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八一章 迷惑与茫然
    夏日依旧炎热,时间按部就班,毫无新意地朝前走。已是农历五月,汴梁城中扰扰攘攘,有着自己一如往昔运作的轨迹。京师之地,天下间的诸般事物、信息,扎堆般的汇集在一起,南北各省的文人才子,拔尖的人物,三山五岳的江湖好汉、绿林豪杰,各地来去的官员,居住各地的天家贵胄,过街穿巷的贩夫走卒,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轨迹,不同的目的汇集,**、善意和恶念交汇在一起。

    宁毅在这其中,并没有受到太多节外生枝的影响,买下的院落还没有布置好,大伙儿仍旧住在文汇楼。他找了铁匠,打制了几支勉强可用的笔尖,也弄来了一些羽毛,脱脂炙烤后做成羽毛笔,由于此时的纸张质量算不得很好,铁制的笔尖算不得好用,只能用纸张一层层的缠好羽毛制成的笔尖,粘墨汁写,速度稍有提升,但算不得非常顺手,写出来的字迹歪歪扭扭的。

    有关竹记的整个计划在按部就班的做,白日里出去酒楼茶肆,晚上逛一家青楼。秦绍俞做向导,许多时候闻人不二、尧祖年、纪坤、成舟海也会过来,宁毅便会询问每一个人认为的这家店铺受欢迎的原因,然后做出记录和归纳。

    尧祖年等人未必是为了逛青楼或者茶肆而来,看似随意的闲聊,实际上也是在旁敲侧击地了解着宁毅这个人。对于宁毅如此详尽地做调查只为了给自己的女人开店的行为,他们心中或有不以为然之处,但并没有提出明确的质疑。这倒不是因为他们谨守着来往的距离,而是因为宁毅已经处于上一世的工作状态中,尽管仍旧是二十岁出头的样貌和身体,但在脑海中归纳着如此庞大的一个计划时,所表露出来的气质,与先前也是不同的。

    那是属于上位者与心思缜密的策划者的气势,没有二十岁年轻人的那种战战兢兢与不自信,就算学的再多。也因为没有实践过而保持着谨慎。宁毅手中的许多东西。早已实践过无数次,哪怕古代的生活习惯有区别,实际上人性中的东西,改变是不大的。

    他已经摆出认真的姿态来,哪怕在平和当中,也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与感觉。那种上位者的气息或许在初临武朝时将小婵吓到的眼神中有过,后来都是有所收敛的。此时他就算认真起来。当然也吓不倒身边的小婵与云竹,但落在尧祖年等人的眼中,观察到这种认真与有条不紊的态度,他们自然不会胡乱开口。这也是因为他们早已清楚宁毅之前做过些什么事情。

    一个能在杭州那样的局势里做出那些事情来,后来又让梁山众人吃了那么大一次亏的年轻人,当他真正认真起来。做的是什么,或者最终能做到什么,是难以想象的。

    杭州也好,后来梁山的事情也罢,几乎都没能好好的做出准备。但这一次不同,沉浸在这样认真的态度里,时间过去倒也挺快,几天时间里。身边写了一大堆的东西。偶尔静下来思考。清晨推开窗户,看院落里弥漫的雾气。蝉鸣声声时,坐在院子里看檐下剥落的红漆。几天时间,虽然也时常出去,外面真正喧嚣的东西,倒暂时与他无涉了。

    有关周佩择婿的事情,他没有参与。倒是那天采木园中进行的诗会,听说办得颇为热闹,有几个才子大大的出了风头,实在是京城文坛盛事——反正每次诗会文会都会这样自称,宁毅并不关心,只是偶尔便能从旁人的谈话中听见。

    他去了一次矾楼,主要是为了之前与李师师约好的见面。去的时候李师师据说正在小院里待客,想来也是颇有身份的文人才子,他便找丫鬟递了张纸条进去,写了自己目前正在文汇楼中居住的情况,让李师师有空时,再与他、于和中等人约一个时间。这不是什么大事,他本意倒也不是很期待见什么儿时玩伴,但李师师已经提过不少次,也不好一推到底。

    当时本想递张纸条进去就离开,不过师师姑娘对他倒是颇为重视,随后还抽空出来了一趟,看她一身盛装打扮,头上一朵白色大花的模样颇有女神风范,与宁毅说了几句,承诺了最近几天便会约好于和中、陈思丰,给他消息,才又有几分匆忙地折回去。过去矾楼的第二天是五月初二,李师师差人送来送来一封信笺,道可以在五月初四、端午节前几个朋友见上一面,询问宁毅是否有空,宁毅便答应下来。

    另一方面,云竹与锦儿那边,也由秦夫人等人帮忙,寻到了一处距离右相府不远的小院,待到宁毅离开,云竹也就可以搬进去。那附近环境清静,也有不少右相府的侍卫、家仆居住,有相府的照应,当可保她们在京城不会被人欺负。

