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六六章 心之所愿 天下大同(下)
    ()    “人人皆可为尧舜……这是道统,闻人,那位宁公子,有大同之念……只是也有些危险……”

    房间里纪坤微微顿了顿之后说的这番话,也令得闻人不二大概知道了众人对宁毅的态度。

    当初在霸刀营,宁毅与刘大彪弄的那些东西,其中自然也是有各种考虑的。闻人不二在破城后将所有的资料都汇集发到汴梁,也是因为调查后知道,那刘西瓜做事虽然看来鲁莽,实际上却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要欺骗她,就算是宁毅,也是不容易的。

    宁毅所弄的那些东西,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深意,他并没有用心去看。本来也相信若是老师或是老师身边的人,会从中看出整个事态的端倪,却并未想过,真正引起老师这边重视的,并非是宁毅当初写给刘大彪的诗词,或是他在霸刀营中各种行为、话语的记录,而是桌上的这些虽然由他主导,大部分却并非出自他手的文字。..

    当初在霸刀营中,宁毅搜罗了大量沦陷后惶惶度rì的文人,给他们写文章的任务,随后让他们用文章来换粮食。这一举措在后来保留下了大量的文人,甚至连他们的家人也因此得以幸存。然而即便以闻人不二的眼光,这些人回报的文章也实在是没什么质量,在他看来,宁毅那样的大文豪,对此自然心知肚明,他将那些文章一批批的收了,纵然有时候将人训斥一番,不发粮食,也实在因为这帮家伙做得太过火。

    当时的那些杭州文人,大部分还觉得宁毅助纣为虐,成了霸刀营中走狗。但在闻人不二这边看来,宁毅可谓忍辱负重,在保全自身都不简单的情况下仍旧庇护了如此多的人,实在有圣贤之风,反观这帮家伙,本身也是有文采的。写个文章却是敷衍塞责。刘西瓜又不是笨蛋。若是责怪下来,压力自然就都在宁毅身上。

    若是有可能,闻人不二倾向于在破城后让这些人认清宁毅对他们的救命之恩,但后来这一切还是得藏在黑暗之中,不好明说。至于这些文人写的文章,算不得什么秘密,当初他们写出来。宁毅就发到霸刀营的学堂里,让学生去看、念甚至于提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抄出来的有很多份。这些文章的结论虽然与当今的主流思想稍有偏离,但立意还是从孔孟之道出发,不算什么反动文字,闻人不二收了收发过来也只是顺手而已。只是到了这边,反倒令得秦嗣源重视了起来。

    “民贵、社稷次之、君轻……人人皆可为尧舜又或是用九,见群龙无首,吉……这些东西放在反贼那边或许只是发发牢sāo。但仔细想来,却是了不得的。”尧祖年开口道,“古圣先贤以德治天下,但何谓德治,圣贤教化万民。万民遵从其教化。故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如今律法繁冗。世道却愈见其差。吕济方等人所行之事,所以失败,无非因为村民未受教化。但如何教化,如何教化才能有用,实际上才是真正的难事……”

    “年公的意思是……”闻人不二想了想,看着桌上的那些文章,“这些有用?”

    “东翁与我等认为,小范围内,可能真是有用的。”尧祖年点了点头,“至于推及天下能否有用,圣人都做不到的事情,我等如何能看到……当然这些文章也真是太儿戏了一点……但方向未必有错。他在霸刀营中,做了好些事情,那些看似儿戏的选贤任能,却任由高层作弊,甚至刻意地想要引起公愤,重要的并非是真要选出贤能来,而是让人明白,一个圈子里,想要有什么,你首先得伸手去拿,否则必然什么都不能有。这样的自觉是最难得的……”

    他顿了一顿:“而若只是这些小事,也只能证明这位宁公子于cāo纵人心上有一手。这种本领,他以前就已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唯有眼前的这些文章,证明他想要触及的,已经不仅仅是人心。闻人,能够将事情考虑到这一点的人,已经足堪与任何人坐而论道。因为唯有这些东西,可以将道统传承下去,这已经是人xìng,而不仅是人心了。这位宁公子,在霸刀营中所做的这些事情,从表面上来看,是有些儿戏的,但其中这些环环相扣的东西,绝非一个人一两年可以想得清楚……这位宁公子,正是我辈中人。”

    闻人不二迟疑了一下:“可是……一路之上我们也有聊过,他对这些,似乎有些不以为然……”

    “东翁也是如此说法。”尧祖年笑了起来,“当初在江宁,据说这宁公子xìng情就表现得有些惫懒,且对儒学道统不屑一顾,但现在想来是看错了他。懂得越多,愈知行路艰难,特别是大同之念,谈何容易,自古以来,一开始心怀热枕,然后见人间世事,心灰意冷,归隐山林者不知凡几。家师壶山公当年也是如此,官场倾轧,世人庸碌,他辞官后归隐,便不再多问世事了。”

    “这位宁公子据说少时木讷,毫无出sè之处,后至成年,竟忽然入赘一商贾之家为婿。闻人,若非心境大起大落,有何人竟会做此选择?”

