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六九章 好人卡与伪娘
    ()    或许是因为在正式的恋爱上没什么太多的经验,宁毅与云竹的相处,要么相对正人君子的严肃一点,要么就是宁毅觉得有趣地做点幼稚的事情。这天晚上对于那老头的挑衅,纯属一时兴起的恶搞,云竹的xìng子终究是说不了他什么的。但如果放在后世的说法中,无论是好是坏,成熟还是乱来,总之,留下了回忆。

    这天晚上回去文汇楼之后,宁毅找了苏文昱谈了一下,彼此之间先前在私事上算不得很熟,苏文昱也有几分支吾,而且泡妞毕竟是失败了,不好意思说。宁毅迂回地与他谈了好一会儿,他才将事情说出来,跟元锦儿表白是确有其事的。

    苏文昱见到元锦儿,不止是在船队北上的这一程,先前苏家出事,云竹也受了伤。后来他曾经远远见过锦儿两面,那时候当然只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美,在家中一些人的谈论中,才知道对方的身份。曾经是金风楼的花魁啊,后来洁身自好,给自己赎了身,与聂云竹住在一起开店等等等等,这些印象结合起来,到了北上途中,元锦儿有一次给他端过茶水,说了两句话,苏文昱也就动心了。 . .

    “……等等。”宁毅愣了愣,“你们之前就……说过几句话?”

    “嗯,其实……只有几句。不过我觉得、呃,我觉得……”文汇楼的院落里,小婵给坐在凉亭里的两人端来茶水,苏文昱微微红了脸,有些犹豫地说出过程,“当时……是给梁山那些人设伏的途中,二姐夫你让我跟着。后来我赶着回来通风报信,跑了很长一段路,还摔了一跤,到了这边的时候,遇上了……元姑娘跟聂姑娘,我问她们你在哪里。然后元姑娘给我端了茶。让我歇会儿,她……她还给了我一块手帕……”

    苏文昱低着脑袋,不要意思地指了指额角:“这里……擦伤了……”

    “呃……”宁毅摸着耳朵,不太知道该怎么说,然后摊了摊手,“呃,这个嘛。那个嘛……”但想想,事情倒是简单的。事实上,这年头哪有那么多的zì yóu恋爱,多数男女,还是见了一两面就成亲。多数的话本小说里,男男女女的也都是一见钟情。其实那并不是chūn秋笔法,而是这年头肯定不会有什么约会,多多接触之类的事情发生,想约女孩子出门,根本就是耍流氓。苏文昱跟元锦儿之间有端茶和送手帕的情谊,也算是满足了一般人心动的条件了。

    至于宁毅与云竹之间这样的,则纯属特例,就好像再矜持的女孩子到市场卖菜。还是得跟旁边的商贩说几句。说着说着也就熟了。宁毅那边其实也是太理所当然了些,一般的男子想必不会主动跑过去替女子杀鸡……

    “那这样的话。元姑娘她……怎么回答你的?”一个话题不好说了,只好转到另一个话题上。

    出乎意料的,对于这件事,苏文昱好像显得不那么沮丧:“其实,二姐夫,我觉得元姑娘她……也不是非常讨厌我。”

    想必元锦儿在照顾别人想法上还是做得不错,宁毅笑起来,斟了茶水,随后拍拍他的肩膀:“当然不会讨厌,她说了什么?”拿起茶水来喝。

    “她说……我是一个好人……”

    “咳……咳咳……”

    灯光并不明亮,那边的宁毅虎躯一震,然后努力把要咳出来的茶水咽了下去,看了看苏文昱似乎还有几分沾沾自喜的表情:“是吧,二姐夫?”

    “唔……咳,你说得有道理,我觉得她可能还是喜欢你的……”宁毅再度伸手,拍了拍他的膝盖以示安慰,半晌之后,才组织起言语,“其实事情不可能这么快,你们……才认识了这么久,也许还有机会,总得给她点时间,可以了解你嘛,而且女孩子是要追的……”

    “追?”

    “讨好她,她喜欢什么,买了送给她,她上街帮忙提点东西,没事献献殷勤,大概就这样……”

    “不好吧……”苏文昱低声道,“她已经拒绝了,要是再冒昧的话……她会讨厌我的吧。”

    宁毅瞪着他:“你去过青楼吧,对女孩子当然要死缠烂打……”

    “良家女子怎能如此。”

    “好吧,你赢了。”毕竟时代是这样,对于青楼女子,这年代的男人的开放在后世都望尘莫及,但爱情、婚姻,却仍旧含蓄而保守。苏文昱的担心是其来有自的,既然正式的提出要娶对方的说法被拒绝,不依不饶的话恐怕就会被讨厌,到时候这事情可大可小,跟名节、人格都攀得上关系。

    宁毅点了点头,叹一口气:“那这样吧,这几天你主要还是办好正事,另外,什么时候要出门看房子买东西,我会叫你,到时候就看你怎么样了。不要过分,慢慢来,我会替你问她。如果她真喜欢你,我可以帮忙提亲,但一定要是正室。如果她真的不喜欢,不要多想,只是没缘分而已,大丈夫何患无妻……我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

