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五六章 算计背后 螳螂捕蝉(下)
    喧嚣热闹却又混乱的船舱,原本便亮着诸多灯烛,即便称不得金碧辉煌,也是澄明敞亮。多数贵胄子弟的家卫都跟在身边,码头周围,此时也是兵丁奔走不休。即便先前才发生了生辰纲被劫之事,却没有多少人认为,会有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在这里。

    就如同站在安全的地方看着滔天洪水,就算表情严肃、议论纷纷,心中其实未必有什么实感。

    直到那响声忽然间撕裂大厅的空气,犹如浓重的黑暗陡然爆开!

    这个时候,距离两人最近的恐怕还是李师师,她也根本分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宁毅嘴角的微笑上一刻还在她的眼里,下一刻,已经被那声暴喝所取代。

    拳锋冲过了她的身边,衣衫振响,破风如虎吼,甚至于砰的一下在空气中震出闷响来,那是属于破六道的罡劲。而在那一边,化名王闲的燕青步伐一跨,欺身上前,手臂与宁毅的拳锋撞在了一起。

    几乎在同一时刻,周围的人群中,齐新勇手中钢枪已经刷的刺了出去,齐新翰手中长枪还被抱在裹布之中,随着他反手出枪的动作,那钢枪已经如狂龙般疯狂震动起来,整张裹布哗的张开在了空中,而在另一侧,闻人不二同时欺近。

    一瞬之间中,在那些许的空间里,交手起来噼噼啪啪的破风声连同脚步飞踏的声音疯狂地响起来,地板、钢枪、裹布,被惊动的灯烛中,人交手的身影舞出了残影来。一只板凳飞在空中,炮弹般的被击飞向舱室一侧,轰上窗户,裹着钢枪的布匹爆裂成无数蝴蝶,天花板上一只灯笼轰的爆开了,火焰四shè。

    然而在下一刻。燕青已经抓住了宁毅的手臂,“啊——”的一声暴喝,踏踏踏的两个旋转,然后是呼啸的枪风,扑来的人影,两道身影都失去了平衡飞起在空中,随后宁毅被扔飞了出去,燕青则被打飞向另一边。

    轰然声响。宁毅的身体砸向了侧面的桌椅,狼狈不堪,燕青几乎在落地的瞬间抡起了一张圆桌砸向冲来的齐新勇,他双脚落地,踉跄几步后退,然后才陡然伸手撑住了后方的船舱柱子。手上、背后、肩膀。都已经鲜血一片。

    齐新勇等人合围过去。这时候,船舱之中才有人大声喊了起来:“你们干什么!”

    “王兄弟你没事吧!”

    “你们什么人!”

    燕青本就长得帅气俊逸,原是一副儒雅风流的模样,但这时候单手撑住那圆柱,衣袖已经破了,手臂之上却是肌肉虬结,低头看着众人,更是有着些许英雄的气息在其中。不过,目前虽然扫过了齐新勇、闻人不二这几名好手。他最为注意的,还是正从摔碎的桌子里狼狈爬出来的宁毅。

    宁毅的左手衣袖也已经破了,上面点点血迹,却并非是他自己的,一面咬牙爬起来,他一面从衣袖间抽出了一块凹形铁片扔出去,铁片的凸起面上,满是森然的倒钩。

    梁山之上,燕青的相扑技巧无双无对。空手状态下。就连李逵这样的猛人在他面前都会被摔得东倒西歪。宁毅纵然出手,又有陆红提的教导。但武学上的修为是完全比不过对方的。破六道击出来的只是蛮力,先前几次疯狂的交手,燕青看起来是硬碰硬,实际上只在接触的片刻间就将力量全然卸去然后就直接揪住了宁毅的左手。

    只是他未曾料到宁毅的手臂上本就放了带钩刺的铁片。相扑的技巧再厉害,擒拿手法也是基础,燕青抓得越是用力,手掌上的伤害越是严重,只是他也不敢轻易放开,竟是拧着宁毅转了两圈才将他用力扔出去。失去平衡之后,宁毅藏在右手衣袖的机簧还朝着他shè了一箭,这只小箭便扎进了他的肩膀里。

    要论武艺,无论是闻人不二还是齐新勇、齐新翰这对兄弟在方才所表现出来的,都要比宁毅高上一大截。然而刹那交手,他的受伤,几乎都是因为宁毅而来。也是因为手上的剧痛,他的背后才挨了一下齐新勇的枪身猛击,此时已然血肉模糊了。

    众人这时候还并不知道交手的理由,不少人已经与王闲有了交情,但也仅止于片刻的喝骂。宁毅扔掉铁片,从那里站起来,望向燕青,低声说了一句:“帅啊。”而也在他起身的过程里,燕青其实也已经在低头朝后方舱壁退过去,咬牙说道:“卑鄙……”

    两边的人,其实都没有丝毫的迟疑,几乎在说完话的同时,宁毅的右手已经抬了起来,对过去的是火铳森然的枪口,燕青陡然加快脚步,冲向窗口。

    轰——

    砰——

    短铳打烂了一扇窗户,而燕青竟是从旁边的另一扇窗冲了出去,随之冲出的是齐新勇、齐新翰与闻人不二三人,人影与枪影虚晃,燕青纵身跃入黑暗中的汴河。

    “抓住他!”

