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八五章 指责、疑惑
    和风习习,下人端上的冰镇红豆羹带来丝丝沁人心脾的凉爽,诗会气氛倒是愈发热烈起来,在场都是文人才子,识得诗词优劣,彼此手中也都有一两首好的作品备着,这时候一一的拿出来,品评比较。先前的几篇作品中,方文扬已经写了一首颇为出风头的,但随后于少元一曲新词出来,“谁挽汨罗千丈雪”,众人都觉得又高了一筹,足可成为能流传百年的佳作。

    汴梁城中,每一年里,都是会有几首这样的作品出现的,当然,有的是因为气氛到了,捧将起来,有的则也是因为那词作确实上佳。于少元最近在京城之中风头连连,但名气还是比不过左锡良、方文扬这些已经出名好几年的大才子的,但正值春风得意之际,真有时来天地协同力之感,这妙手偶得的新词放在谁眼中都是赞叹连连,姬晚晴那边笑着将词作清唱出来,心中却有几分懊恼,这词作比他先前给自己的端午词还好,怎能就这样当场拿出来,若是收着,说不定明天就能拿来与李师师打擂台上。

    汴梁一地,如今名气最高的几名词人中,真正厉害的还是周邦彦,不过周美成如今再入仕途,写词一项上,也只有与他私交颇深的李师师能够拿得到了。若是他发挥良好,给李师师的乃是一首佳作,自己这边或许拿于少元的这首词,就能扛得住。

    心中想是这样想,但既然已经拿出来,眼下就已经没有办法。于少元对自己的词作也是颇为得意,意气风发地跟众人谦虚一番,偶尔与姬晚晴眉目传情,余光之中更多看向的还是李师师。他这边得意,那边方文扬就未免有几分失落。但整个诗会注意的焦点,终究还是在这几位才子的身上。宁毅等人落了座,很快的也就在这种不被注意的气氛里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其乐融融地参与起来。

    “拜见陆师。弟子于和中。两年前曾在岳山草庐听陆师讲《孟子》,受益匪浅。今日再见,请受弟子一拜……”

    从侧面穿过人群,于和中去到前方,倒是找到了曾经听过课的一位老师。这前方几位学识渊博者中,五位的名气是最大的。如今隽文社的“墨公”秦墨文,薛公远;因注解《孟子》而赫赫有名的陆明方;四处办学。弟子满天下的潘宏达;还有学识渊博,在国子监任司业的大学士严令中。于和中曾听过陆明方讲课,陆明方虽然不记得他,但此时自然也笑着好言以待,随后又象征性地问问他的学业、如今的成就,鼓励一番再着他到附近坐下。

    这类诗会便是如此了。畅谈交友,随意抒发。彼此学问有高有低,也不会有多少人真的咄咄相逼。于和中的学问是不及在场这些人的,但平心而论,纵然有时候被别人看起来像是沾了师师的光,但大部分的情况下,他还是喜欢参与这类聚会的,只要不出太多节外生枝的事情。置身其间。他也油然产生一种身为大文人、大才子,在过着这样交友天下、精彩纷呈的生活的感觉。即便不能拿出几首惊世骇俗的作品。参与聚会回去,与户部衙门里与他同级的刀笔小吏叙说一番,也是极有面子的。

    先前还有些警惕姬晚晴那边是不是会跟师师这边起冲突,现在看来气氛和睦,倒也不像了。转过头去,陈思丰正在那头与几个认识的人说话打招呼,长廊尾端,宁毅也正在与身旁的人言笑作谈,看来也已经融入气氛当中,未被多少人注视。师师到了前方,在众人的谈笑间看过了于少元的新词,投以讶异的目光后,也不免为方文扬等人的诗词作品赞上几句。寻常且欢乐的诗会情景。