    “嗯,这个自然,谢谢二姐夫。”苏文昱点头,一脸豁达的笑容。

    这件事情算是就此敲定,此后一夜无话。第二rì早晨鸡鸣时,卢俊义便到院子里摆出架子打拳,不久之后,宁毅也打着呵欠出来,打了井水简单的洗漱小婵昨晚整理东西,后来又被他折腾得比较累,便没让她起来完毕之后,在卢俊义面前开始做广播体cāo。

    上午的时间倒没有多少事情,宁毅让跟随而来的掌柜出去打听哪里有出售院落的信息,然后大概整理好了下午要去秦府的礼品。吃过午饭后,一行人便出发去右相府。今天已经没有雨了,rì光耀眼,城中蝉鸣阵阵,天气颇热。

    来到秦府之中的拜访则是普通程序化的东西,送了礼物,卢俊义被安排在偏厅等着右相有空,小婵、云竹、锦儿被接入后院,由秦夫人、芸娘等人招待。事实上也可以只带云竹过来,但往后宁毅转山东。小婵等人还是要在京城呆上许久的。也就先来混个脸熟,毕竟小婵如今是她妾室,也算是家眷了。

    宁毅则被接入了正厅奉茶,闻人不二也已经等在这里,随后给他介绍了秦嗣源身边如今的几个幕僚。稍稍谈了几句,首先处理的,还是见卢俊义的事情。毕竟那是归降之人,有本事还是得给面子的。

    这大概是卢俊义见过的最大的官了,被请入客厅之时,他明显的也吸了一口气,随后拱手跪拜,这是因为他目前还是算是带罪之身。秦嗣源连忙过来扶他起身,但他还是坚决地跪了下去。这年月虽然没有清朝那样重的奴xìng,但带罪之身的一个员外给当朝宰相拜一拜,算不得丢脸,特别是他平素以习武之人自居,早想投军报国,只能说是尊敬罢了。

    起身之后,宁毅便将卢俊义的情况再次向秦嗣源说了一遍。这次便都是溢美之词了。包括他武艺高强,为梁山陷害。弃暗投明等等。另外还有平反之后的家产归属,当然,这些事情,暂时还没法做。

    “既然如此,卢壮士便先在秦某府中暂居,待到梁山的事情尘埃落定,再安排人陪同壮士去大名府以及此后于军中任职之事,如何?”

    秦嗣源问完,暂时做了决定,卢俊义自然答应下来。相府颇大,但能够将刚刚投诚的他安排在自己家里,也算是一种信任了,而对于他的本事,此后自然还会有些考校,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卢俊义的事情说定,秦嗣源便让名叫纪坤的中年人代为招待和安排他先去寻找住处,宁毅随着秦嗣源去了书房那边,此时才算是有关梁山的正事。包括能够动用的资源,以及密侦司在山东一带的人手。

    “……如今密侦司在山东东、西两路负责监视的,是老夫当年一名好友的孙子,名叫王山月的……”有关这个名字,毕竟康贤已经向他说起过,随后秦嗣源又大概提了一下王家的事情,当初大儒王其松因抵抗辽人被杀,剥皮陈尸于阵前,剩下的只有一家妇孺,唯一的男丁,便只有这个孙儿。

    “如今王氏一族主要还是住在京城外的巨松庄,名字还是当初王公在世时取的,现在虽是一家妇孺,但其中有些女子习武,算是立恒你说的武林高手了,招赘了几个男子,虽然没什么很出众的,但大家的照拂下,也算是撑起这个家了。山月那孩子……从小压力大,如今xìng情也有些偏激古怪,他在梁山附近组织了一批盗匪,对外名为‘狼盗’,你见到他便知道了,这是他的画像……”

    秦嗣源说着,抽出一轴画卷来,宁毅打开看看,笔迹倒并不陈旧,用的也是相对写实的手法。宁毅看了,皱了皱眉:“看起来有些……”

    “秀气?”秦嗣源笑起来,“其实真人当面,才是真正的翩翩浊世佳公子。这孩子从小偏女相,可是王公去世之后,他便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了,家里所有老弱妇孺的将来,等若都抗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后来……他的xìng情便有些乖悖……”

    宁毅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具体有些什么要注意的吗?”

    “现在不好说。不过不用注意太多,真xìng情就行了,立恒你的xìng格,做事又干净利落,他想必不会讨厌。”秦嗣源的神情复杂了许多,摇了摇头,有几分苦笑,“并非是需要特别注意的那种乖悖,他没什么禁忌,而且对自己人很热心。我修书一封你带给他,他就会信你。只是……你做好心理准备不要被他吓到便是……”

    宁毅看着老人那耐人寻味的笑容,忽然间眼角倒是抽了一下……那家伙是个女的,老秦这难道是在暗示对方是个同xìng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