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六〇章 凄凉墨色 星夜俱沉
    ()    天sè入夜之后,运河畔的草丛里飞起点点萤火,蝉鸣混着一片蛙声,在微风里招摇着。水波、堤岸、稻田、矮树,码头边扎下的军营与停靠的大船,延绵的光火,附近的小贩挑了东西在这里卖,此时还尚未回去,不远处田埂边的小棚子里有人生起火光,摆了桌椅,邀了些锦衣华服者过去坐着吃喝,偶尔见篝火蔓延起舞,也像是后世体验生活般的农家乐了。

    夏rì里的天气已经热了,进出码头的众人大都拿着扇子在拍,若是在大船之上用膳的,往往也受不了船舱间的闷热,改将桌椅搬到了船舷上。只在河风一阵阵吹来,天气稍微凉爽些时,才听得上上下下一阵欢呼之声。绝大部分的人便都走了出来,吹风纳凉。就连码头一侧被关押的伤势或轻或重的梁山喽啰们,也忍不住在囚笼里放松了身子,稍微显出些许活力来。 ..

    由昨夜到此时的连番变故,给整个船队之中,确实是带来了些许肃杀的气氛,但要说整体影响,还是有限的。前一次在洪泽湖的那场大战轻松解决,已经能令众人欢天喜地、拍手称道,而在这一次的事情里,虽然前一晚确实给船上的诸多权贵带来了身临其境的威胁感,但随后对梁山众人的围剿捕杀,连带着后来抓下四十余人,终于又将些许的紧张再度冲淡。

    对于船上诸多有身份背景的“二代”来说,这一趟旅程,已然可以看成是一次真实度够高够震撼的押镖体验,危险是有,但谁也没伤到,现在看来,敌人不过土鸡瓦狗。而他们亲身体验了这些事情,以后也就有了更多的谈资可以与人分享。 ..

    有些事情是可以想见的,这几艘大船一旦到了汴梁,关于他们两退贼寇的事情必将被人津津乐道。他们上京的目的本就是要在这次大寿期间四处走访、游说、拉拢。这一次的经历。更是给他们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也是因此,虽然还担心着仍有贼人前来,即便离开码头的,也不过是在附近的田埂、堤岸边随意走走、吃些东西。大部分的人,还是稍微遵守了规矩,只在jǐng戒范围内活动,不给随行的军队添上更多的麻烦当然。这也仅仅是针对他们平rì里给人添麻烦的程度而言。

    主船之上通明的灯火里,人们议论着那些自不量力的梁山贼寇,也说着第二天就要被打断腿活活晒死的这帮山匪。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事情很是兴奋,但确实也有小部分的人认为太过残忍,或者开始指出。不经过衙门审理、有司备案,陈金规这边是否有资格做下这样的处决。这其中,更有小部分的几人,在言语中倾向于认为梁山的人确实是劫富济贫的好汉,就这样被斩了,未免可惜的周佩穿行于人群中,便将有这样想法的都给记了下来。

    本身作为“富”的一边,反过来同情这些劫富的好汉。并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此时随船北上的多是家中富裕殷实的二代三代。脑子里会有各种浪漫主义思想,甚至于向往绿林好汉的zì yóu自在。讨厌自己家的“为富不仁”,都是有的。也有在看过了囚笼中伤者们的凄凉景状后再对这些人产生同情者,以女xìng居多,当然,此时没有人权一说,也就没有多少人会提出要大夫过去给那些囚犯治伤。

    被捕的四十三人中,喽啰一共是三十九人,可以说,此时的状况是极为凄惨的。伤势轻的没人理会,伤势重的也不过是稍作处理,就扔在那儿让他们自生自灭,一天的高温下来,伤口开始恶化,苍蝇来去,看来极为可怖。也是因此,吃过饭后在船舷上纳凉的时间里,当元锦儿决定去下面看看被抓的那帮人时,宁毅还是开口做出了阻止。

    “别去了,又不好看,看了会同情他们,心里反而不好受。”

    “我才不会同情那些人。”正准备拉着云竹下船的锦儿扬了扬下巴,随后道,“你难道会同情他们?”

