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六八章 夜色
    ()    云竹将宁毅叫出来,想要跟他说的,主要是两件事。第一件事倒是跟宁毅想的差不多,是有关与秦嗣源的关系的。

    当初他希望秦嗣源收云竹为义女,算是以人情做了交换的。一来希望云竹能有个家,二来其实是觉得,康贤也好,秦嗣源也罢,他们的背景能给云竹做一个保护伞,这个保护伞主要是对于苏家而言的,不过到了现在,变成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烦。

    秦嗣源如今身为右相,无论他的风格怎样,有多少的人惧他怕他,背后的敌人,都不可能少。云竹毕竟是从青楼之中出来的,这个事情抹是抹不掉了,若有人以此为谣言打击秦嗣源,必然会给对方造成麻烦。云竹是觉得秦嗣源xìng子好,虽然以前说大家认作父女的事情也没怎么张扬,如今恐怕就这样认了。自己这边先反悔,对方便好下台,因此希望宁毅出面跟秦老提这件事,却不知道宁毅已经先一步跟秦老说了出来。

    若是一般人家,攀上个宰相的亲戚,无论怎样恐怕都要想尽办法攀着粘着。宁毅这边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想法。宰相家里出个这样的丑闻,对于战时的一朝右相能有什么影响,权力上的撼动是不大的,想要巴结的,都还会不顾一切的巴结上来,唯一会受伤的只能是云竹。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他现在反倒是有些嫌弃秦老的背景,不打算跟他攀亲戚了。..

    “……所以刚才见他的时候,我首先就把这个事情说了……当然,秦老一家都是好人,你跟秦夫人、芸姨娘她们都是熟悉的,见了面还是照旧,不要歧视她们……好在以前说认亲的事情没有大张旗鼓,知道的人没几个……”

    前方的街市灯火延绵,一侧已经是倒映了灯光的城内河流,河边的石护栏古旧,被雨水冲刷后隐隐显出青sè来。宁毅与云竹在河边的树下走。云竹裙摆飘飘。一只手被他牵着,另一只手上提着个小荷包。

    “我不敢的。”云竹看了他一眼,之后轻声道,“相公你就喜欢胡说。”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之前倒是没有特别提过称呼的事情,大抵是宁毅对这样的小情趣并不擅长,也并非十分介意。此时是云竹第一次称他为“相公”。纵然语声轻盈,却也委实让人心动。宁毅捏了捏她柔软的掌心,握得更紧了些,夜风拂来,轻轻一笑,云竹脸sè微红。抚了抚头发,有些赧然,却是彼此心照了。

    “我从不胡说的。”

    两人在习习的河风之中走过前方的一段路,云竹的手已经被他牵了好一阵,又有宁毅在身边,倒也大方起来了。她此时一身淡青sè衣裙,落落清婉,纵然是刻意匿身在宁毅身边的yīn影中。偶尔也有人将目光望过来。前行之中。前方街道间画面折转,建筑物彼此错开。一些漂亮的商铺院落逐渐出现在夜sè当中,宁毅指了指夜sè中最为华丽的一栋建筑,朝那边过去:“另外不是说还有事情吗?是什么?”

    “呃……”云竹看了看他,“是关于锦儿的。”

    “哦?她又干嘛了?”听说是有关元锦儿,宁毅的语气顿时没什么诚意。老实说,那姑娘干了什么他都不奇怪,而且那次为了避开燕青搂了她一下的后遗症还没有过去,后来虽然打些哈哈还能勉强交流,但最近还是不太想招惹她。

    见宁毅这样的态度,云竹却是扁了扁嘴,停下脚步,待宁毅回过头来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方才有些犹豫地说道:“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

    “文昱没跟你说吗?”

    “苏文昱?”宁毅这下倒是真的愣了愣,“关他什么事?”

    “他说……”云竹盯着他的眼睛,“他喜欢上锦儿了,想要娶她。”

    “……嗯?”宁毅眨了眨眼睛,随后牵着她继续向前,想了一阵才道,“跟你说的?”

