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六二章 风雨阳光 旅程琐事(上)
    ()    阳光明媚,船队驶过稍有些浑浊的河水,岸边黄黄绿绿的树木在夏rì的阳光里显得格外清晰。宋州附近,已然临近汴州的这段运河畔已经颇为繁荣了,籍着河水的灌溉,rì光照耀的阡陌间一片片的稻禾。并行在运河畔的官道上时有马车驶过。

    梁山贼寇觊觎生辰纲的事情过后,船队之中又恢复了之前的太平景象,虽然一路之上陈金规等人的巡逻防御更加严密,但随船北上的众人间,气氛倒是更为和谐起来。公子哥们不再吵架了,小孩子们没那么难管了,就连苏文昱的晕船症也已经渐渐好起来,大抵便是外界压力的缘故。..

    原本抓来的梁山俘虏在那一rì中逃了半数,走掉的基本上也就丢了xìng命,只是剩余的一二十人最终没有被活生生晒死,而是交给了各个利益相关者作为交差。这毕竟事关谋反,抓住了这样的俘虏,军队那边得要几个,地方官要几个,京城三司也有需求,陈金规自己也得留下几名。都是拿来邀功的,至于审,大抵是审不出什么东西来,过场走了之后,多半也就是秋后问斩的结果了。

    原本宁毅说过要将这些人打断腿后活生生晒死,最后给了大伙儿面子,做了“让步”,陈金规是很领情的。他一开始并没有将这名书生放在眼里,密侦司这东西虽然可以直通秦相爷,但上面对密侦司的要求是严格的,绝大部分的时候,在具体事务的执行上,这类的情报机构只能有建议权,陈金规是不必给他们面子的。..

    洪泽湖的事情之后,他才开始正视起闻人不二来,对宁毅了解仍算不得多。然而到后来的几次事情,在船上对燕青动手乃至以生辰纲为饵再救回来,反抓到四十多梁山人,他就真的意识到这家伙的不简单。而到最后连消带打。几乎将所有梁山贼寇yīn得全军覆没。再在陈金规这边想起来,就有点脊背发寒了。

    这家伙是真正跟梁山有仇的,他一报起仇来,从头到尾,摆弄这帮梁山的凶人就跟玩儿一样。抓了人家的那么多人,取得大胜后还不满意,第二天就yīn到对方全军覆没。他之前说要直接将人吊死。陈金规还有些犹豫,谁知道当天晚上就将人放走,再在埋伏中全部杀光,转眼就名正言顺了,真是干脆利落,一点手尾都没有。世界上最毒辣的果然是这帮读书人。自己若得罪了他,那结果恐怕也是可想而知的。

    当然,此时在船队之中,除了密侦司,真正能够知晓整件事内情的人并不算多。就算宁毅曾在主船上为对付燕青而公开出手,落在旁人眼里,主导事件的始终还是陈金规。相对而言,虽然周佩曾说过他在杭州对上方腊如何如何的话。引起众人的好奇。但好奇最多的也是宁毅跟周佩的关系有多深,自己是不是得罪得起当然也没必要得罪。

    至于他在这事里扮演的角sè。在旁人心中,恐怕顶死了也就是个提供了谏言的师爷类人物,就是躲在老大身边没事拍着扇子说两句话的角sè。船上皆是二代三代,对这类人见得是比较多的。读书人扮演最多的也就是这类的身份,有好有坏,良莠不齐。

    好在宁毅此时并不住在主船之上,与众人便也没有了太多的交集。李师师在那rì之后虽然对这位儿时旧友也有着些许好奇,但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京城之大,奇人异士无数,只是那种事情落在了小时候认识的人身上,才让人觉得惊奇,如同于和中、陈思丰等人,不过中人之姿,在李师师交往的圈子里,总是有些高攀,但若有一天真能做出些令人吃惊的事情来,可能xìng小,倒也不是没有接受的余地。

    她只是仍不清楚宁毅到底干了些什么事,那位小郡主说他曾面对方腊,有可能是贴金之语,想一想便觉得颇有可能是这样。只是他原本就有诗才,在杭州经历战乱之后,明显也经过了更多的历练,自己可能是有些小看他了。如此想过之后,也就找到了定位,为这位儿时旧友的成长感到高兴起来。

    她心中有着这些想法,但接下来两rì之中,与宁毅的来往却是不多,船上众人在她面前表现才华、献殷勤者众,她也以游刃有余的姿态应付着这些人,偶尔以书法、画作解闷。靠岸时与宁毅见面,也不过点头打招呼,没什么深谈的机会。而在主船之上,除他之外对宁毅颇有些注意的恐怕是卓云枫,因为小郡主已经公开了她与宁毅的师徒身份,这两rì来,便堂而皇之地离开主船,去了一帮师爷账房拖家带口聚集的船上住下,以方便宁毅教导她学问。

    而此时主船之上望过去,稍微侧后方一点的那艘大船尾部,便有一群人很没谱地在那儿瞎闹。

    被宁毅纠集起来的是那艘船上的几个孩子,大家在船上找到了一张大网,准备试试自己从运河里捞鱼。船有些大,是不适合打渔的,不过宁毅等人此时已经将网子展开,在四个角上绑上了绳索,然后通过上下货物的吊架在船尾吊着,预备开始往水里放网,这样一来,船行一段时间,拉其中的两根绳,网子就可能兜起鱼来。

