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八〇章 短板
    豆点般的灯光之中,宣纸上是一行行的蝇头小字,时间是清晨,外面传来鸡鸣之声时,宁毅将毛笔放在砚台边,转了转因一直书写而有些酸楚的手腕。

    “有空的话得把钢笔做出来了……”

    心中这样想着,他将墨迹未干的宣纸拿在空中轻轻晃了晃,然后放到一边。此时在那儿的几页纸上虽然字迹颇多,但是需要写出来的东西仍然有一大堆,他此时虽然已经能够熟练地使用毛笔,但效率终究是不高的。对于这时候已经进入工作状态,开始做全盘企划的宁毅来说,仍旧有些拖慢进度。

    这年月里,要从头构架起一个庞大的能够有内部监督、制衡、循环体系的企业雏形,是没有任何构架和规章基础的,许多的东西,在后世也许看来都是平平常常的事情,若不能写出来,很可能就没人会去做,以至于让某个环节变得残破。在这方面,宁毅还是相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许多基本概念上的东西,写出来了,就能清楚很多。

    时间不多,但要去衡量和思考的东西几乎无穷无尽,这几张纸上写出来的,是后世集团公司关于账目审核监督体系的一个大概情况,如今竹记是用不上的,因为太小,但如果一切顺利,后期它就会发展到这样大的一个规模,这时候就得有一个足够好的发展雏形,以便少走弯路。这个体系里许多东西也得做本土化的调整,参考此时的许多家族式作坊的管理方法和模式,另外此时武朝面积太广,信息传达不畅,无法及时统一账目和信息等诸多问题也必须重视,但最应该套用的则是有关审核中各种互相监督、制衡、杜绝作弊的精神,随处都存在的三角制衡关系。

    关于这些东西,要做准备的还有很多。当然,一个项目的发展,总得慢慢来。竹记发展的途中也会遇上很多的问题。很可能最终的样子无法预测得到。但如果先做好立意和准备,总是能少走很多弯路的。

    想着自己写的东西还有没有什么缺漏,偏过头时,却见那边的床上,小婵也正侧躺着朝这边望过来,或许在宁毅起床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过来。这时候宁毅偏着头看了她片刻。笑着道:“来。”

    小婵便也笑起来了,从床上坐起来。随后掀开身上的薄毯,伸出纤秀的双足下了床,汲了绣鞋,走到宁毅身边,才坐到了他的腿上:“相公你不睡了啊?”

    此时还是夏季。夜晚要说凉爽,也凉不到哪里去。小婵仅仅穿了一件肚兜,身躯几近全裸,她的肌肤白皙,身形柔美匀称,平日里的可爱与此时些许妇人气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若要加以形容,大概便是“正被人拥有着”的某种感觉。宁毅搂着她时。她便轻轻揽住了宁毅的颈项。小脸贴在了男人的脸颊边,任由宁毅感受着她的身体。两人便在油灯的光芒里这样坐着。

    “要做的事情有些多。最近大概要赶工,不过我是睡够了的,没事……”自从练过陆红提留下的功夫之后,宁毅的身体素质已经变得很好,平日里多睡一会儿固然有休息的感觉,但这两天早一个时辰左右起床,也并不会觉得困乏,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昨天元锦儿那事弄得他有点措手不及的心烦:“待会天亮了,我们出去散会步吧。”

    “嗯。”

    小婵像猫儿一样的在他的脸颊边拱了拱,静静地偎依着。宁毅回头看着纸上的那些东西,又拿出苏家管账的一些简单诀窍来对照。过了一阵子,小婵从他怀里下去了,悉悉索索地穿好绸裤、上衣与裙子,出门去打了洗脸水过来,伺候他洗漱过后,推开窗户,外面才显出些亮色来,晨雾浮走,朦朦胧胧的。

    这样的清晨,城市里都是各种细细碎碎的声音,偶尔或有一声变得清晰些,也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云竹与锦儿那边应该也已经醒来,但姐妹俩会在房间里折腾很久,宁毅倒也不好过去干嘛,便与小婵出去散步了,晨雾中的街道里,像是一对不怎么遵循礼法的新婚小夫妻。宁毅是气质温文却并不死板的夫婿,样貌甜美的小婵做了小妇人打扮,牵着夫君的手跟随着前行,就算偶尔低头有些羞赧,但随后还是被甜蜜给冲散了。

    他们在街边的摊上买了些早点、粥饭,然后再用荷叶等物包了准备提回去,有的看来有趣,便先试吃了些许,若不好吃,便去下一家寻找美食。

    回去以后,再将这些东西拿到院子中央的凉亭里,招呼随行的大伙儿过来分,一家子人便在周围吃起来,说说笑笑,有的在凉亭里聊天,有的坐到屋檐下。云竹与锦儿自然也是有份的,但由于旁边有苏文昱等男子,她们便也是拿了想吃的与小婵到一旁去,一边闲聊一边吃东西。对于苏文昱苏燕平等人以及随行而来的掌柜、下人,她们倒也已经可以与之交谈,但不可能像是与宁毅在一起时那样热络。