    宁毅在船舷上笑了笑:“都是推己及人的恐惧,现在想一想是没什么,但是……他们脑袋被打破了,手断了脚断了,骨头啊、血啊肉啊什么的露出在外面,苍蝇在上面叮,他们一个个哭啊喊啊,在地上磕头什么的,你还是会觉得他们很惨。我去看过了,心里也不是很舒服。”

    “哦?”锦儿看了他好久,云竹眨着眼睛,似乎也有些许意外,一旁的小婵露出“原来姑爷也会这样啊”的恍然大悟的神情,但想想又觉得应该是这样。

    “不过……还是会觉得高兴吧?”

    “都有一点。”宁毅吹着风,扶着栏杆笑道,“哪有什么完全十恶不赦的坏蛋,人都是这样,他们受苦求饶,会让你觉得很可怜,有些人说自己迫不得已,甚至会让你觉得感同身受。但终究还是看他们做了些什么,当他们身强力壮,没有被抓住的时候,进到别人家里烧杀抢掠,若是时间够,抓住了女人……做那些事情的终究也就是这帮人。我知道你们不会同情他们,但看到那些伤口还是会反胃,这是本能,何必自找难受呢。”

    他的目光在云竹等人身上停留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对方抓住了女人会怎样。事实上,苏家被入侵的那天,发生的几起这样的事情后来都被宁毅强制要求压下去了,并未对外宣扬,只是希望能给仍旧幸存的人一条活路,然而预备北上的时间里,仍旧有苏檀儿的一名表姑妈上吊自杀。这件事情小婵知道,云竹跟锦儿却是没听过的。

    不过在宁毅说过这些话后,她们也就打消了去围观那帮囚犯的想法,倒是云竹在片刻之后问道:“听他们说这些犯人已经被抓,若要判杀头什么的,是要通过衙门判案,一层层上交到有司衙门备案的。若是真要杀了他们,陈将军和立恒你们,会被责难吧?”

    宁毅倒是摇了摇头:“话是这样说,但也有特殊情况,这次生辰纲北上,正好遇上局势动荡。盯上这批东西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果一直押着他们上京,可能会导致梁山人铤而走险再对生辰纲动手,甚至于把问题带到汴梁去。这次太后生辰,各方压力都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杀掉,他们就算记仇也会回去梁山报复。这些事情。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还是能得到谅解。”

    宁毅说完这些,看着云竹那边笑了笑。事实上,云竹倒也不是真对这事有兴趣,而是听了旁人的说法,心中担忧。却听宁毅又道:“当然,如果有人要挑刺,麻烦还是有的。但不管怎么样,不能再给梁山跑掉的那批人救人的希望和想法。为生辰纲、为船上的这些公子哥、为大寿时汴梁的安全,都是这样。”

    锦儿想了想,道:“那你也挡不了人家非要来救人啊……”

    “我可以,因为我比他们快。”

    “那你干嘛不今晚就杀掉他们?”

    “呵呵……”宁毅笑起来,“过了今晚你就知道。”

    说话之间。风一阵阵地吹过来。凉爽的夜。众人在船上纳了一阵凉,周围也大都是随行的账房、管事或是大大小小的一家子。孩子跑来跑去时,将船上的气氛渲染得热闹。随后夜sè渐深,船上的气氛随着褪去的闷热安静下来,宁毅等人回了房间,丫鬟或是妻妾们打来凉水,稍稍洗漱后开始睡下。不同的船舱里也有着不同的景状,或是窃窃私语,或是笑着聊天,又或是男女之间安安静静地依偎在一起,让相处的宁静散去心头的烦躁。

