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七三章 业火(下)
    ()    生活在吕梁山这样的地方,人人的心中都有着一份过往的yīn影。本身各方面的局势就不稳定,辽人与边军的轮番来袭,本身资源就匮乏,想要踏踏实实种地的不是没有,然而粮食种出来,人被杀,东西被抢却是常态。没有什么人会从一开始就选择拿着刀去抢别人,可踏踏实实活不下去,幸存下来的人饿着肚子又没有走正途的可能,就只能拿着刀出门。

    稍微有些力量的山村、寨子,可以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些粮食养些牲口,但土地本就算不得肥沃。辽人、边军的yīn影之中,还有当地人的觊觎,周围都是吃不饱的,稍微好一点,觊觎的人就愈发多,觊觎的人多,需要的保护力量就越大,生存的成本也就越来越高,生存成本越高,人就只能越发凶狠,不留余地,最后只能形成每况愈下的死循环。肚子,每个人都是饿过的。

    陆红提此时留下眼泪,大家都知道她对自己人的温和,却并不会认为这是软弱。纵然没有撂下什么狠话,但她的目光之中,周围的人也能够听出她此时的坚决。当然,这样的话语,是无法打动屁股已经坐到了另一边的人的,那陆三等人只是片刻迟疑,咬了咬牙:“说什么漂亮话,你便是恋栈不去!老子也不是孬种,今rì既然栽了,你要动手……” . .

    “但我放你们一条生路。”这一边,陆红提打断了他的话,“你们记住我说的,这一次我放你们生路,也只有这一次……”

    这话一出,周围一片哗然,陆红提垂下眼帘,再睁开时,声音随着内力迫发出去,不疾不徐的声音。在片刻间。几乎压下了所有的喧嚣:“我不知道你们中间有多少人服我、不服我的,这一次我放你们活,不仅如此,我还放你们走!你们觉得陆三说得有道理的,带上你们的家人、行李,跟陆三从这里出去”

    她扬着头,伸手指向远处寨门的方向:“你们觉得行情好了。那就跟着他们出去打天下,遇上要抢要杀的,就杀得干干净净,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不用理会我一个女子!今天走了的,我们的恩恩怨怨,从头再算。留下的。是我陆红提的家人,守这里的规矩,愿意听我一个女人说话的,我管你们……能活着,有一口饭吃……”她笑了笑,“能当个人……”

    “但如果过了今晚,留在这里还有两面三刀的。我是个女人,能力有限。但我若要杀人。你跑到天涯海角都躲不了,到时候我一定杀了你。再杀尽你的家人,免得他们留在这世上受苦。我说到做到。”

    夜风凛凛,吹响广场上持剑女子的裙摆,周围先是鸦雀无声,然后是微微的sāo动,交头接耳。眼前的事情,在吕梁山这片地方,真是太少见了,毕竟无论放在哪一个寨子,陆三等人都可以说是死定了,而现在对方竟然还给寨子里其它的人一个选择的机会,这不是自己折自己的羽翼么。

    但不得不说,人群当中,至少有一些人,是心动的。毕竟青木寨以往统和周围的村寨,也仅仅是因为简单的“能吃上饭”,人们加入进来时,对青木寨的情况未必完全清楚,但是在吃饱饭以后,各自的心思也就活了起来,开始变得会考虑自己被一个女人管着是不是会爽,这个寨主是不是太软了一点等等等等。

    周围的微微sāo乱中,原本以为自己必死的叛乱人群就更加惊愕,一边疑惑一边议论起来。人群前方,站在陆三身边的高大男子在确定不会被杀之后,再看看周围的状况,陡然间一咬牙站了出来:“你说得好,凭什么是我们从寨子里离开,现在青木寨的势力,是我们打下来的,凭什么不是你……”

    “黎家哥哥!”陆红提只是冷然打断了他的说话,“你今天再说半句话,我立刻杀了你,然后亲手送嫂子跟侄女上路,你信不信我?”