    这样乱来的事情大抵是宁毅兴之所至发起的,除了几个孩子,苏文昱苏燕平也在帮忙打下手。周围有孩子的父母在看,或者帮帮忙,他们中间没有渔民,大家都是外行,但也都知道宁毅身份高,颇有学问。小郡主周佩便坐在一边有趣地看,她身份太高,教养也好,自然不会加入这样瞎闹的事情。小婵有时候过来帮忙,云竹偶尔也出来有趣地看看。

    喜欢玩闹的锦儿没有出来,躺在房间里的床上在看云。她正在生闷气,因为那rì宁毅对她曾经有过轻薄之举,后来虽然知道事急从权,但事情过后一直没有个解释,让人非常郁闷,她已经做好跟宁毅吵一架的准备了。但宁毅或许是知道这事不好说,又或者认为没必要说,这两天都不怎么招惹她,让她只能将气憋在肚子里。发不出来。她就很不爽。毕竟这事她也不好开口的,不知道说些什么,难道说“你那天说了要给我交代的”么?想一想就觉得自己作为女孩子家太没羞没躁了。

    自己当然没期待什么“交代”,怎么交代都交代不过去的,但自己不期待是自己心胸豁达,他不说就是他不靠谱了!锦儿是如此认定的。

    不久之后,不靠谱的宁毅遭到了报应。因为网子放太深,勾住了河底的一块礁石。船行北上,风帆鼓动力气特别大,宁毅等人一开始还以为捞到了大鱼,拿着绳子用力扯,他说“过来帮忙”时。连周佩都兴奋地扑了过来拉绳子,然后刷的一下,一帮大人孩子全都被拖倒在了甲板上。然后网子被固定了的另外两端拉住了船尾本就还没固定的吊架,轰的一下,把整个吊架都给拉河里去了。

    那吊架也就是在码头上上下货用的木架子,简单的轮机结构,相对于大船来说微不足道,但毕竟还是要的。这一阵的动静将旁人吓了一跳。然后整个船队都为之停了下来。如果是这艘船上普通的师爷账房什么的弄出这种事。估计得被骂死,然而宁毅等人的名字穿过去之后。传消息的人则大都沉默了下来。

    陈金规等人号令船队靠岸。他的副手是明白主船上一帮公子哥们的心情的,道:“为了这点小事拖住咱们整只船队,那宁立恒也太过分了,此事必要过去训斥他一顿……”

    陈金规摸着下巴,白了他一眼:“你懂些什么?这位宁公子深不可测,此举必有深意。他看似玩闹,说不定便是在测试什么预防梁山贼寇的新玩意……说书先生讲过,智者行事,如天马行空,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你少去丢人现眼,他要停下,咱们就停下,装成不知道他有深意的样子,知不知道……也说不定他是想要引敌人上钩,请君入瓮,你太认真,就搞砸了,叫兄弟们打起jīng神,外松内紧……与这位宁公子同行多rì,本将也是知道他习惯的了,一定要自然……”

    不过宁毅自然只是纯粹的玩闹,只是没想到会弄成这样而已,好在大伙儿没有受伤,一帮孩子平rì摔摔打打惯了,与后世娇生惯养的草莓族不同,摔一跤,经历意外已然嘻嘻哈哈的。只有周佩,她平rì玩闹得小,拉住绳子的时候太认真,用了吃nǎi的力气,整个人几乎被拉得双腿离地再摔下来,灰头土脸的,手上也被绳子勒得破了点皮。她从小哪里受过这样的伤,痛得想哭,结果宁毅看了她的“伤势”后还骂了她两句,让小婵将她拖进去上药包扎,其实一点点破皮更多的只是被勒出红印哪里用得着包扎,但小婵仍然给她双手包了几圈白绷带,周佩一开始感到委屈,后来就有些新奇了。举着包扎绷带的双手跟人诉苦。

    “我们刚才为了捞鱼把手弄伤了。”这苦诉得开心不已,别人关心时,她才豁达而兴奋地说:“没事啦,一点小伤,不过我们捞到了鱼。”

    那渔网和吊架被捞上来之后,网子里居然还真被捞住了几条笨鱼,算是这次的成果,决定中午烤着吃。

    旁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只有卓云枫先前就在主船上看宁毅他们在干嘛,见她双手受伤后,他是知道罪魁祸首的:“郡主千金之躯,他竟敢让郡主去拉那绳子,受如此严重的伤,我要……”

    “关你什么事啊。”

    周佩皱着眉头打断了他的说话,颇为不爽:“我们中午有鱼吃,捞鱼去吧你。”她跟卓云枫其实也是比较熟的,因此才这样说话,说完之后蹦蹦跳跳地举着双手继续找大人说话:“田叔叔田叔叔,你看,我刚才捞鱼把手弄伤了,不过我们捞到了四条鱼……”对方才说道:“哦,郡主你们真的在捞鱼啊。”

    为了配合宁毅,反正中午也要在这里停下,这时候陈金规已经指挥人大规模在河里捞鱼了。也好嘛,反正大家喜欢玩,中午就在这里吃烤鱼或者全鱼宴,至于宁公子的深意,慢慢看就行了。

    只有卓云枫,有些委屈地看着小郡主的身影,说了一句:“你受伤了不能吃鱼……”但也不知道周佩有没有听见。

    而在另一边,锦儿终于找到了机会,跟宁毅吵了一架,吵完之后,被宁毅用激将法发配成壮丁去捞鱼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