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八三章 风起、云聚
    五月初四,平平常常的上午,汴梁城外,子爵董小渊的别苑中,仆人来去,哐哐当当的打扫,虽然一时间弄得热闹,还夹杂着主人家的些许抗议,但也算不得多么出奇的事情。

    “什么读书人,不就是师师姑娘这次回来还没有见你们先见了别人嘛,还说不是针对人家李师师。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是争风吃醋,喂,隔壁的是谁你们打听好了吗就来,别软柿子捏不到撞上石头,不是第一次了,这种事情不好看,还是在我的地方……”

    太平盛世,各种事情来来去去大都没什么出格的,哪怕是在汴梁这样的大城当中,住得久了,事情看在眼里,也都能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作为别苑的主人,有着子爵身份的男子在汴梁城中算不得高调,毕竟京城之地,王侯都是满街乱走,他区区一个子爵,向来都是和气待人的。这次被人从城里拉出来,稍作询问,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那别苑许久未去了,只留下两三个下人稍微照看,隔壁是矾楼的产业,无非是为着矾楼的姑娘争风吃醋呗。汴梁城内公子哥儿众多,多有追求功名的书生文士,也有家境富贵一辈子不求闻达的富贵闲人,他们精力充沛,没事的时候无非就是走鸡斗狗抢女人,两拨人争风吃醋互相要给对方好看的事情,每天在汴梁城都得发生几十起,毫不出奇。董小渊原本也是无所谓的,只是快到别苑时,听说今天是李师师在那边,这才打了退堂鼓。

    一般的女子也就罢了,看戏固然可喜,得罪了也无所谓,但汴梁城中的几个花魁……自己何苦参与到这种事情里。他与李师师虽然算不得熟悉,但也有过几面之缘,知道对方最近才从外地回来。端午节前。拜访者肯定很多,她能够接待的则只能是有数的几人。这边显然是没有得到亲近的机会,就跑过来挑衅,要给李师师的宾客好看。

    跑过来借别苑的几人往日里有些交情,这时候便推不掉,他心中不禁有些无奈。这事情不管怎么样,对他来说都未必有趣。假如自己这几个朋友落了对方面子,可能会让李师师厌恶自己,而若反过来,这类青楼女子的眼界,往往是最高的,假如说人家今天跑过来。那边招待的乃是周邦彦,自己这边成了反派,徒然被打脸,事情说出去,这宅子以后还能住么。

    如此想想便有些郁闷,那帮人开了别苑门,叫下人进去打点,随后就去迎接其他人。董小渊也就懒得多问了。一面叫人打探那边来了什么人。一面叫人准备马车,把自己摘出去再说。如此过得片刻。下人过来回复道,师师姑娘在招待的是于和中、陈思丰那几个儿时好友。

    “于和中?陈思丰?好像听说过,那是……”他想了想,随后垮下肩膀来,往日里听说过,师师姑娘在与旁人来往时,对少数几个人比较特别,不是因为他们才学出众,而是因为彼此是旧相识。这下岂不更加麻烦?若是对方是周邦彦还好说了,那是文人之间为了师师姑娘的青睐而争斗,跑去落这几个人的面子,岂不是直接打师师姑娘的脸么……

    *****************

    董小渊的苦恼中,时间稍微退回去一些,白云悠悠,汴梁城内,荫凉渐渐的掠过。

    崇王府中,周佩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看着光与暗的分界线从一侧推过来,很快的蔓延过了这片地方,日光从树隙间落下,有几分刺眼。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从昨夜到今晨,几乎没有安心的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与一个多月以后得选另一个人成亲的事实压在她身上,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挑选,若是以老师为标准来选择,大概选不到什么喜欢的人吧,可若是放下这标准……她又放不下来。

    尤其在她意识到自己以宁毅作为喜欢的标准的同时,她也愈发清晰地认识到与老师正在逐渐远离,并且将迅速远离的这一事实。也许从今以后,就很难见到她了。在陷入死路的思绪过后,她将脑袋变得空荡荡的,假装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一事实。

    然后卓云枫过来找她,她将自己努力变得精神起来,卓云枫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反常,与她在这里稍作闲聊,然后……还是有些迟疑地提出了问题。

    “你知道……宁立恒今天去哪了吗?”

    “……老师?”周佩脑海中空白一瞬,但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不知道啊。”

    她顿了一顿,终于又道:“怎么了?”

    那声音压得有些低,卓云枫的表情还在犹豫着,但终于,他偏了偏头,吸一口气:“他……听说他去城外见李师师了,然后……”

    光斑点点,从树隙间洒下来,他一五一十地,将听说的消息告诉了周佩……

    ******************

    “……和中,这宁兄弟你是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师师一直说他的好话,他到底……怎么样啊?”