    “没有,他昨天自己找到锦儿,很认真地说的……当然锦儿说他有点结巴。我以为他会先找你谈呢。”

    宁毅摇了摇头:“不会找我的,虽然最近这段时间亲近了不少,但还没到可以替他们提亲的程度。不过文昱人还不错,中人之姿,锻炼一下还是有用的。锦儿答应他了吗?”

    “拒绝了。”云竹摇头,“锦儿把话听完,然后就拒绝了,后来过来告诉我……当然,应该不至于伤人心,锦儿平时大大咧咧,这方面还是会注意的。她告诉我以后,我就觉得,应该把这件事跟相公你说一下。”

    “知道了。”宁毅点头,随后笑了出来,“我会开导一下文昱的……其实他还是挺有眼光的嘛。今晚鼓励一下他,一时的挫折而已,女孩子哪有这么好就说到嫁人上去,当然要先接触一下,看看对方喜欢什么,投其所好讨人家欢心。锦儿那边,她毕竟也已经快二十了,文昱那边家境不算差,要嫁过去当正室,她的父母是个问题,但如果真的能成,我会帮忙协调一下……”

    云竹愣了半晌:“我、我又没说这个……”

    “那你想说什么?”

    “锦儿已经拒绝他了啊,锦儿不喜欢他……”

    “但是他们才认识没几天,也许将来会喜欢呢……”宁毅说着,随后倒是笑着拍了拍脑袋,“当然,我知道现在大多是这个样子,不过我去了山东那边以后,文昱跟燕平两个人至少会留一个下来,改观的机会也许还是有的,当然,看的是他自己的本领了。只要不用强,也许真能讨到锦儿的欢心也说不定呢。锦儿她说喜欢你,不是真的……至少不是她说的两个女孩子在一起的那个样子,我是知道的。她对你这么好,若真是独身,我们可以照顾她一生安乐,但若真能找到中意的人,总也得祝福他们。”

    这年月里,女子十四五岁便可以成年嫁人,青楼女子最引人的时期是十四岁到十八岁这段年岁里,过了二十。也可以说是韶华易逝。这时候的女子纵然漂亮。才华卓越,想要嫁人也只能选择做侧室或填房。当然,有些女子依仗着琴棋书画上的jīng湛技艺,到了三十多岁,仍旧能有名气和访客,但是想娶的人,哪怕是想要娶了做侧室填房的。都已经没什么了。

    锦儿毕竟算是在最为风光的时候退出的,然而到得此时,她的年纪也已经将近二十。后世还年轻得不得了的这个年纪眼下已经成了老姑娘。往rì里她说着要与云竹相伴一生,有年纪更大些的云竹在旁边,这个问题似乎还并不迫切,但眼下云竹也已经与宁毅在一起。她的问题就变得明显了。

    苏文昱比宁毅小一岁,但在家中尚未娶妻,若他跟锦儿真的两情相悦,宁毅觉得,说服着他娶了锦儿当正妻也不是不可能。他说起这事是诚心诚意的,云竹反倒有些yù言又止起来,两人走在光线较暗的路边,云竹将身子往宁毅这边靠了靠。有几分窝心地依偎了他。但面上的笑容反倒显得复杂。

    “立恒啊,如果……”

    “嗯?什么?”

