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七六章 未央(一)
    夜深了,河道上延绵不定的灯点,城市的大部分都已经睡去了。

    矾楼之上,李师师持着灯,看夜归的客人们从不同的方向离去的样子,这样的时间里,离去的人们没有了先前的高声喧嚣,人数上也不多了,或是孑然只身自侧门而出,或是三三两两,拱手谈笑,仆人们牵来车驾,大家又一拨没一拨的,渐渐地朝不同的方向离去。

    灯点幽幽,她在窗口看了一会儿。这并非矾楼一天里的尾声,仍有许多得意的才子,失意的官员们在矾楼之中一间间的房里呆着,会陪着相好的姑娘们直到第二天清晨。但这个夜,确实已经深了下去。

    夜归的行人提着灯笼穿过了小巷,值夜的更夫在路边停下,与独行的马车擦身而过,从这里望出去,家家户户的灯光还在逐渐熄灭,远远传来狗的吠声,有人说话,但话语声听不清楚。大学士的车驾回去大学士的府邸,有太尉府标志的马车从视野之中驶过去了。

    她看着这些,然后喝了一口茶。客人走了好久,茶也早已凉透,她自小便是受最好的教养长大的,对这样的茶水并不喜欢,入口是茶叶的苦涩,另外又分明夹着属于水的寡淡,但她常常还是习惯性的尝一口,然后……以衣袖遮住嘴唇,将它低头吐掉。走出门去,丫鬟便跟了上来,与她一同回去院子那边。

    矾楼的姑娘,有卖艺的,有卖身的,大多是两者皆占。时间已经晚了,在这里留宿的,固然有花钱找乐子的富户,也有不少算是某某才女的入幕之宾。这其中若不深究,倒也不乏感情真挚,相敬如宾的例子,钱固然是不会少花。但彼此之间大抵还是会觉得值得。此时才子佳人的故事众多。不少女子也愿意为了某一个男子而守身,矾楼之中,这类事情并不会被禁止,卖艺的其实比卖身的要有价钱。虽说真正凑成一对,脱籍嫁人、大团圆的事情并不多,但也不至于没有,总能给人留下很好的希望。

    于是。走过下方的院落,便有几个姐妹与她打了招呼,她们有的是没有客人,回房或是在外面休息。有的则是在服侍着客人,过来关门时与她打了个照面,这边一盏盏灯笼下的气氛。竟与家人也有些类似了。只是祥和的表象,未必便真是一团和睦。出了这边的大院落,快要回到花魁居住的独门小院时,倒是迎头遇上了两名女子,这两人也是矾楼中的当红姑娘,一位名叫做唐月,一位名叫符秋霜,与她打过招呼。然后便有些冷嘲热讽起来。大抵是羡慕李师师可以出门访友,而她回来之后。徐东墨等人又屁颠屁颠地过来找她。

    李师师便也端庄大方地笑着,应付回去。说话之中,夜风吹过来,传来一阵哭声。李师师皱了皱眉,唐月与符秋霜则冷笑了一下,这哭声来自楼中一位叫凌雪梅的姑娘,以往与李师师倒也有些交情的,最近这段时间,据说喜欢上了一名男子,要为对方守身,这原本也没什么。但那男子并非什么富户,才学也未必出众,赎身的钱不够,凌雪梅对于卖艺也抗拒起来,据说被人碰了一下手边泼了客人茶水,这便犯了大忌了,这两天便被关在黑房里打,这已经是要逼着她接客的趋势。

    “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还弄不清自己的身份,装什么清高,真是……”唐月与符秋霜说着这话,看着李师师,大抵也有些含沙射影的意思在内,“师师姐不会是同情她吧?”

    李师师笑了笑,摇了摇头:“倒是想起妈妈说过的一句话了,那时我还刚来矾楼,听见有人哭,妈妈跟我说。听不惯这样的声音,那是很好的,若是有一日听得习惯了,幸灾乐祸了,怕就是一辈子也出不去了……两位妹妹,我先回房了。”

    她点头示意,转身离开。对于那边发生的事情,她未必喜欢,但那也并不是她可以干涉得了的。哪里都有这样的事。

    哪里都有自己的生态。

    相对于白日的喧嚣,城市已经渐渐陷入黑夜的沉睡当中了,就算偶有动静,也在传开到不远的范围后,淹没在暗黑里。皇宫之中,皇帝周喆随手翻了块牌子,打着呵欠开始思考明日早朝时的说话,不少官员府邸的书房中,此时还在亮着灯光,灯火中的人揉了揉鼻梁与额头,继续着手上的工作,远远近近的院落中,偶尔是悉悉索索的动静,知府在新娶的小妾房间里哼着淫秽的曲子。马车从后门进了太尉府,府中一侧,有人在喊:“陆谦——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给我出来……”

    拿了一把小刀的、名叫高沐恩的男子在太尉府的院落里狼奔琢突,誓要杀掉身边武艺高强的碍事者,语言与样子都颇为滑稽。终于,当他再度跑回自己居住的院子时,看见了正静立门下的陆谦,他要冲上去的时候,对方推开了旁边的房门,房间里的地下,一个麻袋还在挣扎。于是他的眼睛立刻就亮了:“陆谦,还是你爱我,是谁,这是谁……”