    这个时间段里,才有几道人影掩在远处河床边的水草里,看着这边逐渐宁静下来的一切,彼此之间,也有细语交谈着。

    “……不管怎么样,冒昧动手,以我们几个人的实力,都是不行的了。那个宁立恒一定做好了各种准备,我们只能一路北上,找到……可以将计就计的机会……”

    “还怎么一路北上,他们明天就要杀人了,若是员外他们的腿被打断,救下来又能如何,朱大哥,你可以等,我等不了……”

    “燕兄弟。”朱武按住前方燕青的肩膀,“这样成不了事。”

    “可燕兄弟说得对,我们等不了了。”张顺开口道。

    “你们若是信我,我们就只能等。”相对于之前,这一次朱武的神sè却有几分坚决,“他们放出这样的消息,就是要让我们等不了,只能自投罗网……我们只能赌他不敢这样做。”

    “怎么赌?”

    “不管是谁,判死刑先得衙门审理,送上金殿交由皇帝复核,进行备案再到秋后处决。若有不待付奏报下而决者,流两千里。他们不敢做这种事,只是说来吓人的!”

    他的话令得其余两人愣了愣:“若是……”

    “而就算那个宁立恒是个疯子,这件事不止关系到他,还有船上的陈金规。事情压下来,一大堆人都要扛,这种事情他们扛不起。宁立恒一介入赘的身份,关系再厚,别人也不至于在这件事上跟他站在一起。他不能一言而决,人就杀不掉。燕兄弟,他若真要杀人,为何不今天就开始动手,要等到明rì,他就是在等我们过来看,你若冲动,才真的正中他下怀!”

    “……可……若他真是那种疯子呢……”

    “只能赌。”

    众人沉默了片刻,张顺开口道:“朱大哥说得对,我们只能赌。那接下来怎么办,朱大哥你说。”

    朱武看着那边的码头,咽了一口口水:“盯死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北上,我们就北上,船上有多少人,燕兄弟你是熟悉的,看有没有空子可以钻,这些人都有身份地位,宁立恒是不可能管住他们的,这些就是机会。找宁立恒的弱点,看他行事的方法……我们现在没有取巧的方法,只能慢慢想办法破局。我有想过,这一路到汴梁,还有三五rì的行程,我们跟着,有两处地方,是可以做一做试探的……”

    他顿了顿:“他的身份终究是个大问题,不管之前做了多少事,一旦要让手下人做水磨工夫的时候,总会有人心生不忿。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这是我们唯一的优势。这些时rì,他会让手下的人严加戒备,各方面都防备好,我们只能让回山东的兄弟们尽量暴露行踪,告诉他们我们已经走了。宁立恒是不会信的,但是他手下的人,一定有空子可以钻……朝廷的人。马马虎虎做事都习惯了,我不信他们真可以整rì整rì的绷紧了脑门跟我们耗……”

    他既然做好了要与宁毅对局的准备,这半rì的时间,就已经将彼此之间的优劣都想好,也计算了可能破局的方法。纵然此时还不能算是极为明确的计划的,但条理仍旧是清晰的。三人在这边蹲守许久。朱武也已经分析得差不多,此时夜风已经大起来,四野晦暗,陡然间,船上的一个小细节却吸引了燕青的目光,低声道:“你们看。”

    三人之中,朱武擅于谋算,条理清晰。燕青却是心思细腻。反应最为敏捷。他所见的,却是船身上一处细微的火光闪动。此时相距甚远。三人也看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渐渐靠近,某一刻,陡然见有黑影从船身一侧跳了下来。

    三人吃了一惊,无论怎样想,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待见到几道黑影相继下来,随后又隐没在了一片黑暗之中。燕青已然想到是逃狱,就要过去接应,朱武按住他:“等等,此事不是不可能,但甚有蹊跷,咱们看看再说……何况燕兄弟你过去也做不了什么……”

