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八四章 卧虎、恶念
    天云流转,和风习习,未及中午,外面已经热闹起来。

    有人到这边别苑来借了东西,因为隔壁的那所别苑主人并未长居,也就没有随时打理。此时那边要办聚会,招待贵人,便过来借一些储藏的冰块。师师借了,不久之后,也有人送来拜帖,说是听闻师师大家在这边,表示感谢,同时也邀她参加那边的聚会,师师这边熟练地婉拒了这次邀约。

    于和中与陈思丰已经回来,趁着宁毅不注意时,两人已经偷偷将那董小渊的说话告诉了李师师,师师也有些苦笑。这类事情毕竟不是第一次。而察觉到外面的动静,不久之后几人聊天时,宁毅倒也是直接问了出来:“出什么麻烦事了吗?”

    于和中笑道:“倒是不麻烦,就是有些无聊。”

    师师托着下巴,摇头笑道:“京师便是这样,其实倒是师师这身份惹的祸了,宁大哥不用在意的。”

    陈思丰道:“咱们师师姑娘这边,早已驾轻就熟了。”

    “便是如此。”师师可爱的,当仁不让地点了点头。

    平日里若真遇上这种情况,于和中、陈思丰的心情倒也未必会好,但这时多了个宁毅,两人顿时便与师师这边在感觉上拉近了很多,有种他们三人已经一起经历了许多事,而宁毅是个外人的优越感。闲聊之中不免又说起师师在京城当花魁遇上的各种状况,一帮才子争风吃醋的丑态,争斗之后一方灰溜溜败走的趣事。说到兴头上,便是李师师,也会开心地哈哈大笑,当然,她即便表现出极为亲近的大笑,也绝不会离开淑女的范畴,有着清雅的气质,但感染力颇强。宁毅此时并未设防。也会觉得自己开心了许多。

    倒是陈思丰随后问了问宁毅在江宁是否也常常参与这等事情,宁毅便笑着摇头,如实回答自己极少参与这类事情的事实,陈思丰那边也就不再多问。

    这边四名好友的谈笑当中,师师也在随时关注着隔壁那边的变化,偶尔有丫鬟端果品进来,她便亲自去接。随后由丫鬟告知外面的状况。随着时间的过去,那边的事情似乎也有些奇怪,与当初的猜想不符。因为人来得越来越多了,甚至于连姬晚晴都跑到这里来,这就不是争风吃醋,而是要打擂台了。

    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也如同董小渊一样,疑惑于事情的真相。虽然有些巧,但看起来,确实有些像是单纯的踏青了。其实这中间并不排除姬晚晴在端午节前就要跟自己杠上的可能,譬如自己目前排练的新词若是让她逼得不得不在今天就表演出来,到明日端午,自然就没有她出风头。但是要跟自己打擂台,怎么打是个问题。那边出招。自己这边可以不接,总不至于两个花魁碰面。对方带的人多,就说另一边丢了面子,说出去也没人信。

    她的心中当然在转着这样的念头,于和中与陈思丰或许也会觉得她正在一边考虑这些事情,一边笑着聊天。不过,或许就连宁毅也不知道的是,这些念头在她的脑海中不过是随意掠过而已。

    她其实正在想着诗词的句子,甚至在心里正在感受和唱出来,以至于她看着宁毅时,便会产生颇为奇怪的情绪。

    要说担心对方逼过来时的对策,刚刚察觉到这件事时她确实一直在想着这事,但改变是从看见宁毅写的那首词之后开始的。忽然间很好笑地觉得,其实也没什么,能忽然看见这样的词句,今天很值得了,至于对方真要弄出什么事情来,反正也是很好应付的,自己又不是第一次遇上了。然后她就一直在想着那首忽然给了她奇怪情绪的词。

    一开始看宁毅的神情,其实还没抱有多大期待,他顺手写给妻妾或是红颜知己的,看起来连自己都不怎么确定词句的好坏。当时她顺口就念了出来,只在中间顿了顿,几乎念到末尾时,才下意识地放缓速度。《浣溪沙》这词牌本身就不长,短短六句四十二个字,词句又通顺,一下子就念完了,但念完之后脑袋空了半晌,此后又总是在心中不自觉地想起来,或是轻声念一遍、唱一遍,就如此刻。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一时间很难说它好在哪里,但就是忍不住会念,事实上她也知道,这样的现象也就是“好词”两个字便可以盖之了。若论词句,景也写了,色彩缤纷的词语也用了,一开始看,纷繁热闹又到位,但是到得最后一句,一切的感觉都压了下来,只像是一个人正在与情人说几句显得隽永却又淡然的话,特别是让她想起宁毅坐在那儿写词的简单神态后,一切似乎都有种轻描淡写且理所当然的感觉。这样的意境,是最见功力的。

