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六四章 古都
    ()    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绵延流淌,在漫长的数千年的岁月里,时而温柔,时而狂暴。数度决堤改道的黄河带来过无数次的灾难,但水流冲刷沉积,每次改道过后,泛滥的区域却又留下了无比肥沃的土壤,人类因此得以孕育,依附着水流的狂暴或是安静,在此代代繁衍,并且建筑起繁华的文明。

    中华民族是以此为中心最终辐shè出去,围绕着黄河,一处处的聚居地到最后发展成城市,有的延绵数千载,有的则在时间的长河里渐渐淹没,只是留下了名字和记忆,这其中,开封府汴梁城,是最为璀璨的名字之一。..

    位于黄河下游巨大冲积平原的尖端,开封府自古繁华,这里有肥沃的土壤、适宜的气候,关键的地理位置与衔接南北便利的水陆交通。自公元前两千年起的夏朝,便已在此第一次建起一个王朝的首都,然后在延延绵绵四千余年,共有十个王朝定都于此。黄河孕育了这座城市,也不断地摧毁着它,每一次大的改道,旧的城池便被淹没,水流过后,新的城池再捡起来。公元两千年的开封府仍旧是无比繁荣的大城,但过往的城池与回忆则被一层一层的掩埋在黄河的淤泥之下,无法再见了。

    武朝,开封府汴梁城还是六朝古都,这是宁毅没有记忆的城市,千年后的开封比如今这片城池要高出许多了。这座理论上在许多年后会被掩埋在地底的城市此时显得既古老又年轻,铅青sè的雨幕下,城市古老的与新颖的建筑群混杂在一起,如同每一座高速发展的城市一般,带着它匆忙的、不曾协调的新旧记忆与矛盾,带着能令人怀念又能令人厌恶的气息,在时间的河流里,留下人们活过的痕迹。..

    在这座城池之下,许有夏朝古老的痕迹,有战国大梁的城郭。有唐时汴州的残垣。如此想来。倒也不自觉地令人心中兴起一股奇妙的感觉。从船上下来时,宁毅在地上跺了两脚。

    雨中的码头混乱而嘈杂。

    自江宁过来,同行一路,到得此时,终于是分道扬镳的时候了。生辰纲自有皇家的人过来交接,一路北上的皇亲权贵们,也各有自己的关系要找。有亲戚要会。这时候的消息流通算不得灵活,众人一路北上,各种耽搁,到达的准确时辰,京城里的人是不好估算的。有些身份比较高,也比较自持身份和面子的。早在昨晚就已让下人快马加鞭赶来京城报信,这时候,便有些看起来就很有身份的人在码头迎接。也有的人如同小郡主这样身份不低,如康贤等人又担心她安全的,早已让人报信到京城来,每rì里都会叫人在码头等着,这样的待遇是最为殷切的,也最能证明身份。

    密侦司的各种事物如今并不像完全正规运行时那般严谨。闻人不二等人上京。主要还是拜会秦嗣源。他原本就对秦嗣源执弟子礼,这时候已经靠了岸。下午便是要去相府拜见的。至于宁毅,他去相府原本也是应当,然而这一路过来还有小婵,有苏文昱苏燕平,有云竹有锦儿,有四五个苏府比较信得过的下人和护院,带着的东西也不少,就不可能将一帮人全带过去,于是下午就得先找客栈住下。至于齐家三兄弟、卢俊义等人,反正也已经很熟了,就不妨同住客栈。

    初来汴梁,其实算得上人生地不熟,好在苏家之中随行的也有一个有经验的,是那位在皇商事件中跑来汴梁落井下石的廖掌柜。这人名叫廖三花,在苏家的掌柜中算是很信得过的,又有在京城做生意跑门路的经验,这次便让他跟着过来打前站。

    众人在码头专做迎接贵宾之用的大厅里商议着去哪里住下时,周佩领着几个人过来打了招呼,这是京城崇王府的人,接下来的rì子里,她大概要在崇王府里住下,一直到太后寿宴过后,因此过来询问宁毅住在哪里。

    这一路上的事情过后,她对于宁毅已经相当崇拜了,几天里缠着宁毅问这问那的时间多了,如往常一般非要不服气的顶上一两句的情况却大大减少,就连宁毅明显玩闹地编什么天下百大高手榜,她都要抄上一份,思考其中的奥妙。如果可能,恐怕她会比较情愿跟在这样的“老师”身边学东西,但当然,大部分的时候,她是识大体的,也知道这事情根本不可能。