    如果一切就这样进行下去,想必在日后不短的一段时间里,这次的诗会也会传为一时佳话。这时候,于和中、陈思丰多少都已经放松了心中的警惕,师师心中稍稍有些奇怪,但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会发生怎样的事。诗会的参与者中,大部分还是纯为聚会而来的,享受着这端午节前凉爽难得的上午时光,看着于少元等人的意气风发,偶尔也笑着插上几句,颇为开心。至于一些怀了看戏看热闹的心思而来的富贵子弟,首先也是在享受着诗会的气氛。

    人群之中,坐在宁毅身边的,是一位名叫郑恺清的年轻人,在家乡薄有才名,到京城也有两三年的时间,于这个圈子熟了,混出些名堂来,纵然还不到于少元方文扬这等名声,但诗会有人请,便是地位。原本倒只是因为身边人乃是李师师的好友,招呼一二,聊得几句之后,倒是发现对方言辞得体、大方,气度也颇为不错,便开口谈笑几句,偶有诗稿传来,也互相品评一番。

    如此过得一阵子,郑恺清稍微离开,再回来时,正要坐下与对方说上几句有趣的事情,听得侧前方有人道:“这位可是江宁的宁立恒么?”

    郑恺清见那人朝这边望来,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那人又补充道:“师师的那位朋友,莫非就是江宁‘一夜鱼龙舞’的宁立恒?”

    郑恺清对于那“一夜鱼龙舞”“明月几时有”也是听过的,这时候只见身旁那人站起来,拱手笑了笑:“嗯,正是区区……”一时之间,他心中也不由得产生了诗会卧虎藏龙之感。

    对于宁毅的几首词,虽然拿出来便能力压全场,但没经过时间的沉淀与升华,还不能到达一报名就能令所有人高山仰止的地步。哪怕青楼有唱,风靡一时,放在这边,名气也不可能到达周邦彦那种多年经营的高度。不多时,众人将那几首词再拿出来,又有人说起宁毅是“江宁第一才子”的身份,给人的感觉,顶多也就是忽然发生这边还坐了个或许能与于少元、方文扬相提并论的大人物,但几句言谈之间,宁毅言辞谦虚、举止有礼,令不少人生出好感,也以为他暂时不欲出风头或是还没有好作品,也就只是稍作注意,不可能因为几首已经有年月的好词就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这边来。

    但就算如此。这位“师师的旧友”。多少也已经得到了注视。旁边的郑恺清便仔细注意了一下宁毅,期待着这边会不会有什么好作品出现,只是随后有好友唤他过去看一首诗词,他过去之后,在人群中,隐约便听得有人在说:“那家伙不过沽名钓誉之辈……”诗会有圈子,旁人对他却不设防。他稍稍注意了一下,只听得那是有一小部分人在说的,那宁立恒名气有水分的问题。

    “听传言说是一和尚吟的,他拿去换了名声……”

    “不是道士么……”

    “江宁那边,早已被人揭穿了……”

    “看他,这一年可是一点诗词都没有出来。谁听说过他的新词么……”

    “江宁第一才子,是曹冠吧……这个听说只是他自称宣扬的……”

    汴梁一地聚天下英才,江宁虽然是大城,但说起什么“江宁第一才子”,在“天下”的范畴里,又不算什么了,众人产生不了什么敬畏,此时质疑一下。各种说法都有。郑恺清听了一些。回头看去,有些疑惑:那个宁立恒。莫非真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

    一个这样的诗会上,出现一个人是李师师的朋友,没什么才华,那没什么,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感觉或是敌意。但出现一个人,没什么才华,却表现得跟于少元、方文扬一样厉害,得了名气,那给人的又是另一种感觉了。而在此时,那边也已经有人在询问一些什么,郑恺清还未听清楚,陡然间一个声音暴喝起来,惊动了全场:“竖子!你可还记得老夫么!”

