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七七章 未央(二)
    从江宁一路过来京城这边,原本的计划是尽量为阻止可能的靖康出点力。但计划不及变化,大致了解密侦司的情况之后,原本预备好的计划主体无法交出去,剩下的事情也就是一些旁枝末节,交代与否,其实也就无所谓了。

    初临武朝之时,对于后世的物理、化学所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并没有寄望太深,纵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一来在这个缺乏工业基础的世界,改革一时间难以见到决定性的成效,若让人产生了依赖心理,反倒更加磨损士兵的斗志。二来儒家体系严重忌讳改革与技术革命,这个忌讳并非表现在口头上,而是改革一旦损及利益,排斥会以各种不同的方法到来。在杭州的事情结束之后,当宁毅思考着可以做些什么时,在技术上首先选择的,已经不是火药,而是土法炼钢。

    中国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说是这样说,但若论及技术,譬如冶金,当技术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让人民觉得“够用了”之后,在漫长的千年甚至两千年的时光里,冶铁的技术或有小范围的变革,但从无真正意义上的技术革命。而这小范围的技术变革,很大程度或许还是因为铁匠们的敝帚自珍,若真有什么厉害的技法,必然不会流传广大,最终湮没在时光的洪流中,新的匠人才只好去研究些新的技艺。

    纯以技术革新而言,这片自给自足的富饶土地并没有吐故纳新的肚量,它的烙印更多的还是画地为牢与固步自封。归根结底,终究是因为这片土地的富饶,以至于在西方的工业革命后,我们迎来了一记巨大的耳光。若从后往前看,不少历史愤青会言及宋朝明朝的技术革新,已经有了工业革命的萌芽,实际上这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梦话。在这片大地的统治格局与统治文化初步形成之后,再从头发展一千次。都难以在十八十九世纪左右出现工业革命。若不是外族的入侵,就必然是内部的分裂与虚耗。没有危机感的民族,不会求变,只会畏惧变化,因此十八世纪不会有变革,八十世纪或许会有可能。

    当然,即便对于宁毅来说。这也是思考之中顺带的题外话了。但因为这些,他有去思考过诸多简单的能够短时间到位的技术创新,首先想到的,还是土法炼钢。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几年时间里,中国大地之上遍布的土高炉没有太多严格而深奥的技术要求,那一场运动在后世曾饱经诟病。经过大量浪费之后一千一百多万吨的钢材仅有八百多万吨能达到工业水平。但若是与此时的钢铁相对比,即便是不能达到工业水准的三百多万吨废钢,许多指标也要远超武朝此时的水准。

    这里不需要什么高的工业水准,也并不害怕多大的浪费,只要能打开一条思路,找到合适的碳含量,至少就能够批量生产出此时的铁匠们花半年花几个月才能制成一把的好刀,用于武装精英部队。是没有多少问题的。但由于目前武朝军队欠缺的不是好刀而是军队素养,宁毅将初步的实验。还是交给了陆红提。

    而另一方面,虽然还没有类似东厂西厂这般惨痛的前车之鉴,但此时的上层对于建立大规模的密探系统是持审慎态度的,从密侦司在诸多事情中受到的制约就可以看出来。若非事态紧急,又有诸多皇亲国戚参与制衡,恐怕密侦司根本连行动的权力都不会有。也是因此,以竹记为依托发展大规模的舆论导向体系的计划,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得到支持。

    首先上层根本就不会理解发动下层民众有多大的意义,反过来说,这反而更像是邪教的端倪。而一旦挂在密侦司名下,这个体系的扩大也会导致密侦司的不可控。因为这些理由,宁毅还是决定了单干。这一次过来,有关布行的事情还在其次,即便他不插手,檀儿过来以后,也有足够的能力将所有的事情推动起来。宁毅真正要做的,还是在离开之前,对于竹记的事情,做出足够的思考。

    这一次北上,云竹与锦儿身边并没有带上什么随行人员。因为第一批的人员培训,此时还在江宁进行,这是自杭州回江宁后就在准备的事情,类似于后世的上岗培训,足够在两三个月的时间内培养出在此时看来已经足堪使用的专业人员。等到云竹与锦儿在这边定下,一两个月后,第一批新老员工参半的人手就会抵达京城,开始准备参与新店的工作。

    而即便在这之后,有关于识字、工作技巧、企业文化之类的培训也不会结束,制定足够坚固的考评、升迁、互相监督机制,让所有的事情即便没有云竹与锦儿这些老板的照看与参与都能照常进行。有关于这些东西的基本构架,此时就可以开始构建雏形。而另一方面,想要将这些东西做好本土化的准备,自然就得开始参考这时在京城的各种酒楼、青楼。

