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五四章 馨宁光影 涌动暗潮
    第三五四章馨宁光影涌动暗cháo

    船行平稳,风和rì丽,过了洪泽湖后,一路沿汴水北上。

    作为隋唐大运河通济渠这一段,在后世已经见不到了,但在此时连接着南北水道,仍旧是大运河中最为重要的一条航路。此时虽值汛期,但运河之中水流算不得急,不少渔舟、商船,偶尔自视野里过去。

    船舱的房间里,几双眼睛骨碌碌地转着,颇有些大眼瞪小眼的古怪感觉。这间船舱倒是不小,但三女一男的阵容在眼下还是显得有些奇特。对于宁毅所说的白天里大家到一块坐坐,顺便“办公”的事情,昨晚就知道的云竹当然没什么说的,只是当宁毅将小婵与她们互相介绍,小婵与锦儿的表情就俨然是受到了惊吓的感觉,她们之前在私下里就进行了串联,眼下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自然地打招呼,当宁毅在房间靠近窗口的书桌上写着东西时,小婵与锦儿就呆呆地坐在一侧,看着这一幕,只能用眼神交流一下。

    宁毅是说了几句大家这样都能遇上,真是有缘之类的扯淡的话,当然是没人信的。可现下信不信又不是讨论的主题。以她们对宁毅的了解,本以为这件事情会在没必要揭开之前瞒住两边,锦儿甚至是小婵心中未必就没有想要吓他一跳的小小心思,现下便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至于云竹,坐在那边手上拿着本书,一开始自然也看不下去,眼光滴溜溜的转,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宁毅埋头写了一些东西,抬起头来看她们,然后双手撑在桌面上,托着下巴:“怎么了?”

    纵然心态成熟,但房间里的四人,终究都只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还是显得青chūn活泼的。宁毅表情有趣,锦儿陡然站了起来:“我去泡茶。”她说完这话,转身朝外面走,小婵也连忙举手:“我、我去帮忙……”

    两人慌慌张张地出去,宁毅摸了摸耳垂,目光转到云竹那边时,才见云竹正从书本后瞧过来,与他目光一触,连忙垂下去了。只是过得片刻,又见她干脆笑着放下了书:“我、我也出去帮忙……”

    “泡杯茶用不用三个人去啊?”宁毅笑了起来。云竹微微低头,随后看他一眼:“那我去茅房……”若是在与宁毅发生关系之前,她或许不至于说出这种话来,此时则只是脸sè微微红了红,抿嘴出去,又关上了门,宁毅这才摇头失笑。

    门外的船舱走廊里,锦儿与小婵倒确实是在窃窃私语,锦儿捏着下巴一副沉思的表情:“有古怪……”小婵捏着拳头则有些为难:“怎么办啊,姑爷不会是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锦儿白她一眼,“怎么可能。”

    “姑爷很厉害的。”

    “能有多厉害,他又不是神仙。”锦儿瘪了瘪嘴,又扭头看小婵,“而且……你现在都是他女人了,干嘛要怕他。”

    “我、我才没有怕……怕相公呢,我不想让他生气啊。”

    “他跟你生过气吗?”

    “没有啊,但我还是不想让相公生气……咱们当丫鬟的要自觉才行……”

    “你又不是丫鬟了!”

    “一样的啊,这样相公才会喜欢……”

    “你气死我了。”锦儿瞪她一眼,“你是他的女人,就应该发挥狐狸jīng的风sāo劲,迷得他什么都依着你,我昨天就跟你说了,我还教过你的,你要……”

    她这一两天来大概正在给小婵灌输些古古怪怪的东西,小婵却也是红着脸看着她。见这小妞孺子不可教,锦儿便也有几分气馁,待到云竹从那边过来,皱着眉头道:“云竹姐,他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云竹本身也是奇怪的。

    “他怎么这样,云竹姐你……还有小婵……他怎么能让你们见面呢,太乱来了……”

    她们原本倒也不是要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顶多是觉得宁毅不至于让她们见面,先前便起了戏谑的心思,想要看看他的笑话。待到某一天真的遇上后,看宁毅会如何窘迫地解释这件事,这想法的提出人,自然便是喜欢折腾瞎闹的锦儿。

