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五九章 一线希望 半缕微光
    ()    宁立恒。レ♠思♥路♣客レ

    柴枝在地面上沙沙地走,写出这三个字来,朱武坐在神坛前的台阶上,看着下午的rì光斜斜地照进来,空气中舞动的微尘。

    “宁立恒······宁立恒····…之前有谁听说过这个名字······”

    从他口中发出的,并非问句,但片刻之后,还是有人做出了回答:“没听过,但重要的是现在该怎么样。”

    说话的是刚从门外走进来的张顺,而在此时,这山岭中破庙附近的除了朱武、张顺以燕青、吕方、孙新等几个头领外,也有数十名伤势或轻或重的梁山喽在。

    对于宁毅来说,这些“没有名字”的人或许得不到太多的人权待遇,但作为梁山之中最为jīng锐的一部分山匪,这一路的厮杀与逃亡里,他们也确实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些人之所以被梁山挑选出来,也都是有江湖经验的人,一路之上故布疑阵掩盖痕迹,到得此时,才真正的处理好伤口,稍稍能够得以喘息,但在这番打击之下,整个破庙与破庙附近林子里的众人也都是一片颓靡之sè了。

    朱武、张顺说话之时,身上包扎着绷带、双目满布血丝的燕青也已经从门外进来。只听得朱武说道:“歇一歇,大伙就走,除此之外还能如何?”

    “走?此次事情办成这样,如何能走!众位兄弟······众位兄弟中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了尚不知道。现在我们能去哪里!”

    说这话的是身受轻伤的“小温侯”吕方,他手持方天画戟,在地上撑了一下,已经站了起来。朱武看了他一眼:“不走还能如何?”

    “已经去了的且不说,落入那贼人手里的兄弟,咱们总不至于就这样不理会了!”

    “但也不能这么多人留在这······”

    “我见到石勇石兄弟在乱战之中被十余人围住,恐怕已经去了···…”孙新有些沮丧地插了一句话。

    “员外只是被抓,我不走,还得回去。”燕青站在门边说道。他在梁山之上人缘颇好·何况此时的梁山虽然还没有严格排座次,卢俊义的第二把交椅却是板上钉钉的,张顺看看他:“走?怎么走,这次咱们两百多人汇合·难道就剩下四十多人回去?还让卢二哥他们被抓?咱们回到山上,别人怎么说······人一定要救出来…···”

    “这里不是大名府,离梁山太远了,咱们事事在那人算中···…”

    “阮兄弟他们在附近吧?有多远?”

    “不行,再叫过来自投罗网么?他们不过三五rì就要到开封府了……”

    “那能怎么办,朱大哥。”

    “…···我是走不了,只能留下来伺机救人······但受了伤的兄弟们还是得先回去·不管山上怎么决定……”朱武挣扎半晌,终于还是如此表了态,“我们人少些,也好一齐行动。但是那宁立恒······燕兄弟,你在船队上这几rì,可有了解一些什么吗?”

    “江宁第一才子,人你们也看见了,二十来岁·我跟他只有一个照面,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要不是后来你们说起,我根本不清楚他与席兄弟的过节……”燕青面sèyīn沉、语气生硬地说完这些·吸了一口气,又道,“但是朱大哥说得对,他们现在士气正高,我们全都留在这,只会统统搭进去。我不走,但我想……大伙儿还是先行离开吧,那宁立恒不简单,咱们不要被他一锅端了。”

    他这话说完,转身便要出去·吕方在那边道:“开什么玩笑,有什么不简单的,被算计了一次而已,胜败乃兵家常事,那家伙也不过二十出头,咱们真怕他不成!我吕方是不走·找到机会便剁了他。”

    张顺道:“他们沿水路而上,若要拖一拖,我便想办法去将他们船凿了。”

    “三思吧,现在去,反倒中了埋伏。”朱武皱着眉头,低头想着。

    张顺望着他道:“朱大哥,咱们这些人中,最擅长谋算的是你,我是不行,只会些蛮干的法子。这次咱们只是一时受挫,你若有想法,咱们当兄弟的,总是最信你。”

    他这话说完,其余人也点起头来。这次众人的受挫,看起来不过是在一个环节里出了问题,再要谋算,能信任的终究还是朱武。朱武低头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回头想过,那宁立恒看来厉害,实际上也不过是未雨绸缪的事情做得比较多。燕兄弟到船上之后,那宁立恒是被报出了名字之后才突然发难,说明他之前只是对燕兄弟有所怀疑,也算不得什么算无遗策。否则他什么话都不说就出手,燕兄弟是躲不过的···…或许是我想得多了。也罢,待会咱们先确定一下众位兄弟回梁山的方法,然后……就折回去,看看能否伺机救人。”