    他冲进去用小刀割开了麻袋上的绳索,里面放出来的,是一个被绳索绑住的妇人,高沐恩愣了愣:“陆谦!我要的不是她啊,我要的是……啊啊啊啊啊——算了,暂时就是她吧……小咪咪,姑娘,我说过我会找到小咪咪的……”

    陆谦关上了门,然后里面传来笑声、衣物被撕破的声音,与妇人因为嘴被堵住而从喉间发出的绝望的哭喊声……

    夜晚还在继续,星辰、月亮跟层层的薄云在天空中转着,时间的推移不会遗落下任何的地方。天还未亮时,城市便渐渐的醒过来,起床的声音,掌灯的声音,狗吠的声音,薄雾流转,露水从叶片上滴下,宁毅起床后,在院子里做了广播体操。进到另一个院子时,却见元锦儿罕见地早起了。她穿着单薄的衣裙。坐在那边的屋檐下发呆,慵懒地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在看见宁毅之后,陡然站了起来,冷冰冰地回房了,宁毅举起了手本想打个招呼,这时候只能撇撇嘴作罢。

    “神经病……”他摸着鼻子咕哝了一句。

    吃过早餐之后休息一下。便得去到秦府那边拜访,秦嗣源是要上早朝的,他主要也是与成舟海等人商议有关梁山的各种问题,虽然说目前对于这趟山东之行的突破口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但毕竟成舟海这些人才是整日里与情报为伍的,能与他们多做交流。对于自己的行动,发现更多需要查漏补缺的事情很有好处。

    由于昨天受到的礼遇,秦嗣源也与家中管家们打了招呼,这一次来到相府,宁毅便被迎了进去,倒是在进入成舟海等人所在的院落时,听见里面正在传来说话声。

    “出这种事情又能怎么样……只是小事……”

    “可他们就是无法无天了!再这样下去……太尉府……”

    “你有证人证据吗?靠猜有什么用,何况这种事情……”

    里面几人说话。声音比较大也比较愤慨的是成舟海。尧祖年与纪坤像是在劝说,但也都有几分不平之意。宁毅摇了摇头。却并不出奇,像他们这类与各种黑暗秘密打交道的人,所见到的不平不公之事要远远多于一般人,听他们话语中的意思,虽然也知道所说事情的不公,成舟海甚至会骂出来,但并不是想要出头或是干什么的感觉,大抵也是一种例行抒发了。

    宁毅敲门进去时,三人才停了下来,随后与他打招呼,成舟海脸色有些阴沉,向他点头,随后将手上已经完成的一份卷宗扔到旁边。大家稍作寒暄之后,倒也是他首先抬头说道:“听说立恒昨日遇上了那花花太岁。”

    “嗯,倒是没什么事情……十六少回来说过了?”

    有关这件事,成舟海等人之所以知道,多半还是因为秦绍俞。尧祖年道:“那花花太岁恶名昭著,京师之中,多有看不过去的。只是他义父高俅圣宠正隆,大家都动不了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嗯,我明白的。”

    成舟海点了点头:“那便行了。那高沐恩虽然乱七八糟,但真正有身份背景之人,他终究是不敢动的,虽然太尉在外盛传只是以蹴鞠得闻天听,但其实……不是什么无能之辈。立恒不必担心身边人的安全,我们这边,也会有所安排的。”

    宁毅点头笑了起来,事实上,有关高衙内的事情,昨天与秦绍俞聊过之后,宁毅就已经暂时的抛诸脑后了。汴梁一地,来往商客加上住户,人近百万之众,此时的建筑技艺又没有后世那般发达,整个城市的圈子,足有后世数百万人的城市那样大,就算剔除周围聚居的农村,城墙中的城市范围也相当可观。能够遇上高衙内这样的名人,算是有缘分,但要再遇上,未必就那样容易,退一步说,秦绍俞成舟海等人说得都是在理的,如果高沐恩真敢肆无忌惮地对所有人下手,就算太尉高俅圣眷正隆,可与左右二相比肩,也是保不住这个义子的。而就算不论这些,就算江宁、杭州,这类登徒子,哪里又少得了了。

    “……调戏女子,算是这些人作恶当中最不入流的事情了,倒是这高衙内,其实还挺有趣的嘛。”

    明白成舟海等人是为了让自己宽心,宁毅心中领情,想要活跃下气氛,便也笑着打趣了一番。不过这个说法只是得到了苦笑的应和,尧祖年摇了摇头,虽然不是反驳,但显然也有几分不以为然:“立恒说得,倒也不错,不过……日后便知道了……”

    他这番苦笑,并非是针对宁毅而来,不久之后便抛开这事,聊起其它的问题来。宁毅也并非全知,直到这天傍晚回去之后,才大概猜到那苦笑为何,而在这之前,他倒是颇有名士风范地与秦绍俞、成舟海、尧祖年等人提出了结伴逛各种青楼的邀约……(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