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四九章 旅程小事(下)
    卓云枫过来找宁毅的时候,正是这天傍晚,在这之前,宁毅正在考虑有关在武朝建立一个巨大的舆论体系的问题,已经到了有些苦恼的时候。

    有关于宁毅上京要做的事情的步骤,首先当然是要对付梁山,但根本目的则是要开始应付几年内有可能到来的靖康或是金人南下的类似灾厄。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其实大部分事情是按部就班的,如何富国强兵,要做的事情在大方向上其实都差不多,人的能力其实是在无数细部上表现出来。但当然,也有一些事情,可以在根本上起到一定的改变,找到一个支点,撬动整个大局,例如变法。

    但是大局上的变法,宁毅是敬谢不敏的,他不敢涉入这种层次的事情里去。这次上京,自己能做的,还是在许多细部上的能力,曾经经营公司的经验,后勤上的管理与协调,各种小问题的解决,yīn谋的使用,只要人xìng没有大的变化,他做起事来就不至于搞砸,毕竟商战也就是人跟人之间无所不用其极的对抗。而在这之外,倒是有一个可以决定根本的空白区,他考虑过要去填补。

    步骤是这样的,在上京之后,通过秦嗣源的首肯,加上他曾经的经验,以最快的速度,在全国范围内铺开“竹记”。纵然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xìng,但在有国家机器的支持下,许多现代化的商场经验,还是可以在武朝用起来,这一点问题并不大,然后以“竹记”为基础,铺开一个巨大的说书、娱乐行业,面向的群众,则是那些完全不识字的乡下人,也是如今武朝的超过百分之九十以上并没有话语权的人群整体。在这个范畴上,一时间应该不会遭到贵族阶级的反扑。

    要将这样的东西铺开,需要满足的条件当然也有各种规格化的建立,培训体系的规范,生产成本、流通渠道损耗的降低。一如后世超市逐渐取代百货商店,而网店又开始挤压整个现实市场的过程。

    纵然武朝目前还并不具备发展资本主义的基础,但宁毅手中也足有超过一个时代的可用经验,只要在政治层面上一时间不受打压,竹记就可以像蝗虫一样的在各个地方迅速铺开。如何与官府打交道,行贿,如何摆平一个地方的黑帮,这些事情,在后世发达的资本主义体系里也是有着极端专业的方法的。

    当他真心想要放出这些东西时,竹记可能就像是淡水系统里进入的第一条食人鱼,至于它繁衍后会有怎样的害处,宁毅暂时不管,但依靠竹记,这个娱乐系统会向着整个社会宣传一些极端简单而廉价的道理,譬如“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在几年之后将整个社会上的绿林草寇引向北方。

    眼下的武朝,并没有足够的舆论监控和宣传系统,虽然每朝每代文字狱肯定是有,但针对的,仍旧是不到社会百分之十人口的读书人。宣传系统则几近于无。特别是没有人会对着社会底层平民宣传什么事情,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可能一辈子也没听过几次故事,而江湖人士、绿林盗寇之流,真正会去听的,也只是一些简单的说书、戏曲,这些东西里的故事简单又直白,但大多并没有刻意的舆论导向,顶多是一些人们喜闻乐见的快意恩仇又或是剑侠、桃花运之类的意yín、奇遇,简直就是一片尚未被开垦的处女地。

    但是如后世所知的许多文人写的有关爱国的诗词、骈文,放在朝堂或是文会上或能引得一帮书生喝彩,但若是放在社会底层,说白了,谁知道你宣传的是什么?绿林众人有几个会读出师表,又有几个懂它的意思,拿锄头的、当兵的众人又有几个会因为杜甫的诗词满腔悲愤。

    此时的整个武朝社会都是极其淳朴的,不识字的人们远比后世用惯了网络的宅男好忽悠,只要几年的时间,人们都会产生更多的忧国意识,纵然不能在根本上除掉那些绿林山匪、武林人士,但大局上只要倾斜一点点,这力量加起来,就足以推动整个社会。在这个意义上,养一帮人写小说、戏剧,要远比养几个顶级文人写出传世诗词来得有xìng价比。