    闻人不二摸了摸鼻子:“嗯,这个我也曾好奇过……”

    “他入赘之后,xìng情反倒变得自在洒脱起来,显然也是放下了心中所想。只是此后于儒家于道统之事,要么说自己不懂,要么表现得不屑一顾,想要划清界线。闻人,据说这宁家以前也算是以诗书传家,他从小攻读,直到入赘之前,仍旧是儒生一个,然而到他入赘,却忽然说与儒生身份毫无瓜葛。虽然他自称失忆,但一个人读书读了十几年,几乎从小开始就陪着四书五经,哪里能够忽然就丢掉?如今天下皆读孔孟,他又何须将立场表现得那般清楚?”

    闻人点了点头:“……他装的?”

    “此事他不会亲口承认,我们想来倒也不必问出究竟。但失忆之人我也曾见过,要说有人以前木讷,忽然开了窍,这种状况也是有。但即便是有,前前后后也是有迹可循。似这位宁公子的,就实在有些奇怪了。忽然开了窍。诗文信手拈来,却又表示于儒家不熟。前后表现得就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与其说是开窍,反倒更像是想通了什么豁然开朗了一般。我等与之尚未相熟,也只能如此去想了。”

    “若说入赘于他来说就像是出家,确实是有可能的。”闻人不二皱眉想了想,点起头来,看着周围的人。“观宁立恒行事,大气之下无所不为,确实是放开了的人才能做得出来,年公这样一说,倒真有可能,他选择了入赘。实际上就放下了原本困扰他的东西,而后才又开始看这世界,只是对原本困扰他的那些东西,便不再碰了,若非是落在了杭州……”

    “若非落在杭州,想来他也不至于再将这些拿出来。”尧祖年笑着接道,“我等观其诗词,他自己所写的几首大气洒脱。信手拈来。但他本身对诗词却又不甚尊敬,到了写给刘西瓜的几首。大气者有之,缠绵婉约者亦有之,却仍旧首首经典,若非事实摆在眼前,我是绝对不信的。一个人顺手能写出这么多东西,只能说是天纵之才,正因写得太好,反倒不在乎起来。或许也是因此,他从小所思所想,只能是更加费心思的问题,除了大同之念,还有什么能让这样的一个人整rì里表现得木讷。”

    “只是可惜啊,他的身边并没有学识相称的师长,错过了最好的时间,反倒让他钻了牛角尖。年纪愈大,愈发体会世事艰难,可能是不怎么想得通,他选择入赘,然后籍着失忆的理由,变成了另一个人……”

    尧祖年有些叹息的言语之中,组成了对宁毅的推测。老实说,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会思考道统思考到放弃一切,这种事情说来未免有些惊人,然而宁毅所做的那些诗文摆在他们的面前,做的那些事情又远超同龄人的老练。反倒让人觉得,这事情或许还真有可能。

    京城之地,天才是不缺乏的,天才中的天才,也总有人见过,在坐之中,除了纪坤与闻人不二,其余三人都被人称过是天纵之才。宁毅能够将关系到“大同”的事情做出一个轮廓来,纵然让人震惊,但毕竟还是可以被理解。也是因此,纵然一贯有些愤世嫉俗的成舟海,对于这宁立恒,都显得颇为好奇。

    窗外雨声潇潇,渐至傍晚,众人聊着天,等待着秦嗣源回来。然而不久之后,一名管家过来,说是老爷那边已经知道了闻人抵达的事情,只是他有些事,要晚些回来,让众人先行用膳。

    秦嗣源这天下午是去户部那边有事,原本这时候是该回来的,此时房间里都是最亲近的一些幕僚,此时觉明和尚笑道:“莫非是被唐钦叟拉去赴宴了?”

    那管家与众人倒也熟,笑着道:“听过来回报的人说,是准备去小烛坊。”

    他这样一说,众人倒是有些愣住了,如今汴梁最有名的三家青楼,分别是矾楼、听雁居、小烛坊,秦嗣源往rì里自然也是风流文士,身居右相之后,偶尔待客或是参与饮宴,要说没有青楼女子那当然也是不可能,但他自己过去倒是许久没有的事情了,若不是什么盛大文会之类的重要事情,一国宰相不见得会再在青楼里出现。迟疑之后,尧祖年轻声问道:“谁请客?”