    外面传来闻人不二的喝声,与宁毅在船舱中的说话混在一起。

    “死的活的都可以!”

    短短片刻的时间,从刚开始交手的疯狂激烈到随后看似从容但双方都动手迅捷的追与走,实际上不过就是几次呼吸的时间,鲜血森然,宁毅的枪声震耳yù聋。实际上,这也算是一次准备不足的交手了。

    燕青为人jǐng觉、武艺甚高,这边虽然盯了,但为了不打草惊蛇,都是间接地摸索他的情况,看他接触过什么人,再从他接触的人那边摸索,推导他可能的意图。但对于他的身份,一直是不能完全确定的。方才若不是李师师忽然开口,宁毅必然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下意识地用“卢俊义”三个字来做试探,若没有这试探,他从背后一枪过去,对方绝对是死定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舱内众人才真正反应过来发生的事情,有些人已经朝这边过来,吒喝着发问。有人冲出舱外,查看对方落水后的状况。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给我说话!否则我……”

    “王兄是犯了什么事情……”

    “卑鄙。出手全是下三滥的手段,你们有什么仇,有种便跟王兄单挑啊……”

    群情汹汹,这边李师师还呆呆地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两边忽然间竟会在他身边搏命厮杀。她此时本想说点什么,眼见着宁毅对这些发问的贵胄子弟竟没有丝毫在意,持着火铳用手背擦着嘴角。自陈金规身边走过了,隐约间还说了一句话,她听清楚那句话是:“人缘还真好……”

    那些过来的人就要走近,宁毅则已经朝外面的方向过去。李师师的身边,另外一名女子的身影越了过去,扬着头直接挡住了这些人:“你们干什么!那个王闲明显是个坏人!你们被蒙蔽了尚不自知!知不知道我师父在杭州的时候。就连反贼方腊都不敢这样跟他说话!”

    出来拦人的,正是小郡主周佩。她这番话几乎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连宁毅都愣了愣,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想说方腊还是敢的,这牛皮吹太大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走出去了。

    周佩只是听说过宁毅在杭州的经历,她从康贤那边听来既然是宁毅将方腊摆了一道,那方腊当然是比不过宁毅的。此时说的趾高气扬。这里又是她家的地位最高,谁还敢反驳。李师师听得目瞪口呆,那边卓云枫也已经听得目瞪口呆,随后也有认识宁毅的人,说起这人是写《明月几时有》和《青玉案》的那个宁立恒啊。周佩这才得意洋洋地出去,找宁毅询问这王闲到底是什么人,顺便跟着喊几句:“抓住他!抓活的,活的不行就杀掉!”

    事实上,虽然已经有几艘小船在黑暗里驶上运河zhōng yāng开始搜捕。此时水中已然失去燕青的身影了。

    与此同时。又一批源自徐州军队方的消息随着侦骑再度传来……

    *******************

    雨后岸边的林野间燃烧着火把,一箱箱的东西正在被人从大船上搬运下来。放上马车,有几个箱子被打开了,放在路边,火光照耀下,箱子里是黄澄澄的金器,卢俊义、朱武等人正拿着些东西,一面说话一面观赏。

    “真是好东西,价值连城啊……查过了,这几箱多是金器银器,那边有些布匹。卢二哥,这些东西你以前应该不少见吧,是真货吧?”

    “确实是。若有玉器瓷器等物,可得叮嘱他们小心轻放。”

    “这一路的行程,不好走,若真有大件的易碎瓷器,倒不妨直接打烂了。”

    “这倒也是……”卢俊义点了点头,“一路过来,要数朱兄弟这一票做得最为干净利落了。”

    “哈哈,哪里,林兄弟他们在江宁劫狱,也是名震天下了嘛。”

    “朱兄弟还未得到那边的细报?不知详情?”

    “确实,这一路上来走走停停。不过我等也已在途中听说大概了啊。”朱武想了想,“情况如何了?莫非节外生枝?”

    卢俊义皱了皱眉头:“劫狱那边倒是一帆风顺,只是席兄弟过去那一家人寻仇,出了些事,遇上了扎手的硬点子。听说……魏定国魏兄弟当时就被杀了,但鲍旭兄弟、薛永兄弟,此时都已成废人。”

    “怎会如此!?”朱武讶异道,待想了想,又问,“那边去的乃是林冲林兄弟,他枪法无双,再加上铁牛的武艺与xìng子,那苏家该被屠灭了吧?”