    这些事情琐琐碎碎,唯一能让宁毅感到有些苦恼和无奈的,终究只有锦儿,两人最近倒也不是毫无对话,只是说起话来也没什么营养。这些事情宁毅也没法跟云竹谈,锦儿对他的态度要么是拗着性子搞对抗——昨天两人正好在院门口遇上,一个出一个进,结果宁毅往哪边她也往哪边,一开始或许是不经意,都打算让路,如此几次之后,锦儿就对拦住他的路感了兴趣,结果两人很幼稚地对峙了一两分钟,当宁毅觉得自己很无聊的时候,锦儿做出“我赢了”的姿态昂着头从他身边走过去了——要么则是一见他就掉头走,看起来选择怎样的应对模式全凭心情。

    时间将近端午,汴梁城中已经有了热闹的节日气氛,粽子、龙舟赛、艾叶、菖蒲……在这年月,五月五毕竟是个大节日,只可惜檀儿暂时没法上来,自己或许过几天便要启程东行,不能合家团圆了。

    五月初三这天下午,宁毅从外面回来时,见到元锦儿正在院外的栏杆边坐着,看起来倒有些拦路虎的感觉,过去之后,锦儿站起来,道:“你的女徒弟来找你。等了你好久了。”

    “周佩?”

    “嗯。小婵去你们家院子收拾去了,云竹姐在里面招待她。”

    她说的自然是宁毅新买下的院子。公事公办地将话传完,哼了一声从宁毅身边过去,宁毅想了想,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回过头去:“喂,元锦……儿……”他话才出口。却见那边的元锦儿陡然用双手捂住耳朵,狂奔跑掉了。

    “……哈。”宁毅哭笑不得,回去房间,只见云竹正陪着小郡主喝茶交谈,日光从窗棂间渗进来,对坐的两人皆是淑女风仪。举手投足之间颇为赏心悦目。见宁毅回来,云竹才笑着与他说了几句,告辞离去。

    “在崇王府住的怎么样?”

    “挺好的,七皇叔对我很照顾,堂姐堂妹她们也好,最近带着我见识很多事情。”

    对宁毅行过礼后,宁毅才随口询问起周佩的事情,周佩倒也回答得颇为本分。说话之中。宁毅走到桌边。顺手整理桌上的一些纸张,他这两天写的东西不少。有的已经整理好,有的还没到整理的时候,出门之时叮嘱了小婵不要乱动,只用镇纸或者书本压住,此时分出几张,撕碎了扔进纸篓里。周佩在那边端着茶杯,偷偷朝这边看,她来了已经有一段时间,虽然没有乱动桌上的东西,但想必已经看过一些,宁毅并不介意,只是那羽毛笔写的字,稍微有些丑而已。

    “你本来就聪明,学得也好,我是听说了,什么什么大学士对你刮目相看了吧?呵,想必你在京城那些堂兄弟表姐妹,有不少人开始崇拜你了吧……”

    “那倒是没有……”周佩小声咕哝了一句,宁毅坐在书桌边听得不是很清楚:“什么?”

    “没什么。”周佩笑着道。

    “呵,采木园的诗会怎么样?”

    “老师怎么没去呢?”

    “嗯?”宁毅眨了眨眼睛,“最近有些忙,何况我对诗会之类的,本身也不是很感兴趣啊。”

    “秦爷爷本来说老师可能会感兴趣的……”

    “哦?他说了吗?”宁毅想了想,“他确实有劝我去看看,不过……后来还是没什么时间。”

    宁毅说着,转身继续整理稿子,那边周佩“哦”了一句,宁毅回过头去看时,却见少女正低头坐在那儿,双手合十搁在腿上,门口射进来的光芒里,眼神似乎有些惆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怎么了?”

    “啊……没、没有啊。”周佩笑了起来,“我本来……就觉得老师对诗会没什么兴趣的……”

    她说得有些勉强,宁毅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小女孩的心思,本身就不怎么好猜。转开话题,笑问道:“我是想问,在采木园的诗会上,有没有见到什么青年才俊。”

    “有很多啊。”周佩笑了笑,“都还不错。”

    “是说你中意的。”

    “啊,那个……”少女微微红了脸颊,伸手抚了抚发鬓,“没、没有,都没怎么认识……”

    “你可得抓紧了。”宁毅笑道,“天下才俊,也就是聚集在京城一地,你这次过来,不管怎么样,总得选一个的,不要仓促,可以多来往几次,以你的才学和聪慧,选什么样的人应该都不是问题。”

    “可老师,若是……”周佩抬起头,看着这边,有些犹豫地说道,“若是……没有中意的呢……”

    “天下女子,没有多少人有机会自己择婿的。”背对着她,宁毅摇了摇头,“小佩你是聪明人,这次你要是还不点头,接下来会怎么样,恐怕就有些难说了。崇王府那边、你秦爷爷那边,康驸马都已经打过招呼,我这次带你上来,也是因为觉得你只能在京城找一找了,你毕竟十五岁了,不嫁人还能如何?”他想一想,又笑了笑:“若你身为男子,倒是不用苦恼这么多,不过谁又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进来的不是一个恶女人,呵,想开些吧。”

    “若是男子那就好了……”周佩低头喃喃说道,“老师,你觉得……我该怎么选啊?选什么样的人啊?”

