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五三章 人生路窄 所谓缘分
    这天深夜,陈金规手下的水师一面审问俘虏一面追击,在凌晨找到了几个水匪的寨子,在其中一个寨子里,救出了被绑架的小侯爷卢纯。

    在被绑架的这段时间里,卢纯并没有看见绑匪的样子,只是不停的被转来转去。在救出他的这天夜晚,大概绑匪也已经知道了战事的失败,想要再将他转移地点,却恰好送到这个寨子里,被攻破营寨的水师给救出来。

    眼下来说,能够得出的结论也就是这些,更进一步的东西需要对水匪的深入审问才能知道了。就陈金规来说,自然是希望可以留在这里将整个事情连根挖起来再走,但另一方面他也有护送生辰纲的任务在身。为了卢纯固然可以顶住压力留下,要是事情已经搞定,还要留下,那争功的嫌疑未免就太大,一点立功的机会都不留给同僚,这是为官大忌。

    除开军政的一方面,密侦司对于这类事情则只有建议权,这是摆在明面上的制约。生辰纲遭人觊觎的隐患得以消除,奖赏与陈金规那边也并非是一个系统。当然,更多大部分的人既不了解陈金规也不知道密侦司,只是在大胜之后第二天的雨中,半个盱眙都张灯结彩俨如过节一般,想必不久之后,从盱眙到淮安,甚至更大的范围里,都会开始大肆宣传这次清剿水匪的胜利了。

    宁毅在这天搬到了云竹与锦儿所在的船上住,看着外面向陈金规等人道贺的陆陆续续过来,鞭炮在雨里搭了棚子乱放。同时去洪泽湖追杀水匪的士兵也已经陆陆续续地回来,由于连夜的追杀战斗,这次虽然战斗的情况近乎一面倒,但伤亡的士兵比预料的要多,昨天下午一开始在湖面上打的那场还算顺利,后来追去水匪的营寨里已是夜晚,尽管仍旧占了优势,但黑夜之中仍旧是死伤不少。只是救出了小侯爷又获得如此大胜。领兵的将领也已经忘记了自身小小的伤亡,毕竟无论如何,这次的大胜都会获得大大的封赏,谁都不会被亏待了。

    昨晚被抓捕的水匪是连夜审讯的,但整个一天的时间里得到的各种消息还不够拼出事件的完整拼图。当然这也没关系了。船队原本的五艘船被炸毁一艘,此时还剩下四艘,不过在这天晚上。陈金规那边也就决定下来,到明天早晨,船队就将继续启程,为了早一rì将生辰纲送抵京城不再浪费时间。至于各种后续手尾,就交由盱眙县的其他人负责,以将这次水匪绑架事件继续深挖。将参与人连根拔起。

    对于这一决定,盱眙 ” ” 的众人恨不能敲锣打鼓地拍手称快,这天晚上雨势稍减,自然又是大摆筵席,请了陈金规与一众贵公子赴宴。如此一来,码头这边虽然守卫不少,但终究还是清静了许多。吃过晚饭之后,周佩过来找宁毅。规规矩矩地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可怜兮兮的像条小狗。

    “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说啊,郡主殿下。”

    “老师你知道的……驸马爷爷的回函一定已经到了……”周佩抿了抿嘴。“我想上京……”

    宁毅看着她好一阵,笑了起来,随后将一封信函放到她面前:“我不知道那老头子怎么想的……我确实可以帮你这个忙,不过你也得帮我一个忙才行。”

    “好的好的,什么忙老师你说。”周佩兴奋地将那信件拿起来看,看了一阵之后还说道,“你看你看,我爹爹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对我要上京居然没有说话。哼,他给我选郡马就是怕别人说他当爹爹太马虎而已……哦,老师,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啊?杀人放火还是坑蒙拐骗,我听您的。”

    “是仗势欺人。”宁毅笑着说道,“我要做一件事情,需要有些人听不到我的名字。但船上人太多了,前不久卓云枫把我的名字告诉了他的朋友,他的朋友告诉了李师师,李师师所以才过来找我,但到这里就够了。不久之后那个叫做王闲的人会上船,我不希望他听到有人说起宁毅这两个字,但卓云枫那边,我们是没法去说,也不太好预防,这件事希望可以交给你。”

    周佩眨了眨眼睛,随后小声道:“那个王闲有问题?”

    “可能有问题。”宁毅点了点头,“但我不要打草惊蛇,你要注意的是,如果很刻意地jǐng告卓云枫和他们的朋友,他们对着王闲的时候,反倒有可能弄出什么问题来。具体用什么方法,你要自己拿捏好,有问题吗?”