    那管家道:“好像十六少在那边。”

    “哦,懂了。”尧祖年明白过来,不由得摇头笑笑。

    *****************

    雨在下,天sè也暗的比平时要早些,作为京城三大楼之一的小烛坊,此时灯火正在斑斑点点的亮起来,犹如青灰sè的大海之中逐渐浮起在水面上的光。

    位于汴梁城zhōng yāng,却又不算繁华的一片街道,小烛坊占地甚大,附近几个园林都是青楼的产业,平rì里大伙儿文会休憩的好去处。汴梁最为高端的几家青楼大都是这样,可以热闹可以清幽,可以高雅可以低俗,毕竟来到这种地方的人花了银子,都不纯是为了发泄了。

    此时临近傍晚,有一两个文会便在坊中的院落里开着,青楼门口偶尔进出者。或是衣冠华富。或是羽扇纶巾,由跟随的小厮或是丫鬟撑着伞,偶尔会彼此招呼一声,大都显出了不错的修养来。无论他们在里面是不是禽兽,出了门,大都也会讲究衣冠。

    一辆马车此时静静地停在小烛坊外的街边,雨幕之中。驾车的车夫端坐如松,虽然被大雨淋湿,但仍旧一动不动,目光如炬地盯着周围的行为,车帘厚厚的垂着,周围跟了几名下人。其中一人在听了吩咐后已经进入青楼大门里去了。京城权贵甚多,这马车的排场算不得顶大,此时停在雨中倒也不至于引起太多的注意,倒是门口漂亮的老鸨本着不轻忽任何人的原则过来招呼询问时,被人挥退了。

    小烛坊中,一个个的院落、楼宇间还是相对和谐的,谈诗说文,坐而论道。又或是听着才女唱曲。与之言说着近来的烦恼。不过在今天,越过雨幕。在其中最大也最金碧辉煌的一个院落中,此时正气氛热烈地在进行着一些比较低俗的游戏。灯火之中,一个声音卓尔不群,即便在四门紧闭后喧嚣的声响中,也能穿出门缝与雨幕,显示出它的不凡来。

    那家伙一边大笑一边在喊。

    “……小**~~~小~**~~~美女!我的小~**不见了……看看它在不在你的裙子里啊,哇哈哈哈哈哈……你想跑到哪里去,一定是你把我的小**藏起来了……”

    这声音当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yín贱,响起在这样的语调下,毫无违和之感。

    房间之中,身躯半裸的女子慌张地躲避着。身着华服衣衫凌乱的公子jiān笑着扑将上去……

    此时的房间里,男男女女的都有不少人,此时不少女子都已经衣衫半解,被人抱在怀里或是压在身下。青楼当中,当然都是jì女,但在这等环境里,不少女子脸上还是有着尴尬与为难的神sè。小烛坊本身是个高雅点的地方,其中身价相对高一点的女子走的多是才女路线,虽然不是没与人睡过,但大部分的情况下还是相对被尊重的。只是眼下来的这批公子哥她们得罪不起来,人家也不管你什么矜持,于是也总有小部分女子感到了侮辱。当然,不至于会有人承受不下去就是了。

    跟随过来的一名名公子哥当然也各有各的xìng格,有一些已经干脆将女子压在身下怪笑着摸来摸去,有一些还是保持着对方衣衫的完整,或是搂着揩揩油,调戏一番,这属于他们的情调。

    此时在房间一侧,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也正抱了身边的女子埋头享受,手已经伸到对方裙摆里,女子也只能笑着,象征xìng地挣扎一下。旁边一名样貌猥琐的男人偏过头来:“嘿嘿,你看、你看……每次玩得最开的就是这花花太岁了,哈哈,怎样,绍俞贤弟,做哥哥的没给你介绍错人吧,待会有空,哥哥给你们介绍一下……”

    说话之间,房间里被称为花花太岁的yín贱男子已经笑哈哈地将那女子的裙子拔掉了一半,无论如何,在这么多人面前全身**还是令那女子有些难以接受,带着哭腔拉住裙子在与对方拔河,这令得对方愈发兴奋起来,笑得更加大声了。这边被称为绍俞的男子笑着点头,手却是不愿意离开旁边的美女。也在此时,有人在外面敲了门。

    那门敲了好几下,房间中正在拔裙子的男人回头指了一下:“不许开门!哈哈哈哈……谁也不许进来!我正在找我的小**呢,开门它跑掉了怎么办啊”