    他说着话,站了起来。此时天光透过树隙照shè进庙门,燕青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谢了。”他也点`头。其余人便开始做着准备,擦拭武器,缠紧绷带,又或是开始闭目养神。对他们来说,单是一个晚上的不睡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那连续半夜的厮杀连带其后的逃亡还是让所有人非常疲累的。

    而在这边,朱武除了在心中构想救人的可能xìng,也已经开始写下要送去梁山、或是给途中某些兄弟的书信。

    这次的事情,或许不能说是没有转机,但不可能轻易了结了,对他来说,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当然,若是能在这样绝望的局势里找到一线生机,他还是有扳回一城的希望的。

    在梁山之上,他并不是招安派。这次的一切,可以说都是由此出现的。

    自从宋头领上山之后,一贯以来梁山所表现出来的趋势,都是倾向于招安的。这是宋头领的愿望,而大部分人也都知道,如果能招安,当然是一件好事,毕竟一辈子当山贼也没什么前程可言。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非招安派的众人对于将来含含糊糊·彼此之间其实也没什共鸣可言。自从方腊攻下杭州之后,这些事情才有所改变。

    对于混惯了绿林的朱武等人而言,投靠朝廷,其实不算是什么很激动人心的事情·只能说是没有选择之下的唯一选择。然而在南北情况开始发生激变的大势之下,众人终于看到一线希望。如今武朝南面要镇压方腊,北面面临伐辽连番的失败,根本就顾不了一个梁山泊,连带着田虎、王庆都是受益者。这种情况下,若是真能揭竿而起,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并不是没有希望。

    梁山之上的四万余人,大部分终究还是没有远见的喽,在他们来说,既然当了山匪,首先想的还是当山匪的前程。宋头领想要招安,这种想法是不能在明面上说出来的。当造反的想法开始变得明显之时,整个梁山就不能坐着不动了。这一次派出众人下山,就是为了将梁山的旗号真正打响。

    众人兵分几路·包括在江宁等地劫狱,救下方腊麾下被俘的众人,联系因杭州破城后再度变得零散的方腊支系。归根结底就是要在方腊兵败之后顺势收下他手下的溃兵·甚至于告诉其他的绿林人士,梁山更有前途,毕竟他们败了,人还是我们救下的。而在朱武这一路,最后选择让自己打出名声的事情,还是劫生辰纲。

    长久以来,宋江、吴用等人是不愿意与皇家撕破脸的,哪怕是这次派出众人出来,心中也留下了“梁山壮大之后仍旧可以提高招安筹码”这样的想法。朱武直接劫下生辰纲,只要在成功之后留下名声·招安派的众人就只能哑巴吃黄连,笑着把这件事给认了。可谓是釜底抽薪的妙计,可惜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但无论如何,虽然朱武之前一直在说这里不是大名府。但是卢俊义被抓,梁山之上,恐怕还是得出动人马的·而他如果能在大部队到来之前找到方法将事情摆平,终究还是能找到出路的,毕竟能从几千人中杀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件事情肯定很难,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见步行步。

    至于那宁立恒,终究只有这一次交手,他的心中还是有着能将局势扳平的自信的。

    如此在心中想好了整件事。写好了书信之后,燕青等人准备要回头去那码头探查情况,朱武安排了一下这小庙附近的众人,着他们迅速撤离到新地点后,便随着燕青、张顺两人,一同折返,三人都是好手,只是去探查情况,会被围堵住的可能xìng,终究还是不大的。

    同一时刻,临近黄昏的天光里,宁毅与闻人不二走在船舷上:“消息放出去了?”

    闻人不二点了点头,看看码头上的景状:“都放了,现在在这周围,哪怕是个卖茶叶蛋的,都知道了梁山一众匪人被抓的事情,而且明天就会被打断腿,挂在桅杆上活活晒死。”

    宁毅远远望了望那边一个卖茶叶蛋的摊子:“这么残忍,会不会引起什么抵触情绪啊?”

    闻人不二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大家都很高兴的,群情激奋。待到明天早上,大概十里八乡会有许多人过来看热闹呢······不过,立恒你确定这有用?”

    “我也不知道啊。”宁毅仍旧看着码头外的景象,目光一直看到更远的地方,“不过理论上来说,因为他们犯错被抓了二把手,他们这些人,是回不去的,只能留在这里跟着,直到这个二把手被救出去或者确定他死了,所以……”

    他微微顿了顿,随后看了看闻人不二,像是也有些不能确定一般的笑起来:“所以,不管在哪个土匪窝里……我觉得都应该是这个样子没错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