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三四五章 临行(下)
    第三四五章 临行(下)

    武朝景翰十年四月十五,江宁城郊的草地间,大大的风筝下系着装有小猫的笼子,远远飞走。小君武望着那风筝,立下了志向。

    少年立志,心存高远,实在是颇为可喜的一件事,若是有着先见之明的人在此,或许还会说此子将来必成大器。不过对于宁毅来说,若是成功了固然可喜,即便不成,至少也找到了自己可做之事,而不成的可能其实还是更高的。正如西瓜想要的“大同”,君武想要的“格物”也是一般,他放下了种子,但不到必要的时候,不愿太过执着。

    君武此时才刚刚发育不久,个子还是矮矮的,兴奋地与宁毅说着有关格物的事情。倒是一同过来的周佩,往rì里总喜欢对着弟弟说教一通,今天倒是颇为文静,或许是看清楚了君武想要实现心中抱负首先还是得当好一个小王爷吧,少女此时气质端庄,已经有了亭亭玉立的感觉。

    她话不多,据说康王府已经铁了心开始给她物sè郡马人选,几位江宁的少年才俊正在争夺不清。甚至还听说了几名贵族才子在某某楼中摆下场子,为了这位小郡主比文论武的消息,几天时间内在江宁府传为佳话,只是宁毅正在为家中事情cāo心,只能听得一鳞半爪,不甚清楚,但想来颇为jīng彩。

    被风筝带上天空的猫笼在不久之后断了线,小猫掉下来应该是摔死了,城郊的草地上,康王府的几名家丁跟着呼呼喝喝的君武过去寻找。少女这才朝宁毅福了一福:“老师,家中一直逼着招郡马,老师觉得……怎么样啊?”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能说什么?你那么聪明,想必是心里有想法才来说的吧?”

    周佩低下头:“我以为老师会有些不一样的说法……这次怕是躲不过了啊。”

    宁毅有些同情地看着她:“我也是这样子成亲的,后来也还不错。这些事情,每个人都这样子过来,别说很难躲,躲过了反而更麻烦。你现在的年纪,郡马是谁,随便你挑,若是年纪大些,就是人家挑你,说不定还会有人在背后戳你脊梁骨。我听说那些相当郡马的年轻公子虽然不能说是家世顶尖的,但水平都还不错,你跟他们估计多少都还算认识,能够任你挑了,你还想什么?”

    “我、我心中还是不甘。”周佩轻声道,“我小时候觉得,便是女子也能做到许多事情,后来发现不成,我也希望弟弟能够成才,至少将来当个有用的王爷。如今他虽然不能经世济民,但至少研究那什么格物,将来也是有用处的了,可……可临到头来,我心中还是不甘,凭什么男人可以做的事情我就不行。那些选郡马的啊,我认识倒是认识……都是半桶水的家伙,一个个……都没什么真材实料的。”

    实际上,驸马也好郡马也好,一旦入赘皇家,一生便与仕途无缘,此时真正有理想抱负的年轻人不会去选择这条路。若是那些养在宫里从未被人见过的公主选驸马,有些人甚至还会避之不及,但周佩这次的选亲,江宁城中不少青年才俊却还算是趋之若鹜,皆因她往rì里也常有抛头露面的机会。小郡主从小样貌秀丽,到得此时十五岁上,更是出落得愈发端庄美丽,而美丽之余,她受康贤的教育,于经史子集、诗文书画上也颇有造诣,更是江宁年轻一辈中有名的才女。

    往rì里宁毅上课,说的观点每每发人深省,那是占了现代人的便宜,但若以正统的眼光看,恐怕宁毅在这方面的造诣还远不如这位小郡主。也是因此,宁毅虽然不怎么涉足这帮才子佳人的领域,却也知道小郡主自传出招亲消息后,便有不少年轻的文人才子,愿意赌上前程,赢得周佩的青睐。只要不是那种需要继承家业的长子,往后能当个富贵闲人,与这位才女郡主琴瑟和谐,也算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只不过,他们只知道小郡主的才学,却未必明白她的xìng格。此时她一番低语,那些追求者竟无一能入她眼。宁毅摇了摇头,觉得这小丫头也未免太过好高骛远:“谁一开始不是半桶水,跟你差不多大,十几岁的小孩子,只要心xìng不错,慢慢来总是会变成一大桶水的。你跟康驸马学东西学多了,拿他的标准来衡量人,太不公平,康贤年轻的时候,估计还不如这些孩子呢。”

    对于这类事情,宁毅此时也没法过多劝说,他若有女儿,自然不会在十五岁时就给她挑丈夫。但小郡主这回事根本没法改变,她眼光这么高,眼下或许还能找一个不错的,拖到二十岁后岂不更是悲剧?见她兀自低着头嘟着嘴,知道劝说不了,便也不再多说。

    这一rì与周佩姐弟辞别,又去拜访了一次康贤,回到家中进了院子,便听见檀儿在房间里与人说话。

    “……现在这时候,家中这么多事情,你们去凑什么热闹!”