    “没有。”卢俊义摇了摇头,“听说杀了一般,对方以一人之力,杀了魏兄弟,伤了鲍兄弟与薛兄弟,后来对上其余人,将他们生生逼退。据发来的信函上说,那人狡猾卑鄙,极难应付……”

    他说的是狡猾卑鄙,但在朱武等人耳中,自然能听出其它的感觉来,张顺在那边皱眉道:“就只有一个人?”

    “嗯,席兄弟之前说过的,便是那娶了苏家小姐的入赘夫婿。之前大家都以为他是个书生,结果,全都yīn沟里翻了船。”卢俊义抬了抬头,“叫做宁立恒的。铁牛他们说,若有机会,必要回头杀他,再将苏家赶尽杀绝。”

    “自然要如此!”众人间便有人喝道。“我恨不能现在就杀去江宁!”

    “哎,现在先做完此事再说。无论如何,经此一事,朝廷必定面子大损。这才是正事,待到所有东西再转运一次,那边就再也追不上咱们了……诸位,此次做得漂亮,做完再想其它了!”

    “好!”

    “先做事!”

    “他妈的江宁……”

    “记住那人的名字就行——”

    不想被那消息影响了士气。众人呼喝起来,搬着东西的众喽啰见头目们呼喝,有的也挥了刀兵或是鼓掌:“好!”

    “吼——”

    这样的声音响起一阵,大家开始继续搬最后的箱子,也在此时,视野那头的小树林里。陡然响起一声暴喝,然后是冲出的马蹄声,一个人骑着战马陡然冲来,远远近近的哨岗都已经被惊动,然而那人也喊出了声音:“当心……咳,埋伏……过来了……”

    朱武这边原本就有百余人,卢俊义那边办事,也有近百人的jīng锐,此时刷刷刷刷的刀兵出鞘。有人已经认出来:“是小乙哥!”转眼间,浑身湿透带着鲜血的燕青已经奔至近处,他踉跄翻下马背,朝着后方看:“他们……他们早已识破了,咳咳……”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我在船上,本以为并未被识穿,然而先前不久。忽然出现一个人。他们……他们可能之前就已经在设伏。那人我不认识,似乎……叫做宁立恒……”

    “……”

    燕青并不清楚这个名字的涵义。先前李师师介绍了对方之后,对方立即开始jǐng觉,这样的反应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一直在想。而最让他心寒的,是方才冲进来时所见到的情形。

    他原本是想着一定要将事情告知这帮兄弟,一路奔来,也已经注意不被跟踪,然而到了附近,才陡然发现无声合围的无数兵丁,他们手持弓箭刀枪,呈一个大圈包围过去。燕青当时也已经被看见,几乎是万念俱灰地想要拼死发出jǐng报,于是奋力想要冲阵,然而对方也不知道接到了怎样的命令,无数的弓箭对着他,竟然是冷冰冰地看着他直冲进去,只是前行,一箭未发。

    他这边话说完,场面气氛几乎一片冰冷。同一时刻,那边小树林边,传来了声音,是鼓掌和敲打的声音,就像是他们之前振奋士气的吼声,只是稀稀拉拉的,仅有两三个人。

    有几匹马,从那里缓缓地走出来,马上的人正在鼓掌,燕青一看,便已认出来,就是那宁立恒,他旁边的几匹马上,还有陈金规、闻人不二、齐新勇三兄弟。燕青说了一句:“那边是宁立恒……”再看过去时,跟在马匹后方的,是逐渐蔓延出来的无数士兵,手持刀枪、弓箭,他们从四面八方长长的、无声地围出来。

    这样的巨大包围,俨然是成千上万的军队大战时的状况了,也是因为他们从极远的地方就开始拉包围圈,或是有jīng锐在前方扫荡,两百多人的阵容中安排的哨探竟没能及时发现或是示jǐng。也是因为成国公主府、生辰纲、密侦司三方面的联手使力,这一次才能出动如此之多的兵力。

    一艘艘的小船也开始从河流上游下来。

    不过此时,除了沙沙的脚步声,真正刺耳的,只有以宁毅为首的冰冷鼓掌,战马上的宁毅脸上没有笑容,倒是陈金规正在灿烂地笑,跟着鼓掌。

    “好——”

    就像是他们之前欢呼的延续一样,只是未免显得突兀。

    宁毅左右看看:“来帮忙鼓掌啊。”

    齐新翰将手中钢枪夹在腋下,面无表情地拍手。

    啪啪、啪啪啪。

    “干得好。”

    啪——啪啪——

    “恭喜。”

    “抢到了生辰纲。”

    啪啪啪啪啪啪啪……

    夜风之中,单调的、没有节奏感的鼓掌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