    “我怎么知道。”宁毅不由得失笑,“我最近才知道,自己在泡妞这件事情上根本不厉害。”

    “泡、泡妞?什么啊……”

    “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啊……要选什么样的人,还是得你自己来决定。”宁毅整理好了东西,搬动椅子。转了过来。看着这边的小郡主,“不过,你叫我一声老师,我也说点我自己觉得的……周佩你眼界很高,但其实这世上的人,都是差不多的。除了那些恶名昭著,像花花太岁之类的二世祖被家里惯得没救了。大部分的人,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他们脾气不会太坏,也愿意疼爱妻子,希望自己家里一切都好。”

    他拿着手里整理好的一份稿件笑了笑:“男女在一起这种事情呢,一般来说,都是魅力大的改变魅力小的。小佩你是皇族出身。长得漂亮,又聪明懂事,随便找个男人,想必也会敬你爱你。夫妻相处这种事情,只要你有手段,柔和一点,对他平等以待,一般来说。男人不都是什么白眼狼。他娶了别人。也许会拼命找小妾逛青楼,娶了你会不一样的。看看康驸马。他们不是过得很幸福吗?有一半固然是因为康驸马本身不错,另外一半,是成国公主殿下经营来的,所以呢……也不用太挑了。我能说的,也就是这些,放宽心而已,接下来诗会还有很多,你可以慢慢看嘛。”

    宁毅说完这些,周佩道:“老师会去诗会上看看吗?”

    “呵,帮你挑夫婿这种事,我可不做,做不来的。”

    “但是老师……”周佩想了一会儿,“可以帮忙考考他们啊,嗯,譬如诗文啊、见识啊……”

    “不要用这个挑夫婿!”宁毅挥了手,大摇其头,“这些东西过得去就行了,挑夫婿当然要挑那种善良点的,心地好的,娶了你以后会待你好的那种。诗词好的人不见得心就好,这些人心高气傲,怀才不遇的时候多半偏颇激愤,若是一帆风顺,也容易养成那种不好伺候的傲慢性格!因为优秀而组成的婚姻,通常都是个悲剧……你最该找个好人,而不是厉害的人。”

    宁毅对于婚姻这种事毕竟也算不得擅长,只是后世所见,若是男女双方都优秀,或者是因为这种优秀结成的婚姻,常常都没有好结果。一起生活这种事情,各方各面都是得有一个人退让的,如今这年月,退让的多是女子,男人则可以自由发挥,但周佩是皇族,就算有心退让也不见得能退让多少,要找个优秀的拿得出去的男人结婚,基本等于在给自己后半生找不快乐。

    他说到这里,也已经足够了,反倒是周佩,蹙着眉头,情绪有些混乱起来,宁毅只能让她慢慢消化这些东西。师徒俩随后又说起一些其他的琐事,周佩对宁毅写的那些东西感兴趣,宁毅便也随手拿给她看了,同时也跟她讨论了一会儿王府之中关于管账、御下之类的一些事情。如果在平时,周佩一定会谈得兴致勃勃,但此时心情不佳,拿起羽毛笔研究了一下,觉得这样写字真是丑,但宁毅写得兴致勃勃的,让她有些不能理解。

    留在这里吃过了晚饭,周佩才从文汇楼里离开,同时也知道,恐怕在五月初十之前,宁毅便会离开汴梁,去往山东了。他这次过去,为的是与梁山为敌,恐怕几个月内都未必会有结果,而自己在太后寿宴过后,恐怕就得决定夫婿的人选,待到老师从山东回来,自己应该已经离开了京城,回去嫁为他人妇。这一来一去的想象里,真是给人颇为复杂的感觉。

    她这次跑过来,自然不只是为了说起这些琐碎事情,但具体要说些什么,自己又难以归纳得清楚。

    以前在江宁时为着婚事有些惶然无措,但并不严重,躲进那只箱子里想要随船北上时,还颇为兴奋,仿佛在眼前展开了一片新的希望。一路之上陪着老师他们,又有梁山的贼寇过来送死,精彩无比,她一点也没有感到烦闷。然而真正进入京城后的这几天时间里,有什么东西终于压了下来,纵然七皇叔对她颇为亲切,秦嗣源也让她趁机在京城多玩玩,但她心中忽然明白了过来,这事情躲不过去了。