    “便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才想自己更有些用。二姐,这是我们苏家的事情,我们全躲在后面,算是怎么回事……”

    “什么苏家的事情,往后若这个家姓了宁,你们便要造反了?”

    “我……我们不是说这个,二姐夫我们是服的,可毕竟是报仇……我们也想让自己更有用一点,我们不懂的至少可以学啊……”

    “你们二姐夫过去是要拼命的,动不动就死人。你们想去学?好啊,我给你们每人一把刀,你现在敢说自己要是遇了险,随时敢自杀不拖累你二姐夫,我就让你们去!”

    此时在里面与苏檀儿说话的,正是以文定文方为首的几个苏家的年轻人,分家之后,他们是站在大房这边的,这次知道宁毅上京的意义,便要求着一道跟去。苏檀儿在宁毅面前固然温婉可爱,此时却是声sè俱厉,几个人片刻就没了话说。他们固然有着一时热血,但要说有了热血就不会拖后腿,那也是纯粹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宁毅站在窗外饶有兴致地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家娘子骂起人来果然越来越有味道了。小婵从后方过来,看见宁毅站在窗外,想要打招呼,也被宁毅竖起一根手指“嘘”了一下,然后将她搂过来抱住。小婵脸sè红了一红,虽然也意识到宁毅在干嘛,与他一道站在窗外偷听檀儿训人。

    “相公,我不想跟小姐分开……”听得一阵,小婵轻声嘟囔道。

    “我也不想啊。”宁毅抱着她,笑着晃了晃,“但有些事情早一个月好一个月,反正我们去打个前站,等到我去梁山那边,你还是要在京城等着檀儿过去的,没多久就能见到了。”

    “嗯。”小婵点了点头,宁毅轻声道:“这次过去是为了干什么的知道吧?”

    这次小婵用力点了点头:“打前站,报仇!”

    “哪有,我们这一路过去是要生孩子的。”

    两人发生肌肤之亲已久,这类话倒也不算出格。此时宁毅是从背后搂着小婵,小婵抱着他的手,赧然间却也“嘿嘿”笑了一声,像是动画片里害羞的小美人。

    “狗血淋头啦,我进去帮忙说说话。”过得一阵,觉得里面彼此说得差不多,宁毅才笑着放开了小婵。从门口进去时,房间里的众人便都停了下来,几名年轻人称呼着“二姐夫”,宁毅挥了挥手,道:“先出去吧,别惹你们二姐生气了。”几人连忙逃跑时,他才拍了拍文定的肩膀:“放心,这次你们一定有事做的,就看你们做不做得来了。毕竟苏家以后还是靠你们,好好学吧。”

    他这样一说,几人的脸sè陡然亮了起来,倒是那边还在生气的苏檀儿眯了眯眼睛,望了过来。几人从房间里出去后,才委屈地问道:“相公还真打算带他们去啊?”

    宁毅坐到床边:“你怎么想?”

    “这种事情,哪里能带着他们过去。那个密侦司里肯定有很多老人,什么事情都熟练了,要是带着文定文方这些人,事情可能出错不说,到头来反过来要让你去救他们,那可怎么办!”她有些委屈,瞪着眼睛看宁毅。宁毅笑了笑。

    “这件事我也想过了,想了好一阵子,但密侦司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已经跟檀儿你说了,你心里也有数了吧。”

    “嗯。”檀儿点了点头。

    “一个事情要好好布局,最依赖的就是情报,我答应加入他们,是为了这个,跟梁山的人报起仇来,也简单很多。但玩情报的,不见得可靠,知道东西太多的人,就跟马桶一样,用的时候很需要,没用的时候大家都恨不得躲开……”

    他说到这里,神情已经严肃起来,苏檀儿认真听着,皱眉道:“相公难道担心……秦相和康驸马?”

    宁毅摇了摇头:“跟他们毕竟还熟一点,我担心的是……更加上面的。”他示意了一下,檀儿沉默下来,随后才忧虑地望着他:“不能……解决了梁山的事情就抽身吗?”

    “我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想要做。”宁毅笑了笑,他此时其实已经定下一个目标,是要帮助秦嗣源这些人阻止“靖康”。假如事情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武朝军队这样不给力,将来金兵南下,就是肯定的。与西瓜分开时他心中就已经做了这样的准备,只要将来不发生那样大规模的灾难,占领了北方之地的女真人很快就会被腐化,那个时候,武朝将保有百年太平,他就不奢求更多了。人没办法保证死后的事情,所谓为万世开太平不过是句好听的理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每个人要为自己挣命,只寄望他人帮助或是拯救的人,死了也就死了,至少在他这里,不会有丝毫怜悯。

    他自然不好将“靖康”之类的事情跟檀儿说,略顿了顿,道:“这次上京,既然家已经分了,再要做生意,就不妨稍微做大一点。我会跟秦相提一些东西,他若是答应了,密侦司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怕有意外,我也想有一些握在自己手上的东西,家里的人我会带两个过去,文定文方他们则可以留在家里。另外我想……让檀儿你能帮忙做一些事情,能做到的也只有你了。”