    这些东西塞在脑海里,虽然白日里宁毅看来悠闲,能够与成舟海等人整日里闲谈,还向秦绍俞提出了从明天开始每天逛一家店的计划,对尧祖年、成舟海等人随口提了同行的邀约。实际上许多的东西都还在他脑海中转着,从尧祖年、成舟海这些见多识广者的话中完善构思,晚上回去,还得将一份份作为现代公司的章程写出来,分析哪些可以用,哪些需要变化,哪些干脆要删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回到了当初创业时的感觉上,当然,重来一次的话,繁琐的事情虽然不少,一切总算是驾轻就熟多了。

    这天下午秦嗣源与觉明和尚回到府中,却是向宁毅说起了周佩的事情,最近几天,这位小郡主忙着各种走访,据说还要准备觐见太后,没什么空闲过来找宁毅,但是见到了秦嗣源两次。早前一次问清了宁毅住的地方,这一次又托秦嗣源帮忙问问,两天后青阳县主府上有一次盛会,问他去不去看看。

    “青阳县主?那是谁?”宁毅却是不知道这个名字。

    “汴梁一地最出名的才女之一。谭郡王的女儿。她成亲之后,夫婿刘轻舟也好诗文,夫妻俩相敬如宾,常在家中以文会友。久而久之,她家中的采木园便成了最出名的文会盛地之一,过去的也都是有才学的。立恒若有兴趣,不妨过去看看。”秦嗣源笑着做解释。随后旁边的觉明和尚也笑着补充了几句。青阳县主便是他堂妹,刘轻舟与他也是熟识。

    “若有兴趣,后天可与贫僧一同过去逛逛。”

    “怕是没有时间……”宁毅想了想,对于这类诗词文会,他想来是兴趣缺乏的,特别是最近。他准备了好些诗词准备用在竹记的分店上,懒得浪费了:“不过,小佩最近如何?”

    “不过两三天时间,便折服多人了。”秦嗣源笑了起来,“听说昨天下午,崇王府里大学士严令中考校学问,周佩对答如流,惊艳四座。就是诗词有些匠气。这也是大家最喜欢的。虽说可能是那位王爷的特意安排,不过想来这两天里。就该有人动心提亲了,哈哈。”

    说起这个,秦嗣源笑得开心。周佩样貌姣好,以美女来形容是没人能够否认的,学问过人,就兼具了才女的身份,加上家中地位,谁不想高攀一下,诗文匠气,反倒显得这女子性格并不跳脱出格,正是娶妻的好对象。周佩这次要过来京城,康贤那边给的目标便是让她找个中意的才子当对象。这件事肯定也跟秦嗣源、崇王周骥打了招呼,让他们帮忙盯着,免得周佩玩得太开心,反而没有了紧迫感。

    “如此说来,青阳县主的诗会,也是想让她多些选择吧?”

    宁毅将想法笑着说了出来,秦嗣源点头:“小丫头最近是没得推了,除了青阳县主这边,恐怕还有一大堆推不掉的诗文聚会。立恒你也算是她的师长,为她把把关,也是分内之事嘛。”

    “要说君武我还是认的。秦公你说周佩,这丫头古灵精怪,当日只是随便教她些算术,她整日里跟我挑刺斗嘴,还觉得我把她的弟弟给带坏了。我与她年纪相差不多,婚事便不参与了,免得将来恨我一辈子……要我说,这些事情还是得老人家来把关才好。”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哪有年龄之说,周佩一向是崇拜立恒你的。”秦嗣源笑着挥了挥手,“何况本相日理万机,哈哈,哪有时间去参合这些拖拖拉拉的小辈之事。到时候和尚若有空,便帮忙照看一下吧。”

    毕竟是些小事,秦嗣源也没有为青阳县主的诗会再说太多。在场几人当然不会知道,周佩已经在京师的一帮朋友中宣扬了一番那位江宁第一才子师父的厉害了,与秦嗣源说起时虽然有些轻描淡写,实际上心中则在忐忑着师父会不会过去诗会给她撑撑场子。

    仍有大量事情要做的宁毅自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无聊的诗词文会上浪费。离开秦府之后,天色又是傍晚,回到文汇楼中,才注意到云竹等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太对,情绪像是有些低落,锦儿不像是早晨那种冷冰冰给他脸色看但仍旧很有活力的样子,却阴沉了脸,看见他便显得没什么力气般的走掉了,问起小婵发生了什么事,她便只说下午大家出去逛街逛累了,然后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小婵在这样的情绪上瞒不住宁毅,晚上吃过了饭,宁毅将苏文昱叫过来,问及白天里众人出门的事情,苏文昱不敢瞒他,才将见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时间还是在上午,宁毅去秦府,云竹等人则依旧要出门买东西,家里人一路跟着,他们在经过昨天行经的街道附近时,见到了一具尸体。