    他说得倒也在理。主要是后面那句话有道理,才让燕青按捺住心情,然而就在片刻过后,只听船上陡然有锣声响起,有人大喊:“囚犯逃跑了!囚犯逃跑了!”整个小码头才蓦地炸开。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自码头一侧相继逃出,显然大船上逃下来的人随后又去救了旁边被关在囚笼中的梁山兄弟,但或许救了一小半便被发觉,转眼间就已经厮杀起来。跑的不过十余二十人,是不敢恋战的,翻出那头奋力逃亡,随后还是被箭矢shè杀几人。

    张顺与燕青立即便想去救援,朱武只是在后头想要拖住他们看看情况。事实上,他心中也知道,就算宁毅擅谋划,不代表他可以将一帮朝廷的兵将都训练成jīng锐。计谋再好,手下的人出漏洞,这也是常有的事情。随后才听得有人在夜sè中大喊:“抓住他们!摸跑了卢俊义!”他才陡然放下心来:“没问题了,我们快去接应!”心中纵使惊愕这般好运,猜疑也已经少了。

    追赶之中,张顺低声问了一句他为何知道现在没有问题,朱武道:“卢员外是咱们的二当家,朝廷既然知道他的名字,也必定知道这地位。只是抓住了他,便是板上钉钉的大功劳,没人愿意拿员外当饵的……只是接下来还得多加小心,务必谨慎。”

    他说的自是正理,张顺点了点头,一路赶上去。夜sè之中,码头附近的兵将追赶出来,围追堵截。但逃出来的人中果然有卢俊义,几名头目又是高手,便是那些喽啰,也皆是jīng锐。这一路追逃,又有几人被杀,但随后卢俊义等人还是冲入夜sè之中,燕青等人也早在一处备好几匹马,随后赶上去,引领逃亡。

    之前在围剿梁山众人时调动的徐州兵马这时候是来不了了。船上三百余水兵,纵然也有一定的战斗力,但毕竟只能分出一两百来追杀。当卢俊义等人冲入夜sè,逐渐拉开距离,便如同龙归大海,这边再也无法通过几千兵力那样的优势来进行横扫。但这一次陈金规麾下的兵将也知道若追不上便是犯了大错,在背后几乎是死咬了两个时辰之久,卢俊义、燕青等人才终于真正的与他们拉开距离。

    此时时间已是凌晨,众人仍旧一路奔逃,途中朱武问起事情经过,才知道这次他们逃出来的原因竟是因为锦毛虎燕顺。燕顺武艺是有的,但在梁山上算不得时分出众。船上众人或许是见抓住了卢俊义,注意力大都放在了他的身上,却不知道燕顺当初混江湖时颇有些小手段,他在被俘之后抓住一个小机会偷偷弄到了半根粗铁丝,后来渐渐撬开锁具,到深夜时才找到出逃的机会。这一路他救了陈达、郑天寿,随后还将卢俊义也救了出来,真是天佑梁山,因此才有了后面的一幕。

    他们四人都是高手,一路出来打倒了十余人。都没有引起注意。本想将被抓的兄弟都救出来,但后来被发现,现在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几人说了这事,队伍中士气大振,脚下自然一刻不停,迅速逃亡。

    他们虽然是劫后余生,心中高兴。但都已经吃了宁毅的大亏,不敢再多做停留。一路之上,也格外注意后方是否还有追兵赶来。这些人都是江湖老手,这时候放了十二分的小心,又过了近一个时辰,曲曲折折的。终于与转移了地方的吕方、孙新以及幸存的数十人汇合。

    这一次他们却不敢再庆祝,汇合之后,又迅速地开始转移。如此又奔行十余里,再过去便是徐州地界相对热闹的地方,很难再找到安全难寻的地点。料想离得已经有些远,再做了探查和戒备之后,才终于停下来,这时候。两rì以来厮杀逃亡受了各种伤都绷紧了神经的众人也已经到了体力下降的边缘了。

    他们一路之上都是没命的奔逃。透支甚多,但距离那码头的距离也已经很远。这时候已是天明之前最为黑暗的时间。再过一会儿,远处恐怕便有鸡鸣狗吠,要露出鱼肚白来。众人是在地势复杂的山里找了一处猎人小屋,还是算得上人迹罕至的。这时候下午已经休息了的吕方等人出去放哨,朱武等人才终于能够喘一口气,开始谈笑和庆祝。

    说话和替伤员们进一步包扎也是在黑暗之中,他们是不敢亮出光芒的,燕顺笑着说起逃出来过程中的侥幸,又说起那宁立恒这次吃的瘪。

    “倒是想看看那家伙如今的脸sè如何……”

    “总之,这次我回到梁山,下一站便是江宁。这仇我一定要报!”