    千年之后男方恐怕毫不占理的事情,眼下却真不算是什么大事,特别是在苏家大屠杀中的经历之后,双方多少也已经有了事情无法改变的认知。到得此时,反倒是她们为难起来了。

    当然,这个时候就算为难也做不了什么,几人泡了茶进去,各自粉饰太平。但宁毅在家人面前xìng格不错,终究算不得什么吃人的家伙,为了他的态度拘束了一阵,彼此之间稍许同病相怜的感觉反倒令得后来的相处简单了起来,之前不管私下里交情如何,在宁毅面前,毕竟还算是需要争宠的正房与外室的区别的。

    如此这般,到得这天下午,宁毅埋头写东西,云竹坐在那边看书,已经能定下心来。小婵泡泡茶处理些琐碎杂务,随后拿了个圆木绷坐在那儿绣花,只是绣得一阵,便被好动的锦儿拉着窃窃私语起来,随后将她拉到隔壁房间里去一番折腾。

    宁毅偶尔闲下来,侧耳听听,那边锦儿与小婵的声音也小,隔了一道舱壁听不清楚,只是偶尔听得小婵“啊啊”的叫唤,再听零碎的声音,似乎是元锦儿在教她下腰什么的。平心而论,纵然平rì里太过活泼跳脱,在宁毅面前没什么形象,但能够拿到花魁的名声,锦儿同学确实是位漂亮得一塌糊涂的长腿帅妞,舞又跳得非常好。但听得片刻,宁毅自然也就知道那边并不是在教授舞蹈,一时间有些无语,那边云竹坐在床沿,同样也用书本遮着嘴,以有趣的目光看着他。

    小婵被折腾得一阵,便不堪受辱地跑掉了,锦儿舒展着身子哼着歌进来,得意洋洋,宁毅猜测,她心中想的多半是教会了小婵房中术就可以让她跟檀儿争宠,把苏家弄得家宅不宁的这种算计。

    不久之后小婵才再次进来,大船一路前行,阳光自敞开的窗口照shè进来,宁毅偶尔写、偶尔想,偶尔又与几人说上几句。云竹看的也是此时流行的言情话本,里面偶尔会看到些诗词,大家若感了兴趣,她也会轻声唱出来。词作固然平平无奇,但在云竹的歌喉之下,却是婉转动听,小婵有时候也会听得入了神。

    傍晚时分,船队在岸边的小镇上停下,闻人不二等人就过来找他,大家在码头附近的石滩上走一走,说说主船之上的情形。有时候宁毅往主船那边瞧过去,会看见小郡主周佩从船舷上望下来的样子,表情雍容,目光大方自然,只是扫过宁毅这边的目光里,明显蕴着些成为了超级间谍般的代入感。

    夕阳西下了,码头上、船队间又是热闹的气氛,大破水匪的余温未散,夜晚歌舞升平的庆祝,有时候歌声从主船之上传来,觥筹交错,尽管防御并未松懈,但陈金规那边想来已经被捧得晕陶陶的了。

    能得到这么多皇族、官家子弟的赏识,甚至于周佩都能帮忙奉承一番的话,进京之后,升官发财之类的事情,想来是少不了的。

    此后一宿无话,再到天明时,船队启程前行。此后几天的时间里,船队一路平安地经过了大半的路程。每rì里看来悠闲没什么事,宁毅也大都与云竹、锦儿、小婵等人聚在一起,各人也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偶尔他会拿出自己会的歌来炫耀一番,只是照常的得不到认同,锦儿吐舌头做各种怪脸,小婵仔细听,云竹则会想着帮忙改改。

    只是每rì里坐船,实在也有些无聊。云竹xìng子淡泊,小婵也当惯丫鬟,多数情况都能适应,锦儿偶尔便有些气闷,这大都是宁毅惹的祸。

    事实上,若是只与云竹同行,锦儿未必会有什么气闷的感觉。只是这中间插入了宁毅与小婵之后,众人的中心不免就变成了宁毅,她以往对此倒不见得有什么不爽,但眼下的情况中,宁毅与云竹姐与小婵都有肌肤之亲,有时候不经意之间有亲密的感觉,便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排除在外了一般,她发不了脾气,偶尔与宁毅斗嘴输了,难免就有些生闷气。这个时候云竹也就只好去安慰一番,或是宁毅出马再吵一阵,她倒也并非记仇之人,有时候宁毅刻意让她消气,她吵着吵着反倒会笑出来。