    她将目光扫过那黎姓男子,然后扫过另一边人群中一名抱着婴儿的女人。默默地看了片刻后,方才走向一边,手指挥了挥:“就这样了,打发他们走。其他要走的,今晚也走。收拾东西,带上干粮。”

    人群中先是惊疑,然后喧闹,有人跑过来似乎想要改变陆红提的主意,也有人叽里呱啦开始说其他话的。但其实有些安排是以前就做好的了,陆红提手下最信任的几人已经开始负责送人。陆红提没有理会众人的喧闹,走到小广场边的一块石头上倚着坐了下来,夜风吹拂,火光与星光挥在一起,她半身都是鲜血,但并不介意,只是并拢了双脚,拉拉裙摆罩住鞋子,偏着头,看着这夜sè中的寨子。

    广场另一边,先前她去问过安的老人拄着拐杖,转身离开了。

    这注定是个不太平的夜,寨子里的喧嚣声一直在持续,有些人准备走了,有些人在商量,也有些参与了叛乱的开始悔过,跪在广场边说要留下。陆红提终于还是点了头。她离开小广场,去往半山腰上的一所房子,房门外老人正在夜风里看着寨子里的情况。陆红提过去扶了他:“梁爷爷,风大,进去吧。”

    “天热啊,我也不知道你今天做的对不对,怕是有不少人会走了。”

    “留下来也麻烦。”

    “倒也是,那位宁公子,说得是有他的道理的。”

    “嗯。”

    “只是……以田虎的属下来做这件事,怕是会吓跑很多人了,我也在想,会不会吓跑太多了……”

    “若真是不能共患难的,便随他们去吧。”

    她扶了老人进屋,老人点头笑笑,拍了拍她的手:“不论如何,你今rì是真像个寨主的样了。穆力天生反骨,看来忠厚实则狡猾,往rì里就是他最会说,你一句话就吓到他,很好。”

    “跟人学的。”

    “哦?”

    老人看了看她,陆红提笑着垂了垂眼帘,她跟随宁毅的那段时间。虽然话不多。但对于宁毅做事,是努力记忆和模仿了的,后来得出结论,“杀人全家”是最吓人的话,也是陆红提从小习武,学问不高,否则大概会忍不住拿个本子记下来。

    寨子里的这场变故。之前就已经是有了准备的,虽然并非算无遗策,但只要一出事,后续如何去做,不少人都还心里有数。陆红提遭遇曹洪发难的时候,这边的老人就已经掌控了全局。这时候两人才能在这里做个合计。谁会走,谁会留,往后会如何。说话之间,老人也从床头拿出了宁毅给的小册子,陆红提则坐在一边的凳子上,陪他说话。

    小册子里,是有预测到这件事的发生的。当然,宁毅只能通过人xìng来推想个大概。陆红提在这山上。身为女子。没有嫁人,说值得信任的班底。不过是最核心的几个人。这样的状态可以维系一个小的山寨,注定在壮大的过程里会遭遇各种事情,家庭企业难做大也是这样的原因,可供信任的人太少。这些东西后期固然可以通过制度弥补,但前期不能没有应对。

    让他们聚集在一起,让他们造反,更容易让那些两面三刀的人快速暴露,而后单纯的杀戮也只能是泄愤,这时候,不妨趁机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既然已经有带头的人,干脆就让寨子分裂一次,排除掉这些不可靠的因素,此后留下的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当然,宁毅没料到陆红提会拿田虎的手下来做考虑。也是这曹洪撞在了枪口上。吕梁山到处都是山寨,众人天不怕地不怕,青木寨杀了田虎的人,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说,河北晋王毕竟势力庞大,青木寨的规模是无法比拟的,但往小一点说,两边相隔还是远了,虽然偶尔打交道,做做生意,但要说征讨青木寨,这件事情对于田虎来说是完全吃力不讨好的,曹洪跑到青木寨来搞事,虽然死了,两边也不是不能谈。

    但得罪田虎这件事,毕竟会给寨子里的人造成心理压力,一些原本骑墙和犹豫的,此时就可能选择离开。这或许也是因为陆红提本身是女xìng,重感情,对于手下人可不可靠,还是非常看重的。而一旦这次清洗过后,留下来的,绝大多数就不用担心忠诚心的问题,当青木寨再度扩大,这一些人,就都可以成为核心,不再为找不到“政委”的人选而担心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关于田虎那边的善后事宜,陆红提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梁爷爷,‘那里’没被波及吧?”