    檀儿笑了笑,握着他的手:“你是命就是我的命,真有这么重要的事情,相公你要是不想着我……我便休了你。”

    宁毅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双手握住她的手掌:“最后会变成怎么样不知道,不会有人知道你,但如果将来真的出什么意外,也许你就可以给我……也给我们一家人解套。”

    自古以来,变法之人从无好下场。皆因人与人之间,力的作用其实也是相互的,想要行大改变,必然遇上大反扑,而想要阻住什么趋势cháo流,也是一样。宁毅是明白这点的,也是因此,从现在开始,他就得做出准备了。

    这天傍晚,与文定文方等人大致聊了一会儿,有关于心中的想法,自然没有过多地与他们说,而是从中挑选了两个人随之北上。这两人也都是与大房血缘接近的堂亲,一个叫苏文昱,一个叫苏燕平,至于文定文方等人,则留在这边配合檀儿。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通常不多,苏家的子弟只是未经太多的磨练,表现平庸。

    而儒学当道的此时,普遍提倡以一人之力改变世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君子如龙等等,于是如苏家年轻之辈在能力不够时总是好高骛远,想要驾大船,cāo大局,因此左支右拙,但假如大家都能认清自己与世界的距离,先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再去考虑其它,则未必就不会成才。

    有关家事,就此安排完毕。这天晚上宁毅与檀儿躺在床上,孩子就在床边的摇篮里轻轻摇啊摇,月光从窗外倾泻进来时。夫妻没有睡着,但也都是安安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到得夜半时分,孩子尿床哭了,宁毅起身给他换了尿布,抱在怀里哄着,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轻声地唱歌,那歌声是这样的:

    “野牛群离草原无踪无影,它知道有人类要来临,大地等人们来将他开垦,来到这最美丽的新天地……”

    檀儿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他,与窗外的星星、月光、小院、竹林一同听着那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旋律。三年以前,一个灵魂来到这个世界,以旅游和度假的姿态看着这个时代的一切,到得如今,他看到了感受到了许多事情,也终于决定去做一些有关这个时代的事情了。天亮的时候,他将从睡梦中醒来,进入一个属于他的新天地。

    同样的夜晚,在康王府偏房的仓库里,也有一道身影,在举着灯火,巡弋于一个又一个的大箱子之间。等到天亮,这些箱子会被运上货船,一直运到京城去,送到皇宫作为对皇室的朝贡与贺寿之用。东西早已经准备好,也已经编上了号码。那身影计算着一个个箱子因编号而会被摆放的位置,然后打开将里面的金银珠宝搬了出来,自己又躺进去试了一试,用小刀在箱子上艰难地挖出了一个小孔。

    万事俱备了。

    挖完小孔,举着灯光的窈窕身影在那箱子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人生世事如棋局,举手无回大丈夫。她虽然不算大丈夫,但自信世上也有巾帼不让须眉这回事,她要去到新的地方,见到更广阔的天地。

    这天晚上,夫妻俩都没有睡得太久。

    早晨醒来后,檀儿为他穿上了衣服,吃过早餐,一家人一同去往江宁的码头,几艘大大的官船已经等在了那边,船上彩旗招展,过来的除了康贤,另外还有成国公主周萱本人。江宁府的众多官员也过来了,因为这几船东西,是要运去京城为当今太后贺五十大寿的。

    由于某些考虑,康贤倒只是远远地与宁毅招了招手,并没有过来与他多谈,但闻人不二也来了,早一步上了船,同样没有来打扰苏家众人的互相道别。

    “你要记着家里,平平安安的回来。”

    平rì里已经说得够多,檀儿此时便只与宁毅轻声说了这一句,随后叮嘱苏文昱等人不要乱来,拖姐夫后腿,又叮嘱了小婵好好照顾相公。

    “最好怀个相公的孩子。”她附在小婵的耳边,轻声的、又俏皮地说道,小婵红了脸不敢点头。

    远远的,云竹与锦儿在驸马府家丁的带领下上了后方的一艘大船,从那边看过来时,锦儿对着檀儿的背影吐出舌头,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然后才随着云竹姐蹦蹦跳跳地上船。

    苏檀儿笑着,有意无意地朝着那边的船上看了一眼,风吹过来,吹乱了她的头发。康王府、公主府的家丁们抬着一个一个的箱子往船上去,其中一个箱子里,少女透过小小的空洞往外看,码头上的喧嚣热闹,众人的依依惜别都落入眼里,某一刻,她与宁毅、苏檀儿等人几乎是擦肩而过了。少女在箱子里眨着眼睛,看着宁毅的身影在视野中一闪而过。

    一个个的箱子被搬进了舱室之中,砰的一下,少女感觉自己的箱子被放下了,她躺在箱子里等了一会儿,陡然间,又是轰的一下,一只箱子落在她的箱顶上,她愣了一愣,小心地朝上面推了一推,然而箱盖无比沉重,在她的力量下,纹丝不动。

    她慌忙从小孔朝外面望去,对于要不要出声,难以决断,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是轰的一下,一只箱子落在前方的视野里,挡住了她的视线……

    五千字大章^_^(未完待续。
29salon