    **************

    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时候,宁毅还是充满了包容之心,愿意与人为善的性格。参与这种社交场合,对他而言称不上什么负担,他也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看这些文人的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术业有专攻,能够在自己的领域倾注心血的人,在他看来,都是值得尊敬的。

    这样的场合,无非也就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宁毅乐得偏居一隅。就算被人说出身份,抬出什么“江宁第一才子”的身份,他也更愿意给人以赞美,就算被人问及意见,对此事的许多诗词,他都是持认同态度的。

    这样的情况下,那边于和中与陈思丰其实也各自写出了一首作品来,宁毅这边各种应答大方得体,他的气质颇好,就算不写诗词,也没有什么人表示不好。不久之后,有人将于少元第二首词的稿子传了过来,宁毅看了看,那是一首《念奴娇》:

    “楚湘旧俗,记包黍沈流,缅怀忠节。谁挽汨罗千丈雪,一洗些魂离别。赢得儿童,红丝缠臂,佳话年年说。龙舟争渡,搴旗捶鼓骄劣。谁念词客风流,菖蒲桃柳,忆闺门铺设。嚼徵含商陶雅兴,争似年时娱悦。青杏园林,一樽煮酒,当为浇凄切。南薰应解,把君愁袂吹裂。”

    这词作颇好,甚至几位老人都有在说,单论此词,便足可进得国子监。有人问道:“立恒觉得如何?”

    宁毅便答:“果真是好词。”

    那边才有人出声:“立恒何不也做上一首,与于公子比比,谁高谁低。”

    那出声的乃是一名女子,宁毅抬头看过去,却是那位崇王府的周晴郡主,此时正笑着望过来。周佩早一日来拜访他时,曾说过堂姐妹对她都不错,吃饭时也顺口提过这位郡主的名字,因此宁毅对她还是很有好感的。这时候她让宁毅作词,周围的人附和几句:“宁公子能做出‘一夜鱼龙舞’那样的词作来,此时出手必是佳作。”

    有人笑道:“真是期待,此次诗会将成佳话了。”

    那边于少元眼底便有些阴沉,也抬头拱手笑道:“正要看看宁兄才华。也好向宁兄请益。”

    宁毅摇头笑道:“于兄高才,这念奴娇实为上佳之作,在下一看,只能甘拜下风,便不献丑了。”

    于少元这边,正因为这首词作可能被举荐进国子监,对于宁毅,他是严阵以待的,此时听得宁毅退让,那是要将名气让给他了。他一时间还没想好是见好就收还是逼过去。脸上倒是已经露出了笑容。也在这时。旁边有人出声道:“你便是宁立恒?”

    宁毅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正是。”

    那人又道:“你真是宁立恒?”

    这两句话,问得有些突兀,宁毅皱起眉头,只见前方那人已经拍案而起:“竖子!你可还记得老夫么!”

    前方那人须发皆张,正是隽文社薛公远,宁毅此时自然也找到了映像,刚到汴梁的那天晚上。在矾楼门口指责他与云竹,然后被他骂了的老人正是此人。他心中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暗骂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嘴上自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位老人家,何出此言?”

    “嘿,你倒是忘了,前几日在矾楼门口。你与一女子在街上公然拉拉扯扯,恶形恶状!斯文扫地!老夫指出此事,你竟口出恶言。老夫此时可认出你了!”

    他这样一说,众皆哗然。宁毅皱眉拱手:“老人家记错了吧?绝无此事,一定是搞错了。”

    这事情显得有些突如其来薛公远言之凿凿,宁毅却在片刻间表现得极为无辜,真诚无比。那边师师是见到了这件事的,早先将宁毅叫来就已经记了起来。只是那时候已经不好再让宁毅离开。只能在心里期待薛公远与宁毅的间隔会让薛公远认不出他。但这时候看见宁毅的表现,讶然之余还是不由得捂嘴忍笑。这事情非常突兀。知道的人也不做,她倒也不会因此认为是姬晚晴等人的阴谋。

    只是在宁毅矢口否认之后,那薛公远气得再度拍了桌子:“竖子!你竟然还敢否认!方才他们对我说,你乃是沽名钓誉的骗子,老夫还有些不信。此时老夫认出了你,你竟然还敢装作良善。老夫此时便能断定,你这等孟浪无行之辈、不知悔改之徒,那什么江宁才子的名声,必是欺骗而来。今日乃是汴梁,不是江宁,老夫须让你骗不得这名声!”