    “好像没有,不过还是去看看吧。”

    “嗯。”

    陆红提点头,点起火把,与拿着小册子的老人一道出了门,转过后方林间一条并不长的小道,林间的空地上,是一个看来修建到一半的建筑。东西倒是没有被这场变乱波及,老人翻开小册子,一直到最后几页,如同往rì一般,对照着图纸看了看。陆红提皱了皱眉头:“也是我太急了,早知道该晚些建的,这些天来,未必不会被有心人看了去……”

    老人摇了摇头:“没事的,这么简单的东西,他们能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就是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他说应该有用……”陆红提看着那建筑,伸手摸了摸上面的石块,“他说的也不清楚,而且现在我们这边东西不够,但我想……还是先建起来吧……”

    时间回到两个多月以前,她与宁毅告辞前的几天里,宁毅有一天找她说了一件事:“我有一个东西,做出来是不难的,我也不清楚用处有多大,但不妨试试看。你现在能找到的原料可能会有些不足,但是可以先照着样子做一个,有机会了,再试试看效果,嗯……它是这个样子的……”

    宁毅将几张图纸交给她看了:“这个还是要谨慎,尽量不要落到别人手上。”

    林间传来风声,摇晃了火把上的光芒,在那火光的晃动间,忽明忽暗地照亮了小册子上的字迹与图案,由于纸不大,写得也是密密麻麻,只做陈述之用。在老人手指折了的一角,有作为起头的四个字,那是:土法炼钢。

    微微的光芒朝前方延展开去。空地之上黑乎乎的只有轮廓。那是尚未完成的,以石块垒砌起来的……

    ……半个高炉!

    山风自林间鼓动过去,吹过了这空地间的老人与女子,穿行群山,逐渐的,犹如雷吼……

    ***************

    风起时,斑斑点点的光芒。

    自青木寨中散出来的人群分成不同的几拨。朝着群山之间散去了。这边是陆三与黎力带着的最大的一拨,回头望去,青木寨的火把光芒掩逸在那边的山林中,犹如另一个世界。

    从寨子里出来以后,聚集在队伍头前的,就不止是陆三与黎力了。当初想要发动叛乱,本就不是两个人可以组织起来的,其余还有几人,也在其中参与,或是武艺不错,或是脑子灵活,能够说话的,这时候便站了出来。此时他们望着青木寨的火光。心有不甘。但回是回不去了。

    “现在怎么办?”

    “这附近的山里,青木寨那边的地势是最好的!若是今rì拿下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准备去投奔陈大兴。那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跟这女人一样婆妈……”

    “这口气我咽不下!寨子大家都有份,如今我们被赶走,就这样算了?”

    “还活着就拜拜吧!你打得过陆家的女子?你打得过她,如今我们出来了,那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你打得过青木寨吗?”

    “我原以为走的会更多……”

    作为首领的几人中,各有意见,但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人居多。陆三的儿子在这场变故中已经被杀了,后面的队伍中拖着年轻人的尸体,他红了眼睛,神sè有些恍惚:“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我要去田虎那边,告诉他们曹将军被杀了……”

    “告诉田虎又怎么样!陆三,田虎根本管不了这里的事,打下青木寨他又能怎么样!损兵折将还拿不了多少好处!”

    “你们当今天是我们运气不好吗?”那一边,黎力冷着脸看看周围,说道,“梁秉夫、陆红提这一老一小早有预谋,你们还没想到吗?我们一发难,他们就立刻杀过来了,他们早就想要赶我们走!”