    “没有。”周佩笑得灿烂,她从小学的其实也就是在这些人之间来往,对于人心、御下之类的事情必然有自己的心得。说起与卓云枫这帮人来往,宁毅必然也是不如她的,因此也就没必要对她做出什么建议。

    “另外目前在那边船上你的身份最高,接下来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保镖,可能是齐新勇他们三个人中的一个,到时候你配合一下。除了如厕,其它时间他都会跟在你附近,不要使小xìng子,不要喜欢上他,最好是到了京城找个靠谱的皇亲国戚,门当 . . ””户对、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回去以后,我也好交个差。”

    康贤寄过来的书信便有这层意思在其中,言道既然小佩不肯在江宁找郡马,就干脆让她进京贺寿,同时自己找个中意的男孩子回来,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周佩听得脸红红的,随后扑哧笑出来,却终究不敢接话。岔开话题道:“那个王闲那么厉害啊?那他是什么人呢,怎么会过来的?”

    “现在还不知道。”宁毅摇了摇头,“但如果他真的是,大概就只能说是……呵,是缘分了。”

    ******************

    宁毅的那句“缘分”一度令得周佩古古怪怪地看他,待到小郡主离开之后,宁毅从窗户往外面看出去,雨基本上已经停了。码头上不少士兵巡逻,但由于没有多少人吵嚷说话,即便灯火通明还是显得有几分孤寂,檐下滴滴答答的掉水珠。他出了门过去找云竹与锦儿,亮着油灯的房间里,锦儿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云竹坐在窗前的桌边。低头翻着书卷。

    宁毅站在门边看了好一会儿。云竹也偏过头来,嘴角噙着笑意注视他,油灯里的光点微微摇晃着,将她头上白sè的发巾染成暖黄sè,忽明忽暗的。

    “还不进来,半夜站在女人家门口,会被人说的。”

    云竹轻声说道。宁毅笑了笑,看看两旁:“这船上人又不多。”但终于还是关了门进来了。

    几艘船这一路上来,主船之上住的自然是那些达官权贵的亲属,其余几艘,除了装有各种值钱货物,住的则多是不用随时跟在身边的丫鬟、下人。也有凭借关系一路上京的,甚至于拖家带口,领着几个孩子。云竹与锦儿所在的这艘船上倒还算是相对安静点。宁毅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气氛显得静寂安谧,云竹将身子侧过来靠在他肩膀上。

    “最近很忙吧?”

    “事情是有些多,对不住,没时间陪你们。”

    “没关系啊,我也有很多事情做的。”

    “什么事啊?看书?”

    “听你的事情。”

    “嗯?”

    “我……我听说发生的事情。然后就猜。立恒你在里面做了哪”赘婿 第三五三章 人生路窄 所谓缘分”一些事。以前在江宁的时候,我便喜欢听别人说起你的事。参加了什么诗会,作了首什么词,大家的反应怎么样。现在也一样啊,何况我还跟在你身边了……”

    云竹靠在他肩上,闭着眼睛,轻声说着自己的心情。这些天来嘈嘈杂杂的气氛里,估计她也在猜着宁毅在背后作了些什么事情,而在宁毅并“不知道”的方面,或许还得加上了小婵的诉说,身边有个这样的女人在,宁毅的心中总也是不孤寂的,伸手搂住她。

    “我想起早一两年,你想要弄个煎饼摊时的样子,我每天早上从你家门口跑步过去,说说话什么的。那时候我告诉你,若有一天变得太复杂,可以想想最开始是个什么样子。这两天我处理事情的时候偶尔也想,是不是又要把事情弄得很麻烦……”

    “立恒觉得累吗?”

    宁毅摇了摇头:“我以前走错过方向……”他轻声说了一句,随后道,“其实人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还是不会变的。就像是走在野外,你可以生个篝火、建个房子、养养鸡打打野猪,有时候你总会碰到老虎,它要吃你,你就得杀它。对人也是一样,苏家这件事情,梁山就是老虎,说道理是没用的,复杂也好简单也罢,这件事我都要做,不过……明天我过来陪你吧。”

    “嗯。”云竹点了点头,过得片刻,才睁开眼睛,有些迟疑地问道,“呃,那……你家的小婵姑娘怎么办啊?”

    “总得让她知道的啊。”宁毅想了想,笑起来,“你们之前也见过,你救了宁曦,她对你也挺有好感的,嗯,我就是过来跟你们一起看书写东西,你跟元宝同学要聊天唱歌都行,我不打扰你们,就跟小婵说……咱们是红颜知己什么的,我是才子你是佳人什么的,惺惺相惜但是相敬如宾,说不定你们还能成为好朋友呢……”

    “呃……”云竹一时间有些呐呐无言,总觉得对方的眼中有些戏谑的意味,但她私下里与小婵已然认识了,又不好说些什么不认同的话来。为难片刻,宁毅的笑容愈发有趣起来,手已经伸进她的衣裳之中,她自然知道宁毅要干些什么,感受着对方手掌在自己身躯上的移动,低下了头,肌肤却是滚烫起来,轻声道:“立恒,这个……便叫相敬如宾么……”