    以至于她的目光转到宁毅的脸上时,放在桌下的那只手的手指,还在微微的颤动。

    这什么人啊……他当时确实是顺手写的……

    虽然在江宁时就曾见识过宁毅的功力,但她根本想不到对方竟顺手就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来,虽说文无第一,她如今也不好评判周美成写给她的那首端午词与这首到底谁高谁低,事实上,两首都是绝佳之作,也确实难评高下。但周美成也是费了好长工夫才写出那首得意之作的,相对而言,宁毅摸着下巴有些无聊的顺手挥毫,确实是把她给吓到了。

    当然,她是不清楚宁毅这边的想法的。宁毅如今对诗词已经有了一定的功底,但要说评判什么千古名句,还不到那个水平。他写的这首《浣溪沙》乃是苏轼写给小妾朝云的情诗,但在能够千古流传的几首《浣溪沙》中,没有它的位置,若非宁毅比较喜欢苏辛之词,这首词又短,估计已经记不起来。

    他能完整记起来,还是因为周邦彦那首词描写的景物与这首有些类似。由于下意识地觉得这并非千古名句,宁毅还犹豫了一下。觉得那句“佳人相见一千年”是不是肉麻了一点。但随后想想,反正是家里几个人,这些女孩子都好说话,是自己送的就行了,应该能够容忍它不是千古顶尖名句的这种缺点,这才写了出来。

    仿佛是两条互不干涉的并行线条,这边凉爽的厅堂里。四人一面吹风一面说笑,因为那词句的缘故,李师师随后下意识地将话题转向了宁毅家中妻妾的状况上,宁毅便也笑着说起与妻子、与妾室的相处,以及刚刚诞下的长子的事情,事情和乐融融。说起来也让人觉得温暖有趣。而在另一方面,那边的别苑当中,这次会过来踏青玩乐的众人,基本上也都已经到了。

    建在河边的这处村庄,周围树木不少,风景也都不错,过来的男男女女或是携手游玩,或是径直进入别苑。这时候大抵都已经在这边聚集起来。汴梁城中一些文社的成员三三两两的聚集。几位在文坛颇有名气的老者一路指点谈笑,此时也进入了庄园落座。他们毕竟也是有真才实学的。口中所说的关于如何做文章,如何看书,这样那样的经验,对于诸多年轻文人帮助是有的,老人家落座之后,不少年轻人便过来请益。

    这其中,便有王府、侯府之类地方的公子、小姐。京城之中,虽然说起来皇族最大,但他们平素也都保持着恭敬谦逊,不能不给这些老人家面子,就算对于旁边的年轻人,也不见得是想踩就踩。毕竟谁都要个好名声。相对而言,倒是地方上的王侯比较逍遥一点,就算拿着金瓜大锤到街上打死了人,最后多半也没什么人敢查,官府只能将事情压下去。而这类事情若发生在京城,通常就会受到来自皇宫里的训斥。

    而除却这些人,此次或是结伴同游,过来凑热闹的青楼女子多半也已经抵达,姬晚晴这次是陪同于少元过来的,但与许多人都是熟识,一一行礼打招呼,另外也还有名气或大或小的青楼姑娘,她们是与人作伴而来,但也有着助兴或是令场面热闹起来的责任,例如弹弹琴唱唱曲,偶尔在众人的要求下表演一下比较高雅点的才艺,这才有踏青的气氛。

    明天才会是真正正式的聚会日子,今天气氛则随意得多。聚会的场地此时布置在别苑临河的一面,是有着顶棚遮盖的宽大长廊,看来便是在陆上的长长的亭子,河风吹来极是凉爽,几名老者与身份尊贵者在长廊最里面的座椅间落座了,欣赏风景的同时,也给周围的年轻人们随意说着些逸闻趣事,又或者一些科举考试、官场进阶的知识,他们是当做笑话说的,非常和气,周围姬晚晴等女子适当地插嘴活跃一下气氛。

    偶尔一些人也会被点名,例如如今风头最劲的于少元,又或是汴梁原本就有名气的年轻文士方文扬、左锡良等人,这类被拿出来说他们文章中还有怎样缺点的人,其实也是最受重视的,偶尔也会让人作写诗词,或是某某人灵感上来,写出一首,找人点评。这边地方颇大,并不拥挤,若一时对这些没兴趣,自然也有些人在周围观赏景色,携伴走动,又或是商量着划船去河上游玩。