    这是宁毅唯一能想到的或许能在不过多惊动特权阶级的情况下撬动整个社会的支点。但问题仍旧有很多,最重要的是他在犹豫要不要让武朝掌握这种核武级的东西。他曾经跟刘西瓜说过如何给底层士兵洗脑,也曾跟陆红提讲过宣传的重要,但老实说,一个便利的、遍及整个社会的舆论宣传系统才是这些事情真正得到推行的最好基础,可要是它真的运行起来,霸刀营也好吕梁山也好以后的rì子只会更加难过,这是温水煮青蛙,怎么防都防不了的。

    宁毅并不知道自己此后跟武朝的关系到底会怎么样。他只想阻止金人南下,可是有些东西从他开始想要做事时就想好了,此后必然会得罪人,也许会得罪很多人,他不是讲求为国为民的老好人。想要做事,是因为看见有钱希文这些人,有刘西瓜、陈凡这些人,有这样那样能让他认同的、值得去救的人。可如果到最后有诸多事情反扑己身,他也绝不会坐以待毙,这是他曾经想过的最坏的结果。

    也是因此,当这个舆论宣传系统的构想基本做好,他反倒是有些犹豫起来,此后勾勾画画的做修改。当卓云枫过来找他,事情也正想到关键的时候,不过,对方过来要说的,看来也不是什么小事。

    “我知道周佩就在旁边,宁先生原本住的房间里。”

    将卓云枫引进房间里坐下,顺手还给他倒了杯水,果然,坐下之后,眼前的少年人开门见山说的,便是这一件事情。这样直接的说话令得宁毅的心思有着些许的停留,他便点了点头,手中拿着毛笔,看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与郡主从小便认识,她心中有什么事情,怎么想的,我都清楚,从两年前开始,康王府最初准备替她选夫婿的时候,她心中便有些不情不愿。我知道她的xìng子,她想要见识更多的人和事,只是见到一个江宁,她心中总会觉得不够,宁先生也知道,郡主是很聪明的,大部分的男子……其实都比她不过。”

    卓云枫说到这里,看看宁毅的样子,只见对方在那边看着他笑,却也点了点头。其实宁毅的反应令他有些意外,有关于这次来见宁毅,说话方面他已经反复斟酌许多遍,本拟第一句话就会让对方大惊失sè的,谁知道宁毅反应平淡,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小觑了聪明人。但在他想来,对方心中想必已经是天翻地覆了,只是喜怒不形于sè的表面功夫做得好,这时候笑着点头,该是心中大乱的象征。

    他却不知道宁毅心中正想到如果不用舆论宣传做理由,如何说服秦嗣源将足够的政治资源往竹记倾斜。但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不大力地推销,秦嗣源就算知道宣传有用,应该也不会对酒楼的娱乐业太过重视。反正竹记要做的事情简单,无非是赚一大笔钱,然后整天请人说书唱戏,只是内容自己把关。另外……这个卓云枫看起来是挺聪明的。

    “早些时rì里,王府里因此事逼她逼得紧了些,她私下里跟我谈起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出走的意向,只是还不甚坚决。但这一次……想来是真正做好了决定。原本我也只是猜测,但昨天才确定下来。我知道郡主她一向钦佩宁先生的才学,却不知她是如何说服先生的……原本我也不该就此时说得太多,但朋友一场。宁先生,此事有关郡主清誉,康王选婿在即,她却从家中逃出来,原本一路北上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若是让人知道……知道郡主她与谁谁谁共处一室。宁先生,此事我说得重一些,到最后,我怕她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我不好就此事与旁人提起,但宁先生总得未雨绸缪才好。”

    卓云枫口中的自然是相对委婉的说法了。在周佩的一干朋友中,他的心xìng智慧都是颇为出众的,但也是颇为骄傲之人。周佩第一次婉拒了他家中的提亲之后,卓云枫便再不提起此事。他对周佩的xìng格太过清楚,知道周佩自小受康贤的熏陶,崇拜的是那些有能力有才华的人,可少女心xìng,也总觉得这世上还有诸多更好的风景,他若是不能在最高的水平上证明自己的能力,是很难得到对方的芳心的。