    他的说话让众人愣了愣,随后才恍然:“梁秉夫计划的吧……这老东西,果真老谋深算……”

    “不是梁秉夫,他没这么厉害……”黎力摇了摇头。

    “陆红提?不可能。”

    “哪里是陆红提,那女人除了武艺高点,其它能干什么,当初老寨主传位给她,就是觉得她良善,扔不下这一寨的人……你们还没发现?寨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自从陆红提那次南下报仇,回来之后,就弄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定规矩,跟人做生意,大家不早就在说了吗……”

    “是啊,好像听说……她认识了什么高人……”

    “带回来一本秘籍?好像听说了。”

    “什么高人……读书人。”黎力说道,“我曾经打听过一下,当初陆红提毕竟没有提防身边的人,口风一开始也是不算严的,有些东西还是能够查到。陆红提遇上的是一个读书人,给她谋划的这些东西,那个读书人,本领是有的,跟梁秉夫一样……陆红提就是凭着这些,把寨子扩大出去的,那个秘籍,我几次三番想要找到,可梁秉夫人jīng似的,我没法下手……”

    “那你现在说这个,是想要怎么样?”

    “呵,怎么样……知不知道?陆红提早几年,是想要在山里随便找个人家嫁了的,有人若是说亲,她可能犹豫,但不见得会完全拒绝……虽然最后都是拒绝了。但自从她从南边回来,若有人提亲,她都拒绝了。把心思扑在寨子上,又不嫁人,她想干嘛?去年的时候她第二次南下,我偷听到这些事,梁秉夫希望陆红提干脆找到那个人嫁了,陆红提嘴上说不行,实际上……她临行前那几天的神情,我就全看出来了……”

    黎力轻哼一声:“山里长大的,又是整天杀人,她虽然长得不错,但真会些什么?这样的女人,见了花花世界,便挪不开眼了……她喜欢上那个读书人了,可惜人家不愿意陪她来这种地方,嘿,我看哪,若是那男人肯娶她,估计她就呆在江南当少nǎinǎi,不回来了,咱们也少了这么多事。但书香门第,谁愿意娶个武艺这么高的不安分的女子进门!”

    黎力语气之中极尽贬低,众人想了之后,不免点头:“那又如何?”

    “如何?呵。”黎力笑了起来,随即闪过一丝冷然,“陆红提的xìng子,本就重感情,她现在没什么家人,所以身边牵挂就少。但那个男子,看来她是喜欢得紧了,知道吗,年前的那次南下,她又带回来一本小册子。你们要走去哪个寨子,或者要去田虎那边告状,我都不拦着……我要去京城。”

    “啊?”

    “我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嘿,我听到了。宁毅、宁立恒,江宁第一才子,但他应该会在京城。哈哈,我听到了。陆红提我是打不过,但那人只是会夸夸其谈的书生,还是什么第一才子,想也知道是个什么货sè,不过我不否认,他脑子里是有很多有用的东西的。做事要有方法,柿子要捏软的,我们干不过陆红提,跑去抓个书生,自然手到擒来,到时候我让他生不如死,把他带回吕梁,以陆红提的xìng格……到时候寨子是我们的,册子也是我们的……我现在只问,你们谁跟我一起干?嗯?”

    风声之中,一阵沉默,然后有人扛起了刀:“我参加。”

    旁边有人道:“老子算一个!”

    “干了!”

    “哈哈,抓了她姘头,看她还怎么嚣张!”

    淡淡的光芒里,一个又一个的举了手,片刻,气氛热烈起来。从青木寨出来,虽然身边有这么多的人,但路是不好走的,现在倒还好些,到了冬天,恐怕又会饿肚子,要新建一个寨子,立足也是个大问题,最好的办法,终究是夺回青木寨。到得此时,由于看到了可以走的路,众人的情绪犹如聚义一般的沸腾起来。

    夜还深,几人在夜风中,望向了南边,风声鼓舞间,有着他们那似乎连群山都无法阻隔的决心与野望。黎力抱起了双手在胸前,朝陆红提发难,他们确实是鲁莽了,早该有人质的这一刻,他们终于走对了方向。

    远隔千里,汴梁城中的房间里,宁毅翻了个身,抱着身边只穿了肚兜的小婵的身体,呼呼大睡,在他的怀中,小婵睁开了眼睛,眨了眨,在微微的光芒间看着宁毅沉睡的脸,片刻,笑了起来,微微撅着嘴,在宁毅的嘴上轻轻地“啵”了一下,然后继续眨着眼睛看着,终于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蜷缩在宁毅的怀里,继续幸福地睡着了……

    *************

    五千七百多字,真想加个两百……不过还是算了,大家给点票吧,一号,最近感觉似乎不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