    日光洒下,这边的林荫小道间,于和中与陈思丰并肩而行,陈思丰也向于和中询问着好奇的问题。彼此虽然算不得至交,但汴梁城中,来往的次数还是不少的,总是比对宁毅要熟稔得多。有些事情,宁毅在时毕竟不好询问,譬如宁毅的入赘身份啊,才学如何啊,有没有什么背景啊。若对方身份低下,当面问了未免过分,但心中好奇,还是有的。

    于和中倒是略微有些复杂地摇了摇头:“老实说,小弟也不是很清楚,在江宁之时,就看得不甚清楚。不过,他入赘身份,确是真的。”

    一旦有入赘这样的身份,便粘不到功名利禄,如今于和中已入户部当差,虽是刀笔小吏,但也颇有前途,陈思丰地位则更高些。他已经在汴梁附近一处县衙任了几年八品主薄。如今正为升迁奔走。既然确定这事,宁毅在两人眼中的形象便有些类似于乡下来的穷亲戚,没什么可比性,反倒亲切起来。

    “倒是听师师说,他是江宁第一才子,那几首诗词我也看了,委实令人叹服。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只是单凭江宁所见,这宁兄弟举止,与一般文人才子,确实大有不同。不参加诗会,要说诗作……也来得有些奇怪。当地确有他的诗词为道士所吟的说法,我未曾深究,还是不清楚了。只是师师那边,陈兄也知道,她一贯与人为善,因宁兄弟而来的说词,真假与否,其实也难说得紧……”

    于和中说起这个。陈思丰也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他们当然是最清楚的。李师师虽然不至于把人捧杀,但对于朋友。向来宽容,类似于和中陈思丰,若有五分才华,在她那儿大概总得夸到七分才行,只是又注意着不让他们太出风头因此出糗。对于她口中那些关于宁毅的说法,与其说真真切切,不如说李师师愿意相信它真真切切。

    陈思丰笑了笑:“不过这些事情,倒也与我们无关了,这宁兄弟看来,交个朋友,总是无妨。”

    于和中倒也点头:“老实说,他自那几首词出来以后,最近一年多,未曾听说有任何诗词出世……不过,真假那又如何,看来他也未曾想过要以此事到处张扬。我倒是听说,商贾之家为了面子,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我估计这事情未必好说……宁毅他小时候,你我也见过了,呵呵,还记得吧,他整天就是读书,此时看来,样貌风采,倒是大有不同了……若是真的,也不出奇嘛……”

    “便是如此。我看也不一定是假的。”

    心中对宁毅已经有几分亲切感,想要与人为善,因此彼此说起来,倒也并不难听。两人本是托词如厕,从那边走开,既然有些悄悄话说,就朝着前方去绕了半圈,临近正门时,却听得外面稍稍有些喧闹,两人出去看了看,只见喧闹来自于隔壁的那处别苑,看来也是要办一场聚会。正准确回去,却见不远处道路边的一辆马车旁,有一名华服男子正朝这边望过来,那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颌下留了一小撮胡须,目光和气,气质也颇为沉稳,拿着一把折扇,笑着走过来了。

    “于兄、陈兄,真巧。”

    这人并非官员,但必是富贵子弟,于和中与陈思丰二人对他却没有太多印象,那人随后倒也做了自我介绍:“在下董小渊,年前重阳诗会,与两位曾有过一面之缘。”

    他并未介绍自己的家世背景,但这样一说,于和中与陈思丰自然也知道该如何应对,彼此幸会一阵,笑着问起对方是否也要在隔壁办聚会。那董小渊摇头道:“是有人要来,只是却并非在下所办。”他压低了声音,“冒昧问一句,师师大家可在里面?”

    于和中微微愕然,陈思丰则皱起了眉头。待随后于和中说出了肯定的回答,董小渊目光凝重,同时露出了“大家都明白”的那种神态:“不瞒二位,怕是师师姑娘到这边与诸位好友相见,被透了风声出去,然后不知为何,让人误解了……”

    他将随后的事情大概说完,笑着拱了拱手:“其实,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心中有数,便没什么了……在下在城中尚有要事,先告辞了,请两位代我向师师姑娘问个好。”

    于和中与陈思丰对视苦笑,随后拱手与对方告别,目送那董小渊上了马车,远远离去。

    这种事情,对于他们,对于师师,都确实不是第一次见到和遇上了,真是有些无奈,不过……倒也确实没有太多需要紧张的。相信不久之后,便化解了吧……

    *****************

    于和中与陈思丰心中是那样想的,董小渊心中自然也是如此认定。通风报信之后,他便坐着马车返城,无论如何,都已经卖了李师师一个人情,以后在矾楼遇上,说不定自己还能被青睐一二,得个好。如此想着,行出不远,便有几辆马车与他擦身而过。他好奇地看了看。随后微微一愣。

    这边风景不错,几个庄子连成一片,房舍点缀其间,是一个村子的格局,周围则是环绕村庄的林木,他的那几个朋友,自然是在路上迎人。就这样到得村口树林的尽出。他停下马车,与树荫下一个朋友打了招呼,对方倒是有些奇怪:“小渊,你去哪里啊?”