    那情形看起来应该是官府正在办案,将一具由麻袋装着的尸体从小河里捞上来,麻袋袋口本已松了,捞上来之后甚至还有污血在流,显然袋中人死去不久。那是一具全身**的妇人尸体,当时围了不少人在看,据说抛尸的时间,是在天亮以前。

    走在街上,见到一具命案产生的女尸,倒也并不是会让人整日里没有精神的理由,但在苏文昱吞吞吐吐的语气里。宁毅便也大概明白了。那装了尸体的袋子里,还有些碎步、头巾之类的东西,尸体的样貌也是完好的,抛尸之人并不在乎家属会将尸体的身份认出来。苏文昱当时看了,心中便在想,这女人,很像是昨天被高衙内拦在巷子里调戏的那名妇人。当时虽然只是远远看过去,但脸型、头巾的颜色至少都有个大致的概念。

    “当时聂姑娘、元姑娘还有小婵她们虽然没有说,但……我估计她们也是这样猜的……”苏文昱皱着眉头,“那女子死前……受了很多的虐待与折磨,她的……她的……那里,甚至插了一根棍子。我们没有多看,后来,过了中午没多久……我们就回来了……”

    宁毅张了张嘴,但终于没能说出什么,他揉了揉嘴巴,沉默半晌。想起上午去到秦府,成舟海等人的说话,大概明白了过来。秦绍俞回去之后。将遇上高沐恩的事情跟尧祖年等人说了。尧祖年、纪坤、成舟海等人通过密侦司恐怕还做了调查。若是晚上下了命令,第一份情报在第二天早上恐怕就能回来。成舟海骂太尉府无法无天,是针对那个妇人而来的,密侦司……可能是在太尉府抛尸时便能查到事情,而还有一种可能,在当晚太尉府下手的时候密侦司就有可能查到这件事,但这个没有意义,就算查到了,密侦司也不能插手进去。这样的事态,恐怕才是最让人憋屈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讲舆论宣传的体系放到密侦司之中来执行,倒也是正确的。

    而在这之上,宁毅甚至还可以延伸出去一部分,以高沐恩的心性,应该不会将那个妇人放在心上。太尉高俅不在乎儿子玩女人,但肯定要加上一道保险,避免他碰了不该碰的人,这个保险,应该就是被安排在他身边的那些人。在那个巷子里的时候,陆谦阻止高衙内当街堵人,但这样子回到家里,高衙内的脾气发在他身上,他也受不了。所以真正负责将那女人抓走的该是陆谦。不是不能玩,只是不能玩出问题来。这个人有分寸有能力有手段,倒也难怪能将林冲整得那么惨了。

    他坐在那儿想着这些事,苏文昱坐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因为忽然间,眼前的二姐夫好像陡然变得很阴沉。不过片刻之后,这阴沉也就散去了,宁毅将目光望过来:“话说回来,你算是陪着锦儿过去的,路上献献殷勤什么的……呃,你们有聊天吗?”

    料不到宁毅忽然说起这个,苏文昱愣了半晌:“这个……因为发生了那个事情,而且元姑娘好像没什么情绪说话的样子……她、她有点避开我的感觉,不过可能……”

    “好吧,不说这个,她们心里为了这个有些不舒服,你也已经知道了嘛。”

    “嗯。”

    “那你还等什么,锦儿情绪不高,去安慰一下嘛。”

    “呃……但是……”

    “抓住机会,没有但是。没话题就找话题,她不安慰你你就安慰她嘛。”宁毅拍拍他的肩膀,“泡妞就是这个样子,不要这么爱面子,听我的没错的。”

    “……哦。”

    苏文昱欲言又止,表情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过去了。宁毅坐在那儿想了想,事实上,云竹也好锦儿也罢,不是没见过社会黑暗的人,就算是金风楼那样的青楼,哪一年没有几个死掉的女子被偷偷抬出去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就算是宁毅也不会觉得开心,心中总会有股被什么东西憋住的感觉,但要说见到一件这样的事情便要替天行道,甚至于太尉府杠上,宁毅自认暂时没这个本事,云竹与锦儿自然也不会做这样的期待,更多的,恐怕还是因为昨天那女人被盯上后这边也被盯上,难免有几分推己及人的恐惧感与痛感。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但宁毅想了想,也不清楚该如何去安慰。如果自己厉害得像陆红提,或许可以今天晚上就去干掉陆谦和高衙内,顺手摘下高俅的人头,可惜这样的事情暂时也只能想想而已。