    事实上,宁毅与锦儿,在这两天里,也是称不上什么热络的了,两人没怎么说话,倒也不再争锋相对的斗嘴,感觉……有些奇怪。

    自前天晚上锦儿对宁毅吼过之后,宁毅当时是觉得有些糗,后来自然认真想过这件事,但是心情未免有些复杂。另一方面,对于锦儿的这件事,他觉得有些不太好面对云竹与小婵,由此以来,有着些许的心虚。

    若纯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此时的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好说的,宁毅之前也没有处心积虑地想要将锦儿弄上手,算不得亏心。但说起来是一回事,实际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前天晚上云竹与小婵都在外面偷听,苏文昱与苏燕平这些人也是一样,虽然后来他们做出的姿态好像是在看自己出丑,但宁毅心中,更愿意相信这是他们作为家人的善意。

    发生这样的事情,云竹也好,小婵也好,心中又怎么可能单纯地看做是毫无芥蒂的笑话呢?对云竹,他原本就自觉心有亏欠。与她在一起后又将她的姐妹弄上手。要说她心中很开心,宁毅觉得未必。而在小婵那边,这件事情过后,小婵很体贴地没有提起任何有关他与锦儿的话题,这是她的贴心。

    但别人可以宽容,自己不能没有自觉。平心而论,如今身边有这些女子。还有一个与自己关系有些理不清楚的刘西瓜,宁毅觉得是很满足了。对于锦儿,他自然有好感,也将其当成极其重要的朋友之一,但有没有到男女关系的份上,这个不好说。若是给个假设。如今他身边没有云竹这些人,他当然会喜欢锦儿这种性子,要说长相厮守做为夫妻也没有问题,那当然会很有趣。但现在身边有了这么些人,需要考虑的,就不止是那一点点了。

    而在另一方面,他也不能确定锦儿说的“喜欢”,到底是个什么程度的概念。上一世的在男女方面简单粗暴。曾经自然也有青涩的感情。但并没有实现的机会,后来进入社会。他这种掌控欲强的人首先感受到的是野心和成就感,稍微发达之后,女人从来是不缺的,一开始当然也有真诚对待的想法,但遇上几次简单的交易之后也就不期待了。太难、太麻烦且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效益,他也就懒得去研究女人在感情上的心思,横竖“我要的是你的身体,要你的心干嘛?拿去喂狗啊?”

    也是因为之前的贫乏,此时他对于这些简单而真诚的东西是珍惜的。要说他这样的人真迟钝到完全没有去想过锦儿对他有好感的假设,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但正因为有可能想到,他反而会觉得这样的事情是不是自己想得多了,毕竟这种想法对于锦儿来说,是不礼貌的。

    他因此犹豫着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反倒是锦儿,前天晚上冲他大吼一通之后哭着跑掉,第二天就没心没肺地恢复如初了,虽然不与他说话,但与云竹的关系已经恢复正常,装作没事发生。对于这种反应,宁毅有些无奈,也只好将心思暂时收起来,放在工作上,走一步看一步。

    “真像是自作孽不可活……”

    每每想到元锦儿的这件事,倒也令宁毅想起之前席君煜身上发生的事情。当初他曾经跟身边人说笑话,很多时候对别人杀伤力最大的一句话就是“我喜欢你”,席君煜跑到苏家杀人的时候,娟儿就是用这个法子,弄得席君煜胡思乱想,最后让娟儿给狠狠捅了一刀,估计从此不会再相信爱情。

    如今想来,那笑话娟儿婵儿她们听过,云竹锦儿这边也听过,元锦儿这家伙忽然杀出这记回马枪,作为始作俑者,让他感觉简直像是遭了报应一样。虽然元锦儿应该不是故意拿这个来抬杠,但如此想来,也真是有些愤愤不平。

    开什么玩笑,席君煜那条贱狗明明是个反派,被捅一刀也是理所当然,自己凭什么要……呃……好吧,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正面人物,那就没办法了……

    闲暇之时,宁毅也会想想这类事情,开开自己的玩笑。然后上午过去不久,秦绍俞便会过来邀请他,去汴梁城里某些有名的酒肆茶楼闲逛小坐,倒是这天秦绍俞过来之前,有人送来一张请柬,道是听说江宁第一才子来了汴梁,邀请他去参加今晚在采木园举办的诗会。早两天宁毅便已听说了这事,却很意外会有人知道他的行踪,送请柬过来。他看了看,邀请人的名字却并非青阳县主或者县主的夫婿刘轻舟,署名写的是阮卫童,问了问秦绍俞,秦绍俞便只道是汴梁的一名才子。

    大概是跟周佩或者秦老这边的谁有关系,估计自己可能会去,让人顺手送张请柬来免得麻烦吧。宁毅之前便不确定去不去这样的诗会凑热闹,这两天被元锦儿的事情闹得烦心,只打算将心思放在工作上,问了几句,便将请柬顺手扔到一边,与秦绍俞出去逛茶楼去了……

    对于周佩这种正处中二时期的少女的终身大事,以宁毅的经验来说,作为长辈不管怎么参与,恐怕都只能变成个被人讨厌的反派角色,特别是在自己比她大不了几岁,这个长辈身份还不怎么牢靠的情况下,他才懒得插手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