵,她两只手用手肘撑着,要往床上爬上去,宁毅看着:“等等。”

    锦儿:“嗯。”趴在那儿不再动了,鼻尖抽泣。

    “翻过来啊。”

    锦儿听话地将身子坐起来,大概臀部有些痛,她将双腿伸直了承受一点点力量。她方才跳下床就跑,后来又挣扎得厉害,绣鞋都给踢掉,此时赤足之上全是泥灰,黑一块灰一块的。

    她也不清楚宁毅要干嘛,直到宁毅将桌上的水盆拿了过来放在床边,然后蹲在那儿。她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手伸上来,握住了她的足踝,让她浸近水里,少女的身子缩了缩。

    “女孩子的脚,是不能乱碰的……”

    她低着头,轻声说了一句,宁毅抬头看她一眼。

    “金风楼里……梳拢了的女子,也是不太给人碰的……”

    虽然低声说着这样的话,她此时坐在床边,双足被眼前的男人握在手中,没有丝毫的反抗。

    “帮你拖鞋的时候就已经碰过了。”直到这句没什么人情味的话传过来,锦儿嘴巴一扁,浸在水中的双足才挣了一挣,然而被宁毅双手按住以后,便没有再挣扎了。

    她看着宁毅低头为她清洗双足的动作,双手撑在身后,眼泪又流出来了。

    就那样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件让她感到有些温暖的,又等同于正在强暴着她的事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