    如果有机会把高俅弄到政治斗争里碾死就舒服了……他撇了撇嘴,有些yy地想了想。然后进去客栈后方院落,准备去找云竹聊天,只是院落里没有找到云竹。随后又遇上苏文昱。道锦儿也没有找到。

    “可能是到附近散步了,再逛逛吧。”

    这文汇楼占地颇大,后方的院落专供有身份的人居住,还配有池塘园林,宁毅一路散步到花园,却见前方园林间的一张圆桌旁,一名女子正托着下巴坐着。灯笼洒下的橘红灯火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稍显有些落寞的神情却是来自于锦儿,委实让人有些意外。她在宁毅进来的时候显然就已经看见了他,这时候仍旧托着下巴,目光淡然地朝这边望着。宁毅原本进来的样子就是一路散步,这时候背了双手往前走。然后……在锦儿的注视中绕过一个假山,往来的方向离开了。

    路上又遇上苏文昱,对方一脸兴冲冲地,与宁毅交换情报:“刚才遇上小婵和聂姑娘,她们回房去了。”

    “锦儿在花园,好好安慰一下她哦。”

    “呃,好的……”

    说到锦儿,苏文昱还是有些赧然。宁毅摇了摇头。暗骂菜鸟。虽然自己上辈子的泡妞经验未免有些粗暴,但拿到这个时候来。肯定是很厉害的了,有很厉害的自己在这边指导,居然还这样畏首畏尾,实在有点孺子不可教的感觉……他一路回返,去到云竹住的院落时,对方倒正在檐下坐着,冲他温柔的一笑,看来已经解决了心中的问题,正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我听苏文昱说过上午的事情了。”宁毅搂着她的肩膀,在旁边坐下来。

    “没什么,只是想起昨天我们也遇上了,有些后怕。”云竹勉强笑了笑,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立恒,你说那个女的,有可能就是我们昨天遇上的那个吗?虽然看起来很像……但其实也没法肯定的,对吧?”

    “嗯,但如果是真的,下手的人,就是高衙内身边的那个虞侯陆谦。”

    “嗯?”

    “就是在巷子里劝说高衙内的那个家伙,他作为太尉府的家仆,不能让这件事传得太坏,但是阻止高衙内做事,回去以后被责难的又是他,所以最好的做法,是在晚上抓人……”

    宁毅的语气有些轻,一五一十地将推理机械化地说了一遍。这个时候,就算说什么放宽心也不能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情,他是云竹的男人,固然可以用两人之间的感情将云竹心中所想暂时压下,但终究还是无法阻止云竹此后想起来,于是干脆将事情变得机械化一点,将事情的牵扯扩大,气氛变得冷一点,或许反而更能淡化悲剧情绪。

    他坐在那儿语气冷漠地说了许久,谁是主谋谁是从犯,谁是因由谁是手段,谁恬不知耻谁又觉得自己无辜,如此说完之后,拥着身边的女人坐了一会儿。

    同一时刻,相隔不算太远的花园里,有一幕正在发生着。

    一只只的灯笼在廊下蔓延,投下馨黄的灯火,园林之中,萤火光芒稀疏的在水上飞舞。石桌旁边,一男一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苏文昱站了起来,退后两步,低了头轻声说话。桌子那边,女子托着下巴,手指捂在唇上,她没有望向苏文昱,只是神情显得有些傲慢,目光冷冰冰的。在一向活泼的元锦儿身上出现这样的神情并不容易,但作为当事人的苏文昱并没有因此感到生气或是被伤害,因为在她那高扬着的,显得傲慢又有些冰冷的脸上,眼泪流下来了。

    ******************

    “倒是锦儿那边怎么了?像是对我很有意见……”

    时间悄然过去。许久之后,这边的院落间,宁毅转开了话题。

    云竹笑起来:“你不知道啊?当然会对你有意见……”

    “我也没做什么啊……”对于为什么会被讨厌,宁毅大概能够理解,但媒人这种东西,很多时候会被误解,并不出奇,反正到最后,对方应该是会理解自己的,也就够了。他是这样想的。

    宁毅的这声咕哝之后,云竹那边沉默了片刻,随后露出了稍微有些认真的眼神,对他道:“立恒,锦儿的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

    “嗯。”

    宁毅点了点头,云竹正要开口,后方陡然传来了说话声:“宁立恒,你出来。”

    那语气有些生硬和决然,回过头去,穿了一身鹅黄色衣裙的元锦儿便站在那边的院门口,朝这边望过来,像是战斗姿态一般,高傲地抬着下巴。

    语气不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