    “没说的,一起去。”

    “将他抓回梁山去,我要在聚义堂前亲手剐了他的心,以慰众兄弟在天之灵!”

    “照我说……”

    “啊”

    话还在说,惨叫声突兀地撕裂了夜空,众人豁然从地方翻起来,这小屋虽然由草木所建,然窗户敞开着,夜空中有东西飞起、朝这边坠下来。

    那是光。

    火箭划过夜空,呼啸着落下,稀稀拉拉地扎在木屋上,草坪间,落进树隙里。

    不远处已经传来兵器交击的声音。吕方在那边大喊:“走!走!”

    人影冲杀出来。

    几人冲出房屋时,四周已经是一片压过来的混乱厮杀,从火箭的树木来看或许是没有几千人,但也已经凌驾于梁山的数十人之上,何况梁山的众人还都已经成了伤残疲兵。

    吕方挥舞着方天画戟,已经从那边树林厮杀着飞快地退出来,随后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血光绽放出来。吕方在梁山之上的实力已然不弱,但此时身上本就有伤,黑暗中中了两箭,仓皇中与人厮杀激烈,但随着那巨响,他一声凄然大喝,鲜血却后背后现了出来。紧接着身上又被长枪一挥,踉跄后退,他只能用方天画戟努力撑住了身形。

    宁毅等人的身影,已经从那边的黑暗中大步的走出来。

    从方才开始,整个厮杀的场景甫一接触便爆发到最为激烈的程度,远没有上次拍手鼓掌那般讽刺,但对于梁山众人来说,却几乎是排山倒海般压过来的黑暗。宁毅看起来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停步,直到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收回手中火铳,还在不断前行,面sè冷如冰霜,这次已经是确确实实毫不留余地的杀意了。

    那边吕方的肚子大概已经被打烂,但他吼了一声,撑起力量还要再往前冲,宁毅大步跨来,双手一挥,一只手抓住想要挥来的方天画戟,另一只手上战刀砰地劈在吕方的胸口上,这一刀劈下去,骨骼都已经爆开,随后反手一刀,斩了吕方的臂膀,血洒长空。吕方的身体被随后赶来的齐新翰踢得往后方退去。

    “呀啊”朱武呀呲yù裂,反手拔出了背后的双刀。

    那一边,宁毅也在说话,话语随着夜sè传来:“‘小温侯’吕方!‘小尉迟’孙新!‘浪里白条’张顺……居然真的没走。都说不做死就不会死,你们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他大步走来,伸手抓住吕方的头发,实际上吕方只是凭着最后的条件反shè在往后方倒下去,血虽然还在喷,人估计已经死了,身体倒到一半,已经变成被宁毅单手拖着,随后又是反手一刀,噗的一下,在破六道的发力下,斩断了他的人头。那人头像炮弹一般的被宁毅扔过来,砸在众人身边的房屋墙壁上。砰,掉落在地。

    “卢俊义、燕青‘神机军师’朱武!你们到底在想什么,这半个月来,我有两百多个计划和决定都是为了你们这帮杂碎做的……”

    一名梁山jīng锐冲过来,随后胸膛被长枪刺穿。宁毅一脚将那具尸体踢飞出去,逼近而来。

    “……你们现在距离我连一百里都没有,你们居然会觉得自己的生命是安全的!?”

    ***************

    本来是码两章的,想想做一章发吧^_^(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