    事实上,只在此时,真正知道这次诗会为何而来的人终究是不多的,不久之后,这边聚会进行得热烈,甚至有好些出色诗词出现时,人群中才渐渐传开了李师师便在隔壁的消息……

    ***************

    时间渐近中午,这边已经开始准备饭食,那边又有人来借了些东西。今天李师师过来,自然又不少人跟着来了这边,但不久之后,厨子也被借走了一个。随后,又有人送来拜帖,提出了邀约。

    这一份拒绝之后,又有拜帖送来,如此重复到第四次上,丫鬟进来跟她说了些什么,师师皱起了眉头:“唐月?符秋霜?她们也过来了……想干什么……”矾楼之中,李师师与这两人算不得和睦,但要说跟人密谋在这样的环境下拆自己的台,想想又有些不太可能,多半也是适逢其会。但事情发展到这里,她也知道自己没法一直推了。

    她今天是不想跟人打擂的,有些无奈地向宁毅等三人告罪一番。将事情合盘托出:“若是有兴趣。大家呆会倒也不妨去看看……立恒觉得呢?”

    “算了。”对于,宁毅倒是首先做出了拒绝,诗会什么的,多半要写诗作词,他不是没存货,但这些是要在将来用在竹记上,给开店造势的。用一首少一首,他现在吝啬得很。于和中与陈思丰其实也不想第一时间随着师师过去,但见宁毅拒绝得这么干脆,又不免觉得他有点怯场,太没气魄,什么第一才子之事。多半有水分。

    “其实未必躲得过去,不过小妹先去探探情况,待会回来再说,到时候过去看看应该也蛮有趣的。”

    毕竟是这个场合里的人,终究身不由己。与三人告别之后,离开房间,她吸了一口气,恢复了那个端庄大方又真诚高雅的李师师模样。见了唐月与符秋霜。与她们一道过去。

    诗会只是诗会,没有多少新意可言。气氛的轻松还是紧张对她这个级别的女子来说没什么区别,姬晚晴虽然在场,她也只是随意地与对方打了招呼,笑着称了声“姐姐”——姬晚晴大她半岁——随后两人在同一张小桌前坐下,笑着交谈,或是听着众人说话,应付几句。不久之后,她倒真是疑惑起来。

    姬晚晴她们,到底要干嘛,难道真的是一场简单的诗会?

    **************

    师师姑娘那浅灰色的疑惑当中,与会众人,却是各有不同的感受。

    眼下的场面,毕竟是相当热闹的,特别是李师师过来之后,大家基本都已经往这边过来,长廊两侧此时摆放了许多蒲团和小几,两到三人联坐,也有人随意站着,但不少人都在说话,力求在两名花魁面前表现一二。

    作为汴梁城中花魁之二,姬晚晴的性子温柔和气,看起来是那种标准的贤妻良母类型,体态高挑修长,慵懒之态最是引人,但若是仔细去接触,会发现那温柔的背后,也有着如女王般的大气;而李师师清雅知性,体态纤秀,样貌中带着一股清净的灵性,仿佛什么事情都能看得透彻,而与她相处之人,往往也会感受到难言的清澈与安宁,仿佛自己也有着足以看清许多事情的智慧。此时众人问起她有关明日端午节要表演的节目,师师笑着举起手指,道:“这个……当然要保密啦,不过,中间有一段是这样……当当当当滴滴当……”

    她手指点啊点啊的清唱,旁边的人便嚷起来:“听出来了听出来了……”

    “忆秦娥……”

    “哪里是,青玉案青玉案……”

    “齐天乐!”

    “肯定是齐天乐……”

    众人吵吵嚷嚷,气氛热烈,有人甚至跟着调子哼了另一首《齐天乐》的词句出来。师师坐在那儿笑得灿烂,随后将话题转到姬晚晴那边,让姬晚晴也透露些明天的表演。如此一来二去,也有人将方才众人所做诗词传过去,师师轻声哼唱,隽文社一名被称为“墨公”的老者出声道:“少元方才那首词是极好的,师师姑娘不妨看看。”

    那词作传过去,师师照着清唱出来,一面唱,一面用惊奇与佩服的目光望向了对面,姬晚晴便也在旁边和着拍子,唱完之后,她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于少元,随后笑着向姬晚晴道:“恭喜姐姐了……找到了如意郎君。”