    这天傍晚到得徐州地界,船队靠岸时,天sèyīn沉,风很大,看来不久之后便可能下雨。锦儿与宁毅斗了一番嘴,正在气头上,船停之后便下来吹风散心,走到码头附近的河堤边时,听得前方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传来。

    前方行走的除了一男一女,女子身边还跟着丫鬟与下人,两人聊天,男子说的似乎是什么地方有人惩治贪官的事情。那男子说得有趣,锦儿看了几眼,这两人她都大概认识,带着两名仆从的女子是哪位据说有京师花魁之称的李师师,至于男子身材颀长背影与侧脸也都俊朗,是主船上哪位叫做王闲的年轻人。这几天时间里,宁毅提过主船上有这样的一个人,在宁毅口中,对方是个大帅哥,可以与她以前见过的扬州很漂亮很漂亮的小帅哥媲美的,宁毅甚至还打趣过,若是她看到了说不定会心动。

    她因为这事,之前曾远远地看过这男子一次,此时听得声音,倒还不讨厌,他说着惩治贪官的事情,妙趣横生,说完之后,旁边的李师师倒是轻声问道:“这样说来,梁山的好汉们,倒也并非滥杀无辜之辈了。”

    那王闲道:“这个我却是不好说的,毕竟是在造反,但这年月里,不公之事到处都有,乡下民间,确实听说梁山的好汉是替天行道的忠义之辈……”

    “原来如此……”

    李师师点了点头。跟在后方的锦儿一时间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以前还听说李师师与宁毅是旧识。宁毅一家人都快被杀掉大半了,她居然在这里说梁山泊是好人。心中不爽,当即便喊了出来:“全是瞎扯,胡说八道,你们凭什么说梁山的人是好人!”

    她这样一喊,前方两人回过头来。那王闲愣了愣,颇有风度的拱手道:“这位姑娘是……”

    “你管我是谁!你凭什么在这里说梁山的人是好人!”

    “在下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姑娘若是有什么……”

    “道听途说那就是……”

    锦儿正嚷着,一旁有人影陡然走了过来,伸出一只手直接拥住了她:“锦儿你在干嘛呢,知不知道云竹找你好久了,你还在这里跟人吵架。”

    那忽然过来的正是宁毅,一时间他几乎是直接抱住了元锦儿,锦儿身体僵直在那儿,愣了一愣,那边李师师也愣了愣。无论如何,这个动作真的是太亲昵了,但元锦儿还在气头上,随后挣扎一下,手指过去:“他们居然说梁山是好人,你……唔——放开我——”

    话没说完,宁毅已经扯住她的两边脸颊用力拉开:“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整天还跟人吵来吵去,淑女一点好不好跟我回去!”他搂着锦儿就走,锦儿这时才感受到害羞,全身发烫一时间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被宁毅搂着像面团一样的走了。如此走得几步,宁毅才回过头来,笑着说道:“对不住对不住,小孩子不懂事,两位继续两位继续,就当没见过我们,先走了,告辞。”

    这话说完,才搂着锦儿再度用力,往回去的方向走掉了。王闲看着两人消失,笑着说了句:“真是奇怪的人。”一旁李师师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

    当众将锦儿抱住的这种事情未免有些过了,但宁毅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办法,送她回去将她稍微安抚一番,交给云竹摆平。他与闻人不二碰了个头,也是这天傍晚,徐州地界的这个小码头显得颇为热闹。原本在洪泽湖一战中,陈金规麾下水师伤亡比较多,申请了途中的增援,到得这边,一队百余人的队伍才过来汇合,完成了交割与报道的仪式。这样一来,安全事宜更是无虞,晚上照例又是庆祝的宴会,不久之后,暴雨便下下来了。

    这天夜里,整个码头都睡得相当沉,偶尔有清醒之人被打晕的闷响声,也掩在了忽如其来的大雨里。直到过了午夜时分,骤雨渐歇,才有第一声呼喊发了出来。当大部分的人丛**的后遗症里醒过来时,他们才发现,四艘船中的其中一艘,已经被那新来的一百多“水兵”趁着大雨与黑暗无声无息地开走了。

    而在洪泽湖的事件之后,真正的生辰纲恰恰是被人转移到了那艘船上,此时便已被人悉数劫走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