    “……没什么。”

    “呵。古古怪怪的……”宁毅摇了摇头,随后指向前方街边那一片显得华美漂亮的建筑,“你看,真漂亮。虽然可能是个青楼……我们将来弄竹记倒也可以参考一下……”

    视野前方的那些楼层延绵成片,显得颇为雄伟,楼上的灯火算不得金碧辉煌,但错落有致的光点将这华美之处又点缀得有几分古雅。一处处的楼舍大概有些年头了,但并未显得腐朽,而仅仅是沉淀出了时间的雍雅,这样的楼层多是木制结构,要有这样的感觉,与良好的保养是分不开的。宁毅与云竹一面看一面往正门走过去,上方楼层间相连的木制廊桥中有女子领着客人过去的身影,空气中传来丝竹之声,优雅又清新。

    “这里……不会是矾楼吧?”云竹看着那楼上的情景,轻声开了口,“这样一来,师师姑娘离我们就没多远了……”

    “矾楼?”此时距离正门还远,他们算是在侧面,看不清招牌,宁毅眨了眨眼睛,“云竹你又没来过汴梁……”

    “听人说起过这里……”云竹回答得有些小声,她当初在青楼当中,想必也是有客人说起过的。矾楼向来是京城的第一楼,被人说起,传闻天下也已经有十余年之久,李师师最近几年虽然名声鹊起,却也不过是其中一个有名的花魁而已。两人走到那正门对面的街道上,看看那边的大招牌,果然写着矾楼。两人一路散步,基本上是绕了个圈子,却想不到竟住到了与李师师这么近的地方。宁毅这样想着,回头看了看试图寻找文汇楼的位置,身边的云竹倒是拉了拉他的衣袖。

    “立恒……立恒,你放开我啊,对面有人在看呢……”

    宁毅回过头去,道路对面那矾楼门口正有一群人出来,不少人在等待马车过来的空闲中聊天,往这边瞧过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看来衣着贵气的老头子,目光有些yīn沉,宁毅有些想将云竹的手放开的时候,旁边有人似乎跟那老头打招呼,那老头挥了挥衣袖,口中闷哼了一声:“世风rì下,人心不古,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他这一下声音不小,旁边的人都能听到,虽然没有特指,但是好几个人都已经往宁毅这边瞧过来。宁毅原本便是在与云竹拉拉扯扯的,也没什么形象可言,只在此时微微直了直身子,皱起了眉头,原本属于上位者的气势也已经露出来:“什么时候刚刚在jì院里喝过花酒出来的人也有脸说这种话了!”

    他的语气低沉威严,但毕竟是二十出头的样貌,不至于吓到人。只是握住云竹的手却不放开了,云竹倒也不再挣扎,只是低着头羞红了脸。对面的老人生了气:“竖子,你是什么人!竟敢在老夫面前如此说话!有种你报上姓名!”

    宁毅握着云竹的手在这边缓缓举了举,随后偏了偏头:“你又不认识我,我为什么不敢……去!死!吧!你!”

    一字一顿又瓷声瓷气地骂完人,宁毅面无表情地拉着云竹转身离开,那边的人开始喊:“来人啊,拿下这狂徒……”的时候,宁毅已经走进那边的巷子里,随后在云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抱起了她,一路狂奔起来。笑着跑过了长长的巷道。

    矾楼之上,此时倒是有一双眼睛正看着这边。那是三楼上的一扇窗户,窗边的女子一袭白衣,模样显得清灵,在夜风之中发丝轻舞,眉眼间蕴着笑容。她在窗边无意间看到这一幕的发生,隐约间也听到了那句“去死吧你”。正在笑,旁边倒是有男子走了过来:“师师,看到了什么这么有趣?”

    这男子名叫徐东墨,乃是汴梁城中有家有世也颇有名气的才子之一,曾经在江宁与宁毅也有过一面之缘。他此时看了看侧下方正门处正显得有些暴怒的人群:“哦,正在生气的是隽文社的薛公远薛老师啊,出什么事了,看他暴跳如雷的样子。那边的是于少元,后起之秀,隽文社是想邀他入社吧,师师有否看过他的文章?”

    李师师笑着摇了摇头,在徐东墨“一定要看”的推荐中,眼望着那对男女跑过了长长的巷道,溶入那边的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果然,还是以前的玩伴更有趣些……她心中如此想道。

    **************

    近几rì应该有更。京城这段剧情时间跨度不会太长,但需要加入好些东西,才找到一个好点的突破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