    于少元坐在对面笑而不语,心中倒是觉得,刚才他感受到了这师师姑娘心中因他的诗词而产生的悸动,片刻之后,再度着墨书写起另一首词来。

    不久之后,家丁奉上煮好的冷饮,落座当中,几名老者互相谈笑,他们在汴梁城中都颇有名气,弟子众多,如隽文社的墨公、薛公远等人,这时候议论着刚刚入社的于少元会有着怎样的前程,其余几人倒也在说着众人当中出色者的前途,将来可能走上怎样的仕途,并且也在议论着不久之后可以由他们保举哪几人入国子监之类的地方学习,议论、品评,又或是自己作出诗词来,对于这样的聚会,他们还是颇为满意的。

    这些四五十岁上的老者,其实说起来仕途都未必算顺利。但多少都当过官。自觉难再有提升或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罢官后,教人或是做学问提高着自己的地位,如今也算是人人尊敬,他们也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和权力,例如每年可以联名向朝廷或是这样那样的官员推荐人才。对于此时的状态,倒也是相当满意了。

    而在另一边,有一小拨年轻的男女中。一些窃窃私语倒正在进行着。

    “喂,是不是差不多了……”

    “那边一直监视着,人倒是还没走。确实差不多了……”

    “要不要这样做啊……”

    “到时候这李师师会不会也下不来台……”

    “现在了说这个,你们不是来看热闹的吗,到一边看戏去!”

    “说不定人家有真才实学呢……”

    “早查过了,一年多都没有诗词出来过了。入赘的!唐群,我知道你对佩郡主有兴趣,叫家里去提亲啊,干嘛跟着我们过来看……”

    “我就想看看她师父是不是真像她说的那么厉害……”

    “告诉你,就算有真才实学,当场又能做出什么来,比不上他的《青玉案》我就指他江郎才尽了。那样的一首词,就算真是他作的。要多久才能写出来……而且诗词考过以后再考其它的嘛……”

    “我赌他是骗子。沽名钓誉……”

    “就算不是,这样一大群人考过他以后。他面子也丢尽了……大杀四方那是话本小说里的事,告诉你,一个人被一群人看着,天生就弱势!”

    “我也赌骗子……”

    “骗子,乡下地方弄了点名声,到京城招摇来了……”

    “我是来看戏的……你们这样,佩郡主知道了以后怕是要哭很久……”

    这边的人群有男有女,除了核心的几人,其实多数还是过来凑趣看热闹,当然,若是真能让一个骗子下不来台,他们还是喜闻乐见的,也正期待着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看乡下地方的土包子出丑真是太爽了。

    于是片刻之后,一旁崇王府的郡主周晴便笑着开了口:“师师姑娘,今天这么高兴,若是冷落了你那边的几位朋友,未免不好。听说是师师姑娘的儿时旧识,如此说来,也就是大家的朋友,不妨叫他们过来,与大伙儿一同坐坐如何?”

    她的身份地位,旁人虽然不见得害怕,却也无法忽视,这话说完,前方的墨公也点了点头:“如此甚好。这样一来,师师倒也不用急着离开。今日之会,有师师与晚晴两位在,他日旁人说起,也能更添声色。”

    师师心中还在想着姬晚晴她们想干嘛,但对这事,却并没有拒绝,笑着点了点头:“也好,我这便过去说一说,让几位兄长过来。只是下午师师仍有练习,怕是要早些离开。诸位莫要怪罪才好。”

    虽然也曾猜想过对方会对身边的几人下手,但这时候她已经先给于和中、陈思丰等人定性,这是儿时玩伴,对方是不好逼着他们吟诗作赋或者以此嘲笑奚落的。至于宁毅,她此时心中还在转着那《浣溪沙》,根本就必要去想这件事。于和中与陈思丰两人她或者会担心一下,但宁大哥……她很难把这份忧虑放上去,因此也就没有思考的必要。

    不久之后,师师回到那边别苑当中,宁毅等人也大概知道这时候不好再推,过去看看也是无妨,便一道过来。这时候,诗会的人群中正在传看着于少元的第二首词,甚至有人低声说起了惊才绝艳这样的话,依稀能听见“谁挽汨罗千丈雪,一洗些魂离别。赢得儿童,红丝缠臂,佳话年年说……”之类的句子,得人赞叹不已,看起来他的这第二首词,真是大大的出了风头。

    虽然也得到了不少的注视,但这时候诗会的大伙儿都还在品评着那些诗词,只周围几人与他们拱了拱手,这也算是溶入诗会的最好时候了。在师师的引导下,宁毅找了座位在旁边坐下了,然后,开始抬头感受这周围的热闹。(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