    而最高水平的舞台,自然就是京城了。

    从之前的许多事情中猜测到周佩有逃家上京的心思,后来宁毅的回来,恐怕更加加深了她将计划付诸实践的想法。从早些时rì的谈话里,卓云枫便大概猜到这事,他决心上京,这想法当然有些冒险,好在这两天能够确认下来,小郡主还真的做了这等出格的事情,他也就不算白跑。

    在他原本的计划里,最好的可能是他一路上帮忙和照顾小郡主上京,然后在汴梁以诗词文采压服众人,同时也能在皇室宗亲间暂露头角。可惜当确定周佩住在宁毅的房间里,他才感到不妥,这次过来前原本是想过两个可能的,要么两人真只是单纯的师徒关系,要么……宁毅比周佩大得也不过六七岁,他才华横溢,小郡主又一向钦佩他,若是说这对师徒暗中有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也未尝可知。

    因此他过来寻宁毅,话语之中其实还是隐含暗示的。周佩随船上京,路上若与你一个小小赘婿扯上关系,周佩被人说的可能是名节,但康王府若真的发起飙来,真扛不起的,终究还是你宁毅。

    他一番说话,中间看着宁毅的表情,见宁毅偶尔点头,或是皱眉沉思,虽然不至于大惊失sè,但显然心中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可怕。他也算皇室宗亲,这类暗示敲打、察sè入微的本领都是自小培养,这时候便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不由得有些得意,宁毅若是够聪明,想要从这些事情里脱身,就得跟自己做些交易。

    到得最终,小郡主的存在还是会被公布出来,而且最好的方法还是表示小郡主是与自己一道,宁毅一介白丁,扛不起与郡主同路的闲言,自己却是可以的,而此后整船权贵,也都会下意识地将自己与小郡主的关系拉在一起。这些闲言碎语,最后自然也会在小郡主的心中堆积起分量来。

    他如此想着,又说了几句家中与郡主那边的关系,随后,却见宁毅也是点了点头,在那边站了起来,道:“说得有道理。”卓云枫倒也不期待他说得太清楚,但说完这句之后,接下来的发展,却是颇为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宁毅将他领到了门外,拍了拍隔壁的房门,卓云枫听得他说道:“周佩,在吗?”

    卓云枫不由得愣了愣,房间里已然传来细碎却轻柔的脚步:“在啊,先生,我也有事……”那是他几乎从未听过的周佩轻快的语气,一面说着,房间里少女一面打开了门,然后也微微愕然了一下。周佩此时穿着的是颇为平民化的衣裙,原是她向小婵借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小婵穿在身上漂亮又有气质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却着实有些格格不入。

    周佩平rì在宁毅身边颇为自然,甚至有些没大没小的感觉,但此时见到卓云枫,还是在陡然间素静了气质,微微低头,拉上敞开的外套——实际上里面的也是外衣,只是周佩如今身体显得有些弱,便穿了两件,外面一件并未扣上。下意识地拉上衣服后,她低了低头:“什么……”

    “有人找,你的朋友,自己招待一下。”

    “……嗯。”

    周佩看了卓云枫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卓云枫这时候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了。本该是男人之间的对话,他有预测过宁毅的心情、应变,有预想过各种的应对,但正因为心中审慎郑重,却怎也没想到宁毅会顺手就把他直接塞到周佩这里来,这下子他该说什么才好……他正与周佩见礼,宁毅皱眉想了想,问周佩道:“刚才说有什么事情?”