    她今天过来找宁毅,原本还想询问他为什么不去诗会的事情的。宁毅并不知道,来到京城之后。虽然崇王府的一帮姐妹负责招待她。但其实一大帮人聚在一起,气氛未必和睦。一开始对方是将她当成乡下来的土包子看待的,但周佩本身才学仪态都出众,很快就改变了众人的看法,这个改变不见得是让众人崇拜她,反倒引来不少嫉妒与敌意,表兄弟中或许有带着倾慕眼神看自己的。女子那边则未必瞧得上自己了,或是在背地里说风凉话,或是计划着想要让她出糗,如此种种。

    这些事情并不出去,生于皇族,就算在江宁。这类勾心斗角她也见得多了,自然有方法应付。只要仪态大方地不去理会别人,别人自然到了下风。只是在说起诗文时,周佩有些自豪地说起了宁毅的词作,并且道这是自己的老师,也来了汴梁,如此便让人抓住了话题。

    一些人不相信她老师有多厉害,也有许多人。单纯用着排外的心理。认为江宁第一才子当然比不过汴梁的才子,再者宁毅当初曾说过“词作是道士所吟”的事情。放在江宁,大家都已经熟悉,自然知道这是个玩笑,但在汴梁一地,就会有人说“听说那词作是抄的”之类的话。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其余人则叫嚷着让那宁毅参加诗会写点诗词来看看。

    周佩心中是佩服宁毅的,但也会希望宁毅能够站出来,狠狠地打打这帮人的脸。彼此的冷嘲热讽之中,她固然没有直接为宁毅应承下比试,但也做了一些假设,例如说“老师若出手你们就知道了”,她希望宁毅能尽量来参加采木园的诗会,托秦嗣源提出了邀约,但秦嗣源自然不可能跟宁毅说“你一定要去”,他那边觉得宁毅刚到汴梁,说不定会去凑个热闹,也尽量跟宁毅说了,也希望觉明能带着宁毅去逛逛。若不是发生了锦儿的事情,宁毅埋首工作,说不定还是会去采木园上见识一下京城这边的诗会是个什么样的盛况。

    诗会前一天,有个叫做阮卫童的送来请柬,则是属于与周佩对立的那一帮富家子了。他们心中大抵认为既然是什么第一才子,肯定就是想着凭文采进阶的,采木园的诗会乃是汴梁第一等的盛会,谁不是趋之若鹜,这边邀请他过来,然后在诗会上比过了他,便能让周佩灰头土脸,谁知道宁毅谁的面子都没有给。最后两边也只能用嘴炮互喷一下。

    而周佩这边,当然是被奚落得更过分的,她则只能用高傲和沉默面对这样的事情了。算不得失败,可站在她这边的人终究不多。

    宁毅不可能知道这样曲折的过程。而另一方面,诗会的苦闷和嫁人的压力真正压在一起的时候,周佩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那事情已经不容她不去想——她在诗会上,固然也有评估一个个的才子怎么样,但她随后也不得不承认,她看待这些人的标准,是以这个大了她不过几岁的老师来做准绳的。

    这种事情,在后世或许是类似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喜欢上帅气的班主任,长大之后还会记在心里,但不会有什么结果。不过周佩不可能得到后世女生的那种人生轨迹。喜欢上老师这件事早些时候其实就有萌芽,但那时候她能够不去想,也能够否认掉,这时候却不行了。这样的事情与诗会上的委屈叠加在一起,让她感觉……有些想哭。

    她是带着这样的情绪过来的,然而见到宁毅之后,忽然就明白过来,老师是带着一家上百口的血仇上京的,他也没有答应过自己会去参加什么诗会,自己若是因此委屈,简直像是个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小孩子。而另一方面,有关于她的喜欢,她当然没法说。

    她根本嫁不了老师,一切都明摆着,不管她怎么豁出去事情都不可能。她是个聪明人,这些事情,出口的必要都没有,只能给人纠结和难堪。

    所以到最后,就什么都说不了了。

    马车驶离文汇楼,华灯初上了,她回头看着那客栈渐渐远去,街道周围的光芒映在少女的脸上,明明暗暗的跳转。汴梁城比她从小居住的江宁还要大得多、繁华得多、精彩得多,她过来时,也曾想过要看到许多不同的风景,这里确实有,可忽然间,这一切都像是没有意义了。不知道该怎么走,不知道接下来能怎么办,去往哪里,被什么人接纳,能做怎样的决定……

    夜风吹来,抚动了发鬓。她坐回马车里,周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那空虚不断地延伸着,承载着她奔行在汴梁的人群与街道中。那是生命中第一次因成长带来的……

    巨大的茫然。

    ****************

    两更的字数啦!(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