    他这边说完,那边大学士严令中却是摇了摇头:“薛公,此事尚未定论,还不好如此武断。”

    人群之中有人道:“我看他便是个骗子……”却是与周晴走得很近的一名富贵公子。

    这几个声音出来,其余的人吵吵嚷嚷。师师坐在那儿,却陡然间皱了皱眉头,望了身边的姬晚晴一眼。那边宁毅也陡然将眉头皱起来。

    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

    如果这件事情只是因为薛公远而起的意外,宁毅大概也只能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忽如其来的巧合,但眼下却未必是这样的情况了,看他们的说话,就在方才的那段时间里,看来竟然已经有人跟前方那几人都说了一遍宁毅的情况,人群之中,忽然爆出这么多质疑者指责者,也并不符合事情发展的规律。

    宁毅的那个什么第一才子,放到汴梁来,或许因为流言,会出现质疑者,这个并不出奇。但是在这么一段时间里,变化成这个样子,而且看起来跟薛公远、严令中这些人转达的,都是一面倒的认定宁毅沽名钓誉的说法,要说纯粹是流言的自然发展,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他一时间警惕起来,在那边,薛公远拍着桌子,复述那天晚上矾楼发生的事情。严令中这类人还是持着保守的态度,让薛公远克制,给宁毅这边一个辩白与证明的机会。人群里有人说着宁毅这次果然没有写诗写词。

    前方于少元拱了拱手,朗声道:“在下倒是愿意相信这位宁兄弟的。薛公、诸位,也不妨给他一个机会。宁兄弟,你在江宁被人称为第一才子,在下这首《念奴娇》,莫非真入不了宁兄弟法眼,激不起宁兄弟任何诗兴么?”

    那边姬晚晴盈盈起身:“小女子也觉得应该给宁公子一个机会,毕竟他也是师师姑娘带过来的。诸位,总不好不给师师姑娘任何面子吧。”

    她在此时,终于将宁毅与李师师拉在了一起,只是自从方才开始,师师坐在那儿用小团扇挡住口唇,似乎一直在想着什么,这时候望望周围,又看看宁毅那边,开口道:“诸位这样,也太过咄咄逼人了。要说诗词。宁大哥先前就已写过一首。只是那是他写给家中妻子的,师师答应了他不说出来。但不论宁大哥如何想的,诸位忽然这样,似乎有些不好……”

    她心中也已经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甚至于还在奇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另一方面,对于宁毅准备怎么应对。她也有些不知道,话语说得有些犹豫。如果宁毅愿意将那首《浣溪沙》公诸于众,至少可以解掉这个质疑的局面,但宁毅肯不肯,又或者他若不肯用这首《浣溪沙》,当场想不出更好的词作怎么办。这些都在她脑中转。

    只是她先前说起宁毅作了一首诗词。众人或许还有些期待,这时候又说不好说出来,质疑的声浪顿时便起来了。有人道:“师师姑娘对朋友很好,我们都知道,只是这等情况下,还要为其遮掩,便不好了吧……”

    又有人道:“什么不肯说出来,师师姑娘若是随便说一首。道是这人写的。大家莫非也信么……”

    人群之中毕竟还是有许多站在师师这边的人:“你莫非不信师师姑娘说的话。”

    这样的言辞汹涌间,原本热闹的诗会陡然间变成了揪出一个骗子的审判会。倒是更显得热闹了起来。不过师师与宁毅的目光扫过,也大概在心中归纳着哪些人是坚定的推波助澜者,能够稍稍分析事态的轮廓。人群之中,那些原本就打着看戏的主意过来的众人知道戏份已经上场,看着站在这边的宁毅,更加兴奋起来。这样的场合下,站在所有人的质疑里当一个被审者,无论如何都是居于劣势的,就连那边师师的心中也有些忐忑,宁毅当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感受着棘手的事态,他笑着摇了摇头。

    “若我写了诗词,便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那边薛公远吼起来:“你也能写诗!你莫要侮辱了诗!你干什么也掩盖不了品行不端的事实……”

    人群中有人道:“当然不是写首诗就行,看那一夜鱼龙舞,什么江宁第一才子如此高才,至少也得盖过于公子的念奴娇才行吧!”