    这时候宁毅等人是准备按照廖掌柜介绍的住到据说汴梁最大最贵的福祥客栈去,这名字说出来,一位跟着周佩的王府管事也道:“福祥楼,那里是挺大了,只是担心没有空房。到时候若不能住下,公子不妨去太庙街那边的文汇楼,那客栈里,王府是有些关系的。”这位管事看来是个太监,但态度温和恭谨,说着递上一份名帖。看来崇王府与康王府关系不错,对方这样做,小郡主便也感到面上有光。

    “老师住的地方,明rì我再去问问秦爷爷。若是有什么事情,老师便来崇王府找我。”周佩说完,双手合在胸前微微屈膝福了一礼方才离去,十五岁的少女显得高贵而大方。

    周佩离开之后,陈金规便也过来与宁毅说了几句话,是感谢他一路之上的援手的,又道自己在京城也认识些人,若有需要,便尽管开口云云。陈金规之后,过来找宁毅的却是李师师。

    这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与众人“依依惜别”之后,李师师是要回矾楼了,便也过来询问了宁毅的住处。事实上,或许开始的一两天宁毅会住客栈,此后还是要在京城买几个院子的。

    “若是有空,宁大哥不妨来矾楼逛逛,京师之地,才子众多,周邦彦周美成宁大哥还记得把,他就一直对你的词作念念不忘呢。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小妹希望能与宁大哥、于大哥、陈大哥一起聚一聚。”

    她的态度殷切诚恳,宁毅都感到不好拒绝,当然,这等事情他也是没必要拒绝的,点头应下了。李师师便也是微微福身,笑着离开。身影之中蕴着的虽然不是周佩那般的高贵,但聘婷婀娜又大方得体,像是少女的清纯与女人的妩媚结合在一起,又不失纯净之感。如果说云竹像是淡雅素净的百合,她大概像是纯净却带着些许自然张扬的水仙。或许也是因此,云竹融不入青楼那样的环境里,她却能游刃有余,怡然自得。

    “这个李姑娘好厉害啊……”此时一身布衣荆钗素净打扮的云竹看着李师师告别了所有人后远去的背景,也不由得偏了头感叹一声,这大概是纯粹的崇拜了,她偏头之间也自有一股迷人的气质,宁毅看着笑了笑。元锦儿这时候做着男装打扮,坐在行李上吃东西,不以为然地轻哼。

    雨还在下,一行人租了马车离开。过了两条街后,码头边特有的脏乱便渐渐的消退,但掀开帘子往外看,街景依旧显得拥挤,高高低低的建筑挤在一起,七歪八拐的宽窄巷道,雨幕之下,眼前的景象时而古旧时而新颖,新的酒馆、旧的茶楼,高高低低的屋檐交叠在一起,有时经过古旧的院子,院墙上爬满青苔,有时经过新建的小楼,红漆在雨里被冲刷得亮堂。威严的府邸前陈着大大的石狮子,镖局院落里高高的旗杆,武人背着兵器,在檐下避雨,青楼上好看的灯笼,有些楼上还挂着衣服、彩绸,眼里蕴着憧憬的女子在楼上心不在焉地望着过往的行人,有些窗户里传出来歌声、笑声、笑骂声,声音在雨里被淹没了。古老的树或长在院落一隅,或长在桥头、街角,在这古老的城池中撑起繁茂的叶子,远远的,有巍峨的宫墙。

    一路自码头到福祥客栈,想要住下时才发现那福祥客栈果然满了,随后宁毅一行人转向那崇王府管事所说的文汇楼,那边果然也是贵气堂皇的大客栈。宁毅等人拿出名帖,租了两个院子住下后,已近傍晚时分。雨还未停,客栈中点起灯盏挂起灯笼,亮堂堂的一片,不少人都在大厅里高声说话,聊的是从昨天才传出的一件事:辽国常胜军统帅郭药师在这边的努力争取下,挟涿、易二州,降了武朝了。

    一如后世,京师之地,大伙儿都喜欢谈政治,这件事情宁毅也只是前两天才知道,但毕竟是好消息,上面也没有遮遮掩掩。此时金攻辽已经取得连番大胜,但武朝这边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先前十万人打不赢一万人已经令人很没有信心,哪怕童贯如今已经率军北上,但没有胜绩之前,武朝军队也已经很难给人信心。倒是常胜军本就是由辽东人组成,原本是为了对抗女真人,名叫怨军,虽然对上女真人不见得能赢,但战力还是极强的,朝廷这边,显然就是这样宣传了。

    有关于郭药师的怨军,武朝这边一开始就在争取,特别是秦嗣源,他知道武朝军队正面实力不够,让密侦司在背后费了极大力气,各种能让此消彼长的方法都在用,这次对于密侦司来说,当也是一场大胜……

    *****************

    汴梁的感觉很难找……(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