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七九章 未央(四)
    “你和云竹姐,就是想把我嫁出去了……”

    “扯我就行了,不用扯上云竹啊,她……”

    “反正就是觉得我年纪大了,过几年就没人要了,你们就算是为我好,说的也是这个,我又不是不知道。”

    房间之中,锦儿语气生硬,宁毅皱了皱眉:“那再过几年是不太好谈这个了啊,你现在可以当正室,再过几年,就算有喜欢的,多半也只能是妾室了。能当正室至少比当妾室要好吧,苏文昱不错啊,你不喜欢那就算了,我也不是要逼你,你干嘛发这么大脾气……”

    “云竹姐也不是正室,她还是被你养在外面的呢。”

    “你有点无理取闹……”

    锦儿从进来开始,话语一直冷冰冰的,自方才的开口,也确实有些赌气的感觉在其中,宁毅沉默片刻:“我们希望你能当正室,你……不值当去当人家小妾,但现在算了,你不喜欢,我不插手了好吧。”

    锦儿将脑袋偏向一边:“反正我也不是要来跟你说这个。”

    “那你要说什么?”

    “我现在不想说了……”她咬着牙关,声音像是从心脏发出来一样微小。

    “……那我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宁毅不禁有些气馁。

    锦儿吸了吸鼻子看着他:“反正你说得很开心啊,长篇大论的,宁立恒,你心里觉得自己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吧?你总是这个样子,谁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

    “我说错了你可以说出来……”

    “我为什么要说出来,你什么都知道,你那么厉害,我为什么要说出来!我就是不说,我就是看你不舒服,看着你就烦,就过来找茬的,我干嘛要说出来!”

    坐在那边并拢双腿,交叠着双手在腿上的女子陡然间说了这一通。语调不高。但语速却是极快,说完之后,就那样盯着宁毅。宁毅也愣了一下,锦儿那边的神态看来带着几分委屈,他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没有注意到,一直都心平气和,这时候当然也不至于生气。只是有些气馁。

    “你大姨妈来了吧……”

    “什、什么姨妈……”

    “月信月事葵水……大姨妈!”

    宁毅语速极快地解释了一番,那边锦儿的脸色才有些不知所措的红了红,然后又白了下去:“不、不关你的事,你不要脸!”她顿了顿,又仰起头,“路上的时候。你还抱了我,你说了给我交代的,交代呢?”

    “能怎么交代?那事情是为什么你都知道,你前面是梁山的燕青,我逼不得已,还能怎么样?我还能把手砍了给你吗,你要不要!”宁毅将话语顶了回去,随后偏着头舒了一口气。窗外夜风吹来。将桌上灯盏的火焰吹得乱动,宁毅伸手挡了一下。然后放上灯罩,随后继续说话。

    “不想跟你吵架,如果我真有什么做错了就跟你道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家里人想要把你推销出去,我有点没完没了的在后面推波助澜,离开了一直住的江宁,现在这地方完全不熟悉,将来除了云竹也许你就没什么认识的人了,你们今天上午出去还看到了那个尸体,你们又不好说不好问。你心里烦来烦去堆在一起,想发脾气,我能理解,你烦的到底是什么你就说出来啊,你们女人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什么都能猜到……”

    两人对视片刻,宁毅吸了口气:“还是说是为了那个死了的女人闹心?我也不舒服,那摆明就是太尉府干的,人家位列三公,不舒服又能怎么样。秦嗣源都动不了他,要不然你想开心,我想个办法把那个高衙内弄死得了?是不是要……呃,你……”

    “你根本不知道我干嘛找你……”

    “……你别这个样子啊。”

    浅黄色的光芒里,眼泪从女子的脸上滑下来了,宁毅呐呐无言,同时也觉得自己有些无辜。那一边,锦儿吸了吸鼻子,然后推开凳子站了起来,流着眼泪转身要走,宁毅也站了起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锦儿走了两步,宁毅这边才低喝出声,她也站住了,“到底发什么脾气,要说什么,你就痛痛快快地说啊!现在根本不像你,犹犹豫豫的!大家朋友一场,元锦儿,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个什么样子!我话多?我瞎猜?要不是把你当朋友我用得着像小丑一样在这里开玩笑活跃气氛,这种当知心姐姐的事情我根本他妈的不擅长!弄死别人全家的时候我也用不了两句话……”

    “那你弄死我啊!”锦儿回过头来,哭着吼了一句。

    “我不敢不怕你,但什么事情不能坦坦白白的说,苏文昱到底有那点不好了,我就想不通了你抗拒成这样,你喜不喜欢他可以先放下也不用发这种脾气啊,你到底想找我骂些什么也可以坐下来慢慢骂清楚。你要是肯说,我就不开口等你骂完好不好……”