    “若是比这念奴娇还好,那该进国子监的,岂不是是这宁公子……”

    “他若写得好,自然有这资格……”

    “文章天成,我看,稍微及得上也就是了……”

    这等情况下,最麻烦的也就是这吵吵嚷嚷,做到了一项也有第二项,大家说的标准千变万化,总是可以不认账的。就是真正有才学的人,在这种千夫所指的情况下,也未必就能发挥好,日后传出去,名声还是得被毁掉。而在这样的诗会上揪出一个大骗子,是何等惊艳的展开,大伙儿都是乐在其中、推波助澜。那边已经有人对师师道:“师师姑娘,你虽然心好,此事不必参与其中了吧,莫要被这骗子所欺才好。”

    那边陆明方道:“此言甚是,虽是好友,也不该在此时包庇纵容。和中,此人也是你的好友,你觉得如何?”

    于和中对陆明方本就敬畏,这时候拱手道:“弟子……弟子与他也有许久未见,并不熟悉,若他……若他真是沽名钓誉之辈,弟子自当与其划清界限。只是……”他觉得这样说也有些不好,想要说些什么补充时,陆明方已经点了头:“好,你下去吧。”

    那边李师师却道:“我是相信宁大哥的。”

    这等混乱的局面,众人几乎都已经散开,将站在那儿的宁毅突出来。同一时刻,通往这边的一扇侧门门边,匆匆赶来的周佩已经在那儿着急地望向这边,平复着呼吸。她知道此时就算跑出来也未必有什么用,事情如此棘手,她此时都有些担心宁毅能否解决。毕竟这时候就算真写出一首好诗词来,也未必能够解决掉全部问题,写了诗词,他们还会考校其它,各种刁难都不会少,谁都不是全才,必然有不擅长的东西,跟着他们的步调走,到最后什么面子都不会剩下,就算说出去,这样被考校的人,多半也都是低人一等的。

    也在此时,她听见宁毅在那边再度开了口。

    “我这人脾气很怪,你们想让我写,我就是不想写。”他笑了笑,“我是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师师倒也不用将那词拿出来……我若不写,你们又能怎样?”

    他这回答,有些出乎意料的无赖,现在不证明,说出去名声肯定会被毁。但对方现在态度摆得这么光棍,站在那儿,气势上竟还死撑着没有落下风,明显是辜负一帮观众期待的。

    前方五人当中,神情严肃的潘宏达明显不喜欢宁毅这种态度,阴沉着脸,沉声道:“今日我等以诗会友,却不料会被这样的事情搅局,但就论我方才听闻之事,宁立恒,你今日若真没有任何交代,我潘宏达向你保证,你今后在汴梁,莫说功名富贵你想都别想,我还要上报朝廷,让你在汴梁寸步难行,甚至入罪下狱,你信不信!”

    这几人当中,潘宏达治学极严,脾气不好大家向来是知道的,只是未曾料到他此时会说出这种话来,不过是诗会上被质疑,顶多身败名裂也就罢了,怎么可能还弄到入罪下狱。宁毅看了他一眼:“哦?什么理由?”

    一旁众人其实也皱起了眉头,觉得说得太过。师师抬起头来有些讶然,姬晚晴皱眉道:“潘老,这话未免有些……”

    “你知道什么!”潘宏达看她一眼,“哼,你们可知,这人不仅是江宁才子,还是江宁康王府客卿,乃是康王府小王爷周君武与郡主周佩的老师!”

    这话一说,众皆哗然。

    ************

    下一章正在码,我在想,是不是大家给我投点票,我就凌晨更掉呢……

    呃,十一点了,这句话可能说晚了点,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看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