    但房门随后还是被推开了,男子陡然间jǐng觉似的回过了头,往门口看了好几眼,随后双手叉腰:“陆谦!我说了不许开门!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小**!现在我的小**跑掉了这家伙是谁啊什么来头!我爹是高俅”

    他插着腰在那儿喊,身后的女子连忙拉回了裙子穿上,同时抱住了胸口试图去找其它的衣服。门口一名穿着虞候官府的带刀男子低头走了进来,另一名黑衣家丁,朝众人拱了拱手,他还没进来,这边的秦绍俞却是一个激灵,放开了身边的女人,然后挥手起身:“我家里的、我家里的……”小跑往门口。

    “你家里的,你是谁啊!喂。谁知道他是谁啊?我爹是高俅说说看我惹不惹得……”

    “右相的侄子……”走过来的陆谦在他耳边轻声道。

    “呃……秦……秦老头?我爹好像说他比李纲还厉害……那就是惹不起了?那算了……”

    他一脸沮丧地叉腰站在那儿。门口那边。秦绍俞与家丁说过几句后,也是一脸小心地回过头来赔罪,说是立刻要回去了,跟着家丁赶快走掉。待到人离开之后,这便的花花太岁方才指着那边骂道:“无胆匪类!下次不要叫他来……陆谦你还不快出去!关门啊”

    然后他回过了头,摩拳擦掌地对着后方那正在捡衣衫的哭丧着脸的女子:“哼哼,小~鸡~鸡~你想干什么?又想把我的小**藏起来对不对?我就喜欢你这种想哭的样子。哈哈哈哈……你快点哭出来啊……”

    声音渐小,雨幕依然。秦绍俞一脸慌张地跑出小烛坊的正门,连伞都没打,畏畏缩缩地在车帘前站了片刻,听得里面有人说:“进来吧。”这才敢掀开车帘上去。

    还算宽敞的车厢里摆放了一张小桌子,两边坐的正是秦嗣源与一名跟随的师爷。周围堆着文卷,头发半白的秦嗣源眯着眼睛看完了一份,皱着眉头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放到一边。秦绍俞这才敢畏畏缩缩地称呼一句:“伯、伯父……”

    “北上的船队,今天下午已经到汴梁了。”

    秦嗣源看了他一眼,敲敲旁边的车壁,马车行驶起来。轻微的晃动当中,老人语气平淡。不似骂人。但秦绍俞还是已经慌张起来:“呃,伯、伯父。我、我……我以为下大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辩解。

    “我知道。”秦嗣源点点头,“你那位闻人世兄,已经到家里了,今晚或是明天见到他,态度要恭敬一些,向他请益。至于那位宁毅宁世兄,如今应该已经在文汇楼住下。我本希望你们在第一时间能够见到,认识一个有用的人,比认识那些公子哥要强上百倍,你能学上一点,于你往后做事,是有极大好处的。如今时间也不晚,正好顺路,我带你去见一见他。”

    秦绍俞身躯一震,随后结结巴巴道:“怎、怎能让伯父您去拜会他,伯父,是、是我错了,但您是何等身份,怎能先去拜会他。我、我这就去文汇楼,找宁世兄认错,伯父……”

    秦嗣源rì理万机,对于家中人的管教毕竟是不足的,秦绍俞来到京城,虽然也感受到了秦嗣源的威严,但更多的还是感受到了右相府的权势,以往秦嗣源遇上了他提点两句,毕竟难起什么作用,只在此时,倒是令得秦绍俞惶恐起来,心中下意识觉得伯父去见那宁毅竟是为了他。忍不住想要下车先跑去文汇楼,但他在秦嗣源面前毕竟不敢说跑就跑,秦嗣源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挥了挥手。

    “行了,我有分寸的,礼数要讲,但也不用太矫情。这位小友,我与他平辈论交,要说他做下的事情,你对他执师礼,也是不为过的,待会到了文汇楼,你进去请他来我车上坐坐,我只当路过,也就是了,对他身边之人,你态度好些,这几rì你尽心招待他。若是能得他青睐,便是你往后的缘法。”

    秦绍俞连忙点头,虽然总觉得伯父过去见宁立恒有些不好,但更多的,还是觉得这位当宰相的伯父对自己是照顾的,他rì理万机,却是真的想着自己这些亲戚。说完那些话,老人又拿起一份东西看起来,秦绍俞咀嚼着这份心事。过得片刻,老人放下本子,在拿起另一本之前,向他说道:“高承恩那些人,还是尽量少跟他们来往。”

    秦绍俞连忙点头。随后只见老人伸手到嘴边,咳了一声,拿起另一个本子后下一句话才缓缓说出来。

    “人品不端,名字又像个太监,不吉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