    “大部分时间是……”

    灯点摇曳,墙上的身影变幻着,过得片刻,宁毅将云竹的身”赘婿”体放在床上,解开了衣带裙系之后,外面传来了欢快的敲门声。两人微微愣了一愣,此时云竹的身躯半露,胸口上停着宁毅的手掌,满脸的cháo红,但那敲门声一听便是锦儿的,一愣之后,她才将双手撑在了宁毅的胸口上,随后笑了出来。

    “太过分了……”宁毅翻了个白眼。门外锦儿在说话:“云竹姐、云竹姐,过来开门,我回来了……”哼着调子像是在唱歌。随后又道:“云竹姐。你在洗澡吗?”

    云竹回答一句:“是啊,等等。”那边“哦”的答应一句,在门外蹦蹦跳跳的,宁毅翻了个白眼,待到云竹将肚兜系好,衣服拉起来,才走到那边开了门。跳来跳去的锦儿“呀”的与他对望了片刻。随后探着头朝门里看,只见赤了双足的云竹姐正抱着衣服坐在床上笑。她这时候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清楚宁毅是个什么心情,眨着眼睛预防他发飙。宁毅摇了摇头,说了声:“太过分了……”出门走掉,她才高兴起来。跳进门里,探着头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这才高高兴兴地将门关上了。

    “云竹姐,多亏了我回来,你才没有被那个登徒子给轻薄了哦……你以后不要这样子啦……”

    宁毅稍稍走远,听得那边隐约传来锦儿的声音,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

    这小小的插曲当然不至于让宁毅真的感到有多么的沮丧,他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也不过是让云竹与元宝儿那个傻瓜更加开心一点。当然。男人的yù望上来了,一时间也未必能完全冷静下来。他走出船舱,看着码头上的夜sè,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为了庆祝这次大胜,城里的宴会还在开。码头上士兵巡逻、闲人不多。宁毅在船舷上站了一会儿,有几个人从门口那边进来,守门的士兵正在检查着文牒、手令等物,也不免朝那位蒙了面纱却仍旧漂亮且气质娴雅大方的女子多看了几眼,这却是领着丫鬟、随从,带了一些随身物件的李师师。她今晚竟没有被邀请去参加宴会,又或者是推拒了此事,在旁人都未回来之前,到这边来了。

    宁毅想了一想,方才从船上下去,与检查完毕,进入码头走上主船的李姑娘打了个招呼。师师姑娘对于他毕竟亲切,在船上聊了几句,问起宁毅住在哪儿,宁毅才指了指一旁的那艘船,片刻之后,两人互道再见,告辞而去。

    ”娱乐秀”回到这边这艘船上时,宁毅朝那边看了看,只见住船上李师师的舱室里也已经亮起灯火了。这次见面简简单单,但想要达到的目的,该做的事情,基本都已经做好了。

    不久之后,县城里的宴会散去了,晚上歇在船上的众人陆陆续续地回来,同行的还有那位名叫王闲的男人,由于受到一众公子哥们的重视,也被安排在了主船之上。

    过完这一晚,第二rì早晨,当众人陆陆续续地上船,船队也已经再度准备起航。早膳时与众人交谈,李师师倒也不动声sè地问了问旁边几艘船上住的大抵是些什么人,她身边的丫鬟自然是安排在主船上,但例如随从等人,便只能在另外的船只上安排下来。至于宁毅所在的那艘船,在众人眼中,便是有些关系但很显然并没有太高身份的随行人员安排的地方,例如某些高门大户的师爷啊、管事啊、账房啊,若有必要随行进京,便也安排在那儿。

    在她心中,早知道宁毅有着江宁第一才子的美誉,原也以为宁毅该已被这些贵族圈子所接纳,但此时看来,情况竟也有些不太对。或是赘婿的身份连累了他,又或是他xìng子有些孤傲她在杭州时曾听过“道士吟过两首”的笑话,但这样的人必然是不讨喜的她没有长居江宁,对于宁毅在旁人眼中的定位,终究是有些拿捏不住的。

    又想起昨晚问他住在哪边时他的神情,心中或许是介意,但又显得清高这样的人,其实她见得很多,颇能想象她是最能处理交际、调整众人心情的人,本来还想着若有机会不妨与众人聊聊江宁的才子,聊聊青玉案、明月几时有,但现在想来,就该审慎了。若是跟众人聊起了江宁第一才子的名字,然后众人才发现对方竟然在那边的船上,以那等孤傲的xìng格来说,能得到的恐怕就不是成名的喜悦,而是被所有人轻视的难堪了。

    这天上午,望着后方跟随着的那艘船上的景象,师师姑娘轻声地叹了口气。同一时间,宁毅正在房间里与云竹、锦儿、小婵这样的组合过着有几分陌生又显得有几分悠闲的上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