    “没、没有。”周佩摇了摇头,随后见宁毅要离开,又道,“我待会找你说……”

    “哦。”宁毅点点头回去了,一时间倒也懒得再管周佩与卓云枫这等少年男女的纠葛。只是心中想到,周佩穿着那些名贵衣服时固然有公主、郡主般的高贵气质,穿上小婵的衣服后倒像是个村姑了,却也颇为有趣。

    心中想的这些东西,若要大修,一时半会是很难真正定下来的,他想得一阵,耳听得隔壁一对少年男女的说话,隐约听来倒也不甚亲热。卓云枫在宁毅面前固然意气风发,但对上周佩,却有些心烦意乱一蹶不振的感觉了,在宁毅看来,显然也是因为卓云枫喜欢周佩才会这样。他想着待会若周佩过来找他,倒是要说上几句,不要眼高手低,错过了好姻缘,这卓云枫在眼下的年纪上,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了。

    过得一阵,外出的小婵也已经回来,她是出去看苏文昱的晕船症好得如何了的。由于这天停靠盱眙,宁毅便让晕船晕得厉害的苏文昱下船就医,免了进一步的折磨。这次上京,苏家出动的包括家丁丫鬟在内也不过十余人,小婵将每一个人的状况都掌握得清楚,也算是接了苏檀儿的衣钵,有着“小小当家主母”的风范。宁毅给她倒了杯茶,她坐在床边捧着茶杯将各人的情况说啊说的,发髻在脑后可爱地晃动,宁毅偏着头看了一阵,随后才笑着跟她说起周佩追求者的事情。

    不久之后吃过晚饭,有关于那位小爵爷的事情仍旧没有进一步消息,码头这侧灯火通明,戏台上唱得热闹,几艘大船上的灯火连成一片。周佩与卓云枫聊过之后,已经出去前方大厅用膳,宁毅记得周佩似乎要找他有什么事,吃过饭后继续想事情,做修修补补,小婵便不打扰他,替他泡了茶后出去看戏去了。但等得一阵,周佩还没有来,想来突然露面,应酬甚多,宁毅起身出去清醒头脑,也不打算再等,转了一圈,去到另一艘船上找云竹与锦儿。

    他知道云竹与锦儿这些天并不抛头露面,便一路径直去那房间,走到那房门口时,却微微愣了一愣,因为房间里传出隐约的声音,那声音不是云竹也不是锦儿的,听来有些低,说的事情却极为熟悉。

    “……那段时间,身边什么认识的人也没有,姑爷一个人,伤才刚刚好,又要带着我这个什么忙也帮不上的小丫鬟。云竹姑娘,锦儿姑娘,你们想啊,杭州那种地方,周围全是反贼,成天到晚外面都是想要杀掉姑爷为谁谁谁报仇的人,那个霸刀营的态度也不清楚,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杀掉了。可就算是那个时候,姑爷也没有做出什么为难的表情来,很多时候还故意逗我开心……我就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有些时候躲在房子后面偷偷地哭,我可也没有害怕,只是觉得,姑爷真是太好了……呃,现在是相公了……”

    最后那句的声音小小的,有些满足又因为在别人面前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却不是小婵又是谁,宁毅几乎都能看到她一面说着一面碰手指的赧然神情。他将额头贴在舱壁上,有些无言,他这一路上都还将云竹的事情瞒着小婵,也曾经想过小婵以前“恶狠狠”地跟他说会跟小姐联手欺负别的女人,却想不到两边就已经勾结上了。其实现在想来,当初在苏府小婵抱着宁曦逃跑时,便是云竹出来救下了孩子,以小婵的xìng子,承了那人情对云竹心中感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当他在船上发现这事情的时候,盱眙县最大的青楼西苑当中正是一片歌舞升平之sè,歌舞俱欢,就在正厅一侧的一个小房间里,却有一双眼睛自悄然打开的窗户中往出来,扫视着这次过来的宾客,以及她安排在门口那边等待的丫鬟,微微蹙着眉头。她年幼之时便是一众孩子、青楼妈妈注视的焦点,自成名之后,拜访、倾慕者更是趋之若鹜,一时间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已被宁毅放了鸽子——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幼年相识的交情,他也该过来啊!

    她这样想着,随后又有些担心起来,最近几天盱眙似乎也不甚太平,他不会凑巧也出事了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