    “我过来想跟你说我喜欢你……”

    “锦儿同学,沟通这种事情呃……”

    “……”

    “呃……”

    房间里安静下来了,锦儿说完这句话,回过了头,背对着这边伸手抹眼泪,看起来就要朝门外走,但终究也没有迈开脚步,宁毅在这边呼吸了两次,再次开口倒也每隔太久,声音有些低:“你如果只是想看我难堪,这个玩笑就开过了……”

    “我也希望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她用手背捂着口鼻,吸了吸鼻子,“我根本就不想喜欢你,我讨厌你,最烦的就是你了……”

    她说完这些,过了好久,才回过头来,眼泪还是在一直流,声音哽咽:“谈判?我就是过来跟你谈判的,谈什么判啊?宁立恒,你不过是个入赘的男人,多事、讨厌、烦人……”

    宁毅在那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微微抬了抬头:“你妈的……”

    那声音不大,但终究还是能被人听到的,那边锦儿偏了偏头,哽咽中问道:“你说什么?”

    “没说你……”

    “你还骂我……”她哭着说了一句,然后迟疑了一下,终于走前一部,抓起被宁毅摆起来的一只茶杯,退后一步才朝他扔了过去,那茶杯扔得没什么力道,宁毅顺手挡下一下,摔在地上。

    “……我最烦的就是你了,我讨厌你的多事,你是什么人啊,你算我的什么人啊。我不成亲关你什么事!我为什么不喜欢苏文昱,你在背后说的我就是不喜欢,怎么样了!”

    “……我讨厌你的赖皮,明明说好了我喜欢云竹姐的,你乱七八糟,你连身份都给不了云竹姐……你还抱了我,你说了要给我交代的,交代呢,你以为你插科打诨一下就过去了……我又不是笨蛋,如果不是我让事情过去你真以为我随随便便就忘记了?啊?”

    “……我讨厌你的圆滑,你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唧唧歪歪的一大堆,你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觉得我还会被你说的感动到啊!”

    “……我最讨厌你自以为是,你不是很厉害的吗!在别人面前很威风的吗!动不动就杀人全家,梁山的那些人也被你整得团团转,你总是觉得自己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可怎么现在就一点都猜不到了,我为什么不高兴,为什么要找你的茬,你就猜不到了。关苏文昱什么事啊!你抢了云竹姐,还要把我推给别的男人,我才生气了,因为是你推的!我讨厌你!我讨厌我自己……”

    “……我讨厌我自己喜欢你……”

    她哭着,哽咽着,将桌上的茶杯一个个的往宁毅这边砸过来了,终于要转身出门,然后又抹着眼泪转身,朝桌子上踢了一脚:“谈判……我讨厌你骂我……”

    桌沿砰的撞在宁毅的大腿上,宁毅伸手按了一下,桌上的茶盘朝地下掉去,宁毅另一只手一抓,从上方抓住了茶壶,但那紫砂壶的壶身光滑,下一刻,还是掉了下去,宁毅手中只剩一个盖子,茶壶在地上摔碎了。

    锦儿砰的一下推开房门,哭着跑了出去,在房门外偷听的人群一阵骚动,宁毅看见云竹有些慌张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跑过了房门,朝着锦儿追了过去,至于其他的,这帮人里许有小婵,或者还有苏文昱苏燕平等人,赶紧在宁毅看不到的时候做鸟兽散了。

    “这种事情……”

    他叹了口气,将茶壶盖放在桌子上,看着那盖子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伸手将它挥开了桌面,让它摔在地上碎成几瓣。

    事情还不知道怎么解决,眼下自己肯定是糗大了,他从这边出去,回去院子的路上,看见苏文昱与苏燕平还在那边的门口说着什么,看见他过来,本想避开,但终究只是让到了旁边,打个招呼后目光闪烁地偷看宁毅的神情,宁毅从两人身边走过去,然后指了指苏文昱。

    “以后……自己的妞自己泡……”

    说完,走了。

    这边月上梢头,待宁毅的身影不见了,苏文昱与苏燕平才敢继续说着话。

    “你不生气啊……”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知道的,二姐夫一直说什么泡妞……他做其它事情,实在是厉害,不得不佩服,但说到泡妞嘛……”

    “怎么?”

    “……嘿嘿,我觉得他根本就不擅长……”

    “有道理,这下看二姐夫怎么办……”

    **************

    成系统的剧情,不想拖太久,嗯,第二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