    “小弟还想问问你们呢,你们邀了些什么人啊?”

    “那就不太清楚了,时间有些赶。能请的都请了一下,哪些人能来就不知道了。刚才过去的是怀明侯爷的三小姐吧……接下来还有崇王府的晴郡主,方文扬,隽文社的几位老人家,哦,还有最近名声鹊起的《王道赋》于少元,听雁居的姬晚晴大家,还有小烛坊、矾楼的几位姑娘……”

    “姬晚晴你们都请来了……请这么多人你们要干嘛……”

    “嘿。跟你说了啊。明天就是端午了,大家看今天天气好。出来赏玩、踏青、吟诗作赋,选了这边而已。小渊,小渊公子,你怎么能走,你现在走了,我们可就一点面子都没有了,留下来一起看热闹啊……”

    “你别开玩笑了……你们不会真的只是出来踏青的吧……”

    话说到这里,其实董小渊心中也已经混乱起来。原本只以为是被李师师拒见的仰慕者在这里争风吃醋,但请这么些人过来,情况就不一样了。汴梁城中出名的几个花魁,彼此之间确实是有冲突的,你想高我一线我想压你一截的事情都不出奇,但每次正面杠上,至少在后来文人士子的推波助澜下,都弄得声势浩大。若是单纯的争风吃醋,不见得会把姬晚晴拉出来。

    矾楼李师师,听雁居姬晚晴,小烛坊宫甜儿,沁园尹红袖这几个当今最红的花魁若在一起,文士们是难以左右逢源的。眼下他们弄这么多人来,要么就是真的踏青,随便选了个地方的无心之举,要么……那就是姬晚晴要在端午节前给李师师一个下马威。李师师那边如今一点准备都没有,身边又只是于和中、陈思丰那样的人物,这可真是麻烦了……

    他想到这些,心中叹息,事情是变得更加复杂了,原来不是争风吃醋,还要踩人造势,但如此一来,复杂中又变得有趣起来,他便停了车驾,暂时间决定不走了。

    看看热闹也好。

    远远的,又是几辆马车朝这驶来……

    *****************

    人的来来去去,犹如风云聚散,即便身处其中,也往往不知道下一刻要发生的事情。

    至少身在此时,宁毅是完全想不到这个寻常的白天里会发生的事情的,而在他身边,李师师则是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却也猜想不到整件事会有的轮廓。

    在京城之中的这些年,她已经见惯了许多事情,虽然对隔壁的子爵并不熟悉,但是看见那边忽然开始打扫的第一刻,她便隐约察觉到,可能这事情是冲着自己而来。矾楼之中,自己的行踪,其实算不上密不透风,类似的争风吃醋,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她有些不希望发生在眼下,因为她知道,宁毅好像有些不喜欢这类的事情。

    如果是一般的文人才子,对于一点点的攀比对抗,不会产生反感,而即便反感,以她这么些年来的经验,也可以让对方乐在其中。宁毅是有深厚才学的,她完全相信这一点,在江宁的见面,甚至于被对方才华折服以后,李师师心中也想过,若他有朝一日来到京城,能怎样令人震惊的以才华大杀四方。但是北上的一路同行之后,她忽然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这个男人,是身负血仇上京的,恐怕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喜欢这类事情,必然有他的理由。特别是在看过他对付梁山匪人的手段之后,她觉得自己未必能够理解这个男人的胸怀与气魄,那是属于跟汴梁也好江宁也好的那些文人才子完全不同的一部分。所以当这样的事情可能发生时,她反倒有些苦恼起来,毕竟这样的事情能不发生,还是不发生的好。

    当然,片刻之间,她也只是猜到了这样的可能性,对于是不是真的有人冲着这边来,还是持保守态度的。在亭台上教宁毅学会了折纸,口中也简单聊了几句“立恒是否最近就要离开”的话题。然后将最近打听到的有关山东那边形势险恶的琐碎消息与宁毅说了说——这样的话题。毕竟还不好当着于和中、陈思丰的面说,李师师也估计宁毅不愿意到处张扬自己家里被杀了很多人的事情。

    如此聊了片刻,对于于和中两人还没过来的事情倒是有些奇怪,师师领着宁毅回去里面房间找了笔墨,随后她着院子里的人去打听隔壁的消息,顺便看看于、陈二人在哪里。无论如何,就快到中午了。哪怕对方真是不怀好意而来,几人总是要吃过午饭再走。自己这边要将事情挡住,应对的方式还是有很多的。

    这时候于和中与陈思丰正在回来,院落中的几人大都已经察觉到了事情的端倪,不过任是于和中、陈思丰还是李师师本人,大抵都将事情的中心放在了师师的身上。于和中与陈思丰倒并不觉得多么奇怪,只是想到宁毅,就觉得他多少有些无辜,待会恐怕会很意外。至于宁毅,他只是多少察觉到可能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但……当然与自己无关,他到京城几天时间,什么人都没得罪过。应该不会遇上任何乱七八糟的事。

    京城的花魁。看来不好当啊……心中微微叹息,宁毅在纸上写下准备拿来泡妞的情诗。诗当然是抄的,他觉得有些肉麻,又在心中权衡着到底该写两份还是写三份。最终确定这个不好用在元锦儿身上,抄了三份,一份给小婵,一份给云竹,一份准备给檀儿寄回去。

    师师从门外折返回来,心中还在考虑着那些麻烦事情的可能性。看见宁毅正写完第二张纸,有些小心地敲了敲门。宁毅看了她一眼,然后在一张诗稿上用手指敲了敲:“写好了,答应你的。”他提笔写第三张,摸了摸下巴,“写得应该还过得去吧,会不会肉麻了一点……她们应该会喜欢……”最后一句,有点自我安慰的意思。

    师师走了过来,只见纸上是一阕六句的词,一看便知道是《浣溪沙》,她拿起来,片刻后,轻声念了出来……

    ***************

    同一时刻,崇王府。

    卓云枫离开了,周佩坐在那儿,呆呆的出神,脑子里有些空白,不知道是怎样的感受。

    卓云枫方才说的那些,还在脑子里转。

    “……你那老师跟师师姑娘认识,我们是知道的,早两天他去寻了李姑娘,约好今天上午在城外别苑里见面。这个消息听说被矾楼中的人透露了出来,原本只是有人想要去质问一下李师师,凭什么她可以抽出空来跟别人见面却不见自己。但后来你师父的名字被这边的几位小姐公子知道,他们便邀了人,决定一同去那边,折一折李师师与你师父的面子。我是早上才听说此事,什么江宁才子沽名钓誉,要当面给他好看,还请了几位文坛宿老,说的是踏青,主要便是想让他们在场,还有如今汴梁出名的几位才子,那风头最盛的于少元,估计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了……”

    自己终究还是给老师添了麻烦了……

    周佩心中闪着这个念头。

    从昨晚到今晨,其实她都在想着关于老师的事情,面对宁毅时,她装得极为正常,但离开之后,心中忽然空荡荡的。她想要跟宁毅说点什么,但又什么都不能说,可即便明白这一点,她还是想说点什么,什么都好。

    人的思绪是如此奇怪,她在心中告诉着自己,接下来恐怕没什么理由去见老师,以后也再见不到了。这是自己应该接受的状态。可到得此时,心中闪过混乱的念头的同时,为给老师添了麻烦而内疚的同时,涌上来的,竟然是些微的喜悦。

    还得去见老师一面……少女在心中想着这件事,从哪儿占了起来,原本有些茫然的脸上,不自觉地笑了笑,然后朝一个方向走去,迈出两步之后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转过头,小跑往不远处的院门……

    给老师添了麻烦了……

    从汴梁城中出来,天气很好,大朵大朵的白云降下了荫凉,去往那边别苑的官道上,马车、行人或急或缓,书生文士、华服公子,穿行在普普通通的行人间,偶有认识的,互相打个招呼,或是拉了对方一同到马车上来。

    在汴梁附近,这类景象并不奇特。于少元坐在漂亮的马车上,感受着风吹过来,响起女子的轻笑声,他朝旁边看去,那边名叫姬晚晴的美丽女子也冲着他笑起来,团扇轻扑,罗衣如画,她倾慕和喜欢他……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二十年来的苦读,这是他目前最为得意的时候,当然,以后会有更多更得意的时候,会喜欢上他的,也不会只是姬晚晴这一个花魁而已。

    今天并不是需要严阵以待的一天,只是郊游而已。不过,他心中也已经不自禁的想到了李师师,汴梁城中,一名名女子各有特色,李师师他还没有见过,会是怎样的一个样子呢?有没有看过自己以前的诗词呢?不过,与她齐名的晚晴已经倾心爱慕上自己,自己终究是要帮晚晴打败她的,打败她的同时,她也会深深地记住自己吧。他如此想着,目光淡然、安定,看着远处村口的道路间,已经变得热闹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